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四百九十三章 盛會

第四百九十三章 盛會

  “啊……”

  紫鸞尖叫,聲音之慘,猶若在經受最不好的事情,簡直是撕心裂肺,痛徹骨髓,小臉沒有血色,跟張白紙似的。

  接著,她很干脆,美麗瞳孔收縮,仰頭就倒,翻著白眼就這么昏過去。

  實在是因為,她驚嚇過度。

  乍然看到楚風,她選擇果斷昏倒,都沒帶猶豫的,很干脆的便無知無覺,軟綿綿向后躺。

  眾人目瞪口呆,這就昏死過去了?剛才她還在嘴硬,信誓旦旦,說無懼楚風,還奚落他來這里也是為了請安。

  結果,她這么的沒用,就看了一眼,第二眼都沒看完,就嚇得“挺尸”!

  可想而知,楚大魔王在她心中何等的可怕,當日真是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可怖印象,怕到骨子里。

  楚風向人們示意,這真不關他的事,然后,他非常友好的伸出手臂,接住她,避免圣女紫鸞摔倒在地上。

  而且,楚風釋放善意,為她注入一縷蓬勃的能量,將她救醒,全程可謂體貼、周到,一點也不粗野。

  可是,這種舉動對紫鸞來說太折磨,因為睜開眼的剎那又看到楚風!

  然后,她果斷又暈過去了!

  楚風也無語了,再次好心注入能量,刺激她醒來。

  “啊,救命啊!”紫鸞睜眼就大叫。

  楚風微笑,道:“別怕,是我!”

  原本,紫鸞這次要堅挺住了,沒有立刻昏過去,可是聽到這種話語,毫無疑問,她內心是崩潰的,就因為是你,才害怕,才昏迷!

  落入這個魔王手中,還能有好嗎?所以,她果斷的第三次昏過去。

  “這真不怪我。”楚風向周圍的人解釋,一副和善無比的樣子。

  只有跟他打過交道的李鳳、展鶴在發毛,暗中堅定的認為,這絕對怪他,是故意的,有預謀的。

  終于,紫鸞再次蘇醒,發現自己正躺在綠茵地上,半空中晶瑩花瓣飛舞,一片又一片,特別美麗。

  可是,回頭的剎那,她感覺整片世界又灰暗了,因為,她看到那個大魔頭,就在她的身邊席地而坐,占據原本屬于她的玉石桌。

  兩者離的太近,她都能感受到楚風的呼吸,他正在悠然自飲。

  紫鸞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拍她肩頭的人真是楚魔王,而今坐在她身邊,還這么的親近溫和的樣子。

  “我倆真有緣,又見面了。”楚風微笑。

  有緣個灰喜鵲!紫鸞很想翻白眼,傲氣地擺大小姐脾氣,誰跟你有緣?思想有多遠你給我消失多遠!

  但是,她不敢。

  楚風精神奕奕,一副謙謙君子的樣子。

  可是,紫鸞依卻在打冷顫,看到他這么和藹,笑容帶著暖意,她卻越發的發毛。

  當日,這個大魔王兇狂的一塌糊涂,吃掉裂山、朱武雀,打死宇文風、陳蓉、齊宇,簡直是不可戰勝的怪物。

  她現在還覺得后背發寒,好不容易才逃出魔手,今天怎么又落在他手里?!紫鸞憤懣,內心忐忑不安。

  “好了,土著中的天選之子,該收手時還是收手吧。”一個銅皮巨人開口,跟一座小山似的,坐在那里,體內血氣宛若巖漿滾滾。

  銅皮巨人沖著紫鸞開口,道:“圣女,來我這邊。”

  楚風沒搭理銅皮巨人,坐在玉石桌后,只瞥了紫鸞一眼,便自斟自飲。

  紫鸞希冀而又忐忑,希望銅皮巨人能壓制楚風,可是沒結果前她真不敢過去,怕剛一動身就被楚風一巴掌拍死。

  其實她多想了,楚風即便出手也是生擒活捉,怎么可能讓她去死,因為要換秘笈呢。

  “哼!”

  銅皮巨人咧嘴,露出一尺多長的雪白獠牙,并迅猛地伸出大手,帶著狂風,飛沙走石,向楚風那里一把抓去!

  他坐著就動手了,都沒有起身,相當的傲慢與隨意。

  楚風能感覺到,這個銅皮巨人不簡單,皮膚蒸騰出的血氣如同燒紅的鐵水,將周圍的桃樹、青石都毀掉了。

  巨人爆發出十分恐怖的威勢,比朱武雀、宇文風、展鶴等人都要強一截,是個厲害人物。

  楚風也沒有起身,抬手就迎了上去,當的一聲劇震,如同金石交擊,銅皮巨人的大手發出刺目的光芒,像是一片閃電綻放。

  銅皮巨人瞳孔收縮,感覺到鉆心的疼,道:“難怪敢只身前來。”

  事實上,他心頭悸動,他的那條手臂很痛,內部被一股螺旋勁撕裂,已經受傷!再來對攻的話,傷勢就藏不住了,整條手臂會裂開。

  楚風對他笑了笑,牙齒白生生,而后猛然一拳向前揮去,被動不是他的風格,既然敢來這里就不是為了受氣,他有底氣。

  銅皮巨人一聲咆哮,霍的站起,瞬息間,全身金光大盛,祖先血脈復蘇,他化成龐然大物,宛若黃金鑄成,通體璀璨。

  周圍,數千年的老桃樹連根拔起,連帶著數萬斤的青石等,也被他的金色血氣激蕩起來,懸在半空中。

  此時的他,神力足以拔山。

  巨人金色眸子開闔間,神芒畢露,拳印足有磨盤那么大,迎擊楚風,砸了過去!

  這一刻,虛空都扭曲了,周圍的光芒都被這只金色的拳頭吞噬,能量濃縮,氣息懾人,這一拳揮出,很輕易就能粉碎一座大山!

  然而,噗的一聲,這樣霸氣的金色拳頭直接被楚風的拳印戳破,跟漏氣般,暗淡下去,血液四濺。

  巨人痛苦倒退,整條手臂上都是裂痕,被一股螺旋勁差點絞斷整條右臂!

  他踉蹌著,血液汩汩而涌。

  擁有祖血的巨人輕易就可以拔山,血氣滾滾,同輩中罕有能與他較力者,結果被人一拳就差點崩斷一條手臂,讓他對楚風異常忌憚,心有懼意。

  四周,不少神子、圣女都面色冷冽,敵意甚濃,盯著楚風,見他只身一人來這里,早已經計劃獵殺。

  一剎那,這里溫度驟降,簡直像是被冰封,連鮮嫩欲滴的花骨朵都在凋零,紛舞而下,如同花雨。

  “好了,遠來是客,都坐下吧。”這時,一個男子開口,被霧靄籠罩,有些模糊,但是許多人都敬畏。

  他就是伏荒,掌握天神屠魔錄呼吸法,這是從究極呼吸法——天神呼吸法變異而來,強大無匹。

  他的話語一出,氣氛頓時不再那么緊張,各路神子、圣女都很給面子。

  在伏荒體外的白霧中,竟有幾絲混沌氣,宛若深淵吞吐天地能量,非常恐怖。

  楚風知道,這是頭面人物之一,的確深不可測,目前以實力而論遠超其他人,是一個異常危險的人物。

  楚風感應到對方溢出的能量有古怪,疑似掌握有非常驚人的能量體構建方式,在其口鼻間,在那白霧內,有隱去的細密符號。

  不管對方氣度過人,還是自信無敵什么都不在乎,最起碼現在沒對他動手,楚風笑著舉杯,對伏荒示意,而后自飲。

  這時,紫鸞起身,真沒臉再躺下去了,現在再裝暈不現實,身為圣女,哪里能昏厥那么長時間?

  楚風臉上堆笑,十分熱忱,道:“來,坐我這邊,剛才嚇到沒有?其實,別將我想的那么壞,我這人最善良,這樣跟你說吧,現在誰敢打你主意,我保證打不死他!”

  紫鸞打了個寒顫,這個魔頭居然在對他噓寒問暖,這么的熱情,讓她簡直受不了。

  不過,仔細回味了一番,她又頗有些自傲,大魔頭又怎樣?如今還不是對她和顏悅色,對她獻殷勤。

  顯然,紫鸞的傲嬌病又犯了,將楚風視作那些追求者。

  她扭著小蠻腰,哼了一聲,坐在旁邊,撇嘴道:“你趕緊放我走吧,有些事你不知道內情,看你態度不錯,我可以告訴你,我父親是……算了,不說,我哥是紫宵,混元宮的一代奇才,從未敗過!”

  “這么說來,我賣你的時候還能再提價?!”楚風雙目熾盛,越發的熱情,道:“來,慢慢講,別害怕。”

  圣女紫鸞一剎那間寒毛倒豎,所有的傲嬌與自信都消失了,原來這個大魔頭對她好只是為了賣出去,確保成交時無問題。

  她簡直要哭了,一半是嚇的,一半是氣的。

  楚風“安撫”完紫鸞,將目光投向其他進化者,其中有幾人引起他格外注意。

  除卻伏荒外,還有一個名為徐靚的女人,以及一個名為元魔的人,都令他認真觀察,仔細凝視。

  此外,還有一個叫藍詩的女人,眉目如畫,國色天香,宛若從畫卷中走出,極其美麗。

  楚風關注她,不僅是因為她貌美,還因為她的精神力有些驚人,隱約間透出絲絲縷縷,宛若實質,異常強盛。

  此外,嵇陵的精神力也很強,如同一輪小太陽,僅稍微遜色于藍詩。

  這時,紫鸞看到他關注藍詩,頓時來了精神,道:“楚魔頭,你放我走好不好,我給你推薦一個人選,真要能將她捉到,一旦你放出風聲,想買她的人可以從星空這一端排到彼岸去。”

  楚風聞言,露出訝色,道:“這么離譜?”

  “嗯,因為她是仙樂凈土的弟子,才一出道,就有了極高的人氣,號稱擁有天籟般的嗓音,她所唱的圣歌,非同小可,能提升人的精神力。現在,她在星空中已經有不小的名氣,身受一些年輕人喜愛。”

  紫鸞露底,告知情況。

  宇宙中,有些進化圣地專門研究音波,與精神相合,踏出與眾不同的路,走到極致,言出即法。

  例如,許多咒語、神言等,就是他們這一系的前賢開創的。

  可以說,這個領域的人十分恐怖。

  到了這個時代,他們與樂章相合,開創出威力更加不凡的圣歌等,道路越來越廣,這一系的人愈發的活躍,有數個圣地。

  無論嵇陵所在的天音神教,還是藍詩所在的仙樂凈土,都負有盛名。

  尤其是藍詩,出道后,第一場演唱會就曾引來圣人關注,經過鑒定,她擁有完美級天籟嗓音,是該系人最渴望獲得的嗓子,發出的聲音能跟精神共振,交融在一起。

  這種天賦無論是自身修行,還是唱圣歌去提升別人的精神,都效果驚人。

  再加上藍詩姿容過人,擁有沉魚落雁之姿,閉月羞花之貌,所以才一出道就成為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她只要唱圣歌,座無虛席,火爆的驚人,每次都會提前將票售罄。

  當然,這對她來說也是一種修行,能在演唱會中借眾人蓬勃的精神光焰,來淬煉自身的精神,于人于己都有極大的好處。

  楚風啞然,這放在地球上,就是一個歌星啊,而且是潛力巨大的那種。

  顯然,藍詩感應到他的目光,事實上,她也一直在觀察楚風,見他目光這么火熱,暗中雖然撇嘴,但面上卻便嫣然一笑,非常甜美。

  楚風覺得,這個藍詩如果賣出去的話,肯定能換來更驚人的秘笈!

  自從收到一本天涯咫尺后,他嘗到甜頭,想要再接來歷,來這座島嶼就是想實施獵捕,將那些原本要對付他的神子、圣女鎮壓,而后統統賣掉。

  他已經規劃過,近期內準備做一個臭名昭著的人販子!

  藍詩問他為何笑的這么開心?

  楚風認真回應道,一本正經,道:“我是一個追星族,看到藍詩仙子太高興了!”

  紫鸞腹誹,非常鄙夷,追星族?是想追捕明星吧,這個人販子肯定是想狩獵仙樂凈土的新星。

  就在這時,伏荒開口,跟楚風聊了幾句,沒什么火氣,一切很平靜自然。

  最后,伏荒輕嘆:“楚兄,盡早去選一塊墓地吧,前十大中有年輕的神祇開口,要你去死,還是早些準備后事吧!”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