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輪回路上唱情歌

第五百九十九章 輪回路上唱情歌

  “通天快遞,你大爺的,真不靠譜,說好的白金貴賓服務呢?坑爹啊,都不理我?!”

  在星空中,一隊浩浩蕩蕩的鬼魂內,其中一個人格外另類,鬼鬼祟祟,一邊跟其他靈體一樣裝模作樣地趕路,一邊業務繁忙,偷偷摸摸地取出光腦聯系外界。

  “還談什么拓展新業務,要將事業發展到混沌中的殘破宇宙內,我告訴你們,我要投訴!你們這個宇宙快遞公司,太不靠譜了!”

  楚風壓低聲音,在那里表達不滿。

  然而,接著,他的眼睛有點發直,光腦沒信號,不是通天蟲洞公司的原因?

  糟了!

  這一刻,他有些頭大,這片星空難道不在原來的宇宙中,這讓他發毛,早先有過最壞的聯想,可是一旦成真,還是讓他傻眼,而后從頭涼到腳。

  “或許,這片地帶過于荒蕪,星際網絡沒有覆蓋到這里,就像是以前的地球。”楚風皺眉自語。

  因為,他知道,星際網絡在宇宙邊荒,比如有強大蠻神的星球上,是沒有信號的,被極力抵制。

  那種文明,絕對偏向于神魔進化,不認可科技。

  楚風越想越認為,依舊在原來的宇宙中,只是這片地界太荒蕪,真要是連星際網絡都能覆蓋的話,每天都有這么多靈體趕路,早就曝光了。

  一支隊伍就有數百萬人,橫渡星空,而這樣的隊伍是不間斷的,數不過來。

  接下來的路特別單調,星空死寂,毫無生氣可言,就是那星光都像是籠罩著一層灰霧,帶著濃重的死亡氣息。

  黑色的石頭鋪成一條路,在星空中蔓延,不知道終點,無數精神種子化作的靈體沿著它不知疲倦的前行。

  他們這么聽話?楚風狐疑,究竟是怎樣的一股力量在召喚他們,讓所有鬼魂沿著這條路行進?

  他心中有很多迷霧,甚是不解。

  在此過程中,楚風嘗試飛起,離開這條路,然而,他發現被禁錮在黑色的石板路上,沒有辦法離開。

  當有一次他忽發奇想,精神出竅,離開肉身,真正以靈體行走在這條路上,跟其他鬼魂一樣時,他頓時渾身一震,發現了一樁秘密。

  他聽到了一種聲音,確切的說是樂聲,悠悠而泣,像是鬼哭,宛若在悲咽,在道路的盡頭傳來,正是因為如此,所有精神體才一路前行,朝著那里接近。

  楚風的精神離體后,也有一種特別的感覺,有種本能,想要接近,仿佛前面有個巨大的母巢,他要回歸。

  隨后,他的精神體半依附在肉身,半飄蕩在外,換一種方式感應。

  他體會到了不同的東西,半閉上眼睛,他仿佛看到一副染血的畫面,宇宙殘破,所有生命星球都染血,這仿佛是諸神的黃昏。

  一首神秘的魂曲發出,星海中,無數的靈體浮現,向著一處不可理解之地前行,要回歸某種詭異的源頭。

  “邪門!”

  楚風深感不安的同時,覺得這件事太可怖,這是真正的輪回往生,還是人為制作的輪回儀器、一切都在操控中?

  起初,他以為聽到那神秘的魂曲后,距離目的地不遠了,已經快要到達。

  然而,實踐證明,他想多了,一連走了數日,無比的枯燥,每時每刻都重復著一樣的動作,他按部就班的邁步,舍此之外,沒有特殊的事情發生。

  其他魂體還好說,已經被格式化,沒有什么意志,體會不到這種無聊。

  楚風則不同,他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混在一群鬼魂中,這是在偷渡,他感覺太無趣了,枯燥的要死。

  最主要的是,他擔心地球上的事,他這樣消失,在別人看來肯定已經身死道消,他這樣一死,影響太大了。

  他擔心黃牛、大老黑等人為他報仇,從而引發域外那些人的伏擊,他已經領教到那些人多么的無恥。

  堂堂圣人對他下黑手,親自下場,甚至不止一位圣人出手,這樣偷偷摸摸將他干掉,不要臉到一定境界。

  接連七八天后,楚風實在快呆不住了,精神離體時,聽到那魂曲依舊在單調的響著,重復不變的節奏。

  然后,他忍無可忍,開始哼唱各種歌曲。

  “我和你吻別……”

  “梔子花開……”

  “誰的眼淚在飛……”

  ……

  如果冥冥中真有恐怖的存在,聽到在他魂曲的節奏下,這么的大展歌喉,一定會傻眼,目瞪口呆。

  輪回路上唱情歌,這么奔放的事也只有此時神經粗大的楚風干得出,非常不靠譜。

  然后,一群鬼魂或者回頭,或者前望,前后的的靈體跟過見鬼似的,看了他又看。

  “看什么看,沒見過這么風流倜儻的鬼嗎?!”

  接下來的一路上,楚風將各種不靠譜的事都干了一遍,比如在那頭身上有九張嘴的魂體上刻字。

  “真是要投胎轉世的話,你這可是天生帶著文字降生的,心有乾坤,體質超凡!”楚風拍了拍他的肩頭。

  時間過的很快,一晃眼過去半個月之久,他們終于離開這片無聊的星空,進入一片奇異之地。

  沿著黑石板路,他們來到一塊戈壁灘上,懸浮在星空中,無比的荒涼,看不到生命景物。

  這實在很詭異,星海中有一片沙漠,望不到盡頭!

  而且,就在他們的頭上,不超過數十米處就有星體,一顆又一顆小行星,被隕石撞擊過,有許多環形坑,懸在半空中,猛力一個跳躍就能上去。

  這完全違反物理定律!

  當然,自從楚風經歷過種種進化文明后,他對違背自然規律的事情見多了,已經有些免疫。

  當行走出去兩日后,進入戈壁灘深處,楚風發現異常,路途上,出現怪物,那是……士兵!

  “陰兵,守護輪回路的生命體出現!”楚風瞳孔收縮,終于要見到最后的大秘了嗎?

  那些生物都是人形的,但是有其他種族特征,比如有的生物頭上長著漆黑的牛角,有的生物背后托著長長的蛇尾,還有的生物長著一對狻猊爪子,有的則是三頭六臂,全都不同……

  但有一點是共同的,他們都背著一種相同款式的古刀,很陳舊,像是經歷過數百萬年歲月了,連刀鞘都要腐爛了。

  此外,這些生物都皮包骨頭,一看就像是死物,血肉干枯,沒有一點生機,但是那死亡的軀體中卻禁錮著靈魂。

  當然,他們的魂魄略顯渾噩,像是蒙蔽了靈識,無比的機械與呆板,在被動執行著無數歲月前的命令。

  這些干枯的生物負責守護這條輪回路,并且在管教偶爾脫離隊伍的靈體,呆板的走過去,機械般的出手,將那些靈體趕回隊伍中。

  楚風盯著,他仔細的觀看,起初還擔心他這么特別,有血有肉,會被揪出來,引發不可預測的結果。

  他發現多慮了,這些生物古板的要命,徹底渾噩,像是上了發條的機器,只管掉隊的那些鬼魂。

  有些魂體很虛弱,走到這里時,已經搖搖欲墜,甚至要散開了,最終掉隊,哪怕被驅趕進隊伍中,很快又再次落在后面,徹底不行了。

  就在這時,楚風看到殘忍的一幕,那些干枯的生物,有一人走上前,鏘的一聲,機械的拔出手中長刀,而后猛力輪動起來,噗的一聲,將那掉隊的靈體立劈為兩半。

  可以看到,那個靈體直接湮滅,連殘渣都沒有剩下!

  楚風脊背發寒,那口刀整體呈暗紅色,沒有什么絢麗的光澤,但是太可怕了,直接斬殺靈魂,使之煙消云散。

  刀鞘半腐爛,歷經漫長歲月差點破滅了,但是刀鋒古樸而鋒銳,一擊就可滅魂魄。

  楚風特別留意,暗中觀察。

  不僅有衰弱的魂體掉隊,也有特別兇悍的鬼魂不老實,比如楚風身后那個九張嘴的的靈體就算是比較兇猛的一只,偶爾會撞他。

  事實上,還有比這更兇悍的,就在前方那里就不時傳來騷動,有一只饕餮靈體啃咬其他鬼魂,不止一次了。

  噗!

  不久后,再次發生騷亂時,沙漠中,一個干枯的人形生物上前,抽出一柄暗紅色的長刀,直接立劈過去,那頭強大的饕餮靈體剎那湮滅,消失個干凈!

  楚風眼熱,前后有兩人出刀,人雖然不一樣,但是那種刀款式相同,威力也一樣,專殺生物的魂魄。

  “輪回路上的制式兵器,都能如此,量產出的長刀都可怕的邪乎,真是不凡!”

  楚風打起主意,想要弄一柄到手中試試看。

  他發現,這些肌體早已死亡的生物不是多么難以對付,因為靈識都瀕臨寂滅,所有的動作都是出自一種本能,像是在執行某種程序,真正的臨陣反應等很不足。

  然后,他便下手了,看到一個落單的生物,他動用精神能量,出其不意,奪了他身上的古樸長刀,直接扔給他身后那個九張嘴的怪物,讓他抱著,并命令他不要有多余的動作。

  經過一路上又是刻字,還有毆打,楚風早已讓他服服帖帖。

  輪回路邊,那個生物丟失長刀后,只是狐疑的扭了扭脖子,骨骼發出機械般的聲響,像是很多年沒有動彈了,他很呆板,最終又不動了,像是缺少知覺,不知道長刀離體而去。

  走出去一段距離后,楚風一把從九張嘴的怪物那里奪過來長刀,從腐爛的刀鞘中拔出,剎那間寒毛倒豎,他感覺這刀若是斬在他的身上,一樣會致命!

  “一刀就能滅人魂魄,這是好東西,罕見的大殺器!”楚風直接收了起來!

  突然,他霍的抬頭,向遠方望去,他看到成片的靈體在消失,大片的鬼魂瞬間不見,前方就是終點!

  “難怪路邊有生物持刀看守,已經到了終極地!”

  楚風意識到,他來到了輪回路的盡頭!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