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七十九章 無敵畫卷

第四百七十九章 無敵畫卷

  祭壇上,楚風盤坐在這里寂靜無聲,不再跟外界聯系。

  高品質的能量霧將他遮蔽,他的身影很朦朧,一動不動。

  然而,在他的體內,卻不寧靜,天翻地覆,正在發生劇變,數十道枷鎖開啟后的源頭像是火山噴涌,能量決堤,沖洗他的每一寸血肉,熬煉他渾身的筋骨。

  內視的話可以看到,他的體內如同地獄巖漿沸騰,到處都是破壞,到處都在沖擊,簡直要失控了。

  他已經打破樊籠,進軍逍遙領域!

  但是,這種滋味很難受,因為他開啟的枷鎖太多,現在能量沸騰,共同沖擊,幾乎將他的軀體撕裂。

  別人十二道枷鎖,便實現生命層次的躍遷,而他多了數十道,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尤其是,他想潑墨,勾勒自己的道路,必須得磨滅這一切躁動,遭受的阻力不可想象!

  隨時間推移,楚風顫抖起來,肉身迅猛進化導致的結果就是各種變化太激烈,肉身幾近崩開。

  想要潑墨作畫,必然要讓自己回歸原始,內外無暇如一,磨滅各道枷鎖部位對應的異術。

  這一過程,實在太痛苦!

  楚風的身體內部像是在大爆炸,再也無法保持寧靜,全身毛孔在噴血,逍遙境的畫卷不是那么好勾勒的。

  當然,主要是因為他這條路特殊,開啟的枷鎖密密麻麻,令人生畏!

  “轟!”

  楚風左手心,那個閃電符號炸開,內部就不用說了,雷霆交織,沿著他左臂向上蔓延,沖擊向軀體中。

  而外在表現也十分驚人,他的左手血流如注,猩紅點點,濺落在祭臺上。

  這才是開始,身體各處枷鎖開啟后,所獲得的近乎神通的異術,全都要斬掉,徹底歸于虛無,讓身體近乎“混沌”方好,才能“作畫”!

  接著,楚風的右手那里火光沖霄,太熾盛了,熊熊焚燒,他只手掌都紅的嚇人。

  噗!

  一道血氣自右掌沖起,跟著點燃,那仿佛是楚風的精魂在焚燒!

  又一種異術被除掉!

  這個過程非常痛苦,比曾經掙斷枷鎖時更艱難,動輒就會危及到性命,讓自身的形與神都在嚴重的內耗。

  但是,楚風只能堅持,腳步已經邁出,根本收不回來。欲達高峰,必忍其痛,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接下來是雙腳,楚風曾猶豫,到底要不要廢掉神足通,最后他咬牙,決定磨滅。

  因為,依據他的了解,有不少秘技,比如陸地神行術、天涯咫尺等,若有機緣修行,效果極佳。

  甚至,也有神足通這種秘技,比他現在掌握的更成熟與完滿。

  一剎那,楚風雙足發光,像是兩輪小太陽,而后綻放血與能量光束,他的面孔略微扭曲,這種破滅太痛苦。

  接下來是楚風的脊椎骨,它現在呈淡金色,猶若一條蟄伏的黃金真龍。

  此時,脊椎骨像是炸裂般,那里伏有一件金色兵器,有時為龍劍,有時也能化成龍槍,金光刺目。

  兵器斷裂,而后被磨滅,最后回歸為原始能量,在激蕩!

  楚風的脊椎骨,發出清脆聲響,體外血跡斑斑。

  接下來,他內視心臟,略微遲疑,但還是選擇磨滅,這里的枷鎖開啟后讓他恢復力驚人,好處巨大。

  他曾問過黃牛,也請教過妖妖,得知有秘技可取代。

  比如:青銅壁虎斷尾術、銀蠶再生術、不死術等,都可以替代,只要修成一種即可。

  當然,這種稀有秘笈的價格昂貴的離譜,一般人想都別想,很難獲得。

  然而,就在不久前,楚風看到一條出路,可以賣神子,讓人競拍圣女等,跟星空深處的人換取所需。

  在這之前,他可不敢輕言放棄心臟部位對應的恢復術,現在則有底氣了。

  心臟那里,撕裂般的疼痛傳來,楚風咳血,這就是進軍逍遙境所要面對的,別人熬上一段時間即可。

  楚風掙斷枷鎖太多,后面有的受。

  肺部養的庚金劍氣,瞬間化開時,簡直要自斬肺葉,毀滅自身五臟,楚風呼吸急促,胸膛劇烈起伏。

  就這樣,他將異術一種接著一種的磨滅,遭受諸般痛苦。

  有幾個地方他放到最后,比如腎部,楚風皺著眉頭,狠心破開,頓時腎氣傾瀉,能量回歸原始狀態。

  他一聲悶哼,急忙內視,怕傷到本源。

  隨后,楚風硬著頭皮,選擇讓另一緊要而又脆弱的地方,謹慎的引導特殊的能量歸于自身。

  原獸平臺傳出不和諧的聲音,有人叫道:“這小子開啟的枷鎖有點嚇人,難道都已貫通?他現在盯著哪里看呢,我怎么覺得是山雀?!”

  “嘿嘿,如此磨滅,一不小心別把自己廢了!”

  幸虧,楚風現在聽不到,看不到,跟外界隔絕,不然的話非“走火入魔”不可。

  他長吁一口氣,一切都重歸本源,內外如一,宛若混沌。

  當然,眼睛除外,火眼金睛是楚風唯一保留下來的能力,沒有磨滅,因為這種眼術太逆天,望遍星空,有幾人可成?

  很多人開啟眼部枷鎖,所獲能力不過靈眼到邊!

  火眼金睛,這種眼術號稱禁術,根本就沒有秘笈可遵循修行,這是天成的!

  “終于,我體內一片迷蒙,宛若混沌,各種能量混合,可以詳細構架我的進化路徑。”楚風自語。

  歸于原始,身若雪白紙張,亦可稱混沌無序狀態。

  有人說,所有神能本領都磨滅為好,讓身體無暇。也有人說,越求追完美,越是有缺憾,從而也有保留下一種異術的傳統。

  潑墨畫卷前,留下火眼金睛,楚風有自己的打算,他有某種推演,進可攻退可守。

  楚風盤坐,再次默默思量,覺得并未遺漏什么。

  他深呼吸,讓自己靜心。

  此時,他身上滿是血,甚至額頭也不例外,一團精神剛化成的持大戟的模糊小人,也已被化了干凈。

  在楚風即將開始前,他一陣心悸!

  砰!

  他坐直身體,雙瞳神芒射出,停止所有舉動。

  饑餓,困乏,一陣內耗嚴重的感覺襲上心頭。

  瞬息間,楚風餓的受不了,撕裂數十道枷鎖,然后又一舉貫通全身,進入逍遙領域,那可怕的后遺癥終于爆發。

  在來之前,他在龍虎山吃過星核龜蛋,早已打下堅實的底子,但現在還是發作了。

  這一次,他撕裂的枷鎖太多,再一舉破進逍遙境,簡直是在拼命,熬煉自己的心血與精魂。

  因為,正常情況下來說,得用歲月去耗,這么短的時光內,他激烈蛻變,將多年的進程歸于一日,太霸道,拿命在賭!

  這么做,會導致自身枯竭!

  亞神獸的蛋,果然有獨到之處,讓楚風撐到現在。

  妖妖雖然輕描淡寫,將星核龜卵貶的不怎么樣,真實情況卻是,它們內蘊無以倫比的生命氣機。

  龜類長壽,尤其是星核龜,那簡直是滋補圣品。

  若是沒有這種神卵,楚風肯定熬不住,這樣激烈而迅猛的進化,會將自己熬的早衰,干枯至死。

  在來之前,他一共吃了三顆蛋,其中一顆消化掉,另外兩顆蘊含的精華物質被妖妖灌注在他全身各處。

  現在,宛若山洪決堤,所有細胞都在饑餓,另外兩顆亞神獸卵的精粹物質,直接被吸收個干凈。

  他等于吃掉了未來的亞神獸!

  短暫的心悸,而后又被滋補,他的形與神沒有干枯。

  像是經歷一次死亡!

  楚風回歸寧靜,周身細胞銀霞綻放,生機勃勃,涌向各處,那淌血的手臂、雙足、額頭等都愈合,徹底恢復。

  他面色平靜,看著身邊的鎮域印,烏光覆蓋此地,保持安寧,沒有危險。

  自從激活此印后,他已經知道,早先多慮了,鎮域印昔日絕對是重器,每次動用都可持續十幾個時辰。

  對他來說,時間充裕,可以讓他從容進行。

  他取出光腦,仔細閱讀林琦送他的電子筆記,都是前人手札,掃描在光腦上。

  他要盡善盡美,做到最好,不留下遺憾與瑕疵。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多慮了,能量體的解析秘笈不是必須的,比如佛族的至高能量體——丈六金身,就是該族天才進軍逍遙境時勾勒的無敵畫卷,在后來的歲月中不斷完善,演繹出無匹的威能。”

  楚風點頭,心有所悟。

  接著,他看了一卷又一卷前賢手札,彌足珍貴,闡述的觀點都有相通之處。

  “怪不得妖妖讓我勾勒自己的畫卷,沒有太在意能量體的解析,原來如此。”

  楚風覺得,能量的體現形式適合自己就好,完全能自創。

  至于彼岸花、太上芭蕉葉等,在潑墨自己的畫卷后可以去參考與拿來點綴,而非一定要先行獲取。

  “跟我自己的畫卷沒什么沖突,可以了。”

  楚風閱畢,越發的鎮靜與從容。

  他猛地起身,站在祭壇上,俯視四方。

  轟!

  體內翻騰,各種能量激蕩,若混沌在被開辟,他在勾勒,在潑墨畫卷。

  一輪金色的太陽,于體內騰起,映照蒼穹,越來越大,而后將他自身籠罩,覆蓋在那里。

  隨著他揮拳,宛若一位圣皇覺醒,拳印爆發刺目光芒,雙手像是在推動一輪大日,巡視天下!

  “以大日為根基,恢宏而磅礴!”祭壇下,那些神子、圣女動容,這是一種霸道的畫卷。

  原獸平臺上,許多人則心驚肉跳,原因無他,這是映照諸天的某位存在曾經潑墨所作畫卷。

  這個級數的至強者,有多少人敢模仿?那是找死啊!

  宇宙星空中,許多出名的“畫卷”都是公開的,但是你不一定能模仿,走不出前人的路,多以敗亡而告終。

  圣人的畫卷,沿著他們的路走,去潑墨,會要人命。

  而映照諸天那種層次的生靈所作的畫卷,就更加可怕,簡直是催命符,后人真要全身心的投入進去,那是在自絕生路!

  許多天縱之才不信邪,結果下場很慘,自誤性命。

  曾有一句名言道出一切,學我者生,似我者死!

  可以汲取他們的經驗,揣摩他們的思路。

  而一味模仿,那是自殺!

  砰!

  然而,接下來,那輪金色的大日散開,成片的金光重歸于楚風的體內。

  “他放棄了!”陳蓉目光陰冷地說道。

  “他是有自知之明,因為他清楚的知道,他駕馭不了,真要勉強進行下去,自身肯定分崩離析!”白發裂山笑了笑,他是由一頭銀色穿山甲進化成的,臉有些狹長,牙齒很鋒利。

  在簌簌聲中,楚風周圍,霧靄彌漫,一口池子出現,接著一株又一株青蓮浮現,像是開天時的唯一蓮池顯化。

  “這是一幅古卷,曾有映照諸天的強者視它為根基所在!”大齊皇子齊宇頓時心驚,第一次露出隱憂。

  因為,楚風真要成功的話,成就將無比驚人。

  這種“畫卷”,在星空中威名赫赫,但凡天縱奇才都向往。

  據聞,潑墨出這種無敵畫卷的是排名前十大的星球上的一位無上強者,他映照諸天的時代古老的駭人!

  后世,有不少效仿者,都是奇才,可成功的案例幾乎不可見,多為東施效顰。

  不過,世間沒有絕對,終究是有三人于不同的時代先后勾勒成功。

  那可真是震世的事件,三人各自的戰績輝煌到嚇死人!

  砰!

  一聲輕響,最終時刻,混沌蓮池瓦解,一切再次歸于虛無,楚風竟然又一次放棄。

  有人遺憾,真希望他去試一試,看能否成功,藉此踏出一條不敗之路,可惜他退出了。

  也有人釋然,露出理解的神色,這種畫卷現在有多少人敢去嘗試?血的教訓,死的天才太多了。

  星海中,很多人都在期待,楚風究竟要如何選擇,勾勒出怎樣的一幅畫卷?

  陳蓉、宇文風、裂山等人在低語,暗自商量,目光不善,盯著祭壇上的楚風。

  祭壇上,楚風長發齊腰,如綢緞子般光亮,他眼神燦燦,轟的一聲,在他的周圍浮現一頁又一頁金色的紙張。

  這是經卷!

  再次引發驚呼聲,因為這是宇宙中的絕世畫卷之一,當年曾有人周圍浮現一頁又一頁天書,無文字,無圖痕。

  金色紙張,可用來捕捉天地間存在的各種法,掠奪各種造化等,將之銘刻在空白的金色經卷內,非常逆天。

  據聞,圣人宇文成空的百化呼吸法,就是源自此道,確切的說是其中的一個支脈。

  可以想象,這幅畫卷多么的逆天!

  此時,那些金色紙張很真實,宛若真正的無字天書,羅列在楚風的周圍,淡金光澤將他映襯的超塵脫俗。

  “他構建的很真實,這幅畫卷多半要成了!”

  原獸平臺上,一片轟動。

  人們很震驚,楚風居然有這種手段,潑墨出這幅畫卷!

  祭壇下,正在密謀、商量如何除掉楚風的宇文風,一臉陰鷙之色,他眼中的逆種居然在潑墨此畫。

  須知,他們這一族的崛起,就是因為該族圣人宇文成空當年模仿出幾頁無字經卷,

  現在,楚風居然當眾勾勒,也要描繪出這幅絕世畫卷,這是針對他示威嗎?!

  最后關頭,楚風一揮手,幾頁金色經卷焚燒,被他點燃,化成神光沒入他的體內。

  他依舊放棄了!

  這讓人動容,剛才都有成功的希望了,他居然這么放棄?!

  他到底要做什么,潑墨出怎樣的畫卷,難道所做這一切都是在試水?!

  最終,楚風嘴角露出笑意,霍的抬頭,在他祭壇上方,在他頭頂的上空,排列蒼穹上,共有一百顆星球,映照諸天,也映入他的眼簾!

  天天有人說少更了一章,哭了,每天兩章沒少啊,就是有一章的更新時間延后了。好吧,為了不被說少更一章,我最近會逐漸將那一章的更新時間提前。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