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星空下無敵

第四百五十八章 星空下無敵

  從東半球到西半球,從北海到南海,各地的生靈都在震顫,因為那傳法旨聲響徹世界各地,聲音略帶稚嫩,但冷漠而霸道。

  “楚風這次又惹了多大的禍?”脫離玉虛宮的老頭子陸通抬頭看天,臉上寫滿擔憂,他知道這次問題大了。

  各座名山間,那些折疊空間內,那些星路上,來自不同星系的生物都大震動,他們早有所覺,沒有想到這件事真的發生。

  “這次可不是亞圣陰九雀,而是一位真正的遠古圣人,實在恐怖,雖然自遠古一戰后鈞馱便隱居,但至今星空中都在傳他的名!”

  有了解內情的圣子心頭震動時,忍不住感嘆,在事情發生前,他就得到其他降臨者稟告,鈞馱會來!

  “楚風兄弟有大禍,這次是真正的圣人來襲,這可怎么辦?如何渡過這次難關!”藏地內,大光頭锃亮的馬王開口,皺著眉頭,一臉憂容。

  老喇嘛、獒王等昆侖山大妖都在,全都眉頭深鎖。

  他們從一位降臨者那里了解到,上次只是亞圣陰九雀要殺楚風,而這一次卻是真正的遠古武圣人,不可相提并論。

  而且,這位鈞馱太強勢,來到地球外就下旨要楚風死,都不是讓其他人動手!

  到了那個層次,本領通天,哪怕無法進入地球,但想要殺一個人估計也不會是難事,讓他們內心都不安,怕楚風死去。

  “還好,我們最終的選擇很正確,沒有跟土著中的天選之子走的過近,此人注定要早亡!”北極元磁仙窟有強者開口。

  這里也有高手,當年自斬道行進入這個世界,修養二十二年,終于漸漸恢復。

  琳公主等人聽聞也都輕嘆,這次真正的圣人來了,楚風怎能逃過這一劫?

  “呵呵……哈哈!”嶗山深處,大齊皇子再現,他氣宇軒昂,但是眼底深處卻很冷冽,有殺意彌漫。

  齊宇身為進化皇朝的天才,身份高貴,上一次所帶人馬全滅,他對林諾依還有楚風有無窮的殺機。

  “可惜,我還想親自動手呢,看來等不到那一天。”他很遺憾,如今還無法走出折疊空間!

  “我的祖上也來了。”廬山,百化圣子宇文風皺眉,他很不安,曾在楚風手上吃大虧,如今都沒有親手屠掉那個土著,近來他威名大損。

  他略有擔憂,族中圣人會怎么想?他們這一族人口不少,競爭激烈,有不少人盯著他圣子之位呢,可不像鈞馱那一脈都快血統斷絕了。

  天下各地不寧,就是普通人都聽到那傳法旨聲,被深深震撼。

  普陀山,姜洛神正在撥打楚風的通訊器,可惜一遍又一遍,始終聯系不上。

  現在這個關頭誰都找不到楚風,因為他還沒有脫離不滅山附近的海域,那里有強磁干擾,有神秘場域,連天眼通都望不穿。

  域外,若雷霆綻放,一道熾盛的光發出,那是一位道童在動施展秘法,手持一面寶鏡,照向地球。

  而在鏡面上早已勾勒出楚風的容貌,這是在探查他的去向,要將他尋覓出來。

  “嗯?”

  道童皺眉,滿是滄桑的雙目變得深邃起來,他始終找不到楚風,鏡面上毫無反應。

  按理來說,這巡天寶鏡一出,所要尋找的人將無所遁形,會被鏡子第一時間感應到才對。

  “難道他身上有重寶,可以抵住寶鏡探查!?”他露出疑色。

  離開不滅山后,楚風進入海中,這片地帶灰霧很濃,外界依舊探尋不到。

  他將尺許長的五色大船取出,置于海面上,它剎那暴漲,變得非常巨大,而這時他也將圣女黎琳搖醒,道:“開船!”

  黎琳蘇醒后,哪怕她意志強大,韌性驚人,可現在也忍不住怒火填膺,要跟他拼命,一次又一次將她砸暈,別說圣女,就是使喚丫頭都沒這么慘的。

  “這次事情緊急,下次不會了,過段時間先還你一半寫真集。”楚風淡定地開口,拿不存在的寫真說事,非常管用。

  黎琳克制情緒,身為一顆星球上的最強傳人,她的自控能力非常強。

  尤其是,當看到那張古樸的玉石桌下時,她郁悶的心情有所舒緩。

  有條桌腿缺了一截,現在一頭銀龜壓被在桌腿下,當做墊石用,支撐著桌子。

  黎琳發呆,這也太不拿域外天才當一回事,那可是白銀神子的親兄弟,居然被墊在桌子底下!

  “銀龜你給我老實點,想看書桌子都不穩,再敢亂動,我直接引爆你體內的所有磁針。”楚風威脅道。

  此時,銀龜在發抖,太特么憋屈了,堂堂神子親兄弟,被人這么作踐,它眼中兇光畢露,真想拼命。

  楚風低頭瞥了它一眼,道:“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若非你想斬我頭顱,何至于此?想殺我就要有被俘的覺悟,你當慶幸自己還活著,而其他人都死了!”

  “蠻荒星球的土著,血脈斑駁的失敗者后裔!”銀龜在心中嚎叫,它真的怒怨無邊,但是卻不敢發作出來。

  它還不知道,自己是鈞馱的后人,若是了解,那氣勢就更不同了。

  楚風對這頭龜另眼相看,決定當作食物,純粹是因為它是一頭靈龜,覺得是大補之物。

  終于,漸漸脫離這片海域,再回首,不滅山消失不見。

  培養妖圣的無上密土,它隨時會更改位置,只有手持不滅山的石塊才能感應到它,會慢慢尋到。

  “找到了,在海洋中!”這時,域外石戰車旁邊,那個道童手持寶鏡,露出喜色,稟告鈞馱圣人。

  這時,域外再來一人,一個黑臉大漢,背負鐵劍,腳踏星空,從太陽系邊緣外一下子就趕到地球近前。

  在他邁步時,十分可怕,周圍的星空都在輕顫,毫無疑問這是一位圣人,顯露真實面孔,沒有被混沌包裹。

  “見過端木圣人!”陰九雀開口,他雖然是亞圣,但在這里身份不夠看,面對三位真正的圣人,他平日都得矮上一頭,更何況他如今被廢。

  “嗯!”端木點頭。

  三位圣人在場,域外彌漫圣氣,這片地帶完全不同了,就是地球都開始浮現紋絡,有場域在復蘇。

  這時,太陽系邊緣,那里有穩定的蟲洞,不僅長著一株千星藤,此時還有一株虛空蓮浮現,搖曳發光,振蕩出生物訊號。

  這是星際網絡在覆蓋,進一步增強。

  同時,就是地球外不遠處,亦飛來一株星樹,扎根虛空中,不是很高,發出光芒,釋放生物磁電訊號,在增強星際網絡。

  星空中,有很多人在關注地球,甚至不乏圣人,所以星際網絡徹底覆蓋太陽系。

  從鈞馱、宇文成空、端木三位圣人的反應就可以看出一些什么,他們并沒有阻止,顯然那星際網絡的背景深不可測。

  不然的話,若是一般人敢窺視,早就被他們一指覆滅!

  星空深處,不少生命星球上的人都得到消息。

  “號外,號外,圣人出手,引爆星空,震撼星海,獨家報道,正在直播!”

  “原獸平臺上有直播,三大圣人法駕親臨,去廢土要殺一個土著,震動星海,不要錯過啊!”

  不說其他,單是圣人出手便肯定會震動星空,這等人物如同混沌中的真龍,普通人很難見到,就不更要說觀看他們的戰斗。

  一瞬間,各大星系不少地方沸騰!

  “三大圣人降臨的星系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遠古年代曾經在整片宇宙中排名第十一,一度璀璨到要與前十大相提并論!”

  有解說員在原獸平臺上感嘆,但是,他很快就閉嘴了,因為被警告,想死的話就接著說。

  這種事很多人都知道,但是絕不能在公眾場合講出來。

  看直播的人,不少了解內情,發出噓聲。

  這只是個小插曲,不算什么,人們更加期待了,三大圣人再次降臨那里,會引起怎樣的波瀾?

  而且,如今各大星系中,很多年輕人都踏上星路,趕往那里,想必如今一定很精彩,發生了不少事。

  這時,無論是一教頂尖老輩強者,還是風華正茂的年輕人,都得到消息,全都動容,第一時間去連接星際網絡去觀看直播。

  很快,人們得悉,鈞馱古圣要去格殺一個土著,這頓時引發軒然大波,那種身份的人為了一個后代,居然這般?

  “鈞馱這是害怕血統斷絕,如此護犢子,這是給所有人看,警告各方不得害他后人。”

  “這老家伙霸道而強勢,當年就在那顆星球上攪起血雨腥風,這次多半另有深意,可能是要引‘余孽’出來。”

  “唔,我亦有所聞,上次陰九雀曾去鬧了一場,背后有人支持,該不會就是鈞馱吧,那是在試探,而今真正要出手?”

  星海深處,就是妖圣、金身菩薩等,都有人在關注!

  很快,土著楚風這個名字傳到星空中,他人還未走出太陽系,但是卻已經先被人知道。

  這也是另類意義上的“名動星空”。

  “聽聞不少神子、圣女都上路,前往那顆星球,真想看一看他們如今怎樣,是否能在那里突飛猛進。”

  一些年輕人更為關注,眼神熱切,想了解圣子級人物的近況。

  “難道他們受挫,被一位土著壓制?不然的話,為何除卻鈞馱圣人外,還有兩大圣人法駕親臨?!”

  一些年輕人眼神閃爍,若是能聽到天女、神子級人物吃癟,他們會更為開心,這也算是某種劣根性。

  所以,現在很多人都在期待。

  “哇,那就是三大圣人啊,我看到了,被混沌覆蓋,好可怕!”

  “劍圣端木可以看到真容!”

  ……

  一時間,星海深處沸騰,因為許多人涌進原獸平臺,正式開始觀看直播。

  地球外,那名道童一手持寶鏡,一手持一枚圣符,流光溢彩,一看就是無上寶物。

  原獸平臺的解說員都是見多識廣之輩,不然的話何以能解說圣人出手的大事件,看到那枚圣符后直接倒吸冷氣。

  “這是經過圣血澆灌的秘寶,當然不是鈞馱圣人自身的血,而是昔日他所殺的圣人所流,以此符置入地球,自身不染因果,不會遭遇那顆星球的反噬!”

  果然,那道童出手,將圣符祭出,使它直接飛進大氣層,向著地球某一海域斬去!

  轟!

  天崩地裂,地球場域有感,直接阻擊,符文無數。

  這一刻,星空都在震顫,那圣符太強,而地球上的場域也異常恐怖,發生激烈碰撞。

  轟!

  最后,光芒耀眼,如同九天落雷,無數熾盛的光芒落向東海,異常的刺目。

  與此同時,地球外的星樹發光,星際網絡覆蓋東海,清晰捕捉那里的一切,域外的人終于見到楚風什么樣子!

  楚風剛離開不滅山,舒坦的躺在搖椅上,讓黎琳駕馭五色大船,他準備回歸陸地,去泰山祭壇。

  就在這時,漫天都是熾盛的光芒,若閃電飛舞,向著他這里落來,頓時讓他毛骨悚然!

  “被天打雷劈了?!”他霍的坐起,準備對抗。

  自從開啟火眼金睛,且一路高歌猛進,擒圣女,讓星路上的圣子吃癟,他就在擔心,是否有一天會遭雷劈。

  轟轟轟……

  閃電飛舞,電光霍霍,最后都在大船上空潰滅,并未真正擊落下來。

  地球場域起作用,全部磨滅。

  楚風出神。

  也就在這個時候,脫離不滅山所在的海域后,他的通訊器可以正常接收信息了,一剎那就開始爆響個不停。

  楚風查看,頓時從頭涼到腳,他了解到外面的情況,有圣人駕臨,要殺他!

  他快速抬頭,這么說來,剛才是圣人所為?!

  楚風身體冰涼,寒毛倒豎,圣人親自對他動手,真是看得起他!

  不過,很快他就目光璀璨,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就是一死,現在低頭也沒什么用,圣人既然來了,絕不會改變心念。

  想到這里,楚風抬頭,點指天穹,道:“哪個老烏龜在偷襲我?!”

  一剎那,星空寂靜。

  無論是地外的三大圣人,還是陰九雀與兩名道童,都沒有聲音。

  就是星際網絡,原獸平臺上,也是剎那死寂。

  解說員張口結舌,不敢評價,不知道說什么好!

  因為,鈞馱的本體就是星河龜啊,還真是……

  不過,很快原獸平臺上,那些看直播的人一片噪雜,雖然他們敬畏圣人,但現在隔著星際網絡,怕什么?!

  一些男子大笑不已,更有女子笑的花枝亂顫!

  毫無疑問,楚風還踏出地球,就已經被人記住名字。

  地球外。

  “我來!”

  這時,百化圣人宇文成空開口,不再讓車轅旁的道童出手,而是他要親自出擊。

  在此過程中,鈞馱古圣坐在戰車上,始終未動,沒有親自出手的打算。

  宇文成空的手指裂開,滾落下一滴三色血液,神圣無比,瑞霞滔天而上,而今化成一柄劍,嗖的一聲沒入地球大氣層,向下飛去!

  直到這時,原獸平臺上的解說員等才再次開口。

  “盡管那顆星球非凡,有場域守護,可是圣人若是想殺一人,而不是大規模破壞那片土地,還是可以做到的,那里的土著想與圣人對抗,根本不可能活下來。”

  而原獸平來請來的名宿也在發表看法,這幾人名氣很大,絕對能點評圣人間的戰斗!

  “各位,請看好,無論如何那名年輕人都要死去,圣血一出,被襲者必要殞落。”

  “所以,我們當敬畏,無論在那里,圣人威嚴都不可侵犯,一旦褻瀆,哪怕相隔九天十地,也會被擊殺!”

  幾名名宿點評,紛紛開口。

  與此同時,各大進化門派中,以及各大進化世家內,一些長老在教育后人。

  “記住,無論如何都不要惹圣人,那種存在不可想象,一日沒有臨近那個境界,一日都要敬畏,一旦相見,必須發自真心的跪拜!”

  一時間,星海深處,各地的年輕人都在聆聽長輩教育,對圣人的敬畏之心更重了。

  “可惜,這個天選之子必死無疑,原本他也算不錯,他的可悲就在于不知圣人多么的可怕,不可仰望。”

  原獸平臺上,有名宿談論,蓋棺定論,等待楚風死去。

  然而,一切都跟人們想象的不一樣,東海上方那滴血劃破天宇,被場域阻擋住,但招致它覆滅的是不滅山的浮現,像是干旱的沙漠遇到甘霖,貪婪吸收。

  嗖的一聲,三彩圣血無聲消失,被不滅山吸走。

  要知道,剛才這里天穹裂開,虛空戰栗,一柄可怕的圣劍由血液化成,簡直要毀滅天地,將這里粉碎!

  然而,它被收走,被不滅山吃掉!

  楚風剛才心中不安,頭皮發麻,他知道遇上死亡危機,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可是,突然間壓力就消失。

  星海深處,原獸平臺上再次寧靜。

  無論是解說,還是幾位被邀請來點評的名宿,都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而在他們還沒有發表新見解時,地球上,楚風凌空而起,站在五色大船上方,凝視域外。

  他連續被圣人轟殺,可都被化解,頓時底氣十足,敬畏又如何?還不是要被針對,還不如光棍一些。

  所以,他現在一副很深沉的樣子,睥睨天宇,道:“誰能傷我?吾,星空下無敵!”

  小聲說,一大早上最新一章就新鮮出爐,還熱氣騰騰呢,會不會被有怨念的兄弟打啊?不過,這真是大長章。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