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星空風暴

第六百六十七章 星空風暴

  魏恒,史上第九,陰柔的面孔上沒有一點表情,肅殺之氣化作黑色龍卷風沖天而起,讓他成為暴風中心。

  這景象有些恐怖,周圍一些小行星,比九幽星外的幾顆月亮中有三顆被卷過來,還有很多巨大的隕石等,在黑色的狂風中,圍繞著魏恒旋轉!

  一剎那,他仿成為這片星空的中心,身體周圍能量值暴漲,讓圣人都寒毛倒豎。

  魏恒得到消息后,馬不停蹄,第一時間趕到,可是還未降臨在九幽星地表,他就已經知道自己的幼子已死。

  源自血脈的聯系已經中斷,他在這里感受不到,只余下絲絲縷縷衰敗的死氣,這讓他內心有狂風暴雨、電閃雷鳴。

  他是魏恒,圣人中的絕頂強者,映照諸天不出,誰與攖鋒?他可以橫推星海,放眼諸天各族誰可一戰?!

  可是今天,有人殺掉他最寵溺的子嗣,毫不留情,抹殺個干凈!

  平日間,各方圣人都要尊重他,無人敢得罪,到現在為止,他已經提前享受到各族古祖的待遇!

  有的時候,人們已經視他為未來的映照諸天級至強者!

  砰!

  九幽星外太空中,一顆月亮炸開,被魏恒身邊的黑色狂風席卷過來后,繞著他飛行了十幾圈,直接爆碎。

  這是一顆小行星在毀滅,讓四方強者驚悚。

  就是圣人都心頭悸動,他們感覺到魏恒的可怕,他隨意散發的氣息就已經如此,一旦出手會有何等場面?

  喀嚓!

  接下來,又有一顆月亮解體,在魏恒的附近,化作宇宙塵埃!

  魏恒一聲低吼,一剎那,他的身體暴漲,如同一尊神祇,發出恐怖無邊的光芒,頂天立地。

  一瞬間,太空都在顫栗,漂浮在宇宙中的許多隕石都在抖動,而后炸開,化成齏粉。

  魏恒探出一只大手,覆蓋星空,抬手便將離九幽星最近的一顆行星一把抓到那放大的手掌心中。

  噗!

  他一把捏爆一顆星球,手段懾人!

  浩瀚波動散發,震懾了所有人。

  圣級以下的進化者瑟瑟發抖,無論是在戰艦上,還是懸浮在外太空中,許多人都不由自主癱軟下去,有些人更是直接跪伏,顫栗不止。

  魏恒披頭散發,原本俊美的面孔冷酷起來,沒有一點笑容,空洞的眸子中突然爆射閃電,震懾各族圣者。

  魏天盛是他最喜歡的幼子,最為像他,不僅容貌高度相似,就連性格都接近,結果不明不白死在這里。

  “是誰?!”魏恒低吼,雙目飛出的冰冷閃電劃破黑暗的宇宙,他在掃視四方,尋找敵人。

  這時,一道懶洋洋的聲音響起,是附近這片星空中唯一不忌憚魏恒的人。

  “魏兄,你這是怎么了?未免有些過于霸道,今天陰九雀將要成圣,你卻來這里發威,什么意思?”

  人們閃目觀看,一輛白銀戰車散發柔和光芒,以天馬拉車,橫亙在那里,整體彌漫著圣威,讓人敬畏。

  那是圣人的座駕,能用八匹純血天馬拉車的人,絕對是大人物,此車能夠橫渡星海!

  在白銀戰車上,有一個青年很懶散,坐在那里,享受侍女的捏肩服務,人們駭然發現,那侍女為某一非常強大族群的圣女!

  “李重天你給我滾!”魏恒冷冷地說道,話語簡潔,霸道之極。

  然而,四野人們卻嘩然,震撼莫名。

  李重天,這可不是一般的強者,在某個時代被尊為星空下第四,乃是一代天縱人物,早已成圣悠長歲月。

  很多人都露出異色,知道兩者有恩怨。

  因為,在這片星空中,妖妖、九竅通天渡劫體等,那一代人被認為史上最強,號稱黃金一代,不可超越。

  這是各族公認的。

  不過,其他時代的天驕人物,有些人很不服氣,比如說離黃金一代相隔不過四百年的那一代人就如此。

  李重天,被尊為白銀時代的星空下第四,很不情愿,心中不服,更是曾跟魏恒有過節。

  所以他直接開口,針對魏恒。

  他并不知道魏恒喪子,如果了解內情,估計今天不會這么找上門來。

  “魏恒,你太張狂了,讓我看一看你是否配的上史上第九這個身份!”白銀戰車上,李重天的臉很陰沉,他這么大的威名,有誰敢直接讓他滾?

  轟!

  空間一下子黑暗了,魏恒橫渡星空時,簡直是毀滅性的,撕裂天宇,黑色宇宙深淵浮現周圍,景象駭人。

  他直接出手,速度太快,出現在白銀戰車上,舉拳就轟殺,態度強硬而霸道到極點。

  因為,他心中憋著一股怒火,誰惹他都會引發他的無邊殺機,痛失愛子,他內心中早已是電閃雷鳴,怒火如洪!

  “你敢!”李重天大怒,對方直接這樣動手,出乎他的意料。

  轟!

  白銀戰車爆碎,八匹純血天馬與那侍女蒸騰為血光,最后原地連宇宙塵埃都沒有剩下,被打爆后,又湮滅了。

  砰砰砰!

  外人看不清,只感覺兩團光糾纏在一起,激烈廝殺,接下來,遠處幾顆星球先后炸開,被兩人動用圣器對碰時給轟爆了,光芒照亮黑暗的宇宙。

  片刻后,李重天逃走,半邊身子上都是血,他這個白銀時代的星空下第四打不過黃金一代中的第九人,帶著怒火,雙手用力撕裂虛空,跳進去遁走。

  “魏恒道友息怒,請節哀。”

  這時,陰雀族一位老人上前相勸。

  人們愕然,都覺察到情況不對勁。

  然后,消息傳出,紙包不住火,事實上陰雀族也不想隱瞞,還想借助來“觀禮”的各族高手力量,希冀尋找到兇手。

  “這是誰干的,太霸道了,即將成圣的陰九雀遭受阻擊,被打的只剩下小半截軀體,慘不忍睹。而那人將宇文成空圣人的半邊身子也給撕掉,更是將魏恒的幼子擊斃,震動星海,這是爆炸性新聞啊!”

  星空中沸騰!

  星際網絡覆蓋各地,讓各個生命星球上的進化者都吃驚,一片轟動。

  原獸平臺、黑血角斗場等,他們的網絡平臺第一時間跟進報道,整片星空中的修士都被挑動心弦,一片熱議。

  “狠人啊,太猛了,只身降臨去屠殺,斬斷陰九雀的成圣契機,殺殘星空騎士宇文成空,還滅掉魏恒之子,這是在高調宣告他無懼陰雀族、星空騎士軍團以及西林族,縱橫星空,無所顧忌。”

  “英雄,請收下我的膝蓋,你太生猛了,帶我一程!”

  “唔,陰九雀可真夠丟人,那么多人去觀禮,卻看到他只剩下小半截身子,這哪里是成圣,分明是讓他無地自容。”

  ……

  星空中,一片嘈雜與議論。

  陰九雀惱羞成怒,暴跳如雷,他實在丟人到家。

  魏恒,更是面沉似水,他恨不得血洗星空,沒有人敢觸他的霉頭,就是陰九雀與宇文成空都心虛,躲避他,不敢相見。

  不久后,有人看到魏恒從未被人發現過的一面,以往的他十分陰柔,可是當天他卻發狂,披頭散發,撲向一顆星球,大吼著,將那顆星球撕成碎片。

  他失態了,怒到癲狂。

  “活該,也讓你嘗一嘗身邊親人死去的痛苦。”楚風一點也不同情。

  此時,他們早已逃離龍雀星域,而陰雀族祖星上那片重要的行宮中,所有人依舊在昏厥中,沒有人能將消息傳遞出去,很長時間了,事件還未曝光。

  少女曦點頭,道:“嗯,魏恒這等陰狠之人就得需要你這種惡人來磨。”

  她對魏恒觀感極差,將啟蒙老師腌制在壇子中,令人發指,光聽著就讓人頭皮發麻,這種陰毒之人無論遭受多么痛苦的懲罰都不為過。

  楚風瞪她,道:“誰是惡人,怎么說話呢?!”

  這時,地球上的黃牛、歐陽蛤蟆、老驢等人太有默契了,登陸楚風的金色帳號:無敵是多么寂寞。

  “魏鈞馱蛋安好?!”他們第一時間發言。

  就這么簡單的幾個字,讓魏恒眼眸漆黑如墨,殺氣澎湃,彌漫向整片星空。

  宇宙各地,人們無言,這個楚風還真是無所顧忌,這個時候刺激“史上第九”,這是在向他傷口上撒鹽。

  西林族,年輕一代有人在原獸平臺上呵斥,說“無敵是多么寂寞”毫無人性,此時說這種話太無恥。

  大黑牛立即還擊,道:“去你大爺的,你們西林族也好意思說無恥,最下作的就是你們。魏鈞馱蛋干了什么?將自己的老師割掉頭顱,腌制在罐子中,還有人性嗎?自上古一戰以來,你們比天神族、幽冥族都還積極,追捕母星幸存下來的族人,你們簡直就是畜生,豬狗不如!”

  一場罵戰,一片喧囂,擾亂更為躁動的星空。

  這時,又一則消息傳出,驚呆各族。

  陰雀族的祖星,圣人閉關靜修之地遭賊,被洗劫一空,損失嚴重,因為一口圣池被連根拔走,讓陰雀族差點瘋掉。

  圣池啊,那是一族的底蘊所在,讓其他圣人都眼紅,不然的話那里為什么會有兩位遠古圣人常年坐鎮,就是為了守著那口圣池,結果被人盜走。

  依據大盜留下的蛛絲馬跡判斷,他就是伏殺陰九雀、魏天盛、宇文成空的那個人。

  陰雀族發瘋般尋找,丟掉一口圣池讓他們元氣大傷,這比陰九雀遭受襲殺,失去成圣的機會還可怕與嚴重。

  “兒啊兒啊,陰雀族的各位,老驢第一時間對你們慰問,送上關懷,在這里想對你們說——真特么的活該!”

  “魏鈞馱蛋,你死個孩子就這么嚎叫,你殺那么多人,可知道有多少家庭支離破碎、痛苦不堪,你這是遭天譴了,不服嗎,過來一戰,老驢一蹄子踢死你!”

  這仇恨拉的,也沒誰了。

  除卻陰雀族、魏恒面孔陰冷外,還有一個人也跟著很受傷。

  鈞馱古圣,一張大黑臉拉的很長,他發現,只要地球上那群小兔崽子開口,他保準會無辜躺槍。

  老驢、大黑牛、歐陽蛤蟆等人,或者用自己的帳號發言,或者用楚風的金色帳號互動,只為了給人造成假象,楚風還在地球上。

  “這是陽間人所為!”

  最后,魏恒開口,道出真相,在星海中刮起大風暴。魏恒感受到陽間圣器殘留的熾熱能量氣息,而宇文成空、陰九雀亦跟著證實。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