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八十三章 野蠻碾壓

第四百八十三章 野蠻碾壓

  除卻煙塵冒起外,祭壇附近一片寂靜。

  哪怕身為對手,一群敵人都瞠目結舌,站在那里無話可說,這是何意?故意摔下來,等人沖過去,而后他好伏殺?!

  這些人硬是沒敢輕舉妄動,一個個驚疑不定,身形僵在那里。

  原獸平臺,當真是萬籟俱寂,一點聲音都沒有,太安靜了。

  剛才還沸反盈天,霎時間所有噪音戛然而止,一眾都目瞪口呆,看著那一幕,總覺得場面詭異。

  片刻前還有許多人狼嚎,嫉妒羨慕,說楚風開創了一種特殊而強大的能量體,風采過人,英姿勃發。

  結果轉眼間,他就這么一頭扎下來,在一片稱贊聲中,砸下一個人形大坑。

  終于,原獸平臺有人大笑,幸災樂禍,這么強勢的楚風,居然在關鍵時刻一頭栽在那里。

  “怎么回事,這是在誘敵,還是自身真不行了,難道他身體干枯而不能久戰?”有人狐疑。

  也有人在驚嘆,道:“這兄弟太邪乎,不僅可以用石球砸人,厲害起來時,將自己都能砸出去,這不是一般人能干的,看到沒有,祭天之地都砸出個人形大坑!”

  有人附和,一本正經的點頭,道:“的確厲害,狠人一個,關鍵時刻,絕對能將自己也砸出去!”

  你們一群人他大爺的!這是楚風的心里話。

  在煙塵中,他咳嗽著,從人形大坑中爬了出來,心中詛咒,這也太不應景了,本應睥睨群敵,盡展軒昂之姿,結果……掉坑里了!

  這時,宇文風、陳蓉、裂山等人頓時明白,剛才他還真不是裝的,的確體質太虛,摔落塵埃中。

  有些人眼冒兇光,剛才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如果猛沖上去,多半可以很容易的斃掉楚風。

  可是,他們錯過了。

  現在看他站起來,那副姿態,雖然枯瘦,看著很虛弱,但絕對還能作困獸之斗!

  從他們反應來看,對楚風心有忌憚,因為他剛才太兇殘,漫天飛舞大石頭,成片石球滾滾而涌,將袁坤都給砸殘了,讓朱武雀都骨斷筋折地橫飛而去,太粗暴與狂野。

  這簡直就像是與世隔絕的荒僻星域中的那些怪物。

  有這樣的星球,拒絕科技產物,不允許星際網絡覆蓋,但是那里的個體偏偏一個強大的可怕,連圣人子嗣都被那里走出的蠻神給屠掉過一些,作風相當粗獷。

  此時,盡管各位神子、圣女眼底深處是寒光,恨不得立刻擊斃楚風,但是卻沒敢妄動,甚至有人萌生退意。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直覺都很準,覺得楚風有點邪乎,再死磕下去的話,哪怕能殺了他,也得付出不小的代價。

  可是,這么一走了之的話,一旦傳出去,他們名聲必墜,圍獵土著,結果讓他從容而去,這也太失敗了。

  域外,有圣人在關注,比如鈞馱、陰九雀等,面色陰沉,小小的一個土著,竟一而再的翻出風浪。

  有人違規,直接在域外傳音,號令此地神子、圣女,讓他們出手。

  當然,真正開口出面的不是他們本人,而是座下的道童。

  鈞馱的道童,手持一個雪白的海螺,這是圣人賜下的秘寶,他用以傳音,話語清晰的在封禪之地激蕩。

  “他現在外強中干,十分虛弱,正是除掉的好機會!”

  楚風聽到這句話后,雙目倏地露出寒芒,這聲音不是第一次聽到,被機械族與西林族追殺他時就出現過,不斷為那兩族人馬指出他逃向那里,讓他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現在,這個道童又開口,而且是肆無忌憚,在干預這一戰。

  雖然妖妖以及她的叔伯跟這些人沒有什么正式約定,但各自卻也差不多默認了一些事,自此都不再插手。

  事實上,域外的人想要出手也太難。

  可現在鈞馱的道童又現身,非要干預,這顯然過界了,圣人吃相太難看,為了殺一個小輩,如此做實在有些不要臉。

  當然,他們還是使了一些手段,鈞馱暗中出手,剎那屏蔽原獸平臺的天眼等,不曾捕捉到他座下道童干預的事。

  然而,他們卻讓楚風聽到,讓他知曉,這是在蔑視,就是想告訴他,他們踐踏所謂的平衡,又能怎樣?!

  效果明顯,原本有神子、圣女都動搖了,想先退出這片秘境再說,準備更為充足后再殺楚風,可現在都留下,要圍殺虛弱的楚風。

  “鈞馱,你個老王八!”楚風哪管他是遠古圣人,還是亞圣,直接開罵,一點也不在乎。

  而后,他更是沖著宇文風、裂山、齊宇、紫鸞等喝道:“停!”

  接著,他二話不說,從空間瓶子中將銀龜又給拎了出來,果斷而迅速的淬煉出一些祖血,帶著神性!

  他一口灌進嘴里,咽了下去,補充虛弱的身子。

  并且,他直接祭出能量光焰,開烤這頭星核龜雜血后代,準備給吃掉。

  銀龜大叫,雖然被廢,離死已經不遠,可是被當做食物,還是讓它暴躁不安。

  “鈞馱,爺在烤烏龜呢,你能怎樣?而且,這是預演,等以后我必然要烤熟你!”

  楚風是徹底豁出去了,既然對方不要臉,以圣人的身份一而再的針對他,那也沒什么客氣的,就是這么高調的扇鈞馱面皮。

  原獸平臺,一群人面面相覷,這還真是……一言不合,就開吃,鈞馱古圣惹上他太倒霉!

  域外,鈞馱的戰車附近,混沌翻騰,他心中真的有一股火氣,想殺一個小土著都不能嗎?

  鈞馱的聲音在某座名山深處響起,喝斥銀龜的兄長,道:“白銀神子,你的胞弟都被人吃掉了,你還真沉得住氣!”

  “老祖,我這就踏出星路,進入這顆星球的主空間去殺他!”白銀神子在折疊空間中叩首,渾身銀光暴漲。

  “稍等,我賜你一副特殊的甲胄,待你能動用時再過去殺他!”鈞馱冷漠傳音。

  封禪之地,祭壇前。

  殺氣沖霄,裂山、宇文風、展鶴等人逼近,要殺楚風。

  就是陳蓉都在捂著嘴巴,在那里發狠,命令人將幾件場域古器重新排列,在這里布置,進而絕殺。

  她想咬牙都不能,因為門牙等都被砸掉了,鼻梁也斷了,此時她面色陰狠,對于容貌姣好的女子來說,這簡直是不共戴天之仇。

  朱武雀再次臨近,道:“殺了他,什么石頭能量體,徒具蠻力,一時間沒有防備而已,狩獵的時刻到了,屠掉這個土著!”

  他鼓動眾人,非常不希望楚風能活下去,今日他眼中的逆種展現出來的能量體太妖邪,這讓他非常不安。

  他有種直覺,如果今天不能趁勢擊斃楚風,那以后就更難了。

  并且,他在狐疑,楚風究竟潑墨出怎樣的進化畫卷,該不會真是星空中的絕世名篇吧?盡管不相信,可他還是有些忌諱。

  大齊皇子齊宇目光幽幽,要殺楚風,同時也在向星核龜族的圣人示好,道:“殺了他,竟敢這么的張狂,折辱圣人的后裔,立即屠掉這個喪心病狂的土著!”

  一群人逼近,不可能看著他烤熟銀龜吃掉,怎會讓他恢復精氣神?有秘寶已經呼嘯著,打了過去!

  “殺!”袁坤也來了,跟眾人一塊出手。

  楚風沒說什么,一巴掌拍死銀龜,做給鈞馱看,而后直接扔在一邊。

  嗖的一聲,他躲避出去,沒有跟這些人硬撼,在眾人看來,這自然是身體虛弱的體現,不過這也的確是事實。

  楚風取出一顆朱果,呈紫紅色,毫不猶豫放進嘴里,馥郁芬芳,他在借圣藥療傷,雖然有些心疼,但沒得選擇。

  這原本是留著進化用的,可此刻不得不提前服食。

  一股紅光從他的身體沖起,干枯的身子頓時多了一股生機,同時,他體內的黑白小磨盤在瘋狂運轉,汲取這片秘境中的能量,補充所需。

  楚風面色一變,這朱果內最主要的還是進化物質,作為觸媒用,效果絕佳。

  可他現在不想提升體質,一旦再次稍微的進化,必將又要耗干血氣,這簡直是讓他無言。

  每次進化都非常激烈,會先內耗,然后才讓身體打破樊籠,這就是每次都會饑餓難忍的原因所在。

  朱果,能療傷,也能促進進化,若是他身體強壯時,生命氣機濃郁之際,這是圣藥,可現在卻有些危險。

  虛不受補,說的就是他!

  最理想的情況是,他服食掉剩下的那五顆亞神獸卵,讓自身血氣旺盛如海,生命力真正補回來,這樣吞下朱果,那就不怕什么了,越強而愈強!

  所以,楚風吞了一顆朱果后,無比謹慎,他現在應該吃掉一個異類圣子較為合適!

  轟隆!

  他催動二十幾顆石球,阻擋各種秘寶,進行防御,而后尋找目標,沒有上來就大干一場。

  “呵,看來真是虛弱不堪,依照他的作風,如果還有實力的話,肯定會激烈無比。”圣女紫鸞帶著淡笑,并撇嘴,道:“以石頭為能量體,實在粗鄙,不愧是蠻荒星球的土著,上不得臺面。”

  楚風聽到此語,二話沒說,二十幾顆石球一塊堆向她。

  “諸位,別留后手,滅掉他!”大齊皇子喝道,他已經展現絕學,拳印轟出,龍吟陣陣。

  朱武雀、陳蓉、袁坤等,一個個也都神色陰冷,全力以赴的出手。

  二十幾顆石球被震開,沒有能攻過去。

  “看你怎么活下來!”朱武雀獰笑,他這時放心了,這個敵手沒有想象中那么恐怖,他一人不是對手,但是這樣聯袂出擊,絕對能狩獵成功,這就是一頭困獸,馬上就要死了!

  “呵呵……”域外,傳來圣人的冷漠的笑聲。

  因為,到現在為止,沒有人知道楚風的能量體確切底細,更不知道他到底潑墨出怎樣的一幅畫卷。

  所有人都以為,施展出二十幾顆粗糙的石球,已經是楚風的極限。

  楚風體內像是在焚燒,朱果藥效發作,又再內耗血氣,頓時讓他身體越發干枯。

  可是,他的戰力卻也在增長中,因為的確在緩慢的蛻變。

  虛不受補,這很矛盾。

  同時,他體內的黑怕小磨盤也在瘋狂運轉,接引來海量的能量。

  可是,他現在缺少的可不是純粹的能量,而是真正的生命本源,需要補充生機的東西。

  這就導致他的力量增長,可是身體卻越發的干枯,像是一根竹竿。

  “一群螻蟻,殺你們全部!”楚風喝道,自身血氣虧損的厲害,可是能量卻在暴涌。

  這種情況下,他自然想速戰速決。

  楚風一口氣催動五十幾顆石球,向前堆去,沒什么花哨,直接是野蠻的碾壓其中的幾人。

  “嗷……”

  此時,有人發出的聲音都不像人叫的了,袁坤慘烈,下半截身體被打成一團血霧。

  “怎么可能?!”大齊皇子驚叫。

  轟!

  接著,又多了幾顆石球,足足六十四顆,砸完袁坤,便震蕩向大齊皇子那里,將他給淹沒。

  漫天石球翻滾,這場面一點也不祥和,但是太實用了,完全是碾壓,那些花草能量體比不過百星化成的能量體。

  噗!

  大齊皇子齊宇身體爆開,只剩下一顆頭顱飛出去,顯然活不長久,留著最后的氣機也只是在見證接下來的恐怖事件。

  “殺啊!”

  其他人驚悚,這時不能罷手,怕被楚風逐一擊破。

  結果,楚風前方的石球又多了一些,湊足到七十二顆,這讓人有崩潰的感覺!這也太奔放了,他到底能駕馭多少顆粗糙的能量石球?

  同時,人們也在懷疑,他究竟畫出了怎樣的一幅畫卷?!

  轟!

  震撼性的一幕出現,楚風雖然身體過于虛弱,自身在踉蹌,但是七十二顆石球竟將一群人都砸的倒飛。

  噗!

  陳蓉尖叫,神子、圣女中她是湊數的,是最弱的一個,腰腹以下被某一石球砸中,徹底消失,翻滾出去,在血泊中哀嚎。

  穿山甲圣子裂山,一只手化成獸爪時,被砸的血肉模糊,徹底爛掉。

  紫鸞,那個很驕傲、一直撇嘴、奚落楚風是蠻子的禽族圣女,現在被震的身體龜裂,差點炸開。

  “兄弟,別毀容,完整的圣女更值錢,我買,我下訂單!”原獸平臺上有人在嗷嗷大叫,很焦急。

  楚風哪管這些,眼下能殺就殺,成群的石球滾滾而去,堆積向前,一力降十會,讓紫鸞圣女尖叫。

  她在逃遁,各種秘寶都解體,被打碎了。

  “可恨,我們觀想境界強者為跨界而自斬道行,結果這般落難。”她悲憤。

  砰!

  她下巴差點炸碎,被一顆石球擦中,整個人橫飛,滿嘴都是血沫子。

  “神一樣的表現,這兄弟太奔放了,石球滾動天風,將一群神子、圣子給打的橫飛,天啊,這……”

  “這種能量體注定要名動星空,我覺得很有可能是近年來最佳之一,是否有機會沖上能量體黑馬榜?”

  “大有可能,就是有朝一日,闖入十大星球制定的那個恐怖榜單,我也不會很懷疑,這么狂野,分明潛力很大。”

  原獸平臺炸鍋。

  而楚風感覺身體能量很多,但是身體卻越來越虛弱,生命本源在下降,他一沖而過,拎住一條兇禽腿,而后直接燒烤,現場補充生機。

  那是誰的?原獸平臺上,一群人發呆,很是吃驚。

  剛才大戰很亂,各種血霧綻放,神子避退、圣女負傷,都沒看到誰丟下這條腿。

  “啊……”

  當朱武雀怒叫,眾人了然。

  “太兇殘了,楚風之名,住定要名動星空,一邊大戰一邊吃圣子級生靈!”

  原獸平臺上,一片喧沸。

  “我有點期待,他的能量體如此恐怖,而他潑墨的畫卷該不會真是絕世之作吧,能否排進那個可怕榜單中?”

  “訂單,我要下訂單!”

  晚了,不過這是一個長章,不然能早更。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