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三十章 諸天神戰!

第七百三十章 諸天神戰!

  靈族映照諸天級巨頭,號稱靈祖,曾經歷過神靈化血幡肆虐天下的時代,那時的靈族威勢極隆,所向披靡!

  到最后連前十大都坐不住了,壓制那件無上秘寶,最后強行拆解至寶,不讓那件進化到恐怖地步的究極大殺器再現世間。

  現在,這位經歷過那時代的靈祖出來了,當時雖然不是由他親手掌控那傳說中的化血幡,但他在上古也是兇名昭著之輩,圍獵過妖妖的父親。

  他才一露面,就揚言要誅殺妖妖的祖父,跟大天神聯手,想鏟除地球最后的“運道”。

  結果,這一刻他差點被放翻,后背劇痛,骨頭都裂開,脊椎骨折斷,那趕星鞭的威能何其恐怖?

  圣師藉此兵器,能夠趕諸天星斗,羅列場域,布置殺局,連映照諸天級人物當年都拿他無奈。

  更遑論說,圣師如今也踏足進這個領域中。

  尤其是這一次,他邁出關鍵性的第一步,站在這個領域中,徹底穩固,不再那么的生命氣機衰弱,他在混沌中的殘破宇宙中獲得續命之物。

  所有這一切都發生在剎那間,電光石火中,從靈祖被打的后背龜裂,滿身是血,踉蹌橫飛出去,到現在為止,搏殺是連貫的,持續的,還在進行中。

  嗖!

  圣師幾乎都沒有停下,就再次消失,砰的一聲,出現在靈祖的身后,還未容他轉過身軀再次揮動趕星鞭。

  靈祖是何等的人物,從漫長歲月前一路走來,貫穿很多個時代,他的神覺無比敏銳,第一時間撐起法則符號,守護己身。

  但是,圣師的后手不止這些,他在趕來的過程中,就動用趕星鞭羅列場域,布下殺手锏。

  可以看到,諸天星斗齊聚光華,北斗星宛若星空海眼,而后抽汲無窮星輝之力,轟的一聲,透過勺柄,轟擊過來殺伐之光。

  這還是一簇星體而已,這時,其他區域,周天星輝蔓延,浩瀚莫測,有的地方,星河為弓弦,張開宇宙大弓,射殺能量光束,沖擊此地!

  這種場域手段,震撼世間!

  所以,周圍漫天星光之力,一簇或許不足以傷及這個級數的人物,但是無窮無盡,聚焦而來時,那能量就駭人了。

  靈祖的護體光幕被打穿,符文被磨滅,然后,趕星鞭再次落下。

  噗!

  血液四濺的過程中,靈祖悶哼,踉蹌避退,趕星鞭接連重擊,抽在靈族的老祖身上,這個場面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靈祖居然在挨打!

  星輝彌漫,長空為戰場,諸天星斗列陣,化作兵器,有的星斗組成長矛,發出刺目的光芒刺來,有的星斗組成天刀,橫空劈斬,有的星斗成為一尊大火爐,鎮壓而下!

  無窮星辰,它們成為磁石,演化場域,激射出各種能量兵器,轟殺向前,這種波瀾壯闊的大場面,讓域外的人石化,而后脊背發涼。

  至于場中的靈祖,那就更不用說了,突然遭襲,一下子落在下風,然后都來不及反擊,就被壓著打!

  這是圣師回歸后,第一次這般的主動,布下天羅地網,鎖困靈祖,簡直要將他當場劈殺了!

  靈祖,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他想罵娘!

  太被動了,就這么被人困在場域中,一邊倒的壓著打!

  他可不是受虐狂,沒有那種嗜好,可是現在骨斷筋折,后背都要斷開了,血肉都爛掉了。

  他發狂,真是豈有此理?!

  此外,他惱怒,這一次的太失策,他們興師動眾,圍堵圣師,結果人沒有堵到,反倒讓對方潛行到這里,深入大后方,對他襲殺。

  他們準備了映照諸天級的神眼、還有昔日留下的火眼金睛,簡直能望穿混沌,能第一時間監察到圣師動向才對。

  可是,就這么被他殺到眼皮子底下。

  噗!

  靈祖憤怒,手中一桿血色大幡橫掃,他總算能動了,不再被禁錮,但是可悲的發現,他自己的脊椎骨斷掉,幾乎被腰斬!

  那趕星鞭太犀利,如今跟著圣師一同進化,到了映照諸天這個層次!

  “轟!”

  還好,關鍵時刻,魏西林動了,當年背叛上古地球的西林軍的軍團長,早已真正崛起,成為一方巨頭。

  他抬手間,震散星空秩序,干擾圣師布置場域。

  靈祖拼命,借機掙脫出來,他在遠處驚出一身冷汗,差點就被襲殺?這太也恐怖,他的身體斷裂,在迅速重組,神血倒流而回。

  他真的不敢想象下去,如果魏西林不動手,他難道會被圣師借助場域困殺在這里?

  “魏西林!”圣師開口,看向遠處昔日的兄弟,今日的不共戴天敵人。

  當年的魏西林,統率一部大軍,充滿野性,桀驁不馴,到頭來他的野心以及反骨造就了后來的血色災難。

  他臨陣反戈一擊,調過頭來,引領域外大軍長驅直入,殺的自己這邊的人馬措手不及,許多族群因此而被抹殺干凈,徹底滅族!

  今日,他成為一族之長,號稱西林族,當年地球的絕頂天才魏恒,被譽為星空下第九,就是跟他走了。

  “亦塵兄。”魏西林淡淡的笑著,在遠方拱了拱手,無形中的氣息彌漫而來,能量濃郁度驚人。

  不得不說,他是個人才,當年不顯山露水,到頭來卻映照諸天,比很多所謂的上古絕世天驕都要走的快,都要猛烈。

  圣師,原本是一個平和的人,心緒無波,但是現在他蒼白的臉越發的雪白,他的兩位結拜兄弟,昔日都曾映照諸天,但死的卻那樣的凄慘。

  上古地球被滅,流血漂櫓,圣師當初的確改變不了什么,但是,他卻無法原諒那些背叛者,關鍵時刻捅自己人一刀,讓他每次想起,都覺得心痛,為死者而傷。

  圣師揚起趕星鞭,遙指遠方的魏西林,面對這個昔日也曾經一起飲酒、稱兄道弟的故人,他心中發堵。

  “亦塵兄,別來無恙,我們見面不見得非要死斗。”魏西林在淡笑。

  轟!

  可是圣師出手了,他知道,魏西林雖然桀驁不馴,但是卻不魯莽,一向謹慎,對方這是在拖延時間,等待援手到來。

  他們不可能這點人馬,還有其他人,為了圍堵圣師,他們下足血本錢。

  場中,靈祖快速移動身軀,要撕裂空間,因為他發現,圣師也在針對他,又要被圍困于此地。

  他不可想再次陷入場域中,被人壓著打,那滋味太難受,剛才險些發生意外。

  “呵呵……”

  突然間,有人在冷笑,一尊巨大的金屬人浮現,跟魏西林并肩站在星海中,頭頂日月星辰,眼睛比許多性星球都磅礴多倍。

  他是一個金屬人,是機械族的老祖,號稱不滅金剛!

  他也來了,跟魏西林聯手,抵住圣師亦塵布下的場域能量,站在那里淡漠的笑著,但是眼神中卻露出無邊殺機。

  “你們還不快出手!?”

  這時,大天神在嘶吼,他驚恐到一定境地,他兩條臂膀都被妖妖的祖父吃掉,自身被母金鎖住,想逃走都不行。

  他就這么看著,自己在被啃噬,蛟龍爪臂就那樣迅速的消失,血淋淋,如果是一般的人肯定崩潰了。

  妖妖美麗無暇,像是一個仙子,白衣飄舞,她站在銅棺上,呼喚著自己的爺爺,她想哭泣!

  她不是一個柔弱的人,上古一戰后,她經歷家破人亡的悲劇,親人都戰死,未婚夫也轉身離去,自身更是殞落,這種局面,她都不曾哭!

  她跟楚風說起當年的經歷時,那樣的云淡風輕,帶著笑,無比的灑脫。

  可是今日,她看到自己的爺爺,見到他成為這個樣子,滿身尸毛,她心顫,她知道自己的祖父當年也很苦,有原因而未參戰。尤其是現在,老人如同野獸般嘶吼,眼角還掛著血淚拼殺,這是要為他們報仇。

  所以,妖妖哭了,終于看到親人,她忍不住。

  此刻,正在要將大天神生吞活食的老人,猛然抬起頭,眼睛依舊猩紅如血月,可是看到妖妖時,他的目光卻有些柔和。

  這是天性,這是無法割舍的親情,像是逐漸喚醒了他。

  “妖……妖!”

  到最后,他更是發出含混不清的聲音,呼喚出妖妖的名字!

  “我的……妖妖!”老人哭泣,再次有成雙的血淚滾落而出,他心底最深處,有一種意志在掙扎,但他卻無法徹底掌控自身。

  他的潛意識,認出了妖妖,但是,他的神眼也很敏銳,看到她是虛影,是不真實的,所以他流下血淚。

  “我的妖妖……孫女,我要你回來。”到最后,宛若尸魔般的老人,竟出奇的柔和了片刻,發出這樣的聲音。

  “爺爺!”妖妖也在哭泣。

  直到最后,魏西林的聲音傳來,淡漠的笑,道:“叔叔,好久不見,你竟淪落到如此地步。”

  魏西林這樣開口,很平靜,眼神略冷。

  他剛才聯手不滅金剛跟圣師拼了一記,他現在有恃無恐,因為,在他的身后,還有老怪物也趕到了。

  毫無疑問,魏西林的聲音傳來后,刺激到了妖妖的爺爺,老人仰天嘶吼,如同蓋世魔主從地獄中闖出,他憤怒無邊,還有無盡的哀意。

  他又失控了。

  “妖妖,我的好孫女,爺爺不好……爺爺死也要救活你……”

  這時,妖妖的爺爺最后時刻的意識在激蕩,如同野獸低吼,聲音含混不清,竟說出這樣的話語。

  “殺,你們都要死!”

  妖妖的爺爺大吼,而后眼睛由血紅變得空洞,他爆發出無量威能!

  “叔叔,別激動。”魏西林淡淡的笑著,進一步刺激。

  “魏西林,你該死!”性格很好的圣師,在這一刻都在這樣的發誓,可見他多么的憤怒。

  “啊……”

  大天神慘叫,他想詛咒,這些人對峙時,最終卻苦了他,妖妖的爺爺在啃噬他,拎著他前進,要去殺敵。

  突然間,妖妖的祖父莫名消失,連映照諸天級強者的面色都變了,這不符合常理,那法則符文綻放又湮滅,軌跡不可預測,太邪門。

  結果,轟的一聲,魏西林滿身是血,被人一拳打穿,他凄厲大叫著,橫飛出去,妖妖的爺爺竟然出現在他的身邊,一拳貫穿了他的軀體,帶起大片的血雨!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