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嚴肅表態負責

第七百一十五章 嚴肅表態負責

  這群黑暗狩獵者在被獵殺,這是一面倒的屠殺,林中血腥氣味刺鼻,尸體一條又一條的倒下去。

  楚風像是一道雷霆在移動,所過之處,這些殺手如同莊稼般成片的被收割,輪回刀下無活魂,閃電拳前無完尸。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一聲接著一聲,楚風的殺人手段太可怕,就這么一路橫推過去。

  刺天穹地球分部,在這一刻遭遇毀滅性打擊。

  “楚風……楚魔頭!”后方,那個披頭散發的老者拼命追趕,但是跟不上楚風的速度,只能看到他的殘影,楚風在這片地帶縱橫,不斷橫掠,四處斬殺。

  哪怕這些人是殺手,常年行走在黑暗中,也都膽寒,就沒有見過這么魔性的人,一口暗紅色長刀迸發的刀光,盛烈無匹,通天徹地,橫掃而過,必有人斷為兩截,橫飛出去。

  而那魔頭的拳頭更是可怕,能量雄渾,一拳之下,那些所謂的年輕精英,哪怕是晉升到餐霞境界的佼佼者,也被震的大口吐血,手臂折斷,而后身體更是龜裂,渾身都是血痕。

  砰!

  閃電拳下,又一位年輕的高手四分五裂,飛向四面八方,帶起大片的血雨。

  明月高掛,銀輝灑落,整片山地很柔和,像是披著一層薄煙,但是,血腥味太刺鼻了,破壞了素淡朦的美景與意境。

  “楚風,你會為此付出血的代價,死亡不是你的終點,你將在黑暗中沉淪,承受無邊的痛苦,在歲月的煎熬中掙扎!”

  一位中年殺手詛咒,因為,他徹底絕望了,被楚風一刀削斷手臂時,他雖然自救,將肩膀都自斬下去,結果又被楚風一拳貫穿胸膛,身體如同瓷器在龜裂,即將瓦解。

  果然,他怒吼過后,噗的一聲,不復存在!

  月光下,山川中銀瀑、青松、小溪,原本和諧寧靜,優美而富有圣潔氣息,但是現在全變了。

  哪怕是殺手,常年行走在黑暗中,可是看到楚風這么的霸道,如同一尊大魔神般,染著他們的血液,不斷收割性命,這些人也恐懼了,害怕了,有人在顫栗。

  到底是誰是黑暗狩獵者,誰是精通刺殺手段的族群?!

  現在一切都反過來了,他們已經接到命令,了解到最新情況,這個要被他們刺殺與梟首的人在當夜就殺了過來,犁庭掃穴,橫殺他們,簡直不可想象。

  年老的金牌教頭共有三人,結果一上來就被楚風干掉兩個,要知道,他們都接近金身層次了!

  至于其他人根本就不是對手,那些中年教頭,已經死了六人,近乎滅絕。

  至于年輕的精英,被認為非常有潛力與天賦的弟子,這么短暫的瞬間,死了六十多人,幾乎一照面就被楚風屠掉,猛烈的擊斃!

  楚風此時成為真正的魔神,身上猩紅點點,都是敵人的血,但凡出手就索命,橫掃這個殺手組織的分部。

  “啊……”

  有少年殺手崩潰,十六七歲,潛力巨大,天賦驚人,不然也不會被送到這顆正在復蘇的星球。

  在這個夜晚,他看到了煞氣滔天的楚風,看到了他眼神中的冷漠與無情,更見證了他的鐵血手段。

  這一刻,有幾名少年丟下兵器,轉身就逃,口中嚎叫著,信念崩塌。

  他們曾經自豪為狩獵者,可是今日他們竟然淪為牛羊,被人隨意屠戮,毫無抗爭之力,讓幾名少年絕望。

  其他人面色變了,從開始到現在,哪怕不敵楚風,這些人也都在潛伏,找機會刺殺,可是現在,他們中的一些人膽寒,做出的反應實在又違平日的培訓。

  “楚風,納命來!”

  那個金牌老教頭嘶吼,怒發沖冠,他是殺手,原本應該隱伏的暗中,給予敵人致命一擊。

  可是他現在卻無法冷靜,他的孫兒死于楚風的刀下,他一直在后面追趕,卻趕不上對方的速度。

  “殺人者,人恒殺之!”這是楚風的回應,既然這群冷血的殺手接到命令,要針對他與他的朋友,那沒什么好說的,必須要屠掉,斬殺個干凈。

  轟!

  一道刀光騰起,宛如雷霆般,聲音恐怖,光芒刺目,像是劈開了蒼穹!

  此時,楚風迎向那名老者,一路殺過去。

  而在此過程中,又有一些人斃命,有的人頭顱飛起,有的人被剖為兩片,帶著大片的血水倒在地上,而后又消融。

  事實上,刺天穹的人馬超出楚風的預料,不是七八十人,竟從地宮中有殺出一股人馬,加起來足有一百五十人以上。

  刀與細刺劍同時殺向對方,楚風跟這老者遭遇,附近的人殺的差不多了,他盯上最后這個還有威脅的金牌老教頭。

  哧哧哧!

  老者出手刁鉆,劍氣激蕩,如一條毒蛇在出擊,不時就會給予致命的一吻。

  而且,他不斷消失,隱匿虛空中,許多刺殺手段,層出不窮,這是一個非常難纏的狠角色!

  毫無疑問,在殺道領域中,這個人經驗太豐富了,這是專為殺生而或活著的劊子手!

  如果他在戰場上,在萬軍中,或許表現一般,但是單對單,在這種境地下,他釋放的能量是危險級的,恐怖無比。

  可惜,他遇上了楚風,無論是獨戰,還是群戰,楚風現在都實力可怕的驚人。

  鏘!

  他削斷對方的細刺劍,人如蛟龍,橫空而起,接連劈出數十刀,將那老者逼的快速躲避,數次消失在虛空中。

  “死!”

  然而,伴著楚風最后一聲輕叱,他一口氣劈出數百刀后,這個老者眉心淌血,出現裂痕,身體上更是如同蛛網般密密麻麻,全是血色細線。

  最后,鮮血溢出,從所有的紅色細痕中蔓延,這一次老者中刀數十次,整個人忽然間解體,墜落下去。

  楚風輕叱過后,都沒有再看他一眼,直接轉身就走,殺入人群中!

  這是一個流血的夜晚!

  此役,刺天穹一百五十多名狩獵者全部伏尸,半數人尸骨無存,死于輪回刀下,半數人斷臂殘肢,血淋淋,伏尸地上,被閃電拳轟爆!

  要知道,這當中可是有些狠角色,屬于金牌教頭以及種子級人物,但是,都被滅了!

  這個黑暗組織在地球設立的分部,在并不是很長的時間內被楚風掃平!

  主要也是因為,跟他布下的場域有關,這些人逃不走。

  不遠處,銀翼族膽寒,身體都在發抖,他們屬于外圍組織,不算嫡系,親眼目睹這一戰,從頭涼到腳。

  楚風提刀,在月光下一步一步走了過去,披頭散發,渾身濕漉漉,血跡斑斑,全是敵血。

  轟!

  閃電拳橫空,他再次大開殺戒!

  這片地帶,他也布下場域,攔住了銀翼族逃離的可能,這些人全被困在這片山林中。

  最終,這群跟隨刺天穹、為他們打掩護的銀翼族人馬也被斬首!

  天上繁星點點,明月皎潔,這片山林死一般的安靜,所有的飛禽走獸都在顫栗,蟄伏起來,連蚊蟲都不敢再鳴叫。

  楚風站在瀑布下,沖洗身體,換上干凈的衣物,背起長刀,轉身離開。

  他數萬里奔襲,滅掉刺天穹在地球的分部并沒有花去很長的時間,最后,他駕馭綠竹舟沒入東方的夜空,直沖大海而去。

  當楚風回來時,拍賣會還在進行中,并未結束,而且高潮迭起,一些稀珍的寶物,還有那些圣子圣女,都在緊鑼密鼓的進行拍賣中。

  “楚兄,你剛才去了哪里?”始魔族太子元世成問道,他帶著異色,因為以他強大的神覺,他確信剛才楚風曾經離開,不在船上。

  “身體血氣不暢,去活動了一下筋骨。”楚風答道。

  這時,大黑牛、黃牛、老驢等人都看到楚風,見他平靜的歸來,頓時明白,事情順利,已經落幕。

  他們都露出喜色,徹底放下心來。

  “楚風,你對不起我們,在昆侖山時,為什么偷襲我們并洗劫。”

  這時,元媛興師問罪,可大眼卻有些嫵媚,而朱雀仙子也站在她的身邊,紅色戰衣跳動明滅不定的火焰,逼視楚風。

  楚風站在甲板上,手持酒杯,向她們示意,然后,態度誠懇,認真解釋,說當時認錯人了,以為她們與天神族有關,最后因為不確定她們的身份,所以只是洗劫,而沒有害命。

  元媛斜睨,這種鬼話怎么能相信,不過她倒也不想翻臉,原本還想拉攏楚風呢,現在不過藉此交談,找個切入口。

  始魔族,想要拉龍楚風!

  銀發小蘿莉映曉曉神出鬼沒,跑過來拆臺,道:“大騙子,那你敲暈我姐姐作甚,難道她也像天神族的人嗎,沒看到我們一頭銀發嗎?!”

  “我以為你們是西林族的人,那個族群的發絲顏色很雜!”楚風臉不紅心不跳的答道。

  正在走來的映謫仙、映無敵聞言,都是一陣無語,這還真是張口就來!

  拍賣會在進行中,隨著時間推移而進入深夜,兩個時辰過去了,宇宙中刺天穹組織無法平靜了。

  因為,他們當夜就在調兵遣將,要派出最有經驗的王牌狩獵者,來銀河系,進入地球殺楚風!

  然而,當他們在跟地球分部聯系、想要了解一些情況時,毫無動靜,那里死氣沉沉,沒有任何人回應。

  接著,他們跟外圍成員聯系,結果銀翼族也毫無反應。

  地球分部失聯!

  這絕對是大事件,他們心中當時就是一沉,派往地球的人居然全部失聯,實在滑稽而可笑。

  到頭來,他們只能聯系星際探險者,花費重金,向這些組織買消息,讓他們去探尋。

  星際探險者有很多組織,自然有些成員在地球上,這種人平日間偶爾跟刺天穹有業務上的往來,此刻直接接單。

  因為這種任務太容易了,只要趕往目的地看一看就是了。

  當夜,一則震驚星空的消息傳出,以爆炸般的速度在星海中擴散,讓許多道統震撼,瞠目結舌!

  星際探險者他們平日探險、挖掘寶藏,也幫人探尋消息,這些都是有償的,且買家不是唯一性。

  他們可沒有義務保密。

  當他們趕到王屋山深處時,立刻聞到刺鼻的血腥味,然后,他們看到滿地的尸體,以及許多人形灰燼,殘留的戰衣袖子上有刺天穹的標記,他們意識到,這是黑暗狩獵者的老巢,是他們在地球的分部!

  這些人全都死了!

  當他們將這些消息告訴給刺天穹后,這個黑暗中的龐然大物的高層震怒!

  同時,其他一些道統也得到消息,引發滔天**。

  “天啊,這是誰做的?黑暗狩獵者反倒被人獵殺了,全滅,一個都沒有能夠逃走!”

  大地震,消息在星空中擴散。

  “不久前,他們不是在官方平臺行發布消息,說要開始狩獵楚風嗎,結果……自己先出事了!”

  “這……是在地球發生的?該不會是……”一些人眸光閃爍,有了驚人的聯想。

  很快,東海拍賣會現場,許多競拍者也得到消息,都驚呆了,許多人起身,而后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楚風,這該不會是你做的吧?!”此時,就是映無敵都帶著驚容,看向對面的楚大魔頭。

  楚風搖動紅酒,很平靜走上高臺,對所有人開口,道:“臨時開個發布會。”

  然后,他很簡短,也很認真的表態,道:“我對王屋山的這起事件表示負責!”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