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三十四章 誅神落幕

第七百三十四章 誅神落幕

  形勢逆轉之快,讓人一時間無法接受。

  當然,更無法接受的是域外的松散聯盟,被打蒙了,以靈祖最為不甘心,他幾乎就被直接廢掉!

  還有刺天穹的老怪物,毛骨悚然,劍輪在他身上留下上百道傷口,白骨茬都露出來了,血流如注,險些被斬首。若非他是殺手至尊,平日間善于用隱形與蟄伏,以弱擊強,這一次肯定會飲恨。

  “沒什么可怕的,大家一起上,滅了他!”靈祖站在遠處,拖著神靈化血幡大吼道。

  此時,他的心都在滴血,手中禁器的幡面少了一大塊,散落在這片宇宙中,猩紅的碎塊,那可都是絕世稀珍材料煉制成的。

  妖妖的爺爺拎著大鼎,催動這件漫長歲月前遺留下來的至寶,再次給了他一擊。

  靈祖頭皮發麻,還能用神靈化血幡阻擋嗎?他真的怕毀掉,他橫移身體,竭盡所能的躲避那道光。

  然而,他驚悚的發現,妖光跟隨偏移,臨近他的身體,已經到了近前。

  “神幡助我!”他大吼,雙手持化血幡,猛力揮動,掃向身后的妖光。

  轟!

  這一次,天崩地裂,妖風席卷這片星空,各種專屬于妖族的符文綻放,將神靈化血幡淹沒在那里。

  喀嚓……

  靈族的究極兵器遭遇劫難,幡面徹底炸開,不復存在,那些猩紅的碎片都是至寶碎塊,飛向四面八方,沖向宇宙深處。

  靈祖大叫:“不!”

  他的眼睛在噴火,靈族當年廢了多大力氣才收集回這些碎片,如今又被打崩!

  當年,前十大各有老怪物出頭,強行拆掉化血幡,而今此寶又遇大劫難。

  “哧!”

  圣師揮動趕星鞭,場域再現,鎖困靈祖,讓他無法遁走。

  “諸位,速來斬殺此獠!”靈祖大吼。

  然而,那騎坐在骨龍身上的冥族老怪物,聽到此話后,轉身就走,一個騰挪,消失不見。

  轟!

  這時,妖妖的爺爺催動大鼎,鼎口飛出的光束化成雷霆,打在靈祖身上,他躲避不過去。

  靈祖慘叫,噗的一聲在這里解體,剎那炸開,映照諸天級人物殞落時,這片空間到處都是血液。

  一道流光飛出,很暗淡,想要悄無聲息的洞穿虛空,逃出這片戰場,那是靈祖的精神原核。

  可惜,妖妖的爺爺雖然不清醒,但是戰斗意識太強烈,有所感應,但凡與之為敵者便下死手,他頭上的劍輪飛出去,將那精神原核碾成齏粉!

  靈祖慘死,在血雨中,灰飛煙滅。

  不過,神靈化血幡的金屬桿嗖的一聲洞穿虛空,帶起部分幡面碎片就這樣消失。

  這東西果然通靈,自己都知道逃遁,竟趁機脫離戰場!

  主要是妖妖的爺爺的注意力已經不在它的身上。

  靈祖死在場中,對眾人觸動太大,神靈化血幡都沒有擋敵人,妖祖之鼎太驚人,當然,主要也是因為,神靈化血幡自身滿是裂痕,當年被毀的不輕。

  即便如此,所有人都以意識到,這妖祖之鼎太厲害,非前十大的鎮教兵器不能對抗!

  除非前十大動用守護他們母星、輕易不會出動的無上兵器,不然的話,其他器物根本不行。

  直到此時,人們才意識到,冥族那個老怪物騎著骨龍轉身就跑,這不是怯懦,而是相當的果斷。

  被轟穿軀體、還想依靠人多勢眾而獵殺妖妖祖父的不滅金剛,此時感覺悚然,他原本還想找機會撲殺呢,現在則急忙遁走。

  可是,妖妖的爺爺已經對他出手,此際跟妖鼎共鳴,宛若融為一體,彼此都發光,爆發無量神芒。

  轟的一聲,人與鼎一起沖了過去,妖妖的爺爺拎著大鼎,砸在不滅金剛的身上。

  這些人中當屬不滅金剛的防御力最驚人,因為是金屬體,他堅固不滅,甚至還曾吞食過一些稀有神金、甚至少許母金,用以進化。

  然而,這些都沒用,現在他被砸中后,整個人爆發成光團,炸開了,機械族的這位金剛怒吼著,發出靈魂咆哮,充滿不甘。

  可是,到頭來他無力回天,四分五裂間,靈魂從金屬軀體中顯露出來。

  轟!

  大鼎再次砸落,轟在他的靈魂上,不滅金剛凄厲嚎叫,這片星空中各種異象紛呈,血色蓮花綻放,鬼影重重,黑色的旋風突兀呈現宇宙中……

  噗!

  他的靈魂炸開,灰飛煙滅。

  此時,其他人還敢呆在這里嗎?全都在逃,如同尸魔般的老者掌握此鼎后,自身的戰力跟著激增,誰與爭鋒?

  前十大,甚至需要排行前幾名的最強族群的鎮教至寶才能擋住此鼎。

  所有人都知道,到了這個層次后,這樣的鼎能加持掌控者的能量,最起碼增幅四倍以上,絕對的恐怖。

  映照諸天級強者都在撤退,不敢攖鋒!

  這個場面讓宇宙各地眾人都吃驚,深感不可思議,原來他們心目中的最強一列進化者也會害怕,有不敢力敵的時候。

  哧!

  圣師在動手,他以場域手段逼迫出隱藏在暗中的刺天穹的老怪物,想封死他所有的退路。

  毫無疑問,這個老怪物實力高深莫測,還不死心,依舊想刺殺呢,但是被發覺后,他倒也果斷,轉身就走。

  不過,妖妖的爺爺此時非常兇殘,戰斗本能中的戾氣的一面顯現出來,雙目發出血光,鼎口對準前方,一道粗大的光柱飛出,伴著混沌雷霆,直接轟了過去。

  刺天穹的老怪物倒吸冷氣,他居然被某種規則鎖定,無奈之下,他再次揮動手中的血色神劍。

  當的一聲大響,火星四濺,最后更是傳出喀嚓一聲,劍體折斷三分之一,而且雷霆傳導進他的身體中。

  砰!

  他的半邊身子都是血,被重創。

  刺天穹的老怪物心疼的想死,他們這一殺手組織的最強兵器受損太嚴重,不知道要放在血池中溫養多少年才能修復。

  “轟!”

  下一刻,妖妖的爺爺如同不死鳥翱翔,割裂宇宙星空,持鼎極速飛了過去,時光都仿佛都被扭曲了。

  “走!”

  刺天穹的老怪物終究是功參造化之輩,自身實力非常強大,強行用斷劍斬開法則符文的鎖定,闖進蟲洞內。

  轟!

  這一刻,妖妖的爺爺將大鼎擲出,砸進蟲洞內,那里頓時發生大爆炸。

  “啊……”刺天穹的老怪物生平第一次吃這么大的虧,從年輕時代開始一直是他刺殺別人,讓其他人恐懼,今天輪到他自身遇險,在被獵殺。

  他的身體被大鼎轟中,寸寸斷裂,血雨飛灑,到最后只剩下頭顱,被斷劍化成一團紅光包裹著,倏地消失。

  即便是圣師都在嘆,可惜!

  宇宙各地,人們驚嘆,刺天穹的老祖居然幾乎就被徹底擊殺,讓許多人都覺得遺憾,如果斃掉他,這個殺手組織就徹底完了!

  此時,這里安靜了,妖妖的祖父再轉身尋找對手時,那些人全都跑了,一個沒剩!

  “吼!”

  老人大吼,提著鼎直接追進星空中,不過在途中時卻一個踉蹌,嘴角溢出一縷血,連番大戰,他也負傷了。

  接著,他一把將跟鼎一塊提著的大天神舉了起來。

  “不!”大天神寒毛倒豎,他感覺無比的憋屈,今天的戰斗讓他想發瘋,一直被人拎著,當成了兵器。

  噗!

  到頭來,妖妖的祖父將他撕裂成兩片,而后動用大鼎,猛然砸下,將其震成血霧,打成飛灰!

  然后,妖妖的祖父再次追向星空中。

  “不對,叔叔我們止步,不要追了!”圣師警醒,他感覺宇宙深處有危險,有老怪物在蟄伏。

  他怕有前十大的人提著族中的鎮教兵器前來,那麻煩就大了,鹿死誰手,難以預料。

  主要是因為,妖妖的爺爺已經迷失,不是正常的狀態。

  妖妖從銅棺中出來,她成功讓老人安靜下來,沒有再追擊,不過卻無法讓他清醒。

  此時此際,楚風心緒起伏,這一次居然如此收場,本土進化者打的域外聯盟者逃散,真的是不可想象。

  他火速將手中的一個罐子開啟,那里面是煉兵圣樹的花粉,然后,他倒向一截陽氣盛烈到極致的母金上。

  這是妖妖的爺爺離開前留下的,告訴他,若是最終無法按時回來,可以如此做。

  早先,楚風沒有動手,因為圣師在域外,陪在妖妖的爺爺身邊,不用他擔心。

  現在戰斗結束,而且他們不再追敵,楚風這樣做不會影響到域外的戰斗。

  哧哧……

  母金在熔化,內部藏著驚人的神秘符文,然后騰起絲絲縷縷的流光,沖向宇宙中,跟妖妖祖父體內的母金相互吸引,進行呼應。

  神戰落幕,一役諸神!

  星海劇震,誰能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震撼域外!

  舉世沸騰!

  各族都在熱議,全都在談論,整片星空都喧沸起來。

  可是,圣師卻在嘆息,當年上古一戰,他們是失敗方,他們的那些朋友、故人、盟友聯軍等看來都被滅干凈了。

  當世,那些人再也無法出現!

  圣師很傷感,雖然驚走了那些絕頂強者,可是卻難掩地球的沒落,如今也只剩下他與妖妖的爺爺可以一戰。

  不久后,妖妖的爺爺有所感應,咆哮著,嘶吼著,眼睛血紅,但是,最終卻調頭向著地球飛去,要去紫金山。

  這一次,圣師自然跟進地球,一同降落,他怕妖妖的爺爺發狂,毀了這里的一切。

  妖妖也回來了,坐在銅棺上,最終有她在,她的爺爺漸漸安靜,沒有繼續發瘋。

  “圣師,妖妖,老爺子!”楚風站在紫金山前,激動無比,在這里迎接。

  他的身后還有一人,那就是妖妖祖父的那道滴血重生的化身——楚霸王。

  接下來,楚霸王的一個稱呼,險些讓楚風驚的魂飛魄散,感覺一個頭兩個大。

  “二弟……”楚霸王從后方走來,這樣稱呼楚風。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