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楚風與兒子

第六百一十三章 楚風與兒子

  石室內,猙獰的獸頭長滿如同鋼針般堅硬的綠毛,面帶驚恐之色。而墻角邊,那位場域巨頭也是如此,至死時都是一臉恐懼,驚嚇過度。

  楚風圍繞著他們看了又看,無比仔細,他露出思忖之色,這兩人都是大能,不可能真是被嚇死的,看來前路有大恐怖,異常詭異!

  最終,他來到褐色的石壁前,盯著巨石,到底要不要搬開?他真的很想回去,在這邊呆了太久,令他不安。

  昆侖一戰后,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他身邊的親人、朋友的感受可想而知,他想回歸告訴他們,自己還活著!

  同時,他頗為擔心他們的安危,怕被域外的人尋到……那種場面,讓他不寒而栗。

  最終,楚風動手搬開巨石,頓時,一個漆黑的大洞出現,無聲無息,特別的安靜,

  場域巨頭匆匆堵住這條路,最后他還是死了。

  太安靜了,這是當年發生慘案的現場嗎,里面黑乎乎,什么聲音都沒有,并無危險的征兆。

  不過,楚風還是神色凝重,手持金剛琢向里走去,嚴陣以待。

  他敢踏進來,除卻歸心似箭外,主要是因為他身上有石盒,他發現在這片輪回之地,石盒的一個側面上浮現山川圖后,可以鎮魂,能有效壓制一些詭異的東西,比如,他可以出入那巨大的磨盤,走到輪回路的盡頭,甚至又偷渡回來。

  不然的話,楚風不敢這么隨意行事,他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一旦他死了,父親、親朋怎么辦?

  黑洞中,死氣沉沉,這真是當年詭異與恐怖事件的事發地嗎?

  楚風走了進來,融入黑暗中,就在這一刻,他身體突然略微發僵,一股陰風從背后吹來,接著他的脖子發涼,像是有人對著他脖子吹氣。

  瞬間,他渾身都是雞皮疙瘩,跟過電似的,從頭到腳都發麻,但是他反應神速,猛然轉身,持金剛琢就砸。

  呼!

  他帶起猛烈的罡風展動身體,可是在他的身后什么也沒有,靜悄悄,像是什么都沒有發生過,陰風不見了。

  楚風頭皮發炸,這都過去多少年了,當時看石壁上的刻字,楚風推斷最起碼也有幾萬年光陰了,可是石洞中的詭異還在?

  他以為歲月可以磨滅一切,現在看來,有些事物可以長存,時光都無法斬掉。

  “來吧!”

  楚風斷喝,他將金剛琢收起,換成石盒,而另一只手則持黑色符紙,再次向前邁步。

  洞中沒有聲音,而且比剛才的路更加黑暗,死氣沉沉,讓人心頭不由自主升騰負面情緒,這里不適合活人出現。

  一路上,楚風身體繃緊,隨時準備揮動黑色符紙與石盒,用以鎮邪。

  向前走了數百米,黑洞中越發陰冷,這條隧道很長,突然間,楚風的脖子那里再次被吹了一口氣,一剎那,讓他寒毛倒豎。

  “你大爺!”他忍不住叫了出來,太瘆人了,這要是對他出手,可能頭顱就掉落在地上了吧?

  貼著他的脖子吹氣,過于有些嚇人,寂靜數萬年的地下詭異密道中,絕對的黑暗,怎會不讓人發毛。

  楚風沒有止步,他覺得,如果那東西能割他頭顱,就不會等到現在了,也許他身上的石盒起了大作用。

  他快速向前走,想要一口氣闖過這條路,沖進地球。

  忽然間,他頭皮發麻,因為感覺像是有一只冰涼的手,摸到了頭皮上,透過發絲,讓他感受到那種陰寒。

  “我@#¥……”楚風怪叫,這種經歷太糟糕了。

  然后,他這樣才一張口,就有感覺,有人吹陰氣,對著他的嘴而來。

  楚風感覺到后,他做了一個反應,反向吹氣,而且很猛。

  “我,噗!”

  對面,陰風消失,只留給他遍體寒意,讓他全身都有些發僵,楚風頭大如斗,沒有想到踏上這條路后,真遇上詭異之事。

  “你當我是嚇大的?我四歲的時候就打遍同代無敵手,幼兒園的所有毛孩子都管我叫哥。為此,老輩人物親自出馬,找到我媽那里才把我鎮壓,你誰啊?有種出來,風哥我今天跟你說道說道,別沒事就吹陰風,有種站出來!”

  楚風磨嘰個沒完,為自己壯膽。他不怕看得見的對手,但對這種未知的詭異太忌憚,現在可是在煉獄中,挨著輪回之地,天知道這始終長存的詭異到底是什么。

  黑暗中,沒有人回應他,這里死一般的寧靜,道路還很長。

  楚風一咬牙,再次上路,抓著石盒的手很有力,直接都略微發青了,顯然他全身都繃緊。

  呼!

  突然,一道動靜很大的陰風吹過,擾亂了楚風的發絲,他眼睛余光看到側面有東西,他迅速回頭,恍惚間看到一截陰氣很重的發絲,沒有身體,而后又直接消失。

  “我管你是什么!”

  楚風放開雙腳,開始狂奔,向前跑去,同時他不斷用黑色符紙亂劃,然后,他感覺跑進了一處更加陰森的地方,簡直像是來到閻羅殿中。

  他稍微駐足,用火眼金睛打量,這是一處礦坑,當然他只是借路而過,其中一側漆黑如同地獄深淵,看不清楚。

  這讓楚風驚悚,那是所謂的礦坑主區域,連火眼金睛都看不透。

  此際,他感覺肌膚欲裂,這像是一個大葬地,坑中埋葬著無數的生靈,那種濃郁的陰氣鋪天蓋地而來,讓他都忍不住心頭悸動,精神發顫。

  “不管了!”

  楚風沒有再看這邊,而是借助礦坑的一段路,向前跑去,他知道出口不遠了,就在前方。

  “哎呦!”

  楚風一聲怪叫,他直接翻騰了出去,因為就在剛才,電光石火間,有東西突兀出現,絆了他一下。

  不過,他一個倒翻,就穩住身形,在前方停下來。

  這時,他遙望前方,黑洞同道的盡頭像是有光亮,這意味著,快到盡頭了,出口就在那里。

  “嘶!”

  突然,他聽到背后有人吸氣,接著,他脖頸那里,有冰冷的手覆蓋。

  “我@#¥!”楚風當時就急眼了,快速躲避,且用石盒還有黑色符紙去阻擊。

  然而,這一次他的感覺很糟糕,有什么東西貼上他的后背,擺脫不了,像是一股陰冷的氣息,又像是一個輕若無物的人。

  楚風越發覺得身體沉重,有些發僵,而脖子那里不斷有人吹氣,還不時有冰涼的手在動。

  “你大爺!”

  他急了,連石盒與黑色符紙都鎮不住這東西嗎,這得是多么大的詭異?要逆天了!

  到了后面,他也始終無法擺脫,最后楚風穩住,不再掙動,反正已經如此了,對方一時半刻也沒下死手,他不急于一時解決大患。

  楚風取出一面寶鏡,是從某位神子那里奪來的,然后他照鏡子,看身后又什么,這可不是一般的秘寶,能映照出精神體等。

  然后,楚風寒毛炸立,渾身是涼氣,從頭到腳都發木了,感覺驚悚。

  鏡子中,他的背上有一團黑影,像是伏著一個人,披頭散發,黏在他的身上,一動不動。

  呼!

  突然,那團黑影,發絲飄起,吹出一股陰冷的氣息,楚風聲手中的寶鏡剎那龜裂,毀掉了,而且碎鏡上面在淌血,很瘆人。

  楚風毛骨悚然,這特么的,太恐怖了,也太糟糕了,他背負著一個東西,或許有石盒在手,那詭異加害不了他,但是他如果背著這東西逃出去,天知道什么時候會發生不測,畢竟石盒不可能總是在手,萬一墜落,或者不小心放下呢。

  “不行,得解決大患!”

  楚風一咬牙,開始向回跑,他可不背著那詭異的東西進入地球,萬一傷不到他,而是對他身邊的人下手,那將追悔莫及。

  楚風一路狂奔,最終回到石室,可是,他依舊覺得身上有東西,哪怕很輕,而且他感覺脖子像是被摟住了。

  “你二爺的,除非你是天仙,不然我跟你沒完!”

  楚風膈應的要命,同時覺得越發的瘆人,他在石室那個場域巨頭的尸體前略微停留,最后看了一眼他的刻字。

  然后,楚風離開,當沖出空間裂縫后,他一路朝著死城而去,徑直趕向那處光明之地,他決不能背著莫名存在出去,他要進死城,在磨盤內碾壓一遭,管你是魔主,還是仙人,先碾碎了再說!

  嗖的一聲,楚風躍上死城,一路急趕,終于再次到來。

  而此時城中有些地帶,還有輪回火呢,當楚風接近時,他明顯感覺到身子一輕,那詭異消失了。

  “忌憚輪回火?”

  不過,楚風不敢大意,依舊狂奔,這一次很主動,相當干脆,自投羅網,沖上磨盤,而后跳進尸體堆中,自己磨自己!

  雖然感覺那東西離開了,但他還是不放心,先磨一圈再說!

  “那東西太厲害了,都敢跟進死城中,到底是什么?!”楚風發毛。

  這時,他低頭看著自己,發現身上居然有很多印記,比如小孩子的掌印,女人的抓痕,還有其他等。

  “這是什么時候留下的?”他發傻。

  他的身上密密麻麻,都是黑色的印記,不過他用手一擦,又都被擦干凈了。

  “我去!”楚風驚叫,他到底挨了多少次攻擊,他自己都無覺,并不知道,顯然,是石盒起到作用,震懾群邪。

  不過,最終惹出一個大個的,直接趴在他身上,不過卻沒法對他下死手。

  楚風抱緊石盒,不久后,噗通一聲,他墜落下進血泥池子中,被碾壓了一大圈,其他尸體都成肉泥血漿了。

  這一次,他沒有心情去輪回路探究了,而是直接逆著原路回去。

  “你大爺的,沒帶你過來碾壓,也沒有送你去輪回,我已經仁至義盡,不許再跟我找事!”

  楚風從磨盤出來后,他在城中轉悠,去收集輪回火焰,結果發現,什么秘寶都沒有辦法收它,會被燒成塵埃。

  六色火太可怕!

  最終,楚風將三枚種子取出,用石盒去收,成功了,一團斑斕光焰跳動,始終不熄滅。

  “我要靜心,不急于過去!”

  接下來,楚風來到城外,在這里呆了兩日,調整自身狀態,那詭異沒有招來,讓他心中有些底了。

  接著,他又在這里修行,足足五日都沒有離開,讓自身達到最強狀態,瘋狂吸收這里的拳印、劍意等。

  “該上路了,如果那條路能走通,我隨時還能回來,可以來此修行,這里是一處難得的修煉圣地!”

  接下來,楚風再走那條路。

  這一次,漆黑的石室內,越發的陰森了,而接下來的路途上不時有東西對他吹氣,依舊瘆人。

  但是,他手持石盒,當中六色輪回火跳動,并沒有什么東西跑到他身上。

  最終,楚風看到了光明,臨近出口,終于長出一口氣,他成功了,走出這條詭異之路,即將進入地球,回歸了。

  “唉,終于可以壓壓驚了。”楚風長出一口氣。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的耳畔,有冰冷的唇出現,發出一聲幽幽嘆息。

  “我特么的烏鴉嘴嗎?!”楚風險些跳起來,要知道,一群大能都死在這里,這東西絕對恐怖到極致。

  與此同時,星空中,也有人在擔驚受怕。

  一個年輕的道士在跟宇宙中最負盛名的女神大作戰。

  這是母子之戰。

  “道爺我真是太悲催了,連想活到出生那一天都要這么拼命,嘔心瀝血啊,竭盡所能地抗爭,最關鍵的是,我在跟這一世的娘對決,無量天尊你大爺的!”

  年輕道士無語望天,說多了都是淚,他真想殺出娘胎,去找人好好理論一番,不帶這么欺負人的!

  他自從踏上輪回路,就開始倒霉,簡直是老爺不親舅舅不愛,現在連這素未謀面的親娘都要滅他!

  “道爺我真是……不想活了!”年輕的道士相當的憤懣,他很想問一問這個娘,到底多大的仇啊,非要滅他?

  他懷疑,是否他這個年輕的娘身體出了問題,不適宜生養,不然的話為什么總是想將他活活煉死。

  可是,他祭出從輪回洞中帶出來的那團特殊的霧氣,明顯能感覺到,這個“娘親”很年輕,通體都彌漫異常神圣的光芒,那是體質超凡的體現,其人體潛能浩瀚,有驚人的本源在沉眠,分明有成為一代絕世霸主的可能。

  這體質絕對差不了,為什么還要這樣?

  連續很多天都這樣,年輕的道士簡直要崩潰了,他這個娘鍥而不舍,意志太堅定,打定主意要除掉他。

  這一刻,他徹底淚奔。

  “特么的,誰快來救駕啊?父親,這一世的老爹,我想你了,你在哪里?我現在非常想念你,趕緊來救命啊!”

  道士受不了,在腹中哀嚎,想要求救。

  然而,他如果知道,誰是他父親,誰搶了他的黑色符紙,肯定不會這么喊老爹,估計要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七竅生煙。

  煉獄空間,那條詭異之路。

  黑暗中,楚風打了冷顫,道:“誰念叨我呢?有人想我嗎?”

  這時,他終于走出了那塊可怕的區域,那聲幽幽嘆息過后,并未再有什么東西出現。

  他接近出口,來到發光地,即將進入地球。

  “我終于活著回來了,各位,咱們又要相見了!”

  父子兩人都嚇的不輕,求張月票為他們壓壓驚。

  長章,呼喚兄弟姐妹投月票支援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