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死鳥福澤

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死鳥福澤

  古洞幽邃,內部很大,石蛋從拳頭大到人頭到,再到磨盤那么大,應有盡有,種類繁多。

  楚風一個一個的翻看,途中催動不死鳥呼吸法,希望能與那種情緒共鳴,他心頭略微有些火熱,該不會有顆凰鳥蛋吧?

  這要是真的,那價值足以讓人瘋狂,那不僅是神禽,而且是最頂尖的生物之一,真要成長起來有誰敢說能鎮壓?

  此外,它傳承于血液中的呼吸法,絕對無價。

  最起碼,楚風就很想要。

  “呵呵,妹妹,你還真是可愛,這都多少年過去了,連這些鳥蛋都因歲月、詛咒、火山等因素而成為化石,你還想找個有生命的?別白費力氣了。”

  一位搖動折扇的年輕貴公子笑著,風度翩翩,在這里跟楚風搭訕。

  楚風額頭青筋浮現,很想給他一道精神攻擊術!

  他懶得理會,將此人無視,繼續尋找那種波動,很想將那顆蛋找出來。

  一些人陸續進洞,都感覺詫異,而后嗤笑,不過看他面容清秀絕倫,倒也沒有諷刺,沒辦法人“漂亮”占據一定優勢。

  九成的人都誤會他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女,甚至有進化者熱心上前幫忙,獻殷勤的舉動太明顯。

  最終,在他露出一縷恐怖氣息后,留下的幾人都消失了,只剩下楚風自己在這里尋覓,倒也清凈。

  “大爺的,再惹我,將你們都賣掉!”楚風磨牙,然后一腳一個開始在這里踢蛋,沒辦法石蛋太多,找不過來。

  那縷波動十分古怪,時遠時近,始終無法最終確定在哪里。

  “小雀兒,我是你父親,快出來吧。”楚風在這里用精神力傳音,在石洞中回蕩。

  然而,這如石沉大海般,根本沒什么回應,他老臉通紅,總感覺自己像是怪蜀黍在哄騙孩童。

  轟!

  楚風將不死呼吸法催動到極致,他周身都是光焰,將附近的石蛋都給覆蓋在內,近乎焚燒。

  “如果是凰鳥蛋,應該不會怕火才對。”

  地上,一顆又一顆石蛋被燒的干裂,有不少更是化成巖漿,因為不死鳥呼吸法太厲害,楚風噴薄出的溫度高的駭人。

  到了后來,整座古洞中巖漿橫流,所有的石蛋都熔化了,可也沒見到什么特殊的神卵。

  楚風很失望,這里在漫無目的的放火,連他口鼻間噴出空氣時都是烈焰,簡直像是人形的龍在吐息!

  這座古洞被他開辟的大了數倍不止,石壁在熔化,順著洞口那里流淌出去,匯聚成巖漿瀑布墜地。

  “嗯?!”

  突然,楚風聽到噗通一聲,被他的不死鳥族呼吸法催動出來的火焰燒掉一大塊石壁后,有東西墜落下來,濺起一片巖漿液。

  此前,都是石壁直接熔化,沒有什么物體落下。

  嗖的一聲,楚風以咫尺天涯這種妙術剎那到了近前,揮拳震開巖漿液,一眼看到一顆灰撲撲的蛋。

  它灰不溜秋,成人拳頭那么大,石質外殼,早已成為化石不知道多少年了。

  并且,蛋殼上有些裂紋,占據半顆蛋的面積,相當的嚴重。

  楚風嘆氣,石化的蛋還能孵化出什么?并且有裂紋,不過這顆蛋無懼火焰倒是古怪,沒有被熔化。

  他再次催動不死鳥呼吸法,身體冒出大片的火焰,包裹這顆蛋。

  “嗯?!”楚風吃驚,五成的火光都沒入蛋中,平白無故消失,還有他運轉呼吸法所造成的陽氣也被石蛋吸收。

  他將手掌貼在上面,仔細體會,終于再次感受到那一縷若有若無的波動,就是源于此蛋。

  唯有動用不死鳥呼吸法才能有感應,不然的話沒什么效果。

  楚風內心震撼,十分激動,這該不會就是一顆神卵吧?他果斷收了起來,在這里并不適合研究!

  而且,他是為尋找九葉涅槃草而來,想提高自己的精神力。

  楚風一閃身,進入錯綜復雜的山洞深處,這里的道路如同蛛網般,許多通道連在一起,過去曾有人迷失在當中。

  轟隆!

  巖漿澎湃,山洞內熱浪洶涌,大片的巖漿倒灌過來,拍擊在楚風的身上,不過到了他這個境界毫無影響,他穿越而過。

  他沿著一條螺旋形隧道向地下而去,因為傳說不死鳥的巢穴在火山之下,眼前看到的都只是出口。

  果然隨著深入,溫度越來越高,但是這些道路則越發的堅固,漸漸不可摧毀了,有道紋流轉。

  終于,楚風到了地下深處,一點也不暗淡,因為火光跳躍,照亮此地。

  他有點震撼,地下居然有一片如同汪洋般的巖漿,一眼望不到邊,在巖漿海中有一些島嶼,此時不少進化者飛渡過去正在搜索。

  楚風在這里披上一層甲胄,覆蓋全身,當然都是重新祭煉過東西,不然的話,他身上的甲胄、兵器都是黑貨,見不得光,全是從圣女、圣子身上扒下來的。

  他連頭臉都覆蓋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因為他掌握有不死鳥呼吸法,在這里占有很大優勢,或許會有不小的收獲。

  一剎那,他就冒出火光,通體神焰跳動,橫渡巖漿海,放開強大的精神力四處探索。

  “嗯?!”

  時間不長,他就有所感應,吃了一驚,這不死鳥族的呼吸法在這里果然有妙處,跟整片巖漿海共鳴。

  不愧是不死鳥生活過的地方,有它留下的秩序規則,讓楚風簡直如魚得水,精神力探索范圍暴漲。

  楚風大喜,在來之前他聽那個黑心老板介紹過,這地方對于所有進化者來說都很不好受,雖然沒什么太大的危險,但是一旦用精神力探索,很容易被這巖漿地迅速吞噬部分。

  而他不在此列,擁有不死鳥呼吸法讓他免疫!

  楚風確信,在前方數十里有某種靈藥,散發出絲絲縷縷生命氣息被他提前捕捉到了。

  楚風呼的一聲飛過去,越過一些島礁,凌空有橫渡三十幾里,然后噗通一聲,他一頭扎進火紅的巖漿中。

  附近分布著一些進化者,都很敏感,有人立刻圍攏過來。

  楚風一口氣下行十余里,如同一條魚兒在海中游動,動作敏捷而迅速,快速下潛,在高溫液體中他睜開火眼金睛,看到一株植物。

  若非不死鳥呼吸法可跟此地共鳴,若非火眼金睛能堪破虛妄,他根本察覺不到這株靈藥。

  那是一株滕,通體鮮紅如血,冒出一縷縷火焰,光華將周圍的巖漿都撐開了,仿佛一盞明燈在那里燃燒。

  隨著接近,哪怕是在巖漿中都能聞到淡淡的清香。

  楚風驚異,這果然是大藥,居然這么神異!

  說是藤,其實它只有一尺多長,很秀氣,葉片非常特殊,像是鳳凰羽翼張開,毫無疑問,這是血凰藤!

  楚風快速游了過去,進入它撐開的光團中,濃郁芬芳撲鼻,赤紅一片。

  它的根須也不過一尺長,就靠汲取巖漿中的能量而生長。

  楚風一把抓住,無比喜悅,這可是大藥,異常的名貴,在市面上稱得上價值連城,因為這是靠汲取不死鳥的氣息而生長的藥草。

  在黑市上,一株血凰藤哪怕是用十滴天神液都不見得能換到。

  因為,這東西藥性非常強,它能激活生物的血液活性,讓一些普通猛獸覺醒,獲得祖先傳承,讓兇獸偶爾可以返祖,獲得部分神獸血脈。

  而正常人服食,也能熬煉自身的血肉,強壯筋骨。

  有人評價,對于塑形境界的進化者來說,這是最稀珍的藥草之一!

  楚風現在還用不上,但是用不了多久,等他突破后這就有大用了,可以幫他塑形,調理強大的肌體。

  他快速收起,而后在巖漿下游動出去很遠,這才準備沖出火紅的海面。

  然而,哪怕他很低調,想避免麻煩,但還是被人盯上了,而且來人不弱,沿著他在高溫液體中留下的波動,一路追了過來。

  轟!

  巖漿四濺,一個光芒刺目的身影在后方給楚風來去一拳,想要偷襲。

  “砰!”

  楚風轉身,揮拳迎擊,正是大日如來拳,這是為吳輪回這個身份特別準備的,以后閃電拳暫時不能用了。

  一剎那,大浪滔天,巖漿肆虐!

  來人砰的一聲倒飛出去,被震的手臂發麻,滿臉震驚之色,這是一個塑形境界的大高手,結果險些被楚風的拳印撕裂手臂。

  他一聲長嘯,在召喚幫手,猶如厲鬼在嚎叫。

  楚風皺眉,盯著他看了又看,這個進化者披頭散發,青面獠牙,還真像是一頭鬼物,他心中頓時浮現尸族二字。

  瞬間而已,數人一起飛來,映無敵、元世成、不死蠶公子,此外還有一個面色蒼白、沒有一點血色的年輕男子。

  “他身上有藥香,可能采摘到大藥了。”剛才出手的尸族高手向著那個面色蒼白的年輕男子匯報。

  “哦,朋友,你如果采摘到靈藥,不妨賣給我,絕不會讓你吃虧。”面色蒼白的尸族年輕男子開口,帶著微笑,卻顯得有些陰慘慘,他自我介紹名叫閻洛。

  他是尸族第一年輕高手,跟映無敵在亞仙族的地位相當!

  “對不起,我沒采摘到靈藥,即便有也不會賣。”楚風回應。

  “是嗎?道友這里可不太平,你如果采摘到大藥不及早出售的話可能會為自己惹來大麻煩。”閻羅微笑道。

  然后,一股無形的氣息從他身上彌漫開來,向著楚風壓迫而去。

  轟!

  楚風毫不在意,并沒有退縮,催動不死鳥呼吸法,一瞬間他與尸族第一年輕強者閻洛間迸發起數千米高的巖漿大浪,能量劇烈動蕩。

  所有人都變色,一個渾身都被甲胄覆蓋的未知進化者居然能對抗閻洛,讓元世成、映無敵等人都驚異。

  “失敬,原來是同輩中的絕頂高手,我不得不承認你有資格在這里跟我等競逐。”閻洛倒也痛快,直接罷手。

  他能體會到,前方的人很可怕,想要拿下的話多半要大費周折,大夢凈土的盛會即將開始,他可不想在此之前跟人血拼,必須時刻都保持在巔峰狀態,真正的大戰在大夢凈土!

  “幸會。”楚風回應道。

  到了這個層次,神覺都極其敏銳,元世成、不死蠶公子等都能察覺到楚風的危險,各自散去。

  嗖的一聲,楚風遠去,橫渡巖漿海,在這里尋覓。

  他不得不驚嘆,這地方未免太大了,橫渡上萬里居然都沒到頭呢。

  楚風認為,這是一片秘境。

  火紅的海洋中,零星點綴一些島嶼,寸草不生,火山口冒著濃煙,一副很可怕的景象。

  一連三天,他都在獨行,利用不死鳥呼吸法跟此地共鳴,尋找機緣。

  終于,在第三天末他又有了感應,一頭扎進海中,迅速朝下游去,深入數十里,看到一株草在發光,流光溢彩,顏色斑斕而絢爛。

  仔細看,它有九片葉子,散發清香,并且讓楚風的靈魂為之而顫動。

  “九葉涅槃草!”楚風大喜,居然真有這種東西,對于很多人來說這就是神藥,能讓精神力暴漲一倍!

  不過,這東西真的難以尋找,如果不被沖到巖漿海面上,這么廣袤的區域幾乎等于是大海撈針。

  而且,這種神物每隔一段時期不采摘就會自己凋零。

  楚風慶幸,幸虧掌握有不死鳥呼吸法,不然這東西融于這種惡劣的環境中,就是圣人來了都不見得能尋到。

  畢竟,這片火海吞噬人的精神力,連圣人都不例外,只是對楚風不怎么起作用。

  “啪”的一聲,他將九葉涅槃草收進玉盒中,封印起來,而后嘩啦一聲沖出海面。

  接下來,他又在這里搜羅了兩日,再無收獲。

  楚風覺得該離開了,不能耽擱太久。

  等他出從地底出來,沿著宏大的火山洞穴走出時,很多人也都在離開,因為都在惦記大夢凈土的盛會,想早點趕過去。

  “各位,都其請這邊走,有收獲的交上一株大藥,沒有收獲的送上一些靈物。你們要知道,我們公子可是在這里幫了你們大忙。”

  有人攔路,居然要收“保護費”!

  新出來的進化者頓時不干了,憑什么這么霸道?這里是無主之地,從未有過這樣的事。

  不過有人注意到,早先出來的進化者有不少都嘴角淌血,顯然負傷了,這讓人凜然。

  “你們知道,這里是不死鳥的巢穴,時常爆發火災,尤其是剛才特別危險,整片古地都要炸開了,是我家公子幫你們鎮壓這里,才沒有釀成慘禍。”

  一個仆從樣子的青年在那里開口,帶著微笑,俯視所有人,而在他的后方有一個白衣公子正坐在一把藤椅上,閉幕眼神。

  “這是誰,太囂張了吧!”有人不忿。

  “噤聲,他們是天神宮的人!”有人低語。

  立時有人撇嘴,道:“切,天神族都讓人打殘了,還這么霸道,有種去地球找楚魔王去,跟我們逞威風算什么!”

  “注意,是天神宮,來自混沌中,不是天神族!”旁邊有人流冷汗提示,他滿身是血,剛才被重創過。

  “地球?不久后,我們就會去那里打獵,至于你敢褻瀆天神宮,掌嘴。”正在為那白衣公子捏肩的一個侍女開口。

  然后,那青年仆從猛然出手,啪的一聲抽了過來,剛才語氣很沖、奚落天神族的那個進化者竟無法躲避,被抽了一個大嘴巴,當場慘叫,因為下半都爛掉了,接著下頜更是炸開。

  這種手段太狠辣,讓眾人的臉色都變了!

  “地球上的進化者算什么東西,等著被滅吧。”剛才出手的青年冷淡的說道。

  楚風目光冷幽幽,心頭不能平靜,混沌中的天神宮竟有人來這片宇宙了?那是有真正神明坐鎮的家族。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