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二十三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六百二十三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

  瑪德,楚風活著,而且這么的活蹦亂跳,無比強大,誰說他死了?!冥貓心中詛咒,這種假消息實在是坑死人啊!

  大黑牛皮毛黑亮,一對大犄角粗糙而有力,真跟個魔王似的,他問道:“兄弟,這么多天你是怎么過的,外面都說你死在煉獄中,被秦小妞親手擊斃,這幾天簡直都快將她神化了。”

  東北虎如今很威猛,虎族修煉到一定地步,不怒自威,滿身斑斕皮毛如同金石般晶瑩,道:“現在各族的進化者直接稱呼她為女神,讓兄弟們很不爽,想對她實施斬首,為你報仇。”

  老驢最沒羞沒臊,道:“沒錯,我們準備抓住她,然后在你的衣冠冢前燒掉,給你送去,當使喚丫頭。”

  “嗯,準備剁成九塊,分別燒在五湖四海!”大黑牛補充。

  冥貓在旁聽的直流冷汗,這幾個狠茬子一個一比一個狠,秦珞音在星空中如今名氣攀升到極點,所到之處,各族年輕進化者都無比狂熱,視她為最完美的女神。結果,這幾個家伙,正準備綁架她呢,跟燒紙似的,要將她在楚風的衣冠冢前焚掉,太兇殘了。

  楚風干咳,道:“她不是我的對手,以后慢慢跟她清算。”

  “咦,不對啊兄弟,提到她時你怎么神色異樣,那目光太蕩漾,有什么隱情吧?”東北虎方頭大耳,眼睛嗖嗖放賊光,很敏銳,他湊過來碩大的頭顱,看著楚風。

  “沒有的事,總之,我跟她的戰斗沒吃虧,回頭慢慢跟她算賬,要讓大夢凈土付出慘痛代價!”楚風義正言辭。

  但是,當他想到在煉獄空間的糾纏時,那雪白晶瑩的軀體,瞬間浮現在眼前,頓時讓他心旌略微搖曳。

  “哎呦喂,這是什么表情,絕對的蕩漾啊,以我老牛數百年的情圣經驗來看,這里面風光旖旎,出大事了。”大黑牛晃動著一雙粗糙的大犄角,滿臉都是怪笑。

  楚風道:“老黑,你連你的初戀,青藏高原上那頭青色牦牛的都沒搞定,徒留遺憾,數百年過去都念念不忘,還好意思以情圣自居,胡亂揣測?”

  “這是兩碼事!”大黑牛被戳到痛處。

  東北虎的銅鈴大眼放綠光,道:“解釋就是掩飾,這里面絕對有隱情,難道是有奸情?嘿呦,兄弟你太逆天了,該不會跟秦珞音發生了什么?”

  老驢更是來了精神,道:“下次出山時,我要滿世界的嚷嚷,告訴外界,秦珞音是我楚風兄弟的通房丫頭,喊她小秦,非氣死域外那群王八蛋不可。萬星體徐成仙以及域外的各族天才不是對她仰慕嗎,現在老驢我告訴他們,所謂的女神,早已是我兄弟楚風的菜。”

  “一邊呆著去,別摻亂!”楚風黑著臉說道。

  “這絕不是摻亂,以后我得好好宣揚,我要接受星空的中的媒體采訪,好好調戲一下宇宙各族的年輕天才們,兒啊兒啊二啊……”老驢來勁兒,越想越興奮,恨不得立刻就去開新聞發布會。

  旁邊,冥貓徹底傻在那里,整個人都石化了,因為,它在旁邊聽的明白,看的清楚,真是被驚住了。

  它也感覺,秦珞音貌似跟楚風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當中“有情況”。因為,楚風無意間露出的神色,真是太異常了,其心在蕩漾。

  “喵!”夜魔一聲大叫,心情悲愴,異常不爽,十分憤怒。

  “你鬼叫什么?!”楚風一巴掌就削在它頭上,趁機轉移幾人的注意力,因為,他哪怕臉皮再厚也不想跟一群兄弟討論這種問題。

  “姓楚的,你褻瀆了我心中的無暇女神,我好恨,好氣啊!”夜魔來了這么一句話。

  楚風被氣樂了,道:“你自身難保,還為你女神抱打不平,缺心眼吧?!”接著,他又踹了冥貓一腳,真是不拿宇宙排名前百的絕世天才當盤菜。

  聽到這么現實的話語,冥貓直接灰心喪氣,垂下了頭,最后不甘心的問道:“你到底將她怎樣了?”

  “不是我將她怎么樣了,是她非要當我孩子他媽,我自然不愿意,只是沒想到她居然無恥地對我發動偷襲。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是百年身。”楚風搖頭嘆氣。

  “本貓跟你拼了!”冥貓竄起,一爪子向楚風的臉撓去,因為,聽著楚風在那里得瑟,裝十三,它心中灰暗無比。

  “邊呆著去!”楚風一巴掌將它拍翻,讓它渾身黑色皮毛炸立,鄙夷道:“你一只貓而已,難道還想來段人獸戀,太可恥了。”

  “我如今早已是人身,如今貓體才算是輔助法身,一般情況下我都不顯化,你這魔頭,到時候我要告訴全宇宙的天才,為秦女神報仇。”

  老驢湊過來,道:“你這小貓咪,好不識趣,我現在就去召開星空新聞發布會,到時候你跟我一塊去,當那悲涼的背景圖,反襯我兄弟的成就,就這么說定了,兒啊兒啊二啊!”

  楚風一把拉住老驢,道:“別亂來,最起碼現在我不能暴露,回頭還要收拾他們呢,現在泄露天機不好。”

  不久后,楚風見到他父母,在不滅山的山門內,除卻他們外,一群昆侖大妖也都在,此外還有周全、武當山的老宗師以及大林寺的老猿等人。

  這么多人相見,一下子無比熱鬧,異常激動。

  顯然,他們跟大老黑、東北虎、老驢等人一樣,只是在山門內,而不是進入真正的試煉地,那種地方只有黃牛、歐陽風可以真正踏足,敢去闖。

  因為,這對天資的要求太高了,那是培養妖圣的地方,成功也就罷了,一旦失敗就會淪為活死人。

  “小風!”楚風父母的抱住他,頓時哭出聲來,這段日子對他們來說太煎熬,整日以淚洗面,以為他回不來了。

  盡管大黑牛、東北虎等人安慰,說楚風只是失陷一片次元空間內,早晚會脫困,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希望渺茫。

  “兄弟,你終于回來了。”周全晃動著四根牛犄角,嗷嗷直叫,眼睛發紅,擦了一把淚水。

  老喇嘛、獒王、武當山老宗師吳起峰、大林寺的老猿等人,也都上前,感慨與不已,同時無比的高興。

  黃牛、歐陽風不在,進入不滅山深處,發瘋一般去試煉,去磨礪己身,因為黃牛早已發誓,要為楚風報仇,血洗那些敵人。

  這種重逢與團聚,自然少不了美酒,他們推杯換盞,一番暢談。

  楚風了解很多事,其他還好說,最讓他受不了的是,地球真子果然將主意打到他們的身上。

  地球真子的護道者尉遲空,一直在東海出沒,想要狩獵他們,欲擒下楚風的父母,索取盜引呼吸法。

  哪怕駕馭腐爛大船上,上一次交手時,黃牛、歐陽風也吃了大虧,幸好逃的及時,回歸不滅山,不然的話危矣。

  這也是兩人發瘋去修煉的原因所在!

  “尉遲空,地球真子周尚,你們活膩了吧?!”楚風當即就怒了。

  同為本土進化者,這兩人沒有去跟域外的人對抗,反倒將屠刀對準自己人,實在讓楚風難以接受。

  在此之前,尉遲空為地球真子向他索取盜引呼吸法也就罷了,現在越發變本加厲,在楚風跟人決一死戰時袖手旁觀,等他戰死后,居然來狩獵他的家人,想要獲得傳承,是可忍孰不可忍!

  楚風聲音森寒,道:“我剛才進來的時候就發現了尉遲空,坐在綠瑩瑩的竹舟上,躲在暗中,他不懷好意,這個老匹夫當殺!”

  大黑牛點頭,道:“這個老匹夫很厲害,同時也很敏銳,當時我們在昆侖山大戰過后,第一時間沖向龍虎山救人,結果這老家伙前后腳就到了,險些被他得逞,忒不是東西,跟域外的人很親熱,卻對我們下殺手,確實當誅!”

  “我去宰了他!”楚風寒聲道。

  東北虎頓時攔住他,道:“不行,兄弟別沖動,這老家伙有可能超越觀想兩個大境界,厲害的邪門,不要一時憤怒而吃大虧。”

  楚風聞言皺眉,他身上有眾生平等袈裟,可是上一次秦珞音黑化,施展夢舞,如同遠古神巫在祭祀,居然無視袈裟上的場域,讓他吃了大虧。

  現在這個尉遲空,最少高他兩個大境界,讓他不得不慎重對待。

  楚風想了又想,取出金剛琢,如今它完全不同了,有一些絲線纏繞在上,內蘊在當中。

  要知道,那些絲線可是跟黑色符紙同一級的無上符號焚燒所化,是獻給輪回盡頭的泥胎的祭品。

  但是,他又收了起來,金剛琢是很厲害,但是只能說成長性無匹,現在不見得就能奏功。

  隨后,他又看了一眼石盒,這東西很詭異,屬于被動型,在輪回路上能庇護他,但是從來沒有主動發威過。

  他心頭一動,石盒中有一團六色火焰,斑斕而晶瑩,這是六道輪回火,這東西若是出其不意的祭出,會有大用。

  不過,最終楚風選中了一把刀,刀鞘都快腐爛了,這是在輪回路上奪來的,在一片沙漠中有干枯如同死尸般的生靈,負責巡視,守護輪回路。

  當時,楚風可謂膽大包天,硬生生從那些腦子不靈光、幾乎陷入死寂的士兵手中奪來神秘古刀。

  “我去試一試,不給尉遲空、地球真子一刀,我心中郁氣難消!”楚風道。

  這一次,他真是驚怒無比,被氣到了,感覺尉遲空與地球真子很無恥,欺人太甚,在他死后,居然還不放手,要對他的家人下死手,怎么能忍?!

  “兄弟,那老家伙太厲害,別沖動啊。”大黑牛等人都勸阻。

  “無妨,真要打不過的話,我立刻退走,不跟他死磕,煉獄空間都困不住我,請相信我的逃命本領。”楚風說道。

  他鎮壓冥貓后,離開不滅山。

  楚風走進迷霧區域,注意觀察附近的情況,果然稍微睜開火眼金睛后,他眼底金霞一閃,發現尉遲空,就在遠處的一片海域中。

  “這老家伙長了狗鼻子嗎,真是夠敏銳的,居然能在附近徘徊,尋到了正確地方!”

  楚風提刀,戴上青銅面具,向前而去。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