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六十三章 楚叔滅侄

第六百六十三章 楚叔滅侄

  楚風身在金屬體內,這與其說是機甲,不如說是穿上絕頂級的圣衣,能自動提供恐怖能量,通體鐫刻著密密麻麻的秩序符號,如同一尊真正的圣人降世。

  冰冷的金屬光澤,修長而強健的身體,敏捷的動作,跟真人沒什么區別,嗖的一聲楚風撕開虛空沖了過去。

  這是前所未有的體驗,他能夠橫穿虛空,可以遨游宇宙,更能抬手抓下來一顆月亮,這是一種強大之極的感覺。

  有那么一剎那,楚風精神恍惚,宛若實現生命層次的躍遷,看到一個全新而與眾不同的世界。

  金屬圣衣帶給他最真實的世界領悟,以前諸多景物不過是形狀與色彩,而現在通過甲胄映照與解析給他后,都是能量的排布,秩序的羅列。

  哧!

  楚風回過神,強勢出手,手臂畔的飛矛不是很長,湛藍而鋒銳,出現他的右手中,跟他一樣化成一道光向著魏天盛刺去。

  飛矛刺透空間,發出爆炸聲,那是能量在激蕩,是虛空在瓦解,黑洞與裂縫蔓延,景象駭人之極。

  過去,楚風超越音速,空氣會炸開,發生音爆,現在層次完全不同,這是虛空在炸開,黑色能量激蕩,這種東西哪怕是小行星在近前看都要被毀掉,滅殺萬物!

  幸虧這里是九幽星,能承載這一切。

  魏天盛一刀劈來,刀氣剖開空間,帶起驚濤駭浪般的圣級能量,青色的長刀發出異嘯聲,如同一尊從地獄殺出來的神魔在嚎叫,震的人精神不穩,要崩潰開來!

  楚風身上的金屬圣衣發光,足有數千個符號一同亮起,磨滅那可怕的精神攻擊,通體騰起刺目的圣光,光焰滔天,宛若從域外降下的戰神!

  當!

  湛藍色飛矛與青色長刀撞在一起,頓時火星四濺,震蕩開虛空,他們周圍的空間在劇烈爆炸,而后湮滅。

  這景象讓其他層次的進化者看到的話,一定膽寒,他們如果站在這里,會瞬間在矛鋒與刀芒蘊含著的符文下瓦解,化成一灘灰燼。

  這種能量,這個級數的戰斗,會讓亞圣以下的人絕望,差距實在太大了。

  一旦沾了一個圣字,那將天翻地覆,如同不可跨越的天塹鴻溝般,那是質的差距!

  兩人都倒飛,撞碎各自身后的黑色大山,煙塵滔天,而后附近的一些山峰哪怕密布九幽能量,也在崩開。

  刷的一聲,他們在煙塵中,在黑色的能量中,如同兩顆隕星般發光,突破一切束縛,再次沖撞向一起,展開生死決戰。

  轟!

  在楚風的左臂前,橫起一塊幽黑的盾牌,護住身體要害。魏天盛的一道拳印砸在上面,竟留下指痕,雖然盾牌又剎那復原,光澤晶瑩,但可以想象魏天盛的恐怖拳力多么的驚世駭俗。

  他只是一位亞圣,但是因為吞噬了三位圣人的本源,目前戰力可比肩真正的圣人。

  當!

  與此同時,盾牌上也挨了魏天盛的一腳,都洼陷下去了一塊,但是最后又鼓脹起來,恢復原樣。

  下一剎那,兩人的對決有些血腥,魏天盛的青色長刀劈向楚風的頭顱,他卻沒有躲避,而是血拼。

  楚風保持這種姿勢,用頭去承接這蘊含著浩瀚能量的一刀,而他右手中的湛藍色短矛猛烈而神速的刺向魏天盛的眉心,這是兩敗俱傷的打法,都是致命的一擊。

  魏天盛笑容陰冷,沒有躲避,經過計算,他的長刀蘊含的符文更多,而且會先一步劈中楚風的頭顱。

  當!

  事實上確實如此,青色長刀上亮起千百個符號,這是真正的圣器,威力絕倫,劈在楚風的頭顱上,結果卻火星四濺,沒有斬開。

  這時,楚風手中的短矛卻略微刺進他的眉心,血液淌出,魏天盛在極速倒退,如同一道鬼魅般。

  可是,到頭來短矛滑落時,依舊在他的臉上留下一道很長的傷口,從眉心蔓延下,劃過鼻子與雙唇,最終差點洞穿他的喉嚨,他險而又險的避開。

  楚風身上的金屬圣衣堅不可摧,如果為少女曦的幾件武器排名,天道傘無以倫比,接下來就是這件防御圣衣。

  最為關鍵的是,圣衣能提供圣級動力源,這是最為恐怖的,而且可以在飛船與戰衣兩種形體轉化。

  魏天盛臉上沾著血,看起來有些猙獰,他陰沉無比,道:“地球的余孽,我們父子殺了很多落網之魚。我體內的圣人本源就有一顆屬于上古地球的圣人,活到現在,被我們擊斃,你又是從哪里跳出來的阿貓阿狗!?”

  楚風對他恨不得殺之而后快,當見到他這種姿態,自然越發的惱火。

  “西林族,少給我裝大半蒜,今天楚爺爺要屠掉你,我看你到最后怎么自負的起來。”

  他提著藍色飛矛再次沖了過去,并且要求少女曦動用天道傘,別光顧著封鎖空間,也真行鎮壓。

  楚風親自下場,那只是因為心頭一口惡氣出不去,要憋壞了,所以才這么爆發。

  當然,他可沒有打算跟對方講究什么原則,能殺就好,只是他想親身參與當中,屠掉西林族!

  “姓楚,地球的余孽,難道是……那個還沒有到金身層次的螻蟻?!”魏天盛目光大盛,他動用圣人的手段,想要看清楚的真實容貌,判斷他的身份。

  “正是你楚叔叔,你給我滾過來吧!”楚風喝道。

  他不在意暴露身份,今天打定主意要屠掉魏天盛,不給他逃走的機會。

  至于少女曦,跟她就更不用保密了,自從跟她講述明叔、陰九雀等人的身份,楚風就等于坦然相告一切了。

  他的身份見不得光,而少女曦的身份更見不得光,彼此都不擔心什么。

  “原來是你這個小崽子,還曾妄言要跟我父親在原獸平臺上決戰,嘿,你們這些余孽真是殺之不盡,而且不知天高地厚!”魏天盛知道他的身份后,目光陰鷙,殺機更盛了。

  他又道:“呵,就你這種貨色也跟我廝殺,連你祖先那一代我都不知道殺過多少,若非有那戰衣,有幾件古怪的兵器,一百萬個你也不夠我殺!”

  魏天盛冷笑,他自然知道處境不妙,別的他不怕,就是忌憚那把天道傘,那是屠圣兇器,他讓肌膚發緊,始終不安,可他卻無法離開,空間被鎖住了。

  楚風蔑視,道:“你也知道是‘如果’,是‘假設’,若是可以這樣論斷,咱們同生一個年代,我一只手就捏死你,對了,同在這個時代的西林族神子,還有神子他妹,都被在我地球上宰掉了,簡直不堪一擊。你年輕時或許比他們強,但是,即便我一只手無法一次捏死你,估計再加上一只腳也能踩死你!”

  楚風一點也不怵,雖然不是圣人,但他就是這么的自信,絲毫不受打擊,一番言語后,反倒蔑視魏天盛。

  “殺!”

  魏天盛殺來,眼神寒冷,他地位特殊,身為魏恒的幼子,一向被人恭維習慣了,這樣被一個后輩小子奚落,他心中很不舒服,臉色陰冷。

  轟!

  一柄長刀劈來,青色光芒淹沒這片區域,這若是在域外,一刀掃去,足以能劈落數顆星球!

  當!

  楚風以盾牌擋住,而后用飛矛阻擊。

  同一時間,天道傘鎮壓過來,瞬間,魏天盛面色變了,身體宛若被一座開天辟地前的混沌神山鎮壓,都快動彈不得了。

  天道傘旋轉著飛來,讓魏天盛幾乎要窒息,這種感覺讓他覺得像是在面對他父親魏恒,難以對抗。

  嗡!

  而且,傘面太鋒銳,切開一切,瞬間撕開虛空到了近前,對著他鎮殺。

  喀嚓!

  他手中的青色長刀當場斷掉,根本對抗不了。

  嗖!

  楚風擲出手中的飛矛,這么近的距離內,對方被天道傘鎮壓,身體行動遲緩,沒有躲避開去。

  一串血花冒出,魏天盛的胸口出現一個血淋淋的大洞,就是心臟都被洞穿了,他一聲慘叫,踉蹌后退。

  天道傘再次鎮壓,傘面轉動間,他的一條手臂給絞斷。

  “啊……”魏天盛大吼。

  同一時間,楚風接過天道傘,輪動起來,讓傘面合攏,而后當作锏使用,對著他就砸了過去。

  砰的一聲,魏天盛后背開花,骨斷筋折,渾身血肉模糊,橫飛了出去,他七竅流血,傷勢太重了。

  這一切都跟天道傘有關,先天神物爆發,威能無以倫比。

  嗡的一聲,楚風將傘甩了出去,再次讓它旋轉,去鎮壓魏天盛。

  此時的魏天盛大怒,道:“余孽,小崽子,你算什么東西,不過是仰仗外物跟我爭鋒!”

  轟的一聲,他從體內掏出一團發光物,是他父親滅殺對頭后取出的本源,封在他的體內,提升他的實力,現在他非常狠辣與果斷的取出一團,向著楚風轟去。

  然而,天道傘旋轉,直接就給擋住了,恐怖的光芒爆開,空間在湮滅,如果是在其他星球上,整顆星辰都廢了,成為宇宙塵埃。

  天道傘不僅擋住,還反擊了回去,讓魏天盛慘嚎,遭受重創,險些身死道消。

  他的身體不成樣子,破破爛爛,滿身都是血洞,連額頭上都有血窟窿。

  嗖的一聲,楚風沖了過去,左手黑色盾牌猛力揮下,將魏天盛砸的骨頭斷裂,身體變形,忍不住悶哼,且大口咳血。

  魏天盛忍著劇痛,橫空而去。

  噗!

  楚風隔空將飛矛擲出,噗的一聲,穿透魏天盛的身體,帶著他飛行出去很遠,噗的一聲釘在地面上,血淋淋。

  與此同時,楚風的速度太快了,橫空而來,降落在地上,一腳將他踩在腳底下。

  楚風感覺渾身舒泰,長出一口惡氣。

  “余孽……”魏天盛張嘴,想要說什么。

  結果,楚風一腳下去,踩在他的嘴巴上,道:“什么都別說,你楚叔叔還沒有出完氣,等你臨死前,讓你說最后一句話,現在給我憋回去!”

  砰!

  他一腳跺下,踏在對方的額頭上,震的魏天盛精神力潰散。

  楚風低頭道:“知道我什么親自下場嗎?不是為了跟你拼命,只是為了揍你,像老爹搓兒子似的收拾你!”

  轟!

  楚風一盾牌揮落下去,拍在他臉上,簡直要將人腦袋打成狗腦袋了。

  在此過程中,天道傘在旁旋轉,隨時會落下去鎮殺!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