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五百五十七章 翻天

第五百五十七章 翻天

  許多人被驚呆!

  宇宙各地,一時間陷入安靜。

  面向全宇宙預售神子、圣女,這活動……太霸道了!

  星海間,一顆又一顆重要的生命星球上,許多人呼吸急促,有人出離憤怒,也有人因此而激動與興奮。

  寧靜被打破,星空各族都熱議!

  “二百多位觀想層次的神子、圣女,甚至有天神族的少神,以及宇宙中排位第六的美女秦珞音,別告訴都將被拍賣!”

  “真是喪心病狂啊,居然鄭重地向宇宙各族昭告,要大規模的販賣神子、圣女,我……不得不服這幾個魔頭!”

  “為天神族默哀,為少神默哀,他如果被賣,實在不可想象。自古恒定的‘十大’發生這種事,將是史無前例的丑聞,該族若怒,許多星海都要流血,會發橫毀滅星球的大事件!”

  “秦仙子不可能被俘,她是宇宙年強一代中前十內的絕世天驕!”

  星海中,一片大亂,各族喧吵,無法安靜下來。

  這件事的影響非常大。

  地球,昆侖。

  “你敢偷襲我,找死!”天神族少神怒了,披頭散發,渾身是血,只是他體外的金光有些暗淡,血氣不足!

  因為,不死戰船發出的一道烏光擊中他,將他的胸膛都貫穿,那里出現一個前后透亮的血洞,導致他的心臟缺失大半顆,遭受致命性的重創。

  黃牛蹙眉,漂亮的小臉上露出糾結之色,最后還是咬牙,道:“殺!”

  “想殺我,再去修煉一百年!”不得不說,羅屹無比的驕傲,哪怕落到這步田地,他還是自負無比。

  在他的信念中,他沒有對手,在這顆星球上是無敵的,足以橫掃所有的土著。

  哪怕他現在的黃金發絲濕漉漉,沾染著血,身體血氣不足,他的雙目依舊如同兩盞金燈般,射出冷酷的光芒。

  轟!

  他如同一顆隕石般,帶著刺目的光焰,撕裂空氣層,發生大爆炸,揮拳向著黃牛殺了過去。

  不得不說,他太快了,讓很多人都反應不過來,同時他散發的能量波動可怕的瘆人,比之其他所有神子、圣女都厲害。

  后方,楚風瞳孔稍微收縮,因為,他感覺到天神族少神哪怕身體虛弱,也是一個無比強大的對手,為黃牛擔心。

  下一刻,黃牛一雙雪白晶瑩的小拳頭,有規律的震動起來,爆發出唯有精神才能感觸到的特殊波動。

  它在模擬天神族波動,在動用共振術!

  這一刻,楚風稍微放心,因為黃牛施展出絕世無匹的共振術,這種秘法可以以弱擊強,是越階戰斗的瑰寶級妙術。

  同時,楚風驚嘆,黃牛的天分太高了,他剛才傳音,告知共振術的秘密,源自牛魔拳返本還源,結果黃牛現在直接就用出了。

  事實上,黃牛自己也摸索出共振術,不過它沒有接著練盜引呼吸法,改換成妖族的無上法,所以沒有盜引到共振術的終極秘密。

  現在經過楚風傳音,稍微一點撥,它直接領悟。

  黃牛人很小,漂亮的一塌糊涂,面孔美麗,大眼有神,膚色白皙,黃金長發飄舞,像是從神話世界中走出的孩童。

  轟!

  它迸發出的來能量卻是驚人的,在跟少神對抗,發出刺目的光芒,令附近巍峨的山體都在轟鳴與搖動。

  遠處,各路神子、圣女絕望了,連少神都被其中的一個孩子抵住,這還怎么打?

  因為,在他們的眼中,后面可是還有一頭大黑牛,感覺應該是一個更厲害的狠茬子,會更恐怖。

  一些人看出黃牛的本體,理所當然的認為,大黑牛是它的長輩,應該是一個超級大魔王,所以……誤會了,恐懼了。

  “呔,你們服不服,還不過來投降!”大黑牛一聲斷喝,那可真是驚天地泣鬼神,一群人感覺頭皮發麻。

  那些人先入為主,認為他是黃牛的老爹,或者師傅,看到黃牛敢跟少神打生打死,這位還不更逆天?

  顯然,大黑牛也意識到這一誤會,站在腐爛大船上,那就更加的表現出巨擘風采了。

  他稍微攏了攏大背頭,昂首,戴著大墨鏡,再次刁起一支花蘿卜那么粗的雪茄,而老驢則很狗腿的上前,幫他點燃。

  “牛魔王,我們愿意投降!”

  果然,效果是驚人的,在黃牛抵住少神、跟他大決戰的背景下,大老黑這種鎮定的風范,頓時讓許多人發怵。

  當場有不少神子、圣女心中苦澀,放下秘寶,被不死生物抓住,押了過來。

  瞬間,投降的人數已經由百余名激增到超過一百五十位!

  “敢問這位牛王,你到底什么來頭?”有一位神子忍不住,抬頭看著大黑牛,詢問他的根腳。

  因為,這群人普遍認為,大老黑的戰力有可能高的嚇人,打破了地球目前上的平衡局面。

  “家在火焰山,棲居芭蕉洞。”大老黑一副絕世高手的樣子,很深沉的回應道。

  老驢拍馬屁,道:“大哥,別謙虛,我們都知道你無敵天下,一旦出手,什么少神,直接踩死!”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大黑牛來了這么一句。

  而且,就在這時,黃牛長嘯,小小的身體中發出刺目的光芒,共振術與妖族究極呼吸法結合,爆發出恐怖絕倫的威能。

  羅屹的虎口崩開,被震的鮮血流淌,整個人都一個踉蹌,向后倒退幾步。

  他憤怒,因為,他的大半顆心臟都早已被腐爛大船轟碎了,他現在提不起更加強大的力量來,所以異常被動。

  可是,這一幕落在那些神子、圣女眼中,就完全是另一種解讀了。

  天神族的少神都拿不下那個孩子?而那漂亮的孩童卻有可能是那個大黑牛的后代或者弟子!

  這樣琢磨的話,那個牛魔王得有多么恐怖?

  “我們也降了!”一批人直接氣餒,低頭走來,甘愿被俘。

  “牛哥,大哥,硬是要得!”東北虎咧嘴大笑,他自然也是門清,知道什么情況。

  大老黑很能裝,擺了擺手,淡定地叼著雪茄,開口道:“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今次出山,實在是看不過域外這群人的做派。”

  他這種姿態,越發高深莫測,導致剩下的人缺乏戰意,都很泄氣。

  “還打什么,天神族少神帶領我們降臨,可現在他自顧不暇,被那個天縱之資的孩子打的流血,大勢已去,我們都降了吧!”

  這時,神子中一個地位高的人開口,在那里仰天長嘆。

  在他的帶動下,一群人徹底泄氣,哪怕想魚死網破的人也都有些失神,失去拼命之心。

  就這么片刻間,投降的人超過二百,也就是說觀想層次的神子、圣女沒有剩下多少了,九成都已經低下驕傲的頭顱。

  “別相信他,就是一只普通的老牛而已,他哪里是什么絕世高手!”

  終究是有人不服,負隅頑抗,在那里大吼,而且他似乎了解過一些關于大黑牛的過去。

  老驢喊道:“轟殺,雖然牛哥自己說不做大哥好多年,但在我們心中,依舊是大哥。”

  歐陽風斜著眼睛看他們,他實在有點受不了,但還是配合了,吹響雪白的海螺,腐爛大船直接調頭,轟的一聲發出烏光。

  噗!

  那名神子當場形神俱滅,留下一團血霧。

  “不要這么殘暴。”大黑牛嘆道,一副悲天憫人之色,道:“這些都是宇宙幣啊,太浪費了。”

  尼瑪!那些神子、圣女聽到他前半句話時還對他有生出一些好感,結果聽到后半句后直接視他為老惡棍。

  “還是接著殺吧!”歐陽風發狠,因為他預感到,不滅山快將這些戰船召喚走了,他們能動用的時間不多了。

  轟!

  下一刻,還在負隅頑抗的人,接連有數位被烏光擊中,或者慘死,或者半殘,血淋淋,景象恐怖。

  “奈何,天神族也靠不住,來時氣勢如虹,光芒萬丈,可到頭來卻帶著我們陷入絕境!”

  終于,最后一根稻草壓落,所有人都降了。

  然后,楚風親自動手,一個一個的將這些人捆起來,怕那些不死生物做的不夠好,歐陽風、老驢上前幫忙。

  “他們身上都自帶著捆靈繩等,一定選結實的繩索!”楚風告誡,而后,又取出大量的玄磁針,打入這些人的體內。

  “我說,你們當中誰是白虎?”東北虎在人群中,眼神璀璨,他在尋找虎族中人,這讓人群一陣騷動。

  “咳,順便幫我問一問,有沒有牛族的圣女。”大黑牛咳嗽,暗中支會東北虎。

  “我聽聞,藍詩仙子是白虎。”這時,一位圣女開口,告知這一情況。

  齊刷刷,所有目光都開始尋找藍詩。

  然后,人們發現,這個可以在星空中排位十幾名內的絕色麗人很精明,不知道什么時候早已站在大夢凈土那邊,正在和秦珞音說話。

  “沒看出來啊,你是虎族的?”楚風詫異,盯著那里。

  這時,二百多位觀想層次的神子、圣女都被綁起來,全被壓制,楚風與大黑牛他們徹底放心了。

  當聽到這種話語,如同從畫卷中走出的藍詩,瑩白的面孔騰的紅了,而后很生氣。

  東北虎看著她,仔細凝視,最后也很生氣,道:“胡說,她不是虎族的。剛才誰在亂說話,她跟白虎有什么關系!”

  “啊,原來這樣啊,她的確不是虎族的,可傳聞她是……白虎。”人群中,那位圣女小聲道。

  “啊?!”許多人怪叫出聲。

  就是楚風聽聞后也有點發呆。

  “周鈺!”藍詩輕叱,臉色通紅,非常生氣,她知道那個女人是故意的,跟她是對頭。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但是,在星空中卻引發很大的波瀾。

  “哎呦喂,藍詩仙子要出名,會不會因此而身價暴漲,估計會引發轟動!”

  “算了吧,再轟動能比得上二百多位神子、圣女一起被俘這件事情大嗎?簡直逆天了!”

  “天神族也靠不住啊!”

  這時,昆侖山中,黃牛大戰天神族少神,越發的激烈,兩人都淌血,難解難分,戰況恐怖無比。

  “太厲害了,這個孩童才幾歲,不愧是從專門培養妖圣的地方走出來的人!”

  宇宙中,有老輩名宿驚嘆,他們已經洞悉,腐爛大船與黃牛等人究竟是從哪里闖出來的!

  嗖!

  就在這時,黃牛果斷倒退,道:“轟殺他,我能感應到,他身上還有非凡的東西,很危險!”

  它跟羅屹的戰斗停下了!

  “殺!”

  就在這時,大黑牛、歐陽風等人一起大喝,十艘戰艦全部發光,轟向天神族少神,要絕滅他。

  “大膽,誰敢傷我族子弟!”地球外,有人冷漠的喝道,帶著怒意,還有一種可怕的殺機,讓星空中都一片寒冷。

  然而,楚風等人不理會!

  羅屹披頭散發,他眼底深處閃過冷冽之意,有不甘,更有憤怒,他身上不時冒出白光,阻擋烏光。

  顯然,這是在消耗他身上某件秘寶的能量。

  天神族少神果然不簡單,都到這一刻了,身上還有神秘的守護能量,讓人心驚。

  轟隆!

  他摔了出去,顯然終究是要不行了。

  然后,楚風看了一眼大夢凈土方向,同歐陽風、黃牛他們商量,能否利用腐爛大船將那輛藍瑩瑩的輦車毀掉,或者收走。

  早先他們對大夢凈土沒有動手,是因為這邊的敵人已經夠多了,但現在大局已定,可以考慮出擊了。

  域外的人,終究是需要防備,尤其是大夢凈土的人曾經拒絕楚風前往該教,明顯對他缺少善意。

  現在秦珞音親自趕來,多半是為她表姐出頭。

  楚風不想被動等待對方出招,而是想掌握先機,他對那輛藍色的輦車很忌憚,總覺得它可能會爆發瘆人的殺傷力。

  轟!

  就在這時,天神族少神慘叫,他體內的白光不再浮現,身體被烏光截斷,滿地翻滾,他徹底失去不久前的強勢,不再是威脅。

  “好,對那女人動手,我也覺得她是個威脅。”歐陽風點頭,大黑牛、老驢也都同意。

  轟!

  數艘腐爛大船突兀的發難了,對著藍瑩瑩的輦車爆發烏光,向那里轟去。

  然而,結果驚人,藍芒浮現,映照高天,阻擋住他們的進攻,所有烏光都被震散。

  “這輦車果然厲害!”大黑牛怪叫。

  楚風心中的不安終于被證實,難怪這女人不走,也不逃,鎮定的坐在輦車上,在遠處觀戰。

  原來她有底氣,那戰車非常不凡。

  “這東西怎么能進入地球主空間?”他皺眉。

  “繼續!”黃牛道,跟歐陽風一起,同時吹響雪白的法螺,動用十艘腐爛大船,一起轟向藍色輦車。

  終于,輦車搖動,光幕要崩開了。

  轟隆!

  突然,遙遠的東海,一座島嶼浮現,不滅山發光,氣息磅礴而恐怖,它開始召喚那些不滅戰船。

  嗡的一聲,昆侖這里,十艘大船還有所有不死生物全都倒卷,剎那間,橫空而起,向著東方而去。

  這個變故驚呆不少人!

  “媽的,時間到了!”大黑牛怪叫。

  他們動用不滅山中的戰船,召喚不死生物等,都是有時間限制的。

  咻!

  一道藍光沖霄,來自不滅山的力量將藍色輦車卷起,也給裹帶走了。

  大夢凈土的秦珞音第一次面色變了,哪怕帶著五色面具,也能讓人感覺到她的驚疑,她早已嗖的一聲橫空而去,本身沒有被卷走。

  “好!”楚風放心了,只要沒有大殺器就好。

  此時,二百多位被鎮壓的神子、圣女目瞪口呆,而后,無不變色,他們懊惱而沮喪,無比后悔。

  只要再堅持片刻,他們贏定了!

  “呵呵,哈哈……”

  就在這時,天神族少神身體雖然早已斷為兩截,但依舊支撐了起來,他面色森寒,異常的冷酷,道:“我就知道,不滅山的東西不能久留,你們都死定了!”

  “你一個廢人,都被斬斷身體了,還想翻天?!”老驢斥道。

  “轟隆!”

  域外,降下一道光束,筆直無比,跟天神族少神交融在一起,那是一顆玉石罐子,近乎透明,在散發神輝。

  “我天神族嫡系子弟,自古無敵,誰能殺害?羅屹,現在賜你大藥,恢復殘身,殺了他們全部!”

  域外,有一個聲音傳來,有圣人在開口,他在關注這一戰!

  所有人都心驚肉跳,天神族的圣人都來了,在域外注視?

  那些投降的神子、圣女更加后悔,面色雪白。

  圣人降臨不了,但是卻能送下一些藥物來!

  羅屹一口喝光玉石罐子中發光的大藥,讓他的軀體開始璀璨,無比的耀眼,砰的一聲,最為重要的是,他那兩截身子拼湊在一起,完好如初。

  在此過程中,他身體浮現一塊白色器物,在守護他,別人無法靠近。

  “還真讓他翻天了!”老驢小聲道,神色凝重。

  轟!

  天神族少神那里,爆發刺目的神芒,讓所有人都睜不開雙眼,他的氣息一下子暴漲起來,恢復到最巔峰狀態。

  “嘿,你們所有人都將死無葬身之地!”羅屹低吼,滿頭金色發絲亂舞,他屹立在一團耀眼而盛烈的黃金光中,爆發出汪洋般的能量波動。

  “剛才,我心臟被毀,血氣不足,無法真正的激烈戰斗,現在恢復到全盛狀態,你們哪個是我的對手?一起上吧!”

  他無比的驕傲與自負。

  羅屹立身之地,發生大爆炸,一朵又一朵蘑菇云騰起,恐怖無邊。

  這一刻,歐陽風、黃牛都露出凝重之色,但他們卻都躍躍欲試,想要上前一戰!

  “這一次,讓我來!”楚風開口,他也神色凝重,但卻走了出去,要迎戰最巔峰狀態的天神族少神。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