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章 輪回的盡頭

第六百章 輪回的盡頭

  楚風神色凝重,不知不覺竟接近輪回的盡頭,他感覺到壓力,緩慢抽出那口從輪回路上奪來的長刀,嚴肅而鄭重地戒備起來。

  自有古以來,人類還有其他物種都在討論,都在談及,人或者其他生靈死后究竟要去哪里,是否有輪回往生?

  由此也就有地府、陰間等各種傳說,可是又有誰見過,誰能證實?

  即便作為進化者,也觸及不到這些,越是強大的修士越是堅信,只有進化,沒有所謂的轉生與其他。

  當然,個別體系的進化者除外!

  可以說,無論是普通人,還是在進化文明中的強者,所有生物這一輩子都在思考,一旦死去,是否還有感知,還有來生,生命的下一個形態是什么,下一個驛站究竟在哪里。

  這是亙古不變的話題,是所有靈長類生物都在探索的終極奧秘,始終沒有答案。

  現在,楚風來了,他要揭開這一謎底,要看個清楚與明白。

  終于輪到他們這里了,走到沙漠最前沿,而后地勢突兀的下降,而后,前方是一條很古老的路,在沙漠外,通向未知處。

  在沙漠外,不是星空,只是一片黑暗。

  一條小路,鋪在虛空中,就這么蜿蜒進去,而那首魂曲明顯就在前方響起,震的虛空都在輕微轟鳴。

  到了,就在這里!

  楚風跟著大部隊前進,然后,他看到一片又一片的靈體在前方直接墜落,而后消失。

  前方路已斷!

  “嗯?!”

  怎么回事?輪回路的盡頭,就是這里?

  黑暗無邊,視野有限,就是以精神體捕捉前路,也是如此,像是被永遠的黑暗吞沒了此地。

  然后,楚風發現,所謂的魂曲就是這里的虛空發出的,牽引人的精神,讓所有魂體都安靜下來,而后,他們最終一躍而起,向著無邊的黑暗中跳了下去。

  楚風悚然,倒退幾步,他已經來到斷路的盡頭,躲到一邊,還真怕被別的靈體一不小心給撞下去。

  他重點防御身后那個九張嘴的怪物,這主很不老實,沒事就愛撞人,使勁向前闖。

  嗖!

  九張嘴的怪物迫不及待,撞倒一大片靈體,直接撲了下去,楚風眼睜睜的看著,他憑空消失。

  “老兄再見,不知道你要去哪里,將來是否有相見日。”楚風低頭向下望,這可是數十萬、數百萬鬼魂,源源不斷向下躍,這里像是一座黑色的深淵,吞掉所有靈體。

  他的看清楚,越是強大的靈體向前飛躍出去的距離越是長上一些,而弱小的靈體差不多是才踏出斷路就憑空不見。

  楚風坐在斷路的側畔,沒有擋住大部隊,當然還是沒敢靠邊緣上,就在這里盯著,仔細的凝視。

  這一次,他可沒敢胡亂跟進,他是肉身狀態,真要跳下去投胎,那樂子可就大了。

  而且,即便他只剩下精神體,他也不想從頭再來,只想做現在的自己。

  楚風觀看了很長時間,實在看不出什么,不明白最終這些靈體是怎么憑空消失的,難道就這么去投胎了?

  然后,他嘗試斬落下一截衣角,扔進斷路前方的黑暗之地,然后就看到,那截袖子也突然不見了。

  他嚇了一跳,口中念著罪過,真要是有投胎轉生的話,萬一有人生出一截衣角算什么?這一刻楚風心中充滿負疚感。

  然后,砰的一聲,他差點被一頭三頭六臂的怪物給撞進黑暗深淵下,頓時大怒,已經躲的足夠遠,還遭受襲擊。

  他一把就揪住那個家伙,長的真個惡鬼似的,還想啃咬他,楚風呲牙道:“給你留點記號,讓你長點教訓!”

  他果斷在這個這個怪物的魂體上刻下幾個字:我叔是楚風!

  然后,他一腳將這個怪物給踹下深淵。

  楚風閑的無聊,守在這里,每隔一段時間就不時受到魂體特別強大、無比兇猛的的鬼魂的沖擊,他毫不客氣,但凡窮兇極惡的,他都會刻上:我叔是楚風!

  一般兇惡的,而且無比強大的,他則刻上:我哥是楚風!

  想到數百年前,地球上那句我爸是李剛的豪言,他覺得,自己這種惡趣味,這樣大范圍的普及,說不定在將來某個時期會產生某種神棍效用。

  然后,接下來時間里,楚風自己都有點麻木了,總有不服不忿、帶著生前強大本能的生靈,橫沖直撞,都被他給收拾了。

  他沒有意識到,這將引發變故!

  短期或許沒什么,但將來某段時間,這或許是一場巨大的風波。

  楚風不知道自己在這里呆了多久,到最后,但凡看到強大的靈體,他都會主動過去收拾一頓,給刻上“痕跡”。

  后來,他琢磨出味道,如果真要有投胎轉生的話,十幾年后,一群天縱奇才漸漸長大,魂魄上都有這種警示語,那估計樂子就大了。

  “我只是為了求證到底有沒有輪回轉世,這是在本著一種科學嚴謹而又負責任的態度進行的試驗,你們不要怪我,說不定我會發現一種偉大的物理定律!”

  事實上,連楚風自己都心虛,這樣講科學,談物理定律,牛頓的棺材板估計都要壓不住了,那位可能想爬上來跟他拼命。

  他略微心虛地說完后,朝左右看了又看,總覺得像是有什么東西在盯住他。

  “嗯?!”

  突然,楚風發現了超級魂體,那是一頭朱雀,展翅凌空,一下子躍出去很遠,撲入黑暗虛空的盡頭。

  楚風吃驚的發現,那虛無中憑空出現臺階,那頭朱雀振翅,硬是抓住那里,想要向上攀登,但很可惜,它終究是墜落下去。

  一條大蟲,渾渾噩噩,在朱雀凌空時,不小碰到它,將它帶了過去,此時朱雀下沉時,大蟲稍微借力,它的一條尾端像是蕩秋千般滑到對岸,卷住一角欄桿,成功跨越上去。

  “這是什么情況?!”楚風吃驚。

  對面還有天地?朱雀失敗了,一頭普通的大蟲反倒成功,跨越上去。

  然后,他不動了,守在這里,認真觀察。

  過了很長時間,一頭金翅大鵬,桀驁不馴,橫渡過來,靠著一股闖勁,撲向對面,結果那片臺階還有石頭欄桿又出現了。

  任何生物到這里都不能飛行,靠的只是一股沖擊力,鵬鳥砰的一聲,撞在對面石階下的冰冷絕壁上,一聲哀鳴,墜落下深淵。

  對面真的另有乾坤!

  楚風發現,其實每一條魂體都在向前撲擊,出于一種本能,也想撲到對岸去!

  不過它們都沒有朱雀、金翅大鵬躍的遠。

  唯有超級魂體才能如此,能觸及到對岸,讓那里的地勢顯化出來。

  楚風心頭震撼,輪回的盡頭另有出路?

  他在這里等了數日,每天見到的靈體估計都是億為單位,要知道,早先楚風曾在石頭磨盤那里看到,這些魂體九成都是金身羅漢層次以上的進化者。

  不過,他們被石磨碾碎后,一切都返本還源,各種可怕修為都被斬掉,只有個別超級魂體留下點滴能力以及一些生物本能。

  “地球本土上,可能連一個金身羅漢層次的進化者都沒有,這里每天有這么多……”

  金身羅漢就是在其他生命星球也絕對不會是海量的,楚風嚴重質疑,這還是自己所在的宇宙誕生的金身羅漢在被格式化嗎?

  他有點懷疑,是異域的進化者在被送來往生。

  接下來的幾天,他看到兩只像是真凰的生物也闖關失敗,撞在對面的崖壁前,向上攀了幾個臺階,最終哀鳴,摔落下深淵。

  同時,他看到一頭疑似真龍的生物,也失敗了。此地頗有眾生平等的意味,超級生命體也很難跨越到彼岸。

  數天后,楚風突然一驚,感覺到異常,后方大軍中傳來一陣波動,他看到一道金光闖來,速度很快。

  楚風睜開火眼金睛,看的清楚,那是一個人形生物,手持一張金色的符紙,很璀璨,他自身看不出什么特殊之處,但是那金色符紙上發出的光芒籠罩他,庇護著他,居然是凌空而行,到了近前。

  “會飛?!”

  到了這里后,這個人形生物依舊在凌空,就要飛到對面去。

  砰!

  楚風一把抓住他的一條手臂,想要攔下看一看,因為,他并未感受到危險氣息,也沒有覺得此人太強大。

  果然,這人被他攔住了。

  “魂體,怎么能攔我?”

  這個靈體居然在開口說話,盡管他渾渾噩噩,但還是表達出意思,他手持金色符紙,臉上浮現略微發呆的神情。

  “你是誰,來自哪里?”楚風吃驚問道。

  “忘了,還未趕到終點,想不起過去。”這個人形生物近乎夢囈,他是靈體,散發的是精神波動,所以楚風才能聽懂。

  然后,楚風一咬牙,道:“你接著飛,我跟著你!”

  楚風有種感覺,那金色符紙非常厲害,若非他是肉身,以及身上有石盒庇護,多半都無法觸及此人。

  因為,看到金色符紙上只有一個符號,跟在石頭磨盤上的數十個金色符號中的一個很像。

  這絕對是逆天的東西!

  不過,他現在無懼,石盒上浮現了數十個金色符號,更加全面。

  這是誰為此人寫的金色符紙,庇護他轉世?!仔細想來,無比恐怖!

  據他所知,星空中,天神族、道族、亞仙族、佛族等,前十大的星辰世界,他們都沒有轉世這條路徑可走。

  那已經算是這片宇宙中最強大的族群!

  楚風不再動用能量禁錮此人,這個人果然在金色符紙的帶動下再次凌空飛了起來,朝對岸而去。

  楚風一咬牙,輕微拉著他的一條手臂,以肉身的形式跟著他橫渡過去。

  在此過程中,他感覺到腳下的黑暗中有恐怖的吸力,要拉扯人下去,那里像是有輪回之路,讓人去投胎。

  這是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感覺,楚風真開始懷疑了,難道腳下就是最后去往生的門戶,墜入深淵,就直接去投胎?

  砰!

  最終,有驚無險,他跟著這個人橫渡黑暗,來到對岸,降落在臺階上。

  “哎呦我靠,鬼嚇鬼嚇死鬼,同時也能嚇死人,你沒事坐在這里干什么?!”

  就這么一剎那,楚風向上爬巨大的臺階時,差點摔落下去,因為在上方竟然盤坐著一位,俯視下面的一切。

  他到終點了,跟著那個手持金色符紙的家伙,來到這里后,已到盡頭。

  在那最高處,盤坐一道黑乎乎的身影,這時抽不冷子發現那人,哪怕楚風藝高人膽大,也讓他發毛發瘆,太突兀了,他差點滾落下去。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