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在寂滅中復蘇

第五百六十四章 在寂滅中復蘇

  天穹上,一只鮮紅的手掌結成法印,就這么拍落下去,籠罩蒼茫大地,仿佛要毀滅整顆生命星球。

  不過在突破大氣層、急速壓落下來時,它縮小了,不再那么磅礴而巨大。

  而且此時虛空中紋絡浮現,迅速璀璨,像是鐵水在沿著特殊的軌跡流淌,構建出驚人的場域,殺伐氣滔天。

  轟隆!

  由圣人血精所化成的手掌,遭遇阻擊,而且無比的激烈,在天空中迸發刺目的光芒。

  接著呼的一聲,整只手掌都開始燃燒,化成熊熊烈焰,那猩紅的血光噴薄,在場域中焚燒起來。

  這是一種奇景,更是一種可怖的能量釋放,盡情宣泄,屬于圣級的力量,若是在別處,這將是毀滅性的,造成巨大災難。

  但是,地球很特殊,場域符文堅固,哪怕是圣人的精血帶動著足以撕裂星辰的力量,也貫穿不下去。

  血色的法印無法突破符文的阻擋,最終被磨滅,漸漸消失。

  雷聲大,雨點小?楚風狐疑。

  然后,他便驚悚了,在他的周圍,有些晶瑩的血滴浮現,漂浮在半空中,沾染在草木上,看起來鮮紅欲滴。

  圣血!

  這是什么時候出現的,都已經臨近到身邊了,對于楚風來說,這非常危險,他一陣發毛。

  嗖!

  第一時間,他將釘著羅洪的鎖神矛給塞進空間瓶子中,將羅屹也扔了進去,怕被域外的圣人奪走。

  同一時間,楚風手中浮現雪白的金剛琢,他猛力一震,向外擲去,然后,他自己也鉆進空間瓶子中。

  此前,楚風有過試驗,這個玉凈瓶非常結實,堅固的邪乎,就是被太陽火精、太陰火精短焚燒,一時間都不會毀掉。

  轟的一聲,金剛琢在此地爆發,內部藏著的黑色太陰火精全面傾瀉出來,將這塊區域覆蓋,高階能量傾瀉。

  哧哧哧!

  幾乎是同時,那些猩紅的血滴縱橫激蕩,宛若一柄又一柄赤色飛劍,無堅不摧,將山地割裂,將幾座山峰絞斷,無堅不摧。

  這是圣血,蘊含著可怕的殺氣,一旦催動開來,滴血便可洞穿觀想層次的進化者,非常的懾人。

  轟!

  到了后來,這片地帶發生大爆炸,山地被撕裂,出現一個毀滅性的大坑,那是圣血與太陰火精相遇導致的。

  很可惜,地表場域符號密布,對圣血進行壓制,不然的話方圓百里多半都要沉陷,許多山峰都會熔化,會形成寸草不生的絕滅之地。

  場域符號的出現,導致鮮紅的血珠白白燒個干凈。

  “你的命真硬啊。”黑暗的外太空,圣人羅洪金色瞳孔幽幽,寒芒溢出,絲絲縷縷,十分懾人。

  這時,他早已站起,一頭金色長發無風亂舞,整個人散發的氣息異常的恐怖,他在極速倒退,像是穿越時間長河,在撕裂虛空,然而,還是晚了一步,遭遇恐怖的反噬。

  在后方有成片的符號出現,向著他俯沖而來,照亮這片黑暗的宇宙空間。

  噗!

  強大如圣人,哪怕早已做好準備,他還是遭遇重擊,如同有一個巴掌打在他的身上,對他造成重創。

  砰的一聲,那種悶響震蕩星空,附近漂浮著的許多巨大的隕石當場化成宇宙塵埃,全都爆碎在此。

  羅洪悶哼,胸部差點被打穿,嘴角血跡斑斑,不斷踉蹌后退。

  “真是恥辱啊,我連一個生死不知的人留下的場域都對付不了,圣師,你還真是籠罩著神秘光芒!難道說,當年你的一身所學,真的不屬于這片宇宙空間?”

  羅洪并沒有罷手,在進行最后的嘗試,一截斷刀飛出,漆黑如墨,撕裂星空,沖向地球,他依舊不死心。

  這是地球昔日某位圣人的兵器,不過被打殘了,這一次羅洪特異從天神族的庫房中尋到一截,帶了過來。

  用地球上昔日的兵器來闖關,他希冀有效果。

  同時,他的雙手在劃動,隔著無數里地,在域外干預地面上的事,希望能無聲的抹殺楚風。

  轟!

  很可惜,兩件事情都落空了,漆黑的斷刀剛進入大氣層就被場域覆蓋,被驚人的璀璨符號淹沒,在嗡嗡聲中,那殘刀顫抖,最后,喀嚓一聲開始龜裂,刀氣倒卷回來。

  “場域領域中的鏡像術!”

  羅洪寒毛倒豎,哪怕身為圣人,他也心中顫栗,抬手間,撕裂宇宙空間,直接轉身就逃。

  這一次,他徹底死心了,連地球上昔日的兵器都不被認可,他也沒轍了,且感覺多半要付出慘痛代價。

  果然,第一時間而已,他躲避不開,就在進攻地球的剎那,同步就有一片刀光作用他身上,像是鏡子的返照。

  噗!

  血濺濺起,羅洪大叫出聲,他可是圣人,結果身體被切開,斷為兩截,圣血四濺,染紅星空。

  這是……人們膽寒,全都倒吸冷氣!

  各族的高手都驚呆了,一個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無聲無息,羅洪的兩截軀體漂浮起來,然后對接在一起,傷口在迅速愈合,他臉色鐵青,難看到極點。

  身為圣人,高高在上,俯視萬物,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這種體驗了,身體居然被人劈開,斷為兩截,這是奇恥大辱。

  “哈哈……天神族的圣人——羅洪,你真是不要臉,想要殺我滅口嗎?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昆侖,楚風在大笑。

  因為,他通過原獸平臺的熱議,已經知道,這位正在出手的圣人名為羅洪,是天神族的遠古圣人。

  羅洪眼底深處是無盡的冰寒,他冷酷無情,在思忖,楚風身上有什么秘密,他的一道神魂種子居然都不敵。

  無聲無息,他動用一門神通,絲絲血液溢出,再次投入到地球主空間。

  然后,昆侖山這里,絲絲血液凝聚在一起,化作一顆很小的眼球,赤紅如血,映照楚風的一切。

  “嗯?!”楚風第一時間生出感應,哪怕是圣人的手段,他也察覺到了,畢竟羅洪在隔著無盡遠的距離操控,且有地球場域阻隔,根本做不到人不知鬼不覺。

  轟的一聲,楚風將早已尋到手中的金剛琢直接砸了過去,果斷無比。

  那眼球一閃,躲避了出去。

  后方,那座巨山被金剛琢砸的轟然崩塌,煙塵滔天。

  “進化道基裂開?”域外,羅洪自語,觀看楚風時,第一時間察覺到的竟是這一情況,深感詫異。

  因為,在他看來,這個年輕的土著很了不得,一旦成長起來絕對是個大人物。

  可是,他沒有料到,剛才鎮壓他一道神魂種子的年輕人體內情況糟糕,道基布滿裂痕,隨時會崩潰。

  這讓他露出異色。

  轟!

  突然間,楚風周圍銀光滔天,地球上的場域再次被激活,在焚燒圣血。

  因為,就在剛才,羅洪嘗試動用某種血祭的力量,對楚風再次下手,以那投在昆侖的絲絲血液為引子。

  結果導致地球場域反撲!

  他一聲悶哼,臉色越發的難看,奈何不了那個土著!

  “羅洪你還要臉嗎,身為圣級強者,不顧身份的下場,對我出手,結果卻屢戰屢敗,你這老不羞!”

  楚風開口,直接開始揭露他的丑行。

  他從空間瓶子中,將羅屹提了出來,扔在地上,同時右手持那桿黑色的鎖神矛,釘著一團人形的精神能量。

  “各位,你們請看,羅洪不久前降臨一道神魂種子,入主羅屹的軀體,跟我決戰,被我擒下了。”

  這種消息一處,石破天驚。

  別說普通進化者,就是前十大都的人都被驚動了,引發側目,密切關注這件事。

  “沒落之地的土著,你得意忘形了,擊敗我族后人,覺得還不夠榮光嗎,竟說出這種可笑的話。”

  羅洪怎么可能承認,第一時間否決。

  他心中憤怒,這個土著敢如此揭短,讓他非常擔憂,怕被證實,那他將會威名掃地,成為笑柄。

  “怎么可能,憑一個觀想層次的年輕人,也能鎮壓圣人的神魂種子?”

  不用羅洪繼續開口,已經有人開始質疑。

  “不是沒有可能,羅洪雖然強大,但降臨的也只是觀想層次的精神種子,有可能會翻船。”

  這導致星空中一片熱議。

  楚風用黑色鎖神矛挑著羅洪的神魂種子,高舉向天,道:“是不是羅洪,想要辨別,方法很多,我想各位都懂。”

  的確,這并不難。

  星空中,有各種各樣的道統、學院、研究機構,別說直接捉住神魂種子,就是獲得一根十萬年的頭發,一絲干涸數萬年的血,都能簡單而輕易的檢測出屬于誰。

  只要耗費一點時間,自然能徹底揭露羅洪的丑行。

  羅洪冷漠開口,道:“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土著,為了出名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我為圣者,豈是你能埋汰的,這種言論太可笑,真若是我出手,就是一百個你也不夠殺。”

  “呸,你太不要臉了,明明出手,被我擒下,還惺惺作態,就憑你觀想層次的力量也妄想殺我?”楚風諷刺,最后更是很直接,道:“不是你,剛才你為何急于殺我滅口?”

  這種話語一出,星空中一片喧嘩。

  “孽障,得寸進尺,一再辱我,真是夠了。”羅洪一臉不屑之色,道:“別說是你,就是當年你的祖先,我都殺過很多,便是驚才絕艷的圣人,都被我屠掉兩尊。你算什么東西,觀想層次還不完滿,初入而已,你妄想跟圣者的神魂種子爭鋒?!”

  這讓楚風憤怒,這個羅洪還真是惡劣,這種關頭還不忘記提及昔日戰績,成心揭上古地球的傷疤。

  羅洪說出這種話后,所有人都一怔。

  的確,圣人的神魂種子,那肯定是完滿的,在觀想領域中接近無敵,因為漫長歲月的磨礪,自身年輕時的道果早已被“滋養”的無暇。

  “小孽障,不服的話,你可以來原獸平臺挑戰我。”

  就在這時,只有楚風才能聽到的話語響起,這是域外傳來的一縷精神波動,屬于羅洪。

  “老混蛋,你敢應戰嗎?我若是出手,肯定屠圣!”楚風相當的強勢,眼神光芒璀璨,有烈焰在焚燒。

  “可以,不過我沒有多余的時間消耗,除非立刻開戰。”羅洪依舊是暗中傳音,這般說道。

  因為,他剛才以那顆血色的眼球洞察楚風現在的真實情況,道基有裂痕,雖然還可以大戰,但是長久不了。

  所謂的道基,也就是進化根基,隱約間可以看到,但卻摸不到,這是屬于肉身與精神雙層次的傷痕。

  如果現在立刻大戰的話,羅洪相信,可以導致楚風的道基崩壞,發生最殘酷的事,毀掉他的進化之路。

  事實上,楚風一直知道自己的進化根基出現裂痕,等六道輪回丹到來,便可徹底解決問題。

  同時,他覺得,自己的進化根基雖然有裂痕,但還可以戰斗,短時間應該不會裂開。

  “來吧,我迫不及待的想屠圣!”楚風低語。

  羅洪接著傳音,道:“嗯,通過網絡虛擬環境決戰,太過無趣,我們以千星藤連接精神網絡,真正的生死決戰,嗯,可以同階對戰!”

  千星藤,扎根在宇宙星空中,彼此相連,可以通過蟲洞,連接上千顆生命星球,這個族群能繁衍到龐大與不可想象的境地。

  有些千星藤族群能覆蓋滿一片星空,簡直是生命的奇跡。

  這一族很特別,能覆蓋星際網絡,也能形成神精神國度,可以構建真正的生死決戰平臺,進行意識戰斗。

  羅洪知道楚風的身體狀況,現在一步一步引誘他,想讓他進行真實的生死大戰,藉此擊殺他。

  “哪里有千星藤?”楚風問他。

  “很簡單,請原獸平臺調動過來就是了。嗯,太陽系的蟲洞中已經存在這種植物,不然的話,這里怎么會覆蓋星際網絡。”羅洪平淡地開口。

  他相信,只要進入對戰平臺,楚風的生死就操控他的手中,到時候他甚至能再分出一道精神種子,控制楚風,那么他所謂的丑聞就不是什么事了,回頭讓傀儡楚風改口。

  然后,兩人不再暗中對話,而是真正公開了,要在精神世界中進行同境界的生死大決戰。

  這頓時引發轟動。

  羅洪開口:“小輩,不知道天高地厚,我都說了,當年你的祖先都不是我們的對手,我曾經屠掉他們中的兩尊圣人,憑你也配與我決戰。不過,我可以答應你,因為,早先你向我身上潑臟水,便是圣人,也生了怒火。我要讓你體會到,你有多么的卑微,真正與我同階決戰,你只是一只蟲子。”

  他這種話語,真讓楚風覺得很不要臉,惺惺作態,分明是他提起的,現在還要表現出那種高高在上的風姿。

  “調千星藤來!”羅洪開口,身為天神族圣人,權勢滔天,自然可以輕易請人準備好。

  太陽系中,原本就已經有千星藤,扎根蟲洞中。

  現在,新的蟲洞開啟,跟那里相連,接著郁郁蔥蔥的植物生長而出,發出勃勃生機還有晶瑩光澤。

  這引發星空中劇震。

  許多大族都被驚動,就是前十大的年輕弟子、名宿都感覺意外,認真關注這件事。

  “我不太相信你調動來的千星藤。”楚風開口。

  “哼,你一個小小的蟲子而已,值得我謀算嗎,你在我眼中微不足道。”羅洪又一次表演,明明想殺楚風,解決隱患,卻表現的這么的傲然、不屑。

  在簌簌聲中,昆侖山間,竟發出光華,一片山嶺中,有植物在生長,速度太快了,直接沖向高天。

  “這是……”大黑牛、東北虎、歐陽風、黃牛等人都全都驚呼出聲。

  那是一株暗金色的藤蔓,長勢迅猛,沖上蒼穹,太突然了。

  “天啊,這該不會是地球上古的那株天藤吧?當年,妖妖公主曾藉它構建的精神平臺大戰星空中各族天驕,這一世……它又出現了?!”

  這引發軒然大波,星空中先是有是驚疑聲,而后沸騰。

  龍虎山,一粒長生金中,一個風姿絕世的女子從接近死亡的沉眠中蘇醒,然后,她輕聲自語道:“天藤復蘇,我因此而醒。”

  她正是妖妖,連她都被驚動,此時想去觀戰,她在輕語:“在破敗中崛起,在寂滅中復蘇。”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饑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復制)!!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