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二十六章 新目標

第六百二十六章 新目標

  “啊……”尉遲空恐懼大叫,精神音波震蕩,凄厲無比,他感覺到靈魂在湮滅,在被迅速的腐蝕,煙消云散。

  這是要形神俱滅的下場,死后什么都剩不下,別說傳說中的轉世投胎了,就是他在這個世界的痕跡都要被抹除,骨頭渣子都剩不下。

  這就是輪回刀,截斷輪回,斬身殺魂,滅個干凈!

  想到上古的那篇記載,尉遲空的精神在顫栗,在崩潰,臨死前恐懼到極致,他拼命掙扎,但卻于事無補,即將從這個世間徹底消失。

  楚風冷酷無情,手提暗紅色長刀,俯視前方,那被劈為兩半的頭顱內,居然墜出四五件兵器。

  那些都是很小劍、矛、戈等,都屬于精神才能駕馭的武器,不過都被輪回刀劈碎。

  “我恨啊!”尉遲空尖叫,他真不想死,還希望跟地球真子一起崛起,看遍宇宙燦爛呢,他還沒有得到地球意志賜予的混沌紫氣、玄黃母氣等,他希冀有朝一日俯視整片星海。

  “為什么?!”他在凄厲悲嚎。

  楚風逼視他,懶得理會,到現在此人還死不悔改,不值得同情。

  最后時刻,尉遲空恐懼到極點,他后悔了,真的悔不當初,不該跟周尚過早的綁在一輛戰車上,陷入太深。

  回光返照之際,他看著楚風,精神在顫抖,眼前這個年輕人給他太古魔山般的壓迫感,血氣滾滾,陽氣鼎盛,讓他意志崩潰。

  他知道,這個人哪怕不是無劫神體,也無懼最近出現的各種傳說中的體質,注定要掀起驚濤駭浪,成為傳說。

  就是那煉獄空間都無法困住他,無法葬下他,還有什么地方能阻擋,這怎么會是假子,怎么可能是棄子?!

  一剎那,尉遲空懊惱,悔恨,各種負面情緒糾纏在一起。

  他知道,自身太過偏執,利令智昏,看到無劫神體就以為周尚無敵了。

  在這樣一顆正在復蘇的星球上,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天選之子,所謂真子、假子不過是一個說法,優勝劣汰,勝者為王,沒有什么是天注定的!

  他慘笑,所謂的無劫神體,哪怕傳聞再可怕,如果被殺,也不過是黃土一掊,提前被他視為真子,有些可笑。

  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自然思慮到妖妖,因為,楚風是被妖妖所看重的人。

  “我是想證明自己比妖妖公主更有眼光嗎?真是可笑,妖妖公主什么樣的體質沒見過?甚至可以說,統統都殺過一遍!羽化神體、元磁圣體、無劫神體,當年都斬過啊。我視無劫神體為瑰寶,或許,她認為不過是路邊一根草。眼界的問題嗎?”

  臨死前,尉遲空思緒萬千,一下子浮現無數的念頭,懊悔無邊,也有過一些反思,但是,一切都晚了。

  他被劈開的頭顱,已然化成血霧,骨頭在則成為灰燼,他在這個世界的痕跡即將徹底被抹除干凈。

  “輪回刀!”

  尉遲空最后發出大叫,無比的害怕,異常的恐懼,而后,又充滿無邊的顫栗感,道:“我們都是鬼物,而我則更甚一步,徹底灰飛煙滅,從世間抹除。好大的一片冥土啊,我看到了,太可笑,這個世間所有人都活在陰間,其實都是鬼物啊,輪回刀映現出來的景象,我看到了,啊啊……”

  他發瘋了,最后時刻拼命嘶吼,精神波動劇烈。

  “上路吧!”

  楚風一直盯著他的那團湮滅的精神,雖然想聽到更多,但是,知道他徹底完了,已經瘋狂,而且覆滅在即。

  砰!

  楚風最后一拳打出,尉遲空殘留的最后一抹精神也炸開了,徹底毀滅,從世間抹除一切印記。

  “兄弟,你真是太厲害了,就這么解決掉老梆子了?!”大黑牛等人一路追趕,氣喘吁吁,已經到了此地,眼中寫滿驚嘆,全都被鎮住了。

  要知道,尉遲空太厲害了,駕馭綠竹舟所向披靡,黃牛、歐陽風駕馭腐爛大船跟他交手都吃了大虧,差點被他殺死。

  “兄弟,干的好,終于殺了這個老貨,痛快!”東北虎、老驢等人興奮,也包括周全與昆侖大妖等,一同趕到此地。

  他們實在太擔心了,怕楚風出問題,一個個都準備拼命了,一路跟隨,楚風要是不敵,逃不走,他們也會血戰,一起沖上來拼命。

  “兄弟,你沒事吧?”周全扶著他。

  “沒事,修養一天就好,不過這老家伙還真是厲害!”

  楚風咳了一口血,這次擊斃尉遲空,冒了很大的的風險,他自身也差點遭遇不測,現在傷勢極重。

  大黑牛點頭,道:“豈止是厲害,簡直強的沒天理,這老東西肯定是從秘境中走出的怪物,修煉很漫長歲月了,不然不可能有這種成就!”

  一群人都有些后怕,剛才太危險了,如果稍有不慎,楚風可能就會被那地球真子的護道者反殺。

  那樣的話,他們所有人都將會遺憾終生,接受不了。

  直到戰斗結束,他們還呼吸急促,心有余悸,剛才太緊張了,唯恐楚風發生不測。

  “兄弟,以后不能這么冒險了,你剛從煉獄回來,又這么拼命,剛才讓我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大黑牛道,神色嚴肅。

  這時,武當山的老宗師也上前,很鄭重,道:“以你的天資,潛心修行一段歲月,以后肯定能殺尉遲空,這樣提前出手太冒險。不為你自己考慮,也要為你身邊的人想一想,你現在不光是一個人在戰斗,儼然已經形成一個集團,有一群朋友,以你為首,你要是發生意外,他們也不會好過。”

  “前輩說的是!”楚風點頭,他對吳起峰非常敬重,老宗師當年在他還弱小時,多次舍命庇護,真心實意的對他,楚風一向尊重他的意見。

  “兒啊兒啊,總算殺死這個老怪物,普天同慶,這是喜事,我們回去慶祝,特么的,敢堵在不滅山外面殺我們,這老小子也是頭一個,終于滾蛋,去閻羅殿了,不,應該死個徹底了,連閻王都見不到。”

  老驢一開口,所有人都想捶它,沒事就先兒啊叫兩聲,占人便宜。

  楚呲牙咧嘴,在戰斗的過程中,他的骨頭斷了最起碼有二十幾根,有些部位更是被尉遲空的拳印打穿,肉身前后透亮,血淋淋。

  如果不是有六道輪回丹的藥效在起作用,他可能都無法支撐下來,還好,戰斗結束,許多傷口都在愈合。

  楚風用石盒小心翼翼收攏斑斕的火焰,扣上蓋子,這東西不能擴散,殺傷力極大,萬一流失出去,容易出大問題。

  他尋回金剛琢,戴在手腕上,最后手撫暗紅色長刀,這一戰多虧此刀,不然的話肯定殺不了尉遲空。

  大黑牛等人都在盯著,目光火辣辣,就是昆侖的老喇嘛都披著金色袈裟,雙手合什,嘆道:“此刀當真不凡,實乃居家旅行必備的兇器!”

  眾人目光怪異,這老和尚一向寶相莊嚴,乃是得道高僧,居然都能說出這種話來,也是……罕見。

  他坐下騎著一頭黃金獅子,曾經的老獅子王,通體金光璀璨,他們宛若佛族大能與坐騎。

  “嗯,這刀的來歷有些嚇人,不過并非唯一性,它是制式的,有那么一批。唉,我有點后悔了,當時應該多弄幾把,那時怕在輪回路上引發亂子,沒敢多取。”

  楚風嘆道,有點遺憾,后悔沒有多弄幾把,那樣的話,就可以帶出來送給大老黑、黃牛、老驢、吳起峰等人,人手一把,那會是何等的場面?

  “有機會再說吧,等哪天我去死城練拳,進一步悟道修行時,一定再去輪回路,幫你們每人弄一把!”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告訴他,千萬別亂來,他們已經聽楚風介紹過煉獄的情況,實在太危險了。

  經歷磨盤碾壓,圣人都化成血泥,那根本不是活著的人所能呆的地方,簡直就是真正的地府冥界。

  去輪回路上大鬧,那太瘋狂了,這種輪回刀不要也罷,他們還真怕楚風一時沖動,再去奪刀,萬一發生意外,就真的就沒有后悔藥了。

  “放心,我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短時間不會去了。”楚風點頭,他也明白,那里太妖邪,不是善地。

  如果沒有石盒,別說是他,就是圣人進去也得死,那座死城,那條輪回路,根本就不是為活人準備的。

  同時,關于煉獄空間與外界唯一的虛空裂縫通道那里,也過于恐怖,藏著天大的詭異,那里的古礦坑太過可怕,連漫長歲月前的大能都死狀凄慘,有些人被活活嚇死,過于驚悚。

  楚風當時手持石盒走那條路,都險些發生意外,這讓他非常忌憚!

  兩天后,楚風在不滅山修養到最佳狀態,斷骨、身上前后透亮的血窟窿等,全都愈合,長好了。

  “我準備去昆侖,砍死地球真子!”

  楚風開口道,他準備上路。

  眾人聽的無語,再怎么說,他也是觀想層次的大高手,而且可以睥睨宇宙星空中各路神子、圣女,現在居然張口就說砍死這兩個字,太奔放了。

  “咳,不愧是我兄弟!”大黑牛干咳,因為,不少人都望向他,覺得楚風被他傳染了,過去他就是一個大流氓,跟黑社會大哥似的。

  老宗師吳起峰皺眉,道:“現在有消息傳出,昆侖那里天驕爭霸,各種無敵體質先后出現,跟映無敵、道子、元世成、佛子等人打生打死,要進萬神之鄉,異常兇險。”

  “我就是要去會一會那些人,看一看有多么厲害!”楚風直言,并且告訴他們,等黃牛、歐陽風出關后他們這些人再去,現在就不要冒險了。

  楚風想先一步行動,進入萬神之鄉,他對那里很眼熱,能讓十大星辰世界的最強傳人爭霸,在那里廝殺,必然有巨大的好處。

  最終,楚風動身,直接趕往昆侖,要跟各路天驕與無敵體質爭鋒,他要勝出,第一個進入萬神之鄉,爭奪屬于這顆星球的大造化。

  與此同時,星空中,大夢凈土的圣人也在告知秦珞音,可以上路了,去昆侖,爭奪一樁無上機緣!

  時隔多日,秦珞音再現世間,進入地球,前往昆侖。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