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神靈化血幡

第六百四十九章 神靈化血幡

  西部高原非常空曠,紅褐色的大地一望無垠,跟天穹連接在一起,蒼遠而開闊,地上樹木稀疏,巖石兀立。

  楚風對自己的變化非常不適應,心不在焉地走在高原上,結果又遇上這種事,那心情真是糟糕之極。

  他怒目怒視,神色十分不善。

  可是在那些人看來,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認定他是女扮男裝,覺得他嗔怒間也別有一番風情。

  “舉手投足間盡顯飄逸空靈氣質,一顰一笑盡是美態,可謂秋水為神玉為骨,麗質天生。”

  有人贊嘆,一個身穿紫衣的青年男子帶著貴氣,站在一塊褐色巖石上,面如冠玉,風度翩翩,手搖折扇,雙目如星辰般熠熠生輝。

  這是一頭紫蟒化成人形,來到地球上后,他沒有去昆侖湊熱鬧,因為他知道爭不過映無敵、天命仙體、秦珞音等人。

  他在外部區域尋覓,找其他機緣,在他身后跟著一群人,心思跟他相仿,但以他實力最高。

  “都給我走開!”楚風冷聲說道,然而,那稚嫩的話語讓他自己都發懵,這也太嫩了,讓人誤會他是女子之身故意粗聲粗氣,依舊顯得缺少陽剛氣。

  他想罵娘,這真是讓人渾身不自在的體驗,這種感覺相當的不好。

  “呦,還是一個很傲氣的小姑娘,有性格,我很喜歡。不過小妹妹你處世經驗太少,想要女扮男裝行走在世間太危險了,你看,就你這個樣子,我們一眼就認出是女兒身,如果遇上那些積年老魔,以及那些陰險歹毒的進化者,你絕對危險了,會被人拐走!”一頭黃熊精滿臉絡腮胡須,一副很粗獷的樣子,這樣告誡。

  楚風被噎著了,他看起來就這么的單純嗎?他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還真是一副涉世未深、誰都能騙走的樣子。

  黃熊精一副很義氣的姿態,在那里拍著胸部,道:“小妹妹,跟我走吧,到時候可以照應你。”

  紫衣青年男子微笑,道:“老黃,你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還想騙人,當心這是大家族離家出走的小公主。”

  說罷,他向前走來,一副很和善的樣子,對楚風開口,道:“我帶你去昆侖,那里說不定有你的家人。”

  “夠了,你們都給我走開,我心情很壞,不想跟你們多語!”楚風轉身就走,再呆下去他忍不住想動手了。

  楚風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一天會被男人調戲,讓他牙疼,面皮都要抽筋了,強壓著一股說不出來的情緒。

  不過,這群人中有些真不是善類,說話時看起來很和善,但暗中目光詭異,爍爍放光,將楚風當成大家族走出來的貴女,一時間各懷心思。

  楚風冷笑,有些人真敢不識好歹,真要不知天高地厚,他絕對一巴掌都拍死!

  轟!

  就在這時,天空中降落下一顆大火球,光芒格外的熾盛,現在不過黎明,天剛蒙蒙亮,這顆大火球非常刺眼。

  一時間,這片地帶泥土炸開,巖石飛上高天,被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地面更是裂痕密布,黑色的縫隙足可以墜落下去野豬那么大的生物,地縫很粗大,蔓延出去數里遠。

  所有進化者都倒退,非常吃驚。

  就是楚風也戒備起來,盯著大坑。

  一縷縷煙霧冒起,大坑中的一塊隕石開始龜裂,而后在喀嚓聲中,露出里面的一個金屬球體,像是宇宙飛船,但符文流轉,顯然經過百般煉制。

  艙門打開,一名老嫗走了出來,走路顫巍巍,像是隨時會被黎明的風吹倒,在她身后跟出來一男一女,趕緊上前攙扶。

  老嫗穿著華貴,衣服上鑲嵌各種絢爛的寶石,頭上的簪子也發光,流動氤氳霞霧,整個人年歲很大,但是卻依舊不服老,衣著比年輕的少女還吸引人眼球,通體上下亮晶晶。

  “呵呵,這才降臨下來,就看到這么多不錯的血食,運氣不錯。”老嫗開口,面色和藹,但是聲音讓人不寒而栗,如同夜梟在叫,嗓音嘶啞。

  莫名其妙從域外來了一個老嫗,氣場十足,一出場就對著所有人笑,讓人發毛,就是早先紫袍公子紫蟒精以及粗獷大漢黃熊精都不敢多說什么了。

  “都是一群好孩子,姥姥我真不忍心下手,很想收下你們,追隨在我的左右,但是可惜啊,我餓了。”她笑呵呵。

  在她的身后,那一男一女都神色冷冽,偶爾露出的笑容也略顯殘忍,攙扶著老嫗走出大坑后,俯視所有人。

  有人悄然后退,預感到不對勁,想要立刻遠遁。

  然而,老嫗站在一塊大石上居高臨下,看的清楚,原本渾濁的老眼,當場露出兩道金芒,頓時狠辣無比,道:“姥姥我沒有開口放你們走,你也敢動,那就先吃掉!”

  在她的手中,出現一桿幡,一人多高,幡面赤紅如血,迎風一展,鬼神哭嚎,頓時血氣滔天,影影綽綽的鬼影鋪天蓋地般沖出,當場將那人給淹沒,那里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嚎,而后一切就都結束了。

  原地留下一張人皮與一些殘骨,他整具軀體中的血液與生命都被剝奪,沒入那幡面中!

  “神靈化血幡!”

  有人大叫,無比驚恐,臉色當時就煞白了,而在場的所有進化者更是面色慘變,直接就顫抖,無比驚駭。

  這種兵器的名字一出,簡直是像是地獄的惡鬼王出世,讓這片原野的溫度驟降,讓這黎明時刻越發顯得黑暗。

  “靈族的前輩,你不能這樣做,域外的大能都在看著,您……放過我們吧!”

  早先那個粗獷大漢黃熊精現在直接跪下去了,非常的干脆,戰戰兢兢,滿臉的恐懼之色,再也沒有了早先的豪放。

  很快,楚風也動容,他一直想進入星空中,因此有過各種準備,他詢問過黃牛,讓它講解域外需要注意過的一些事項,也曾自己用光腦查閱過,曾洞悉過神靈化血幡。

  靈族,當年最輝煌時是敢號稱神靈后裔的種族,不過后來為了避天神族的諱,他們只自稱靈族。

  在靈族中有一件至寶,名為神靈化血幡,這東西太逆天,吞噬萬靈血脈,促進自身進化,殺伐滔天!

  在該族敢自稱神靈后裔的年代,這件秘寶進化到了究極境界,而且是究極至寶中的佼佼者,曾在該族的老祖宗手中發威,轟殺過映照諸天級強者,引發星空中大地震。

  后來,連前十大都坐不住了,再讓這件兵器進化下去誰還防得住?它只要吞噬萬靈之血就能不斷蛻變,太恐怖了。

  最終,人們不知道前十大怎么跟他們談的,只知道最終該族后來改稱靈族,那桿神靈化血幡被拆開,不容許吞噬宇宙各族血脈了。

  在那個年代,該族其他層次的進化者都以普通版本的神靈化血幡為兵器,跟各自的境界相對等,為制式武器。

  自從那次被前十大壓制后,這種制式兵器也被抵制,不允許再出現,該族再也不能藉此而對敵了。

  這被視作禁器!

  前十大很霸道,很多種族向來對他們缺乏好感,但是這一次各族歡欣鼓舞,都很認同,認為他們做了一件好事。

  可是今日這個老嫗居然帶來這樣一件兵器,讓人悚然,她居然讓這種東西重見天日,這是要做什么?

  “我們是神靈的后裔,被壓制太久了,如今混沌中的殘破宇宙也不太平了,需要我們出力,天神族允許我們降臨,在這里吃些血食,嘿嘿……”

  老嫗笑的很和藹,最起碼面色上如此,但是她的聲音太難聽了,跟一頭惡鬼在哭嚎似的,懾人心魄。

  “不過,前十大有些族群不會同意,我們也只能偷偷摸摸的進行,這顆星球上有幾個大葬坑,曾被封印,至今血液還未干涸,是非常好的血食,豈容錯過。不過,相見就是有緣,你們發現我們的行蹤,自然都不能走了,當作血食吧。唔,不要指望域外的人會發現,這件神靈化血幡可不一般,能遮蔽附近的天機。”

  老嫗笑的越發燦爛,滿身珠光寶氣,將那桿血幡當作拐杖用,拄著向前走來。

  “逃啊!”

  一群人四散奔逃,全都驚悚,對神靈化血幡的傳說太過恐懼,根本就沒有一戰的念頭,一哄而散。

  “孩子們,你們走不了,姥姥來疼你們。”老嫗哈哈笑道,像是老鬼在哭嚎,一抖手中的血幡,轟的一聲,赤霞驚天,鬼哭神嚎,這東西是一件古物,威力奇大。

  嗖嗖嗖……

  一群人全都倒飛而回,根本跑不了,接著許多人癱軟下去,化成一張人皮,還有殘骨,這兵器太歹毒了。

  剩下的一些人跪伏在地上,磕頭如搗蒜,不斷叩首求饒。

  因為,他們看出來了,這老嫗境界奇高,遠勝過他們。

  “孩子們上路吧。”老嫗不為所動。

  “老不死的,我跟你拼了!”黃熊精化成的大漢吼道,怒發沖冠,手持一柄大錘,爆發雷霆,向前轟去。

  他居然實力非常驚人,處在觀想絕巔,都快要邁入餐霞境界了。

  “你可知道姥姥我是誰,當年的星空騎士之一,雖然是活到現在的這群人中實力最弱的,可終究是到達過金身羅漢層次,今日我為了降臨地球,自廢金身,付出極大代價出現在這里,一切都是為了我族的重新崛起,為了那幾個被封印的血淋淋的大葬坑而來,你們敢對我動手,跟我過招,這不是找死嗎?!”

  老嫗陰森森的笑著,這次沒動用神靈化血幡,而只是用手一點,一道血光飛出,直接將黃熊精給震碎,爆成一團血霧。

  接著,她輕輕搖動血幡,如同風卷殘云般,將那團血給吸收了。

  所有人莫不變色,當年的星空騎士那可是臭名昭著的一群歹毒人物,最是嗜殺,連域外的許多人都看不下去。

  因為,他們連老幼婦孺都不放過,見人就殺,連凡人都給滅掉,哪一個不心黑手辣,沾滿無辜人的鮮血。

  遠處,楚風更是心頭劇震,而后大恨。

  他在月球上看到過記載,更親眼目睹能量塔給他展示的一些昔日景象,星空騎士簡直是一群魔鬼,虐殺地球上的老幼婦孺,追殺進星空中,手段殘忍,令人發指。

  他曾看到,有白衣少女被斷頭,有四歲孩童被長矛刺透,有獨臂老人被立劈為兩半,而那群騎士卻都在大笑,沐浴先民之血,馬踏星空,一路大追殺。

  當年的星空騎士是來自宇宙海中各族的浪人組合,有星際海盜,有星河中的探險者,還有純粹的罪罰,逃逸出宇宙黑牢的惡徒等,成分復雜,被人組織起來后,成為一支魔鬼軍團。

  隨著歲月逝去,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死了,老死在歲月中,而至今還能活著的進化者,那肯定是一方大人物。

  楚風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今天在這里遇上一個,他殺意沸騰!

  然而,周圍的人卻臉色慘白,在觀想之上便是餐霞、塑形、金身三大境界,老嫗曾為金身層次的高手,那簡直不可匹敵。

  她即便自斬,估計也在塑形境界,實力恐怖絕倫。

  “呵呵……這顆星球久違了,如今我又來了,當年可真是暢快啊。可惜,當初不能動用神靈化血幡,只能盡力討好天神族,現在嘛,對我們的限制終于要過去了。唔,我聞到了鮮美血液的味道,這顆星球很美,一如當年。即便不能明著大肆屠殺,我也要想辦法引發各地動亂,比如獸潮等,我會在后面收割那些血液!”

  老嫗半瞇著眼睛,眺望這片大地,神情略有些恍惚,想到上古之事,她意猶未盡,接著笑的無比暢快,她想繼續在這片土地上興風作浪。

  這一刻,楚風鄭重決定,立刻誅殺他,不給她任何機會!

  這是他面對面遇到的第一個星空騎士,那批人是他發誓曾想滅掉的一個團伙,現在他要動手了,手刃這個臭名昭著的軍團中的第一個人!

  “即將進入星空中,而我正好缺一件趁手的兵器去攪鬧,這東西不錯,正好還能為靈族招災,吸引一些仇恨!”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