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圣子們哭了

第四百八十九章 圣子們哭了

  人販子之名,響徹原獸平臺。

  這是一個擁有金色帳號的成員,而且,他真的成功了,捕獲到不止一位神子、圣女!

  不久前,拍賣聲勢相當驚人。

  這么一個話題人物,想不被熱議都不行,不過,現在他被人評價時,可謂冰火兩重天。

  一方面許多人贊嘆,頗希望這個敢罵圣人、擒殺神女的怪胎繼續在那顆星球上“為禍”,削那些圣地的面皮。

  同時還有一群人狠批楚風,恨不得要將他抽筋剝骨,斥責他是未開化的土著,作風野蠻,毫無文明星球上進化者的修養可言,粗鄙不堪。

  一方人支持,另一方人唾棄,態度截然相反。

  “哈哈,我說呢,原來反對楚魔王的人是相關圣地的門徒,估計族中有人被捉到了吧?”有人揭短。

  “唔,那些神子、圣女去伏擊楚風,反被擒殺,屬于咎由自取,怪的了誰?”

  原獸平臺,一片吵嚷。

  這時,楚風處境不算多好,面如金紙,就只剩下一層皮包著骨頭,都已看不出原本的容貌。

  血氣枯竭,精神不濟,損耗太嚴重了,他所缺失的生命之源,需要立刻補回才好,不然很容易傷到根基。

  一下子撕裂數十道枷鎖,前所未有,這本應該用歲月去熬,可他在一朝間完成,進化太劇烈,內耗恐怖。

  再加上連番戰斗,以及對抗死亡天劫,簡直不給他活路。

  此時,楚風嘴唇干裂,發絲枯黃,眼窩深陷,樹皮般龜裂的體表上都是干涸的血,現在跟個活骷髏似的。

  他體內已經沒有血可流,整個人像是干尸,真的很慘。

  這是在山東境內的一片深山中,楚風為了躲避天外監視,布置場域,籠罩己身,即便如此也被鈞馱坐下的道童不時察覺,而后泄露其蹤跡。

  “鈞馱你個老烏龜,身為圣人,卻這么不要臉,盯著我不放,讓道童為那些想獵殺我的人通風報信。”楚風聲音嘶啞。

  噗!

  不久后,楚風闖入折疊空間中,斃掉一頭向他襲擊而來的金鱗大蟒,它很強,血氣充足,生命力旺盛。

  不過,這頭金色大蟒被楚風吃掉后,他只是恢復些許血氣,身體依舊干巴巴,距離所需相差甚遠。

  而且,因為闖入折疊空間,他身形暴露了,鈞馱坐下的道童指點給其他人,有神子級人物趕來。

  楚風深吸一口氣,眨眼消失在原地,一路狂奔而去,在一個合適的地點布置場域,從圣人法眼中消失。

  而后,他從容走出,在其身邊又一些玄磁兵器,正是陳蓉伏殺他所用的那幾件,符號密布,配合懸浮的磁石等,組成一座場域,與外界隔絕。

  他就這樣攜帶場域,在山中穿行。

  “看來得需要尋到一件了不得的秘寶才行。”楚風皺眉,頂級寶物能遮掩氣機,就是天眼等都望不透。

  但是,到了那個層次的兵器,都價值連城。

  “轟!”

  不遠處,一道能量光束洗地,將一座大山化成劫灰,機械族的生靈在出手,依據道童的指點來到這片區域。

  楚風動用可移動的場域,金蟬脫殼,離開那片山地,他們尋覓不到,便瘋狂攻擊。

  “機械族!”楚風深陷的眼窩中,冒出一縷縷金芒,上一次該族損失慘重,被妖妖不知道拍爛多少艘戰艦,顯然他們將這筆帳算在他的頭上了。

  “可惜都是金屬體,沒法吃!”楚風猶豫片刻,沒有對這些人出手,不值得暴露。

  當務之急,他想回到龍虎山,吃掉五顆亞神獸蛋,現在想來,那東西真是大補,對他最有效。

  “太陽初升,萬物初始,蘊含的生命氣息最蓬勃。神卵也如此,最初始的生命形態,它一世的生命元氣最精粹的部分還沒有散掉,都蘊在蛋中,最是滋補。”楚風雙眼如狼目一般,發出綠光,真想立刻回到龍虎山。

  這種說法有些道理,在古代時,有方士強取紫河車,血腥累累,就是因為發現胎盤中蘊含著濃郁的生命物質。

  楚風忍著饑餓與疲累,在山中快速穿行,一路南下,趕往龍虎山。

  他知道,那里已經是龍潭虎穴,肯定會布下天羅地網,就等他一頭扎進去呢,想來各路神子、圣女都已經磨刀霍霍!

  不過,他依舊要前往。

  五顆亞神獸卵對他來說是救命大藥,能讓他重新龍精虎猛,本源恢復,不僅是因為它們在生命初始的形態,還因為這個種族壽命最長,生命本源濃郁的驚世駭俗!

  沒有比這種東西更適合他了,會無比滋補。

  轟!

  在河南境內,楚風遭遇血戰,不是被提前發現,而是意外巧遇,幾名圣子走在一起,跟他遭遇。

  這一戰,楚風很慘,身體上出現一個大窟窿,但卻沒有血液流出,因為早已干涸。

  當然,他也不是沒有收獲,大戰過后,扛著一條金色的大象腿狂跑!

  那是一頭猛犸象,進化到一定層次后,皮若黃金,蘊含著海量的血氣,是該族的圣子,現在被搶走一條大腿。

  后方,傳來黃金猛犸象憤怒的吼聲,其他幾位圣子也狂追,結果還是讓楚風逃掉了,沒有能當場擊殺。

  “還是圣子級強者的血肉滋補啊。”在一片場域中,楚風隱藏身形,在那里燒烤數萬斤重的金黃大象腿。

  他全都給吃下去了,最終一片肉都沒有留,滿嘴都是油漬,可還是感覺很餓,沒有吃飽。

  所有烤熟的金色肉質都被煉化城精氣,吸收進身體中,他淬煉生命源氣,補充自己的命元,他干癟的肌體終于鼓脹一些,而身上的傷口也因此而開始淌血,他不得不處理。

  這時,楚風眼露兇光,將空間瓶子打開,將被封住的白綾、袁坤都扔在地上。

  這兩人比較倒霉,白綾最早被賣出去,所以最先被楚風制住,收入玉凈瓶,而袁坤全身骨頭都斷了,也被他收了進去。

  楚風后悔,早知道有變,也該將紫鸞囚禁起來,因為,她也被人競拍下了,可惜,當時他裝深沉,讓神子拉車,圣女垂手侍立,結果……悲劇了。

  “把你們兩個吃掉,或許我的傷能好不少!”楚風眼中神光懾人。

  白綾頓時頭皮發麻,一陣悚然,竟要被吃掉?這也太慘了,她有點想哭,這多半是來到這顆蠻荒星球后第一個被吃掉的圣女。

  “唉,你可是被人用天涯咫尺訂購了,絕世篇章哪怕只有一冊,我也舍不得吃你啊。”楚風嘆氣。

  速度領域的絕世篇章之一,那是瑰寶級秘笈,可遇不可求,他用一個圣女換取,絕對賺大發了。

  這時,楚風冷靜下來,已經猜測到,多半是白綾的父母親族在救她,不然的話誰會舍得做這種賠本買賣。

  接著,他又看向袁坤,道:“你被甩賣了,做人得講誠信,我不能毀約吃你。”

  金剛猿一族的圣子袁坤惱怒,被甩賣……他就這么不值錢嗎?!

  事實上,主要是楚風還有底氣,沒到山窮水盡時,還有很多出路,不然的話,生死關頭,哪怕袁坤是一頭金剛猿,屬于類人生物,楚風為了活命也敢烤了他,直接吃掉。

  片刻后,楚風收起白綾與袁坤,再次上路行動,悄無聲息,這次主動去獵殺,目標就是不久前圍獵他的那幾個圣子。

  半個時辰后,楚風于山嶺中暴起發難,實施伏殺!

  他速戰速決,沒有停留。

  噗!

  很成功,瞬間而已,他扛起一條黃金猛犸象的大腿就跑,成功斬斷這條腿就逃,他不是為殺伐與對決而來,他是為了肉食。

  “嗷……”黃金猛犸象圣子慘叫,撕心裂肺。

  另外幾名圣子全都震怒,這個土著膽子太大了,負了那么重的傷,都快油盡燈枯了,居然還敢來反殺他們。

  可是,他們眼睜睜地看著那家伙一路逃之夭夭,動用場域阻擋他們追殺,那土著躲進名山,就此消失。

  不久后,黃金猛犸象在原獸平臺上悲憤控訴,道:“那個土著太卑鄙下流無恥不要臉了,他接連盜走我兩條腿,這個暴徒,這個蠻子,血腥劊子手。”

  在說這些話時,他是坐在輪椅上,被另外幾位圣子推著前行,雙腿都沒了。

  眾人無語,啼笑皆非。

  然而,這不算完,僅一個時辰后,慘案又一次發生,黃金猛犸象圣子涕淚長流,控訴楚風的暴行。

  “上天啊,作孽啊,那個野人又來偷襲,卑鄙無恥下流不要臉,他盜走了我第三條腿……”

  黃金猛犸象圣子,真的哭了,這次不是為了博取同情,坐在輪椅上揮動著僅有的一條前腿,喊道:“楚魔王,我服了,你別來了,求你,我退出圍剿你的行動!”

  原獸平臺上,眾人目瞪口呆。

  “請香象神子跨界,鎮壓此獠,為象族護道弘法!”象族不少人炸了,紛紛懇請香象族神子出世。

  所謂香象渡河,喻大乘菩薩修證,不過宇宙中真的有這樣一族,實力恐怖。

  香象神子是否出世還不知道,可接下來又有圣子悲憤了,跟黃金猛犸象圣子走在一起的那幾個圣子中的一員,正在以頭撞地,羞憤的想自殺。

  來自星空深處山羊座的圣子——昆羊,剛才被楚風偷襲得手,他沒斷腿斷手,但是更慘,一對數千斤重的羊腰子被楚風狠而準的斬下,扛著就跑了。

  至此,這個組合人心徹底散了!

  昆羊在原獸平臺上熱淚滾滾而涌,向楚風放話,只要還他那對腰子,他愿意付出任何代價。

  結果,楚風很快就登錄,正面回應他,道:“不好意思,你要是早說片刻鐘就好了,我剛烤熟吃掉。”

  邊完,他還用手去擦了擦嘴上的油漬。

  昆羊直接崩潰,哭的昏死過去。

  楚風一副很和善的樣子,在原獸平臺上鄭重保證,說他很愿意和各路神子、圣女們友好交流。

  “我是認真的,你們看,黃金猛犸象圣子早先控訴我,后來又求我罷手,我很配合,直接罷手,再也沒有動他。”

  當聽到這番話,黃金猛犸象圣子坐在輪椅上又哭了,舉起唯一的前蹄,在那里搖啊搖。

  原獸平臺上,徹底炸鍋。

  有人大笑,有人仇視,還有人在聯合,要求地球上的神子、圣女們必須得聯手,共同誅魔。

  “那誰,說的就是你,黑老虎,聽說你身上有件東西是大補,你是不是想跟我決戰啊?”楚風對一個很活躍,總是在聯絡他人的圣子警告。

  虎族身上的大補物,疑似是……虎鞭?!

  決戰什么,肯定又要偷襲,人們腹誹!

  當日,黑虎圣子雙股顫顫,總覺得某些地方冒涼氣,他不怕生死決戰,就怕被偷襲,因為那樣會“丟東西”,他可不想去原獸平臺哭著控訴。

  就這樣,楚風臨近龍虎山!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