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一十二章 黑暗之祖

第七百一十二章 黑暗之祖

  夜空中,火紅的爐子發光,來自刺天穹的狩獵者被困在當中,可惜,他如今與其身份不符,反到成為獵物。

  他手持那個青銅牌,一語不發,依舊冷冷的盯著楚風,被困在那里,承受場域符號壓制,他沒有驚慌,反而冷漠,且在逼視楚風。

  “依舊冷漠,一語不發,你在逼迫我?”楚風笑了,不過有些冷。

  至于大黑牛、黃牛、歐陽風等人也都沉下臉,帶著怒意,他們最直觀的感受就是,這個狩獵者有恃無恐。

  他來刺殺,結果被捉后還這個姿態,這個組織的人還真是張狂!

  楚風動手!

  隨著的手持神磁山印,輕輕震動間,大船的符文越發的密集,全部沖起,飛向天空中,融入那個火紅的爐子。

  對此,來自刺天穹的狩獵者依舊不開口,只是眸子如同刀子般,雖然被困高空中,但卻在凌厲的俯視楚風,而且,將那青銅牌高高舉起,放在身前,像是在警告,也像是在震懾四方。

  此時,那青銅牌變得殷紅,隨后有血絲流淌出!

  “這是刺天穹的青銅血色警告,如果放走來人,他們可以既往不咎,就此終止這次的任務,不再謀刺楚風,從此大路朝天各走半邊。”有人低語。

  大黑牛問道:“哦,不算服軟的服軟嗎?我想問下,放走他后,他不再刺殺楚風,那他們刺天穹這個組織的其他人呢?”

  “這個……我倒是不知道,反正這個種子級選手應該不會繼續了。”有人說道。

  當聽到這種言論,楚風冷笑,道:“好霸道的刺天穹,刺殺失敗,一位大能賜下的銅牌就可以要求被刺殺者既往不咎,而且還要對他們這個組織感激嗎?”

  轟!

  就在這時,楚風震動神磁山印后,天空中火爐紅體刺目起來,場域符號驚人,內部大火熊熊焚燒。

  而且,在那爐火當中出現一只大手,可以看到,向著那個青年狩獵者背后的黑色羽翼覆蓋而去。

  人們驚愕的發現,大船上的楚風一手持印,一手正在動作,高空中神爐的那只場域符號化成的大手跟他的動作一致。

  “砰!”

  火紅的爐子中,烈焰騰騰,那個青年狩獵者在掙扎,軀體被焚燒的顫栗,同時他背后的翅膀被一把抓住了。

  “住手!”他大喝道。

  “終于開口了!”楚風冷笑道,但不為所動,那只手依舊在動,結果火紅爐體中的那只大手直接扯那對翅膀,要拔下來!

  “楚風,這次我任務失敗,到此為止如何?從未以后,這一生我都不會再刺殺你。”這個青年男子聲音很冷。

  所有人都露出異色,刺天穹的人一個比一個難纏,沒有人知道他們的老巢在哪里,這是他們可以威懾各大進化門派的原因之一,現在一個種子級強者對楚風無奈,刺殺失敗,且服軟了,讓人驚異。

  就在許多人覺得楚風或許意動時,他的確動了,不過只是那只手在動,噗的一聲,他硬生生扯斷爐中被禁錮的那個青年男子的黑色羽翼,血花噴濺。

  這一刻,刺天穹的青年狩獵者如同一頭墮落天使,猛然抬頭,黑發亂舞,眼眸可怕如黑洞,大聲咆哮不止!

  “楚風!”他怒號!

  楚風冷冷的回應,無比鎮定,道:“你算什么東西,來刺殺我后,也敢對我擺出這種姿態,你楚爺我連天神族的圣人都在天藤上殺過,還怕你這種見不得光、只配行走在黑暗中的生物?”

  許多人驚呼,誰都沒有想到楚風這么干脆,強勢無比,直接就扯下來這位接近金身層次的狩獵者的翅膀!

  可以看到,爐中血淋淋,那個青年在低吼,在咆哮,一雙眸子陰冷無比,盯著楚風,持青銅牌的那只手捏的很緊,都已經發青了。

  這時,不少人驚叫出聲。

  接著,大黑牛、東北虎、周全等人也反應過來了,因為,有人在看光腦,他們湊過去發現了問題所在。

  “有個老梆子在搞事!”大黑牛示意楚風,讓他看原獸平臺。

  此時,星空中也不平靜,徹底震動了。

  刺天穹出手,哪一次不血雨腥風,讓各族都忌憚,他們殺過的圣人都不止一兩個了,代表著血色恐怖!

  有人說,他們比之前十大還可怕,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會冒出來,給予你致命一擊!

  此際,原獸直播平臺上有一個可怕的人在發表言論。

  這是一個老者,周身都被黑袍覆蓋,不露面孔,衣袖上鑲嵌著刺天穹的標志,一桿黑色長矛刺透天穹。

  除此之外,他的袖子上還有一個金色的月亮,很彎,滴著血,這代表他的身份,刺天穹的亞圣!

  “楚風,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放開我刺天穹的人,他這次任務失敗,從此不會再刺殺你。”

  亞圣級黑暗狩獵者,讓圣人都會發毛,忌憚無比,因為他們不按常理出牌,從不會正面戰斗,讓人防不勝防。

  “他失敗了,你們組織其他人呢,是否還會再來?”大黑牛問道。

  而楚風很平靜,沒有開口。

  亞圣級黑暗狩獵者冷漠回應,道:“如果還有人懸賞,價格足夠高,我們組織其他人可以接下任務,我在此不會給你們任何承諾!”

  “呵呵……”楚風在笑,言語中盡是冷意,什么都沒有說,而是開始直接動手了,因為,這個組織太囂張,太霸道了,竟敢跟他說出這種話!

  紅色的爐子中,那只由場域符號化成的大手在動,一把撕裂那個青年殺手的臂膀,鮮血噴濺。

  同時,那墜落的黑色羽翼被爐火焚燒,化成灰燼!

  “啊……”紅色火爐中,那青年嚎叫,此時他的右臂膀被撕下來,他的面色蒼白無比,第一次露出慌亂之色。

  不過,他的骨頭的確很硬,還是沒有求饒。

  “楚風,你在拂逆一位黑暗圣者的好意,必死!”這時,原獸平臺上那個老者寒聲道。

  “你算個屁!”這是楚風的回應。

  一剎那,整個原獸平臺都沸騰了。

  無數人都在觀看,見到楚風敢這么強硬的頂撞刺天穹的一位黑暗圣者,全都大受觸動。

  試問他們,有幾個人敢這么的硬氣,遇上這種事情絕對會忌憚無比。

  “楚風,我給你最后一次機會,放開他,我可以讓你體面的死去。”原獸平臺上,那個全身都被黑袍籠罩的老者冰冷的說道。

  顯然,他非常看中這個種子級狩獵者,還在嘗試進行最后的救助。

  當然,他也知道,楚風不可能改變心意了,所以他的條件又表現的很苛刻。

  此時此際,這個黑暗圣者的心理竟然很矛盾。

  “啰嗦,另外,你有病!”這是楚風的回應,絲毫不在意,不給黑暗圣者面子。

  渾身都隱在黑袍中的老者,冷幽幽的開口道:“從此以后,沒有人委托刺天穹,我們也會殺你,追殺你到形神俱滅為止,這是一種承諾!”

  所有賓客都凜然,關注原獸平臺,又看向楚風,一個魔頭對上了一個恐怖道統,這下有的看了。

  “刺天穹,算什么東西?你楚風小爺敢跟滿天進化者爭斗,一戰覆滅上百進化門派組成的聯盟,擊殺九千余名強者,還怕你們一個見不得光的組織,再加上你們一個又如何?!”

  楚風不屑,帶著冷意,帶著傲氣,直接叫板。

  原獸平臺上,黑暗圣者目光森冷,所有人都驚悚,仿佛可以透過星際網絡感受到那種無邊的殺意。

  “你楚風爺爺連天神族都一樣滅,連西林族與幽冥族都照殺不誤,你們刺天穹有什么可傲慢的,不過是躲在洞穴中見不得光的地老鼠而已,敢惹我,全滅!”

  這么強勢的宣言,讓所有人都大受震動。

  “不愧是楚大魔頭,連刺天穹都不怕,厲害!”

  “這……很楚風!”

  有人不少人感嘆。

  “現在加一個拍賣物,刺天穹的種子級殺手,誰要?”楚風喊道。

  “底價多少?”大黑牛問道。

  “一千枚六道輪回丹,一千滴地獄蟻液!”楚風平淡的開口。

  所有人都明白,他這是在羞辱刺天穹。

  這是在昭示,他連刺天穹的種子級選手都敢拍賣,何懼之有,這是要死磕到底!

  “楚風你很愚蠢,神來了都救不了你!”黑暗圣者冷冷的說道。

  轟!

  楚風催動紅色火爐,讓里面發出慘叫聲,那個失去翅膀、如同墮落天使般的青年男子凄厲掙動,但是沒有用,他被焚燒,在烈火中寸寸斷裂,化成焦炭。

  如同在進行末日審判,這個男子很快慘死在高空中,最后火爐解體,一切才終結。

  “楚風,你惹了不該惹的人,我們是行走在黑暗中的王者、圣者,你完了!”那個渾身都黑暗的老者怒道。

  “我也想對你們說,你們惹了不該惹的人,黑暗王者、圣者算個屁,你楚爺爺我是黑暗之祖!你們自以為刺殺很強,很厲害嗎?你楚爺爺我只身一人照樣可以覆滅各路人馬,出手比你們更干凈利落,不然的話也不會有這次拍賣盛會。看看你們,不過是躲在洞穴中,見不得光,能成什么大事!”

  這是**裸的折辱與嘲諷。

  接著,楚風又喊道:“今晚,但凡競拍成功的人,除卻原有的宇宙幣外,必須再額外給我一條關于刺天穹的消息,我要滅他們!”

  他又補充,道:“天神族,你們得做個表率,既然傳承如此久遠,你們了解的應該更多,給我消息的話,給你們打個折扣,少收一顆六道輪回丹。嗯,其他人也有這優惠。不然的話,以天神族為例,那顆天神舍利子就別想要了,我扔進茅坑中。其他組織如果不配合,你們的圣子,則要被我一刀一個都剁掉!”

  一剎那,整片星空都短暫寧靜。

  這家伙……還真是一個可怕的大魔頭,這一刻許多人真正認為,他比之刺天穹的人似乎還恐怖。

  “這是要調動各族的力量啊,他想將刺天穹揪出來,而后針對到底!”有人低語。

  “這還真是一個……恐怖魔王,比刺天穹有過之而無不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