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二十九章 輪劍掃天下

第七百二十九章 輪劍掃天下

  “啊!”

  大天神發出大吼,這一擊太猛烈了,妖妖爺爺的拳印宏大而浩瀚,宛若青天砸落,如同地獄傾覆,能量恐怖絕倫,打在他的右胸膛上!

  他的這身甲胄號稱凌天石甲,以混沌中的異種神石打造而成,堅固程度接近母金,是世間最珍貴的材料之一。

  可是現在卻被洞穿,拳印擊在這晶瑩璀璨的甲胄上,讓它龜裂、崩碎,而后炸開一大片,甲胄碎塊飛起來時像是恒星在解體,絢爛而又刺目。

  當然最可怕的是能量在洶涌與傾瀉,空間塌陷,一剎那諸多流星劃過這里,那是星體在被震落。

  大天神,真正的宇宙霸主級人物,他以神祇自居,前綴了一個大字,可見其雄心壯志!

  可是他現在遭受重創,右胸被打出一個血窟窿,血液一下子就流了出來,讓他怒發沖冠,比太陽還大的金色瞳孔閃爍冰冷與森然的殺機。

  他咆哮間,一縷金色的血液從他嘴里噴出來,那是天神族的血精,蘊含著最為可怕的復雜符號,撞擊向妖妖祖父的眉心,要打穿他的腦海。

  “吼!”

  妖妖的爺爺在低吼,他的口鼻間噴出的是濃郁的陽氣,仿佛不屬于這個世間,這種能量層次太高級。

  陽氣凝聚天地秩序,神紋交織在當中,擋在他的面部前,跟那口天神血撞擊在一處,各種規則符號盛開,光耀宇宙!

  一剎那,什么都看不到了,他們兩人被無窮的神輝淹沒,對于世人來說,這就是神戰!

  砰!

  接著,神霞擴散,各種能量蘑菇云組成浪花,掀起風暴,宇宙中如同一片汪洋在涌動,盛烈而絢爛。

  這種浪濤拍出去后,附近的行星在一顆接著一顆的炸開,化作齏粉,兩人間迸發出的能量太恐怖。

  大天神在悶哼,他的嘴角帶著血,胸膛前有個窟窿,身體劇烈搖動,呼吸法在瘋狂運轉,捕捉宇宙中的能量因子。

  此外,他的一條手臂在淌血,幾乎被撕裂下來,還連著一點,他們剛才在貼身對抗,妖妖的爺爺一直抓著他的右臂,就差一點,便撕扯下來!

  大天神咆哮,號稱神明的他,居然一而再的被人打成重傷,橫飛出去。

  因為,這種傷已經傷到他的進化根基,這個級數的戰斗,有諸般殺式,動輒就可以傳遞到靈魂上。

  大天神胸膛起伏,呼吸急促,宇宙中各種已知的、未知的能量因子蜂擁而來,向著他的傷體飛去,修補其軀。

  妖妖的爺爺完全是憑著一種本能在戰斗,滿身黑色的長毛,連面部上都如此,他的經歷太可悲。

  他來自陽間,經歷坎坷,到頭來又喪子,且失去孫女,一門三代天驕,只剩下他自己,此時雖然迷失,但是他的眼角依舊掛著幾滴血淚。

  他一聲低吼,再次殺了過去,一種執念、某種潛意識在支配著他,要為自己的子嗣報仇,討一個說法。

  “老匹夫!”大天神避無可避,躲無可躲,只能接戰,因為他感受到了對方的速度,出奇的快,絕對超越他。

  “來吧,我殺你兒子,滅你孫女,他們不都是天縱奇才嗎,皆被我扼殺,你能奈我何?”

  大天神狹長的金色眸子中帶著冷冽之意,他希冀,那支配妖妖祖父的潛意識因此而情緒波動劇烈,從而無法有效控制戰意與殺意。

  因為,他在心悸,怕這樣一個怪物到頭來真的憑著本能而殺掉他。

  咯嘣!

  在他的迎擊的過程中,他那右臂接續在一起,胸膛的傷口亦愈合,所謂一滴血都可重生,更何況是他這種人。

  大天神比他們這一族的后起之秀強上太多,沒有被妖妖爺爺的陽氣徹底壓制,因此各種規則依舊在自身的掌控中。

  鏘!

  他將斷刀召喚過來,右手持著,劈向妖妖的祖父,而且身體在以莫名的軌跡移動,如同一條神魚在擺尾,輕靈而飄忽。

  轟!

  此時他的能量是瘋狂的,刀芒暴漲,他避開妖妖祖父的一次凌厲撲殺,同時閃開了那條母金鎖鏈,利用對手神智不清醒,想要襲殺。

  關鍵時刻,妖妖的祖父雙目中帶著無盡的殺意,避開天神刀,如同一只不死鳥在盤旋,華麗的翱翔,接著又撲殺下去。

  而且,在此過程中,他的身體內的母金神鏈飛起,改變運行軌跡,這是非常規兵器,可以隨時變向。

  當!

  大天神格外慎重,不惜拼著兵器再次受損,震開母金鎖鏈,而后雙掌與眉心同時綻放符文,激烈澎湃,淹沒前方。

  妖妖的爺爺雙臂一震,不同不死鳥展翅,仙光艷艷,震潰前方的符文能量。

  轟!

  近在咫尺的大天神在施展其他法則能量時,他的背后,突然出現一條蛟龍尾,化作秩序之鞭,抽向妖妖的爺爺。

  這是他的殺手锏!

  他是魚龍身,此時突然顯出蛟龍尾,突兀的轟殺,讓人防不勝防。

  “吼!”

  妖妖的祖父咆哮,預感到危險時,周身浮現一片又一片羽毛,全都是能量化成的,宛如不死鳥涅槃,羽毛脫落,為了蛻變,為了更強大!

  果然,以他為中心,爆發的能量風暴震撼了宇宙星海!

  大天神的蛟龍尾形成的秩序之鞭被震開,能量羽毛傾瀉,漫天飛舞,絞殺一切,讓大天神悶哼出聲,那條尾巴血淋淋,險些斷裂下來。

  “喀嚓!”

  在妖妖祖父的體外,電閃雷鳴,陽氣直接濃郁了一大截,果然如同不死鳥涅槃般,更加強盛了。

  陽氣在他體外構建戰甲,璀璨奪目,覆蓋在他的軀體上,讓他如同一尊戰神復蘇。

  他又覺醒了一種能力,這是陽間的神技,原本在他意志完好時才能施展,但現在卻被逼觸發而出!

  然后,在鏘鏘聲中,妖妖祖父的體外,自背后騰起九道劍光,色彩各不相同,貫穿這片星海,氣息太磅礴了。

  宛若一頭真凰張開翎羽,而后,在哧哧聲中向前斬殺過去。

  “殺啊!”

  大天神也咆哮,強大如他這等境界,居然也在急迫的施展“天神附體”與“召喚天神”這樣的秘術,有金色虛影莫名從虛無間走出,跟他融合歸一,有金色的骨塊從蒼穹上飛來,融入他的軀體中。

  雖然是能量,是符文所化,但是,能夠從虛無中凝聚而來,這本身也透發著詭異!

  當初,楚風跟天神子大戰時,就遇到過這種秘術。

  而強如大天神,居然也在召喚,這就透發著詭異了,略顯恐怖!

  轟!

  妖妖祖父身后的九道不同色彩的劍光居然組合成劍陣,化成一個輪盤,成為劍輪,向前碾壓過去。

  這是真正的摧枯拉朽,屬于陽間的絕世神技,在這片宇宙中出現。

  大天神面色變了,竭盡所能對抗,兩人碰撞在一起,迸發無量光,淹沒星海!

  轟隆隆!

  激烈的廝殺,殘酷的碰撞,到頭來當的一聲,大天神手中的斷刀飛出去了,滿是裂痕,一件究極兵器全面毀掉。

  而且,他在踉蹌倒退,所謂的召喚天神、天神附體,都沒有擋住妖妖爺爺的那個劍輪,生生劈開他的防御,那是法則劍輪!

  大天神差點被腰斬,而且身上密密麻麻都是傷口,全都深可見骨,他身上的戰甲徹底崩開,不復存在。

  妖妖祖父的劍輪也徹底暗淡,這種攻擊消耗巨大,劍輪散開,重新化為九口不同色彩的劍體,直插宇宙間,巍峨如同撐天支柱!

  吼!

  妖妖的爺爺撲殺,這一次是致命的攻擊,想撕碎大天神。

  一向強勢、以神明自居的大天神,心中顫栗,他害怕了,不敢再拼下去,因為他真的不是對手,這是死戰!

  無論速度是否能快過對方,他都在極力躲避,要構建蟲洞,逃向宇宙邊緣。

  他想跟其他聯盟者匯合,共擊這個怪物!

  他心中懊悔,他們分散在各處要道,一直在等待圣師從混沌中的殘破宇宙出來,想要伏擊他,結果沒有料到在大后方反倒出現巨大問題。

  這就導致,他們針對的方向完全錯誤,他大戰到現在都沒有等到救援者,那些人顯然還在路上。

  “不過,有些人該到了才對!”他眼眸中浮現冷色,立刻知道,就如同他沒有救幽冥族巨頭般,有人也沒有第一時間救他。

  這種結盟毫無約束力,打擊沒落的星球土著時,那自然可以走在一起,遇到硬骨頭時,卻各自有盤算。

  “啊……”

  大天神剛進蟲洞中,就被妖妖的祖父一掌震開空間,生生打了出來。

  他噴出三大口血精,焚燒著,就要施展禁忌秘術,不惜自傷軀體提升速度,想要脫離這片“死亡泥沼”。

  “嘩啦!”

  然而,現在妖妖祖父的戰斗意識像是在全面提升,比剛才更恐怖,體內的母金神鏈飛出,提前預判出大天神要遁走,而且算出要逃的方位,直接截在前方,剎那鎖住了他。

  大天神頭皮發麻,心中一沉,被這個怪物接近到身前的話絕對沒有好下場,他奮力掙扎。

  讓他驚悚的是,母金神鏈勒進他的血肉中,嗤嗤作響,像是要熔化他,無數銘刻在母金上的符文閃耀,他無法掙斷!

  轟!

  妖妖的祖父藉此殺到近前,拳印舉世無雙,轟殺過來。

  大天神極力對抗,符文流轉,雙臂交叉在一起,奮力對抗。

  可惜,他擋不住,血液濺起的剎那,大天神慘叫,他的一條手臂都扭曲了,那拳印轟穿防御光幕,打進他的肉身中。

  噗!

  而且這一次妖妖的祖父的殺手锏不斷施出,身后的劍輪再次重組,鎮壓而下,讓大天神驚悚,被壓在下方,他亡魂皆冒,將所有能量都從身體中祭出,抵擋那即將落下來的璀璨光輪。

  噗!

  妖妖的祖父出擊,這一次徹底撕下他的右臂,放在嘴里就咀嚼。

  這條臂膀離體后,居然化成一條蛟龍臂爪!

  “啊……”

  大天神凄厲長嘯,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陣仗,一位可怕的敵手重創他后,還要吃掉他。

  他通過妖妖祖父的眸子,看到的是日月炸開、星空崩塌的景象,還有無邊的血海,他意識到,那是對方潛意識中的血海深仇,現在在報仇!

  他還有些后悔,一再強調,他扼殺了妖妖與她的父親,挑釁眼前的老人,說拿他能怎樣?

  結果,現在報復的時刻到了,他難道也要步天神族后起之秀的后塵,也要被生吞活剝?

  一剎那,那條蛟龍臂就被吃掉了,而且,妖妖的祖父鎖住大天神,抓住他的另一條手臂直接就啃咬!

  “啊……”

  大天神真的毛了,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可怕的對手,這是真正的狠茬子,要直接吃掉他。

  “各位道友,你們可是到了?現在不出手更待何時!”他怒吼著。

  因為,他這樣對抗劍輪,自身動彈不得,瞬息間,另一條手臂被當成盛宴,也在被吃掉,蛟龍骨浮現而來。

  這番景象被宇宙高大平臺聯手布下的特殊天眼監測到,各方勢力都被驚的毛骨悚然,嚇的不輕。

  那可是大天神啊,居然要被人吃掉了!

  “天神族的道友,我來了,你我共同誅殺此獠,什么地球的老牌神秘強者,都已迷失心智,送他上路!”

  靈族的映照諸天級強者到了!

  而更遠處,一對冷漠的眸子,如同兩輪血日,泯滅人類的感情,也倏地睜開,他是魏西林,當年西林軍的軍團長,如今已經映照諸天,親自趕來。

  不過,他的路程還遠,沒有第一時間殺到,在宇宙深處凝視。

  “怪物,當年送你的子嗣上路,今天也殺掉你,一個也不留,斬草除根,憑你一個人也敢逆天?!”靈族映照諸天級人物駕臨,轟殺向妖妖祖父的頭顱。

  嗡!

  然而,就在此時,虛空突然裂開,一個面容極其俊朗的男子出現,臉色蒼白,一頭銀發披散,他站在銅棺上,手持趕星鞭,轟的一聲輪動開來,向前砸去。

  太突然了,他是圣師,動用場域手段,突兀地出現,早先沒有驚動任何人,他手中的趕星鞭抽在靈族巨頭的后背行,打的他大口咳血,橫飛出去,身體差點炸開。

  “爺爺!”

  在那銅棺上還有一個少女,鐘天地之靈慧,美眸蘊含著熱淚,在顫抖著呼喚,她是妖妖,也回來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