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楚風的孩子

第六百一十一章 楚風的孩子

  昆侖山脈外,空間裂縫很大,黑乎乎,同時向外噴薄藍色火苗,讓在這片區域的生靈莫不膽寒,靈魂悸動,忍不住顫栗。

  哧的一聲,秦珞音沖了出來,她穿著束腰長裙,隨風飄舞,獵獵展動,將她修長與完美的身材勾勒的曲線起伏,美麗絕倫。

  “天啊,那是秦仙子,她脫困出來了,一個多月過去還活著,這是奇跡!”

  “星空中最富盛名的女神再現,她完好無損,看樣子將楚魔頭葬送在昆侖煉獄中,她驚艷歸來!”

  這片區域有很多人,顯然昆侖地帶很熱鬧,疑似有盛會在舉行,在這種萬眾矚目的時刻,秦珞音再現世間。

  她身段高挑,婀娜挺秀,肌膚白皙而細膩,發出晶瑩光澤,她擁有黃金比例,比所謂的九頭身都要強很多,絕世無雙。

  在這種時刻,她突然再現,一頭光可鑒人的紫發自然披散,蕩漾光波,瑩白面孔上一雙瞳子熠熠生輝,瓊鼻挺翹,紅唇潤澤性感。

  她沖出來后,腳踏虛空,如同凌波仙子,現在她穿著一身雪白衣裙,格外的出塵,如同廣寒仙子臨塵,豐姿絕世。

  如今,她沒有戴面具,所有人都可看清她吹彈可破的絕世容顏,整個人空靈無比,帶著一股天地靈秀之氣。

  “轟!”

  這里沸騰。

  接著消息傳到星空中,更是引發一場大地震,星海中各族的年輕進化者,無數人在吃驚,而后驚叫,歡呼出聲。

  可以想象,秦珞音的人氣有多高,她無愧于其稱號,是行走于世間的幾個最動人的女神之一。

  “快,調集天眼,捕捉對秦珞音仙子的近景,了解詳情,請她講述煉獄之行的經過!”

  一剎那,星空中的平臺、星際媒體等都忙碌起來,都想獲得第一手的資料,希望接近這位絕代麗人。

  秦珞音十分適應這種眾星捧月的感覺,哪怕心情糟糕透頂,正在對楚風咬牙切齒,可自脫困后,她當即云淡風輕,帶著空明的氣韻,超然塵世上,掩飾的很好。

  此時,她從容而鎮定,依舊是昔日的神女,整具軀體都在散發圣潔光輝,冰肌玉骨,讓人望之自慚形穢。

  外界喧囂,星空中各族熱議。

  此際,無數人的目光投向秦珞音,可謂舉世矚目,都對她擁有好感,盡是贊美之詞。

  而與此同時,煉獄空間內,楚風則在詛咒,他的處境越發艱難,這片地帶火光滔天,已經不局限于藍色火苗,金色、銀色、紫色、赤色都出來了,真正的輪回火浮現,開始凈化空間。

  “那個愛做白日夢的丫頭出去后,該不會又被人稱之為圣潔仙子吧?”楚風咕噥,他在猜測外面的情況。

  他估摸著,這里的事情不敗露的話,秦珞音很有可能依舊是宇宙各族年輕一代心中的女神,依舊風華絕代,可以傲然行走于世間。

  事實上,此時外界比他想象的還熱鬧,星空中震動,都在傳秦仙子屠魔成功,談她神圣無暇,美貌無雙,是最驚艷星空的女神。

  “有可能成為我孩子他媽,你們盡管膜拜去吧。”

  楚風心情不爽,在那里自語,發泄心頭的怨念,最終秦珞音成功逃出生天,而他卻被困在此地。

  外界,的確在上演女神風暴,洞悉消息的人越來越多,星海中都在熱議,無數人在談論這件事。

  楚魔頭死了,圣潔的秦仙子傲然歸來,這成為最大的新聞,震動星空。

  大夢凈土的女圣人降臨,起初還很滿意,露出微笑,在虛空大裂縫外看著道統中的最杰出傳人。

  然而,她很快面色就變了,表情僵滯。

  “珞音,你……快跟我走!”

  “師叔祖,你怎么能進入地球主空間?”秦珞音震撼。

  “映照諸天級古祖相助,讓我的一道強大的精神種子降臨,并非我真身,即便如此,我們大夢凈土也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你……”

  這時,大夢凈土的女圣人盯著秦珞音,說不下去話了,眼眸深處有震驚,還有怒火,簡直要炸裂開來。

  “師叔祖怎么了?”秦珞音問道,哪怕她心情很壞,但此時面對圣人也十分溫和,甜甜的笑著。

  “你衣領下,胸部有淤青,那是……什么痕跡?!”這時,大夢凈土的圣人用精神傳音,凌厲無比,同時很心痛。

  秦珞音身體發僵,她知道,被圣人師叔祖發現了。

  “那小子還活著?”大夢凈土的圣人暗中用精神傳音,直接逼問。

  “他沒有逃脫上來。”秦珞音答道。

  “那就好,他死定了,現在輪回火爆發,誰進去都要死!”大夢凈土的圣人點了點頭,但是心中怒意卻不減,恨極楚風,真想親手將他大卸八塊。

  接著,她拉起秦珞音就走,用光芒覆蓋兩人,不允許其他人窺視,道:“你快跟我走,去求取一顆最珍貴的神圣異果,洗禮你的肉身,全面恢復過來!”

  地域空間內,楚風在經歷大劫,斑斕彩光跳動,輪回火焰蔓延,這種可怕的火光比剛才強烈很多倍。

  而且隨著時間推移,宛如天地都要毀掉,都要被焚燒個徹底,越來越可怕了。

  他知道,如果沒有石盒在手,若非石盒上有山川圖的那個側面發出晶瑩光澤,庇護了他,他便要被燒成塵埃。

  這些火光足足持續了三日,越到后期越可怕,楚風估摸著,最后一天時就是圣人來了都得化成灰!

  他深刻意識到,石盒太不凡了,其中一個側面的山川圖加上數十個金色符號,簡直逆天,可抵住輪回火,他竟安然無恙的活了下來。

  三天的時間,足夠他療傷了。

  臨離去前的最后時刻,秦珞音給了他一掌,原本傷勢不輕,可是現在他已經運轉盜引呼吸法,讓傷體變好。

  遍地蒼涼,三天過去,整片空間都被凈化,成為寧靜而又枯寂之地。

  楚風像是經歷一場滅世的劫難,唯有他一人活了下來,熬過輪回火的凈化,與天地同在。

  他感覺整片空間中像是有無數靈體,被超度了,進入光明死城,從人踏上輪回之路。

  天地寂靜,這是一種特殊的感覺,他仿佛跨越萬古,一個人孤獨的留在世間,看著世界崩潰,宇宙星空沉浮,直到又一次輪回。

  楚風用力搖了搖頭,擺脫那種情緒,他在劫灰中尋覓,仔細的找出路,因為他想活著離開這里。

  此際,外界無比熱鬧,地球上,絕世年輕強者爭霸,地球成為一處舉世矚目的決戰熱土。

  因為,元磁圣體來了,神璃金身也出現,接著天命仙體亦震撼出世,還有其他絕世天才,全都駕臨地球,要跟映無敵、元世成、道子等人爭霸,改寫宇宙年輕一代最強者的排位!

  這引發巨大的轟動!

  因為,上一次映無敵、徐成仙、元世成、道子等人來到地球,觀看楚風與秦珞音的大戰后一直未走。

  結果,他們身在這里,引來那些絕代體質!

  這是驚人的,因為,元磁圣體、天命仙體等,任何一種出世都能壓蓋一個時代,現在居然紛紛出現。

  有人說,他們來自混沌中的殘破宇宙,不屬于這個世間,不然的話絕不可一下子聯袂出現。

  這就更加讓人吃驚,同時也在期待,絕世年輕強者爭霸,孰弱孰強?!

  “秦仙子回來了,據說大病一場后,迅速脫胎換骨,更加強大了,她是否要再次綻放異彩?!”

  “唔,可惜啊,楚魔頭也很厲害,可是卻死在煉獄中。”

  “秦仙子活著回歸,楚風葬在昆侖煉獄中,足以說明一切,他很強,但終究是殞落了。”

  時隔一個多月,人們再次提到楚風頗有感慨。

  昆侖煉獄空間內,楚風在尋覓,滿身灰燼,他自語,道:“我好像發現了一條古路,這難道是先民留下的逃生之路?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

  轉眼又是數日過去,他在一條空間裂縫中行走,看到先民的骸骨,看到莫名怪獸的龐大遺體,殺氣澎湃。

  與此同時,星空中。

  一抹哪怕是圣人也無法感知到的莫名光點浮現,他在疑惑,在懷疑,道:“我這是到了哪里,還是我原來的宇宙嗎?”

  這正是輪回洞中的那個年輕道士,多日前,他一咬牙,從輪回洞中闖出,進行生命的蛻變,去輪回。

  然后,他感覺進入一個母體,這里暖洋洋,而他只是一個光點,被一團他從輪回洞中尋到特殊霧氣包裹,庇護在當中。

  “唔,道爺我連嬰兒都不是呢,但是因為帶著前世的記憶,意志先行出現,如今在道爺這一世母親的體內?!”

  他有點不確信,因為曾經的神通法力等都消失了,再也施展不出來,他感覺在混沌中,等待著新生,等待成長與降世。

  “胎中最可怕,一旦嬰體成型,道爺我的意識可能會蒙昧,這也就是胎中之迷,降生后都一段渾噩期,到時候如同普通嬰兒般,記不起一切,暫時失去自我,這很麻煩,或許要持續三年!不行,我得破局。”

  然后,他驚悚了,因為,他發現母體中有莫名的能量涌來,要煉化這個區域,要凈化這里的一切。

  “這是怎么回事?簡直像是輪回空間的凈化,殺滅萬物,天啊,道爺才投胎,難道就要遭遇意外,母體被人攻擊?!”

  年輕的道士發毛,頓時氣急敗壞,感覺太倒霉了。

  不久后,他發現,包裹著他的特殊霧靄起到作用,阻止了他被凈化、被擊殺的命運。

  “咦,道爺我在輪回洞中找到的機緣難道很逆天,不弱于混沌紫氣、太初仙光?嘿嘿……”道士怪笑。

  然后,很快他通過霧靄知道發生了什么,頓時發傻,而后想要跳腳詛咒。

  “這……坑爹啊,坑道爺啊,我遇上了一個怎樣的娘?是她在煉化我,要將我滅掉?!特么的,道爺我怎么這么倒霉!”

  接著,他一聲怪叫,因為又一波能量涌進來,要滅殺他與這里的一切。

  “我靠,在輪回洞遇上缺德帶冒煙的人,搶了道爺的機緣,奪了道爺的造化,也就罷了。現在又遇上一個不靠譜的娘,太兇了,這是要親手滅我啊,你為啥不生我?!道爺我想哭,人世間最悲慘的事莫過于此,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特么的不輪回了!”

  年輕的道士詛咒連連,氣的想跳腳,可惜,他現在沒有腳。

  “無量天尊你大爺的,道爺我不能死,要抗爭到底,哪怕你是我這一世的娘,咱們也得好好說道說道,道爺我誓死對抗到底,非要出生不可!”

  然后,這個道士一邊想哭,一邊詛咒,還一邊利用包裹自己的霧靄對抗,不肯服輸,不向命運低頭。

  “道爺我是頑強的,在出世前,就先跟我這不靠譜的年輕小娘一戰!”

  “哎呦,又來了,娘的,我跟你拼了!”

  “特么的,你是我娘,我也不服,道爺我跟你決戰到底,拼!”

  ……

  外面,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原本還很冷靜,可是現在她愕然,而后皺眉,這是怎么回事?她煉化不了腹中的生機?!

  她絕美無暇的面孔散發神圣光輝,而后再次開始煉化,她自然不會這么罷手。

  “無量天尊你大爺的,道爺我的命可真苦,出世前就得跟自己年輕的娘開戰,我@#¥#%……”

  “特么的,道爺我怒了,你還是我娘嗎?我跟你拼了!”

  各位兄弟姐妹求下月票啦,月初大家有票的話請支援下圣墟吧。

  感謝。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