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史上最慘圣女

第四百五十六章 史上最慘圣女

  夕陽中,海浪陣陣,襲上小島,濺起片片晶瑩的浪花。

  島嶼很小,沒有植被,都是石塊,坑洼不平,這里缺少生機。

  黎琳醒了,感覺頭疼欲裂,最后關頭一戰時她實在被傷的不輕,那個土著猛力撞擊她的頭顱,那對能量龍角對她傷的很重。

  直到現在她的耳畔還有嗡嗡聲,近乎耳鳴,且眼冒金星。

  她輕輕搖頭,略微恢復知覺,立刻感覺對不對頭,身體伏在地上,地面都是石塊,硌得身體生疼。

  “嗯?!”一剎那,黎琳清醒不少,雖然還在耳鳴,且眼睛有些發花,可是靈覺等在快速恢復中。

  她的身體被鎖住了,尤其是雙手與雙腿,甚至脖子等,纏繞著一條銀色的金屬鏈條,那是屬于她的秘寶,一根銀色靈索,但現在卻用來困縛她!

  接著,黎琳感覺腰部溫熱,剎那徹底恢復知覺,她頓時寒毛倒豎,身體生出一層雞皮疙瘩,差點直接尖叫與發飆。

  但她很好的克制住,并且艱難回頭去看,果然預感沒有錯誤,如她所感觸的那般。

  那個土著正坐在她的后腰上,將她當成板凳還是軟墊?在這滿是碎石塊的小島嶼上,到處坑坑洼洼,的確沒有好的歇息之地。

  但是,怎能如此?!

  堂堂圣女,某一顆星球上最強道統年輕一代第一人,她黎琳淪為一個軟墊,一個板凳?被人坐在屁股底下!

  最為可恨的是,那個土著正在沉思,像是在考慮什么事情,很投入與出神。

  她忍不住,想發動攻擊,纏繞在她身上銀色繩索頓時發光,直接束縛她,令她無法掙動,尤其是在動用精神力時,眉心劇痛,幾乎要裂開。

  砰!

  這時,那個土著頭也不回,依舊在思忖著什么,但是手中卻拎著一個寶杵,對著她的后腦就來了一下,動作嫻熟而自然。

  黎琳翻白眼,再次昏厥過去,臨暈過去前,她真是羞憤到極點,恨極這個土著,她經歷了什么?

  一代圣女啊,居然這么凄慘!

  等她再次醒來時,已是月光漫天,海面波光粼粼,浪花不時敲打在滿是碎石的小島嶼邊緣,她發現自己還是伏在地上,不過離原先的位置有幾米遠,換地方了。

  只是……依舊讓她羞怒!

  她還是在被當作板凳用,而且這次比上次還不堪,顯然那個土著坐久后也換了個位置,將她放在一塊較為突起的石頭上,硌得她肚子生疼,倒是方便那土著當馬扎用了。

  楚風托著下巴坐在那里,正在研究什么,這種表情,再加上這么輕慢她,讓黎琳肺部傳來爆炸聲。

  真是不可忍受啊!

  “再敢攻擊我,繼續吃苦頭。”楚風頭也不回地說道,在他手中有一張海圖,他正在研究,在他身前有一艘尺許長的五色船,同時地上還有很多七七八八的東西。

  黎琳看到后,眼神有殺氣,除卻那艘船外,其他原本都屬于她,可現在易主了。

  同時,她感覺發毛,那些東西比如護體秘金項鏈等,都是與她身體親密接觸的,也被摘走!

  “你給我起來。”黎琳克制住胸腔中的怒火,沒有發作,讓聲音盡量平淡與平緩。

  “別打擾我!”楚風回應,結果拎著她那黃澄澄的寶杵,砰的一聲又給她來了一下,神輝綻放,黎琳翻白眼,再次昏厥。

  她眼前發黑時最后的念頭就是,想詛咒,以她的強大意志以及忍耐精神,現在都受不了,很想罵人。

  這個土著,這個男人,太混賬了,將她當成軟墊坐著,還這么粗暴,都不給她說話的機會,動輒就拿她的寶杵砸她后腦勺。

  清晨,紅彤彤的太陽躍出海面,神圣朝霞灑落碧海上,十分的燦爛。

  黎琳再次睜開眼睛,她感覺后腦疼的無以復加,接連被她自己所攜帶過來的最兵器——寶杵,砸中兩次,那滋味真難受。

  朝霞落在她身上暖洋洋,可她的心中卻是凄風苦雨,她從來沒有覺得這么倒霉,這么悲慘,真想自絕算了。

  但是,怎么甘心呢?她想復仇!

  那混賬又將她換了一個位置,但依舊在拿她當凳子用,還是一屁股坐在她身上。

  她覺得自己估計是史上最慘圣女,她們這個道統的普通弟子行走在外界時都備受人矚目,更遑論是第一嫡系弟子,未來是要繼承一個強大圣地的人,在一顆星球上最強!

  難得的,黎琳這次沒有說話,她不想再被那混賬粗野地再次砸昏過去。

  這時,她只是靜靜偏頭看著,同時很小心,動作不敢太大。

  黎琳徹底認出,那個在朝霞中發光的五色船體,應該是蓬萊仙島的寶船,昨日陳盛、陳璞等人曾經駕馭它,停靠在普陀山外的海邊。

  她猜測,這個沒有節操、混賬之極的楚魔王昨天擒住她后,馬不停蹄,又跑到普陀山,將五色大船偷走。

  事實上,正是如此,楚風追擊黎琳匆匆而去,忘記那艘大船,等他忙完后才想起,悄然趕回去,發現沒人動那艘船,似乎都不想跟蓬萊結怨。

  然后,他果斷盜走!

  如今,這艘船縮小到一尺長,依舊流動五色光芒。

  昨天晚上,楚風有大半時間都在研究這艘船,它居然能實現空間跳躍,實在太先進!

  不過,看著它霞光閃閃,這卻是一個老古董,應該是從某處遺跡中挖掘出沒有多久,內部又不少地方散發腐朽氣息,想要用的久些,必須得來次大修。

  楚風沒這打算這么做,他不是煉器大師,沒那些手段,除非下次進太上八卦爐時,順便熬煉下,看一看能否修補。

  “醒了?”楚風偏頭看著她,道:“別喊別叫,配合一點,保證不讓你再昏厥過去。”

  黎琳怎么聽都覺得這話別扭,恨得牙根都癢癢。

  這時,楚風才起身,迎著太陽伸懶腰,一副很舒泰的樣子。

  而黎琳則滿臉黑線,她很想詛咒,她的腰都要被坐斷了,很麻木,略微痛疼。

  “曬曬太陽吧。”楚風將她拉了起來,讓她坐在那里,對著朝霞,一副很好心的樣子。

  但是,黎琳想捶他,想殺人!

  因為,她現在一身道行被封,被銀索困縛,肉身無力,屁股正坐在很不規則的石頭上,硌得難受。

  這島嶼就是如此,沒有規則的大石塊,不然的話,楚風也不會拿她當軟墊,當板凳用。

  對于這個美麗而強大的俘虜,他可沒心思去憐香惜玉,只是在有效與合理的利用。

  黎琳看到,楚風的手上有一枚黑色的手環,那是空間石做成的,原本屬于她!

  但現在她只能干瞪眼,她所有東西都易主了。

  地上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比如長裙、內衣等,讓她想發飆,顯然這些私密性的東西都是楚風翻出來的,不想要,給丟棄在她面前。

  “這些都還給你。”楚風微笑道,同時他在懷疑,問道:“你這手環的內部空間不怎么大,而且身為圣女,卻沒有幾件秘寶,你真是某一道統的最強傳人嗎?!”

  黎琳聽到這些,心都在滴血,太扎心了,被俘虜后真是飽受刺激。

  她不想理這個人,也不想解釋,有幾人能帶過來很多秘寶?全都在跨界時毀掉了。

  這時,黎琳低頭,注意到自身的情況,終究是忍不住叫了出來,她有些羞憤,因為衣不蔽體,破破爛爛,很多地方都露出潔白肌體。

  “你……對我做了什么?”任何女人這個時候第一反應都會是慌亂。

  “什么都做了。”楚風淡定地答道。

  “你你你……”黎琳花容失色,但是,她畢竟是非常人,瞬間又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仔細感受,覺得沒有異常。

  同時,她想到這個王八蛋昨天將她當凳子用,在那里研究五色大船,還有她身上的那些東西,以及磁石等,枯坐一晚上,無比投入,沒時間對她亂來。

  此時,她想起身,不想著這么坐著,但是根本不可能,被她自己的銀色金屬鏈鎖困,動憚不得。

  “不對,我身體中有東西,是什么?!”她忽然變色,面色發白。

  “我琢磨大半夜,以場域研究者的手段,在你體內插入幾根刻寫有諸多符文的磁晶針,嗯,你以后最好不要動用逍遙境的能量,不然的話,它們會炸開,你也可能會砰的一聲血肉模糊。”楚風告知。

  這對黎琳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她被限制了修為?!

  楚風警告:“那些場域磁針只有我能取出來,你自己可別亂動,不然的話,我可不能保證你是否會斷腿斷手。”

  黎琳花容失色,她以強大意志自斬道行,提前跨界過來,就是為了遭罪?

  “放心,我的進化速度很快,所謂水漲船高,你很快會恢復的,我需要一個強大的圣女追隨者。”楚風笑瞇瞇。

  “你還對我做了什么?!”黎琳心理承受能力還是很強大的,快速冷靜與鎮定下來。

  “幫你拍了一組寫真,性感而妖嬈,美麗到讓人驚嘆,值得珍藏!”

  “你……”黎琳爆發,別的沒什么,但得悉這事后,驚怒而害怕,詛咒連連。

  楚風無語,他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哪有時間去鼓搗那些,昨天晚上研究鎮域印等,很耗心神。

  這女人反應也太大了,他總算明白,圣女有時候跟普通的女人沒什么區別,現在黎琳情緒激動的一塌糊涂,要跟他拼命。

  “放心,你好好給我當侍女,紅袖添香什么的,以后那些照片保證都刪除,一張不留,你還是圣女。”

  楚風隨口說道,他忽然有些明白,所謂圣女必然要無暇,一旦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傳出去,估計她回到圣地中,也沒法作她的圣女了,所以她才這么情緒激動。

  “你別想著對付我,寫真集我都加密收藏了,一旦我出什么意外,那些東西相隔一定的時間會自動滿世界發送。”

  楚風忽悠,他真沒做這些不良的事,但是卻說得煞有其事。

  最為關鍵的是,黎琳什么都不在乎,但對這些太在意,哪怕很懷疑,也鄭重對待,在警告楚風,真要有意外,哪怕死她也要魚死網破。

  “至于嗎,你沒看我們這顆星球嗎,哪個明星不拍點寫真都不好意思出門跟人打招呼。按理說你可是你們那顆星球最大的明星,這么保守的活著,也太苦了。唉,真落后,你們那顆星球太原始,蠻荒之地。”楚風搖頭,一副很有優越感的樣子。

  黎琳咬牙道:“我們那里與星際網絡相連不知道多少萬年了。”

  她們那里算是一個高等星球,進化文明高度繁盛與發達,科技雖然只是輔助,但她也覺得遠勝這里。

  現在被沒落之地的土著鄙夷她出生的地方為蠻荒星球,她接受不了。

  “好,來自高等星球上的強大圣女,我的侍女,我們上路吧!”楚風招呼她,解除那條銀色金屬索。

  “我警告你,別想著對付我,不然的話,你體內的磁針都會炸開,到時候非常凄慘。”楚風又一次警告。

  有這么一個強大的侍女在身邊,他決定充分利用她的力量去做一些大事,不然的話,太浪費了!

  黎琳面色陣青陣白,她真想一巴掌拍死這個土著,但是卻不敢妄動,的確感覺到體內有東西,擔心爆開。

  下一刻,楚風指揮黎琳駕馭五色大船,進行了一次空間跳躍,出現在東海。

  他則很悠哉地躺在搖椅上,不去耗費能量,讓黎琳去催動大船等,不僅將她當侍女用,還當苦力用。

  “按照五色大船上的海圖來看,蓬萊應該就在這片海域,給我仔細找!”

  大半天后,他們真的的找到,一座島嶼非常大,被白霧籠罩,很朦朧,一般的人無法接近。

  “今天算是先認門,找到正確的地點,下次你來禍害這里。”楚風說道。

  黎琳原本臉色木然,不怎么想理他,可是現在還是忍不住翻白眼。

  然后,楚風果斷偷襲,用寶杵將她砸的昏厥過去,再次給禁錮起來。

  黎琳臨昏迷前,異常驚怒,她真是史上最凄慘的圣女啊,同時她意識到,這混蛋肯定有什么秘密,不想讓她知道。

  接下來,楚風馬不停蹄,取出身上那塊從不滅山帶出來的石塊,認真感應,而后迅速趕了過去。

  他登上一座島嶼,正是黃牛、歐陽風、蛤蟆他們消失的地方。

  他又來了,很想念他們,來看一看。

  “他們能出來?!”楚風震驚,因為發現字跡,他上次來過一次,給他們留言了,現在發現,居然有回應,有刻字留下!

  與此同時,外界炸鍋了,簡直是天翻地覆。

  楚風在普陀山一戰,橫掃群敵,斬殺一片人馬,并且最后關頭更是去追擊圣女黎琳,且據南海一些王族的反饋,圣女黎琳應該真的落網,被他生擒活捉。

  這簡直是爆炸性消息,震動世界各地,更是讓所有名山后的星路一片大亂。

  楚風已經危及到圣女級進化者?!

  事實上,情況遠比人們知道的還要嚴重,震動的可不止地球,也驚動域外!

  昨天發生大事件后,有人專門將消息透露給域外,驚動圣人!

  因為,普陀山一戰,楚風橫掃的人中,有某位圣子的親弟弟,是某一位圣人的嫡系后代,他們這一脈人數太少,都快斷絕血統傳承了。

  那位護短的圣人聽到后第一時間殺來。

  此外,黎琳被俘,她可是某一顆高等星球上最強道統的圣女,此事也驚動星空上的相關強者。

  域外,有不少強者在關注地球,不時聽取匯報,遠超普通人的想象。

  陰九雀滿頭冷汗,他知道,自己下法旨殺楚風,以圣人銅章誘惑,終是惹出大麻煩!

  它請出自己的結拜兄弟百化圣人宇文成空,也到地球外了。

  楚風的蝴蝶翅膀輕振,結果導致各事情堆砌在一起,直到發酵,引出圣人要出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