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二十一章 神體楚風

第七百二十一章 神體楚風

  亂石堆中混沌氣彌漫,這里有古老的殿堂,有恢宏的石山,更有一座磅礴的三足妖鼎!

  “啊……”

  三人大叫,每人抓住一只鼎足后,感覺渾身血液都在蒸騰,透體而出,化成紅光沒入的這口大鼎中。

  黃牛、歐陽風、大黑牛顫抖,身體在虛弱,三個人都要干枯了,在被抽取一身的血精與精神力。

  “這妖鼎是要索命,歐陽神王跟你拼了!”蛤蟆大吼,一只手被鼎足所吸住,掙脫不了,他猛的倒立而起,用腳倒踢散發蒙蒙光輝的大鼎。

  當!

  響聲震耳,可是也在一剎那間,歐陽風面孔扭曲,滿臉的金色斑紋都幾乎擠壓到一起,感覺鉆心的疼。

  那只腳要斷裂了,血流如注,踢在妖鼎上后,自身的腳趾頭疑似骨折。

  “轟!”

  這時,黃牛張口噴出一片雪白的光芒,那是一口混元精氣,轟在大鼎上,結果卻被反震回來,她也撼之不動。

  同一時間,三人的精氣神流逝越發的嚴重,肉身以能夠看到的速度在干癟。

  “石碑上的言論誤人,這他媽的是要殺人啊!”大黑牛吼道。

  然后,他頭上的兩支犄角脫落,化作兩口圓月彎刀飛出,幫助黃牛與歐陽風,想要轟開鼎足,讓他們脫困。

  當當當!

  火星四濺,老牛的那根粗糙的犄角幾乎斷裂,劈在鼎足上,那里紋絲不動,彎刀自身幾乎要崩斷。

  噗!

  這時,大黑牛撕裂自己身上多處傷口,使之血液噴濺而出,染紅大鼎,他吼道:“既然要血祭,你牛爺爺給你,放開他們!”

  同一時間,他身上被保留下來的無劫神體的血藥也被他抖手扔進鼎口內,喝道:“去,都給你!”

  嗡!

  大鼎搖動,有那么一瞬間,鼎足都在顫抖,讓蛤蟆與黃牛猛然一震,奮力掙扎下居然真的脫困了。

  然后,他們看到大黑牛在以驚人的速度干涸,直接就干癟了下去,皮包骨頭,跟不滅山中那些活死人沒什么區別。

  “老黑!”

  黃牛大吼,它的聲音很稚嫩,但是此時卻撕心裂肺,大黑牛這是本源盡失啊,幾乎要立刻死掉了。

  “老牛,堅持住!”歐陽風也大喊,同一時間,他震動自己的絕世畫卷,一頭又一頭神獸浮現,踏在星辰上,對他頂禮膜拜,畫卷一展,鋪天蓋地,向著大鼎轟去。

  黃牛也爆發,渾身都是金色的符號,它如同沐浴神圣光焰,居然直接怒吼著,施展出絕世畫卷的同時,自身也昂首,向著大鼎撞去。

  大黑牛在咆哮,道:“不行,你們退開,這古怪的藥鼎需要的是不同人的血精,三只鼎足,現在現三種類別夠了,我繼續提供就是,你們別將自己搭進來!”

  轟轟轟!

  這片地方大爆炸,各種符號翻涌,能量沸騰,結果黃牛、歐陽風都被掀翻出去,全都遭遇重創,它們的攻擊不起作用。

  尤其是,他們看到,大黑牛投進去的無劫神體的血液也從鼎口中震落出來。

  黃牛迅速收取,焦急道:“周尚不屬于妖族,這血液沒用,老牛你喝下!”

  它直接灌進大黑牛的嘴里,原本大老黑都干癟的不成樣子了,雙目都已經暗淡,幾乎成為死人。

  但是,他經過蘊含著神藥的紅色血藥的滋養,他的生命氣機再次復蘇,因為,這是提純的無上寶藥在為他續命。

  大黑牛又一次活下來,可是,那只鼎足卻在瘋狂汲取,時間不長,他又瘦骨嶙峋,皮包骨頭。

  而且,他一身光亮的黑色皮毛早已暗淡,且在大片大片的脫落,渾身光禿禿,老邁的不成樣子。

  “糟了,我們被古人害了,被不滅山的傳說欺騙了!”歐陽風目眥欲裂。

  大黑牛太慘了,馬上就要完了,這讓他們充滿挫敗感,舍生忘死的闖進來,竟然是這樣一個結局?

  黃牛果斷割裂出一道傷口,沖到大黑牛那里,用血液澆灌在鼎足上,并且要將大黑牛替換出來。

  大黑牛非常虛弱,用力想將他推開,道:“別,小黃……你走開!老牛我最近很窩囊,域外的人總是來挑事,卻無能為力,這次不成功便成仁。你別做傻事,你是好苗子,可以替我們牛家去征戰,去廝殺,滅了那群王八羔子!”

  “老黑,你不要犯傻,我們還沒到山窮水盡時,你不能死,給我活著!”黃牛喊道。

  “老黑,你敢死的話,你那所謂的牛仙子,我娶了,保證不給你留著!”歐陽風也吼道。

  “你個蛤蟆羔子……敢氣牛爺,我……噗!”大黑牛吐出最后一口血,脖子一歪,無力的躺在那里,雙目徹底暗淡,沒有了光澤。

  “特么的,老牛你怎么能死,給我活過來,歐陽大爺我大嘴巴抽死你!”歐陽風拎著老牛使勁向后拽,同時扇了大黑牛幾個大嘴巴,想將他打醒,打活過來。

  “我去……你大爺的,真抽我啊?”大黑牛開口,居然又活了。

  黃牛、歐陽風驚喜,快速將他向后拖,可是他的身體黏在大鼎上,根本拖不走。

  大黑牛虛弱的開口,道:“這血祭之法有效……但我不行了……回光返照……蛤蟆,等看到牛仙子后,家祭無忘告乃翁。”

  然后,他脖子一歪,這次徹底咽氣了。

  歐陽風急了,用力搖動他的身體,嘶吼道:“老黑你大爺,臨死都占我便宜,給我活過來,你要不活過來,我燒了你的尸體,刨了你將來的墳,讓你死了也不得安生!”

  “老黑醒一醒!”黃牛也怒吼,使勁推他干癟的身體,簡直就是一個骷髏,所有的精氣神都流逝干凈了。

  可惜,現在無劫神體的血藥都耗盡了,早已灌進大黑牛的嘴里,已經用光。

  江寧,紫金山。

  地心深處的小世界內,楚風身體幾乎炸開,滿是裂痕,當他將那些花粉灑在古棺外的母金鏈子上后,極速倒退出來。

  可即便這樣,那恐怖的波動、無上強者復蘇的能量依舊讓他幾乎炸開,險些形神俱滅。

  這還是楚霸王護著他的結果,可想而知,妖妖的祖父有多么的變態,太過可怕,真要是從此泯滅感情,只知殺戮的話,那的確將是一場無邊浩劫!

  “好了,我運轉呼吸法進行調節,馬上沉眠,半日后復蘇,那時母金神鏈將斷落一截,我直接殺進星空,但只有一息時間!”

  這是古棺中的發出的聲音,宏大無比,在這方小世界內震動,每一個字都像是一座大山砸在人的心頭。

  一息的戰斗時間,會葬下黑劍皇朝嗎?

  如果真的覆滅掉,而又被那些黑暗狩獵者最后時刻洞悉,會是何感想?一息的戰斗,估計刺天穹上下都無言。

  這時,楚風倒退,他驚異的發現,自己被震傷后身體居然溢出一縷又一縷發出淡藍光輝的血液。

  “嗯?!”他大吃一驚,這是怎么了,發生了什么?

  他百思不得其解,上一次渡劫時,他的身體曾經被毀的不成樣子,當時流的血液還是紅色的,這才幾天工夫,怎么變成藍色的?

  他仔細思索,渡劫后,他的身體曾經發生激烈蛻變,血液顏色的更改或許是從那時開始的。

  “深藍神血,和這顆星球一樣的色彩……”楚霸王下意識的開口道。

  “什么神血,我不想要,我只要鮮紅的正常的血液!”楚風道,他莫名蛻變成一種神體,并未讓他感覺到喜悅,反而有些擔憂。

  “有辦法解決。”楚霸王開口,但是,他偏著頭想了又想,道:“忘了。”

  這讓楚風稍微安心,他還不了解深藍神血到底怎樣,但是,既然有辦法解決,那就進可攻退可守。

  “神血,我竟了有神血,這是怎么做到的?”他自語,有些修士,服食大藥可以得到。

  難道說,他在萬神之鄉采摘到神藥,最終不僅返老還童,如今也影響到血脈的蛻變?

  任何神血、道體等,都有超級非凡的表現,楚風倒是有些期待,自己是否可以蛻變出某種恐怖的能力。

  不過,他傾向于得到能力后,讓湛藍神血恢復成鮮紅。

  因為,他曾聽妖妖簡單提過一句,所謂的無上體質的確不凡,但是,鮮紅的血液也不差,也許更超然。

  地球外,太空中。

  那超級圣器內,宏大的戰爭皇城中,黑暗圣者冷漠開口,道:“魚兒來了嗎,快點咬餌料吧。”

  幾位委托者巋然端坐,散發圣威,靜等結果,大網已經張開,他們希望將一些大魚全部抓住,所謂的沒落星球沒有理由再次繁盛起來,他們要將一切希望都扼殺,斬殺在萌芽階段,毀了這顆星球上的土著即將到來的復蘇契機。

  “呵呵,這群土著,已經退化到最低等的種族群體間,與野獸無異,就不要想著再崛起了。所謂只手遮天,是真實存在的,老夫會讓你們明白,上古年間滅了你們,今天更能輕易斷了你們所有人的進化之路!”

  “嗯,一群低等蠻夷,如同獸類,今天先捕殺幾條大魚,然后,也順便解決這顆星球的問題,從此之后這里將是你我幾家的藥園子、牲畜圈!”

  戰場皇城中,幾人都帶著淡漠之色,交談時毫無感情波動,像是在談論著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東海,不滅山深處。

  轉眼間,已經快過去半日了。

  大黑牛的身體冰冷,近乎僵硬,黃牛與歐陽風低吼著,也在血祭,兩人都扶著大鼎,自身皮包骨頭,渾身精氣神流逝的嚴重。

  但是,他們知道,差不多了,即將掌握這口妖鼎,成為不滅山的主人。

  “老牛,你特么的讓歐陽大爺傷心了,你還是處牛,還未有過道侶,就這么死了,丟不丟人啊!”歐陽風在嚎叫。

  “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歐陽蛤蟆……我去你大爺的!”鼎中,傳來大黑牛極其虛弱的聲音,在那里罵娘。

  “啊?”黃牛與歐陽風都愕然,然后心神大震,無比的驚喜。

  “老牛你尸體在外面呢,你鬼魂怎么跑大鼎中去了?”黃牛問道。

  “被煮呢,你們加把勁,馬上成功了,干死域外那群鈞馱羔子!”大黑牛吼道,同時又道:“歐陽,你牛爺爺我想打死你!”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