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大恐怖與大機緣

第六百四十四章 大恐怖與大機緣

  “我們得留下一些人守在這里,避免外人接近,尤其是地球的土著來一個殺一個,血洗個干凈,千萬不能讓他們因為自身稀薄的上古血脈而獲得他們祖先的傳承。”

  幽冥族的一位老者建議,臉色陰冷,他在擔心楚風,怕他不小心摸索到這里,畢竟這個土著精通場域。

  天神族的一位還活著的場域大師點頭,道:“嗯,不錯,得有人守護,通天梯構架不易,派人看守好。”

  遠處,楚風臉色陰沉,這些老鬼非常謹慎,原本他還想等他們踏上通天梯后,直接掀翻,送他們所有人上路呢。

  不過這樣也好,此地太危險,楚風決定,任這群人去搬救兵,讓他們繼續頂在最前方探路,他在最后時刻再動手。

  一些人動身,沿著通天梯想要離開此這片地帶,然而,意外發生,在他們踏上歸途時,發出凄厲的慘叫聲。

  這不僅讓凈土中的那些人吃驚的回頭,就是楚風也凜然,后背升騰起一股寒氣。

  通天梯上有六人無聲無息干癟下去,像是被瞬間風干,肌體干枯,所有的生機都消失了,成為尸體。

  最為可怕的是,當他們墜落后,直接成為粉末,消散在半空中。

  這景象讓人頭皮發麻,感覺一陣發瘆,死因不明,在一剎那間完成,就這樣死去。

  最為關鍵的是,通天梯上還有一些人活著,他們現在臉色煞白,站在上面一動不敢動,一個個全都膽寒。

  “快走!”

  通天梯上,一位場域大師喊道,帶頭向外跑,然后,他成功離開這里,并未遭劫。

  可是,剩下的幾人中,才剛動身,結果又有幾人慘叫,這次人們看的清楚,他們瞬間干癟,生機剎那消退,如同風干的橘子皮,而后又被磨成粉末。

  最終,只有一位場域大師還兩名天神族老者成功闖過去,逃到通天梯另一端,余者都死在途中。

  “落凰坡!”

  那位場域大師面色慘白,回頭遙望,他渾身都在發抖,有通天梯構架在這里,居然還發生如此慘案,讓他心中充滿恐懼。

  “走啊!”

  這時,凈土中留下的這批人都毛了,也不知道誰一聲大叫,就此上路,再也不敢在這里呆下去了。

  他們擔心,再這么下去還會有更為可怕的變故發生。

  早先他們過來時,還不見落凰坡有什么異常,可是這才過去多長時間,踏上歸途的那群人大部分慘死。

  他們一窩蜂的向回逃,就是凈土中三名場域大師也都坐不住了,搶先撤退。

  楚風看的真切,他一陣頭大,眉頭深蹙,身上涼氣嗖嗖,僵硬在原地,因為他現在處境非常不妙。

  他沒有辦法現身,不能跟著這群人一起逃,畢竟在這通天梯的兩端都有人,他只能先躲在這里。

  他覺得很不妙,陷入被動的危局中。

  世事就是如此難料,他如果知道這樣躲在后面想悶聲發大財也如此驚悚,絕對不會這樣冒險。

  這或許就是行走在禁地與死亡絕地探險的進化者的宿命,想獲取驚天機緣時,必然要伴隨著巨大的兇險。

  “啊……”

  短暫而急促的慘叫發出,通天梯上,走在最后方的幾人直接干癟,眼睛瞪的很大,一身生機消退,徹底風干。

  砰!

  在他們墜落下通天梯時,化成一團一團粉末,太突兀了,死狀極其的凄慘。

  這讓其他人發毛,從頭涼到腳,這片大兇之地果然體現出了它應有的恐怖,現在有一座通天梯構建在上方都不行,依舊在吞噬人的生機,留下這些人的性命。

  “啊!”

  當逃到半途時,又有兩人慘叫,從梯子上墜落,形神俱滅。

  “每次死去的都是后方的人,像是有什么詭異與不干凈的東西在索命……”有人哆嗦著,說出這種觀點。

  這種話一出,通天梯上有人反映迅速,直接越位,沖到前面去,強行搶奪有利位置,一路狂逃。

  “羅志成你敢……”

  有人喝斥,非常憤怒。

  通天梯上正在上演一幕很丑陋也很殘酷的畫面,即便是同族人也在爭奪更好的位置,彼此暗中下手。

  有人突兀的闖到最前面去了,將別人生生擠到后方。

  砰砰砰!

  通天梯上有人動手,天神族跟天神族,天神族跟幽冥族,為了逃命,彼此間爭搶有利位置,大打出手。

  果然,瞬間而已,落在最后面的人慘叫,成為干尸,一身的生機消失的個干干凈凈,墜落向落凰坡。

  這樣一來廝殺更激烈,一瞬間,彼此生死血戰,當場就有人被自己人殺死,殘酷而激烈。

  到頭來有四人活著回來,剩下的全死了,或者死于內耗,或者風干,被落凰坡吞掉一身的精氣神,詭異而亡。

  活著回來的四人中,兩名天神族的場域大師,一名天神族的老輩進化者,還有一位幽冥族的人。

  他們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渾身都是冷汗,就這么一小段路程,如果是在平日,憑他們的實力,一兩步就邁過去了,結果現在卻如同虛脫。

  楚風駕馭法舟,躲在通天梯這一端,他時刻準備動手搶這件瑰寶,但是,卻在遲疑,沒有輕舉妄動。

  因為,這地方太詭異了,他擔心觸動落凰坡更為可怕的反噬,引發詭異的殺戮。

  果然,對岸的場域大師也臉色雪白,沒有敢第一時間收走這件秘寶,這讓楚風長出一口氣,只要對方不動,他也不想改變現狀。

  此時,他頭大如斗,這地方真是沒法呆,太瘆人了,連這么看似安全的路徑都有這么凄慘的禍事發生。

  對面,發生爭吵聲,甚至對峙,畢竟在逃生路上,剛才的事很丑陋,有些人是踏著其他人的尸體活下來的,擠掉了別人活的希望。

  一位場域大師考慮再三,想收走通天梯。

  楚風很緊張,他做好準備要爭搶,不過沒有第一時間行動,而是默默的看著。

  “啊……不!”

  果然,在天神族那位場域大師動手后,意外發生,他的那條手臂瞬間干癟下去,隨后全身皮包骨頭,死的很徹底,整個人塌陷,散落成一地尸粉。

  其余人轉身就走,癱坐在地上的人也是如此,跳起來一路狂逃,哪里還敢停留,一句話也不說,精神都在顫栗。

  一眨眼,幸存的人都逃光了,誰也不敢回頭,誰也不敢駐足,如同喪家之犬。

  楚風站在對岸,看向這一邊,他一陣沉默,真的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局面,最終只剩下他一個人留在這里。

  就這么走過通天梯?他沒有做這種選擇,人多的時候,跑在前面的人無恙,能活著離開,而現在就剩下他自己了,天知道他一旦上路會發生什么。

  仔細回想在月球上所記下的場域典籍,對落凰坡的描述為:大恐怖,大詭異,大絕滅!

  主要就是這九個字,不夠詳盡。

  現在看來,九字概要被體現的淋漓盡致,那群人在用生命闡釋。

  “月球上的典籍中另一片雜書中倒是有一篇記載,人多的時候,落凰坡會有一線生機,有個別人能夠逃出,這是落凰坡放給誤闖者的一條生路。”

  至于強行破解,這不是現階段的楚風所考慮的事。

  楚風退后,現在不會選擇離開,他覺得風險太大,同時他估摸著,天神族、幽冥族多半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上報。

  畢竟,不考慮那株不死樹,就是那黃金盒子也會讓他們心動,天神族、幽冥族對于地球上的最高傳承一直眼熱。

  這里是昆侖凈土深處,是真正的萬神之鄉,不說是地球上最要重要之地也差不多了,那黃金盒子絕對不簡單。

  楚風轉身,向凈土深處走去。

  “趁現在,我來試試看,先奪了機緣!”

  如果有人再次闖進來,他準備趁亂第一個逃上通天梯,藉此離開,現在還不是時候,得靜氣,沉下心神來,惶懼無用。

  次元空間內,土質晶瑩,小樹隨風搖曳,嫩葉新綠,老葉雪白如玉,枝干呈金色,整株一米多高,唯一的果實鮮紅而璀璨,香氣不是很濃烈,因為被場域阻擋住了,一時間無法全部飄出來。

  哧哧哧!

  楚風身上也有破域旗,更有鎮域印,都是戰利品,他曾經跟蓬萊島的人廝殺,也曾跟域外的神子、圣女對決,繳獲的好東西不少。

  他一一祭出,將這些東西擲向地面上那些亮晶晶的異磁粉上,最后親身踏足,很果斷與堅決。

  距離不是很長,他一沖而過,闖到這片密土中,相距小樹不過咫尺之遙,觸手可及。

  一切都很順利,在楚風的預料中。

  最后關鍵時刻到了,一條黑色的藤蔓突然揚起,噗的一聲刺透楚風的身體,帶起大片的血花。

  “太粗暴了!”楚風詛咒,哪怕是檢測血脈基因,也實在夠奔放,一般人哪里承受的住,直接就給來這么一下。

  “血脈正常,基因符合,十分純凈的后人!”機械般的聲音響起,一座黑色的能量塔浮現。

  嗖的一聲,黑色藤蔓退走,接著能量塔發光,將楚風籠罩,治愈他的傷體,流逝的精血全部倒流而回,他剎那完好無恙了。

  “我可以采摘果實了吧?”楚風自語。

  “可以。”這是能量塔的回復,然后便寂靜無聲了。

  楚風二話不說,直接將那紅色的果子摘下,這時,緊張過后,他稍微放松,沁人心脾的濃香讓他整個人都無比舒服,簡直像是要羽化飛升。

  鮮紅的果實拳頭那么大,將他的手掌都映襯的一片燦爛,鮮艷透明起來,這是一種大藥,終于落入的他的手里。

  楚風沒敢在這里研究,也不曾直接吞食,而是放入事先準備好的一個玉質容器中,先保存起來。

  如果吃下這枚果實,誰知道會發生什么,身體如果因此而有激烈變化,多半會很耗時間,而外敵卻隨時會調頭回來。

  接著,他一把將半埋在晶瑩土質中的黃金盒子挖了出來,收進空間手鏈內,至此他收獲了此地兩種最大的機緣。

  楚風長出一口氣,最大的造化到手。

  然后,他蹲下來,開始挖異土,同時也想收走這株神樹。

  然而,意外發發生,黑色的能量塔剎那間發出聲音,道:“警告,疑似饕餮族入侵,想挖地三尺,寸草不生!”

  然后,他就看到附近的場域符文亮起。

  最不可原諒的就是,小樹所在區域沉陷,連帶著異土嗖的一聲消失了。

  楚風:“……”

  他這種掘地三尺,寸草不生的風格,導致能量塔受不了,在此拉響警報,讓他相當的無言以對。

  黑色能量塔跟防賊似的,跟他對峙!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