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零二章 跟著享用供品

第六百零二章 跟著享用供品

  居然傳來談話聲,在這寂靜的輪回路盡頭很詭異,哪怕鬼魂以億為單位,可他們都是沉默的,無聲地躍進深淵。

  至于沙漠中,那些背負長刀的干枯生物,則也是呆板的,不會說話。

  現在居然有人在交流,這著實讓楚風驚的不輕,他注意聆聽。

  “記憶模糊,還是想不起來,這輪回路上,無分螻蟻與天龍,果然眾生平等。我們是誰,要到哪里去?”

  “我們應該是姐妹,要去轉生,獲得無上大機緣。可是,頭好痛,再多的事想不起來。”

  當楚風聽到這樣的話,頓時知道來了什么樣的人,她們居然不是多么渾噩,帶著些許記憶,跟剛才手持金色符紙的那個人相近,要清醒與強上一些。

  果然,楚風看到銀光飛來,凌空虛渡,越過漆黑無比的深淵,有人成功來到這一岸。

  “這里是……彼岸,我們成功了,接下來要做什么,我……沒印象。”

  楚風在上面看的真切,這是一對雙胞胎姐妹,哪怕是靈體,看起來也異常真實,依舊保留著這一世的模樣。

  她們都擁有一頭銀色長發,極其美麗,不弱于秦珞音,堪稱完美的面孔,同時具有魔鬼般的身材。

  除卻人類的形態,她們還各自有一對銀色羽翼,綻放瑞光,輕輕拍打間,比西方的神圣天使還圣潔很多倍。

  顯然,這不是天使那種生物,而是一種極其驚人的強大種族,即便被格式化了,她們還是超級魂體,能跟真龍、不死鳥等媲美。

  楚風想了想,撕下半截衣袖,遮住半張臉,因為這對姐妹較為清醒,他不想被她們看出異常。

  這兩人長相無可挑剔,美的沒有瑕疵,尤其是長的一模一樣,這種另類的風情,更是超越一般的麗人。

  楚風懷疑,這兩人若是跟他同一個宇宙,理應非常有名氣才對,多半也排在宇宙前十的佳人行列。

  “等我以后去探查一番,如果在我的宇宙中沒有這樣兩個人,那就能證明一些事情了”

  楚風心中琢磨。

  在這姐妹二人的手中有一張符紙,通體為銀色,锃亮發出光芒,由她們共同持掌。

  在那張符紙上有一個字符,蝌蚪文的形態,跟在石頭磨盤上綻放刺目光芒的數十個金色字符中的一個很像!

  “逆天的符紙!”

  楚風心中嘆道,但凡涉及到這數十個字符,絕對了不得,早先那人得到庇護,現在這姐妹二人一樣藉此而來。

  這是有無上存在為她們煉制出銀色符紙,庇護她們,并作為供品,在這里上供,讓她們去往生,帶著記憶去輪回與投胎。

  這一次,楚風悄無聲息,從空間瓶子中取出一物,套在自己的手腕上,正是他那件雪白晶瑩的金剛琢。

  他在學旁邊的泥胎,那位手上有一條骨串,他則戴上自己非常重視的兵器,同樣環繞在手腕上。

  這對姐妹扶著石頭欄桿,來到臺階最上方,看到盤坐著兩道身影后,都有些發傻。

  尤其是看到楚風,疑似血肉之身,就更加震撼了。

  哪怕她們很迷茫,暫時沒有太多的記憶,此刻也出于靈魂深處的一種本能,感覺不可思議。

  最終,她們還是跪伏下去,在這里叩拜,很虔誠,與此同時她們手中的銀色符紙化成一炷香,自燃起來,成為一縷又一縷銀白霞霧,裊裊娜娜。

  一大部分銀色霧絲沒入泥胎手腕上的骨串兒中,還有絲絲縷縷飄來,環繞在楚風的手腕上,不過稍后,這環繞的銀絲最終沒入金剛琢內。

  楚風露出異色,但是沒有任何表示,這兩姐妹在此,他不好有什么動作。

  那柱銀香燒完后,泥胎手腕上的骨串發光,果然再次開啟輪回洞,石壁上瑞霞綻放,神霧澎湃,一片祥和。

  姐妹兩人驚呼,快速沖了進去。

  剎那間,有驚人的光浮現,像是開天辟地時代的第一縷光,帶著大道和鳴聲,覆蓋在她們的身上。

  “是……太初仙光,居然有這么大的造化,我們一旦降世,會被稱作仙嬰!”

  這姐妹二人恢復記憶,不再迷茫,在這種狀態下,連她們早有心理準備也還是震撼無比,失聲驚呼。

  顯然,這種大造化超出她們原本的預料。

  “誒,你注意了嗎,剛才高坐在上的是兩個生靈,而非一個,這是怎回事?!”

  “我沒敢多看,只是注意到,神龕畔那個存在手腕上有一條手環,是一種奇異母金煉制的,初看像廢料,可是仔細看似乎很恐怖,跟其他驚世母金不一樣。”

  “咳!”楚風一聲咳嗽,震動這里。

  他還真怕這兩姐妹回頭來探查,結果這一發聲,那對姐妹頓時花容失色,頭也不回地轉身就跑,接著被太初仙光籠罩,就此往生而去!

  輪回洞消失,恢復為石壁。

  然后,楚風一陣牙疼,又放走一樁大造化,太初仙光,以前雖然沒有聽說過,但是看樣子比之混沌紫氣只強不弱,非常逆天。

  他現在有些心動了,真想洗劫一個手持符紙的生靈,在這里燒香,取而代之,就此去轉世,去輪回往生。

  但是,他有種心結,人活在當世,更想做的是原本的自己。

  “這一世,我又不弱于人,何必羨慕,正常情況下來說,那樣的高度,我早晚也能達到!”

  隨后,楚風摘下金剛琢自己觀看,他發現是有些不同了,這手環越發的通透,雪白晶瑩。

  “不知道現在威力如何,真要打出去,能有什么效果。”楚風自語。

  隨后,他驚疑,因為,這金剛琢散發迷蒙光輝,圓環內,像是要形成空間,有一股令他都心驚的能量彌漫。

  “這……都說是究極廢料,不能演變出特殊的神能,只能投擲出去撞擊等,現在看來,它要蛻變了。”

  楚風欣喜,這件兵器終于不再沉寂。

  他沒有離開,通過那對姐妹的對話,他知道了一些事,這可能是一個非常時期,所以她們才能來上香,尋到捷徑,獲取無上造化,帶著記憶去轉生。

  楚風決定留下來,看個仔細。

  果然,一天后,又有人來了,這次是一個男子,擁有一條龍尾,生具朱雀翅,保持人形,不知道其真正種族。

  他也手持一張符紙,呈紫色,銘刻一個復雜的符文,他藉此凌空橫渡而來,符紙在這里自燃,化成一炷香。

  楚風喜悅,紫氣飄來,纏繞向他的手腕那里,融入金剛琢中,讓它越發的通透,蘊含著道韻。

  這個男子很張揚,進入輪回洞后,他恢復記憶,頓時無比自負,道:“吟誦我真名者,輪回中得見永生!”

  楚風斜睨,看著洞中那個高大的背影,心想,你自己都要輪回轉世去了,還這么裝?

  啪!

  他撿起一塊石頭,直接砸了過去,正中那人的后腦上。

  “哎呦!”

  結果,那個龍尾、朱雀翅的高大人形男子,頭也不回,內心惶懼,狂奔而去,他也在這里得到不可想象的大造化。

  就這樣,楚風在這里坐鎮半個月,迎來最后一個手持符紙的人,在此之前共有八批人馬,共九個生靈了。

  現在他迎來了第九批,第十個人。

  這是一個道士,但卻鬼鬼祟祟,一臉奸猾的樣子,還沒有叩拜呢,就不時瞄向楚風,眼中露出詫異之色。

  “怪了,有些不對,怎么多了一位,這是哪來的?”顯然這年輕的道士很了不起,神智較為清醒,沒有迷失,他在偷摸打量楚風。

  這時,楚風決定對他下手,搶他造化,不然的話這道士非發現他異常不可。

  砰!

  關鍵時刻,在那道士狐疑時,楚風將金剛琢砸了下去。

  自從享受幾炷香供品后,金剛琢越發不凡,現在飛落時,打的這個奸猾的道士哎呦一聲大叫,仰天就栽倒了下去。

  而此時,他手中的黑色符紙已經自燃,且石壁上的輪回洞也被提前開啟了。

  楚風一躍而下,用石盒硬是將那柱香給壓的熄滅,并且讓它顯化為黑色符紙本來的樣子。

  不過,黑色符紙缺了一角,顯然剛才那么一會兒工夫就焚燒掉了一角。

  楚風想走了,在這里呆了太長的時間,然而,他自己無法橫渡深淵,所以搶了這個奸猾道士的符紙。

  誰叫這道士窺視他,楚風原本就想洗劫呢,這家伙簡直是撞槍口,他直接就這么下手了。

  “牛鼻子,我也不虧待你,送你去輪回。”

  楚風將那半昏厥狀態下的道士拎起,直接扔進輪回洞中,就是不知道還是否跟其他九人一樣,會獲得無上大機緣。

  然后,楚風果斷跑路,他不想在這里呆下去了。

  因為,跟那泥胎在一塊,他總覺得心驚肉跳,擔心要出大事。

  “哎呦臥槽,誰偷襲了道爺,特么的,我還沒有上香呢,儀式還未完成,怎么被扔進洞中來了?”

  楚風手持黑色符紙,凌空虛渡時,這是他在深淵上空聽到的最后聲音,然后他就沒影了,果斷跑路。

  這符紙太逆天,能在這里自由穿行,而且,萬一有朝一日楚風想不開,還能來這里選擇轉生之路,去投胎,可在輪回洞中獲取無上機緣,具備天嬰、仙嬰資質。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