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冥土

第六百一十五章 冥土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夕陽下,大漠壯闊,原本有塞外蒼遠與荒涼之感。

  可是,一瞬間,遍地都是藍色的彼岸花,是這樣的突然,沙漠中藍色的花瓣晶瑩剔透,讓人心醉,很不真實。

  薄煙騰起,霧靄彌漫,一切都是藍色的,宛若一片神秘國度開啟,一片古老的世界呈現出來,跟大漠對接在一起。

  楚風站在這里,有些發呆,當初所見景象再現,他心頭震撼。

  此刻,天邊的紅日都化作藍色,非常妖異,掛在地平線上,透發出幽幽藍光,普照藍瑩瑩的光輝。

  哪怕經歷過這一次,可再次看到干旱的沙漠中突兀的生長出無窮的藍色彼岸花,楚風還是深感震驚。

  這是如何形成的?

  今非昔比,他現在擁有火眼金睛,仔細凝視,在藍色花粉揚起時,在霧氣騰騰之際,他看到了一片古老的土地,要跟這現實的沙漠對接。

  并非錯覺,彼岸花開,居然在開啟一片舊土,有一片歷經光陰洗禮的神秘國度,在遠處浮現出來。

  楚風倒吸冷氣,他當初看不到這些,是錯過了什么,還是避過了大禍?他不得而知。

  他不想節外生枝,換作平日,他會有強烈的探索欲望,可經歷過煉獄空間一個多月的苦熬后他只想盡快回歸,跟父母、親朋相見。

  因為,他怕現在去探索,或許會深陷那片古老的土地上。

  “咦?”

  楚風露出驚容,花粉散開,藍色霧靄升騰,在虛空中構建出一些景物,輪廓清晰,這是一座浮橋,連接那片古老的國度與他這里。

  怎么回事?這是在引他上路嗎?

  楚風沒動,安靜的站在這里,盯著藍色霧靄還有前方的古代遺落下來的一塊舊土。

  他聞到了淡淡的馨香,是彼岸花香嗎?

  “并非所有花粉都對人體有益與促進身體進化,當初就我就遇到過這鋪天蓋地的藍色花海,并未覺察到有什么影響。”

  楚風皺眉,他很謹慎,因為這藍色的彼岸花太詭異了,出現的時機讓他格外慎重對待。

  楚風曾跟黃牛提及過藍色彼岸花的事,當時黃牛曾神色凝重,告訴他,藍色彼岸花其實只有一株,其他都是它的根須所化。

  而且,傳說,藍色彼岸花涉及到了一位震古爍今的強者,當中的水很深。

  接下來,彼岸花越發璀璨,花粉化成濃重的藍色霧靄,簡直如同水波般,濃度非常大,簡直化不開。

  此時,這花粉藍霧構建的橋梁越發的真實,甚至上面有花鳥魚蟲等各種斑紋,還有神禽、仙獸浮雕等。

  此外,虛空中,一道又一道人影浮現,也是藍色霧靄化成,擁簇一輛由八頭藍麒麟拉著的戰車,沿著橋梁向這里而來,像是要接引楚風登車。

  楚風倒吸了一口涼氣,還真是妖邪,這是真實的嗎?他都有點懷疑進入夢境中。

  彼岸花開,漫天花粉,藍色霧靄居然可以演化出這些,這是邀他踏足那片古老的國度嗎?!

  “嗯?!”

  楚風露出驚容,他的精神要離體而出,要漂浮到半空中的那座橋梁上,同時間,那輛神獸戰車停下,像是在等待他上車。

  自身精魂即將離體?他悚然,絕不能去!

  楚風運轉盜引呼吸法,守護精神,一瞬間跟肉身凝結為一體,分布在每一寸血肉中,交融在一起,不可分離。

  同時,他取出石盒,手持黑色符紙,在這里嚴陣以待。

  剛才有些可怕,他幾乎要失魂,險些被接引到半空中的橋梁上,若是在這里精神體出竅,天知道會發生什么。

  “民間傳說中,九幽冥土有些鬼差負責勾魂,接引將死之人的魂魄,難道我遇上這種事了?”楚風凜然。

  “也不對,我生命體征蓬勃,即便有那些生物,有那種詭異之地,憑什么來拘我的魂?!”楚風目光湛湛。

  隨后,他想到了民間的另一種傳說,冥土中的大能偶爾會請陽間出名的人物赴宴,便是請他們的精神前往,靈體赴會。

  楚風面露古怪之色,難道他遇上了這種事?彼岸花所在的神秘舊土中,有巨擘將要宴客,邀請他前去不成?

  他驚疑不定,這種事匪夷所思,須知,天地異變前,他哪里信這些,統統視為紙面上的牛鬼蛇神。

  而現在,他居然在經歷這種事,還真有這種詭異之地,九幽冥土存在于世間中?

  他去過輪回之地,見證了光明死城,現在出現這種地府般的古怪世界,令他情緒起伏,很是吃驚。

  輪回之地、冥土等,在楚風看來應該是一個地方,可是現在看,這些有關聯,但也有詭異不同之處。

  他沒有想到從輪回之地剛出來,就遇上這種事。

  楚風思忖,自己似乎真的跟輪回、冥土“有緣”,思及當初,自己就是在這里遇上成片的彼岸花,然后去昆侖時在山腳下撿到石盒。

  現在證明,石盒其中的一個側面跟輪回之地有關,那山川圖就不必說了,太神秘,居然在石盒的那個側面上有數十個金色符號,跟輪回之地磨盤內部的字符一模一樣!

  如今,他從輪回之地出來,又來到彼岸花開之地。

  這像是一個輪回,一個循環。

  當年從這里去,如今從那里歸。

  這時,半空中藍色霧靄越發的濃郁了,構建成的橋梁從這里而起,一直通向那片神秘舊土中,半空中八頭藍麒麟嘶鳴,搖頭擺尾。

  更有些人載歌載舞,通體發出藍光。

  楚風穩固精神,不讓靈魂出竅,他并不想無緣無故被人這般接引走,誰知道會發生什么事。

  然而這一刻他震驚了,橋梁上傳來一股神力,吸附著他騰空而起,這次不是精神離體而去,而是肉身騰起,落在藍霧橋梁上。

  肉身進冥土?這在傳說中,乃是肉身成圣的體現,或者說自身陽氣濃重,精神與血肉不可分割,無懼地府的侵蝕,可以進去!

  “哎呦!”

  楚風怪叫,他剛從煉獄之地逃出來,遠離輪回,現在又要進疑似冥土的地方,這讓他弓起身子,渾身繃緊,準備逃遁。

  “小友,既然來了,何不來赴宴。”

  藍色霧靄翻涌,一道聲音傳來,讓他躁動的心寧靜不少,接著,他發現坐在了藍麒麟戰車上。

  他的血肉之身,居然也能坐在這上面?

  他在地獄之門那里被雷霆劈的不輕,現在身上還劇痛呢,身上有些焦黑痕跡,現在接近那片神秘舊土后,他越發覺得肌體生疼,宛若在被刀割。

  陽間的活人不能進地府,這是共識,可現在他的肉身卻在進類似的地方,讓楚風感覺大為不妥。

  “這樣經常熬煉,以后說不就能肉身成圣,依靠血肉之軀出沒冥土中,如在陽間行走。”那聲音再次傳來。

  最后,楚風從橋梁上落下,進入一片神秘國度中,這像是另一個世界,黑色的土地,陰氣騰騰冒起。

  路上,許多人來赴宴,如一群螞蟻共同托著一張蒲團,上面端坐著一個沒有血色,渾身冰冷如鬼的老道人。

  還有,一頭蛟龍吞吐陰霧,顯然是靈體,吐納藍色霧靄,來到冥土中。

  也有巴掌高的石佛,渾身流血,向冥土中走去。

  這些靈體形態不同,都很有特色,應該都死去很多年了,但依舊有精神不滅,來此地赴宴。

  楚風保留肉身,簡直是鶴立雞群,跟著大批特殊的生物走到這片神秘舊土深處,然后他看到一株巨大的彼岸花,通體為藍色,扎根在那里,如同一株參天大樹。

  在他看來,這應該就是藍色彼岸花的母體,其真身就在這里。

  在藍色彼岸花樹下,有一個人盤坐,渾身朦朧,像是一團藍光,與眾不同,正是此地的主人。

  而宴會也開始了,這些生靈推杯換盞,交談熱烈,興致都非常高。

  然而,楚風一句話也聽不懂,因為,這些疑似都是陰間的鬼物,居然跟宇宙通用語完全不一樣。

  最為讓他感覺詭異的是,雙方就是精神波動都不一致,無法破譯他們的意思。

  楚風傻眼,就這么傻坐著,身在冥土中,肉身越發的難受。

  還好,此地的主人,藍色彼岸花樹下,他開口,跟楚風交談。

  “天地異變時,自從第一眼見到小友,我就感覺熟悉,深刻懷疑,難道是那個人回來了,在世間顯化。”

  還好,此人的聲音與精神波動可以被楚風捕捉,依舊是這個宇宙的通用語。

  “你……什么意思,難道有人在輪回,你認為我便是你說的那個人?”

  “不,你不是那個人。”彼岸花樹下,那團光中的人開口嘆息,又道:“這世間怎么可能會有真正的輪回。”

  當楚風聽到這種話,頓時驚愕,如果沒有輪回,沒有冥土,眼前見到的這些是什么,他在光明死城看到的石頭磨盤又是什么,那條輪回路又該怎么解釋?

  甚至,他還曾親手在一些超級魂體上刻字,見證他們去輪回。

  “這個世間,只講進化,嚴格意義上來說,沒有輪回,有的只是生命名次的躍遷,生命形態的改變。至于你所見到的,經歷的,我或許能猜到,那終究是偉大的進化者以超越世人理解的手段造成的。比如,你向他祭拜,給他送上貢品,實現等價交換,他才庇護你去進行生命的涅槃,開始一段新的旅程。”

  楚風聽到這番話后,一陣發懵。

  他思忖很長時間,還是覺得,然并卵!因為,很多事根本沒說清,沒有說透。

  楚風揣摩片刻,想到了輪回路盡頭的那尊泥胎,在享受稀世供品,難道昔日是一個偉大的進化者?

  “你還沒有到一定層次,就當輪回來理解吧,有些事情可能這樣看起來更透徹。”彼岸花下,那道身影這般說道。

  而后,他告知楚風,這片宇宙出問題了,有域外的轉世者降臨,就此以后,各地都將不安。

  因為,有其他宇宙的人終于發現這片宇宙廢墟。

  “什么,宇宙廢墟?!”楚風驚叫。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