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六十章 混沌盜

第七百六十章 混沌盜

  不少人倒退,身上有血跡,且帶著懼意,顯然這批早出來的人都早已經親耳聽聞他們是來自混沌天神宮的人。

  “你,過來!”正在這時,那青年仆從點指楚風。

  楚風沒有搭理他,徑直朝一邊走。

  “這位小兄弟你很有性格啊。不過,我勸你還是給我立刻回來,別敬酒不吃吃罰酒!”那青年仆從露出危險氣息。

  雖然不是真正的主人,但是身為仆從,他的表現非常強勢,語帶輕慢,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俯視楚風。

  此時,楚風全身都覆蓋在甲胄下,自從尋覓大藥開始他一直這么做,就是為了遇到麻煩時方便出手。

  “憑什么?”楚風瞥了他一眼,帶著不以為然的神色,不怎么放在心上。

  “我說讓你過來,你就得過來,憑我已經開口。”氣質略顯粗獷的青年仆從臉色微沉下來。

  附近,所有人都在盯著看,早先出來的那群人都很忌憚,因為剛才遭遇過這種經歷。

  剛從火山中走出來的人沒有想到,攔路的是天神宮的人,傳說中近乎神話般的道統,棲居混沌中,今天居然有人突兀的降臨。

  “你算個屁!”楚風簡單而剛硬的回應,針鋒相對。

  “真是有意思,我混沌天神宮居然這么缺少存在感,在這片池塘中沒有威嚴,看來都被不成器的天神族旁系后裔墮了威名。”

  有些野性氣息的青年仆從聲音略帶森寒,眼神中冒出一縷縷光焰,精神力暴漲,肉身血氣如同洪爐般發光。

  很多人倒退,剛才一群人吃過大虧,略帶懼意,天神宮有真正的神明坐鎮,走出來的人太霸道。

  說話間,那個青年仆從直接向前逼來。

  在此過程中,那個白衣公子始終閉著雙目,躺在藤椅上,沒有發聲,像是與己無關。

  在他的身后,那個靚麗的侍女嘴角微翹,道:“羅海,你還多說什么,我們混沌天神宮的威名是打出來的,從來不是擺譜出來的,你太啰嗦!”

  青年仆從羅海聞言,雙目露出野性光芒,如同一頭危險的野獸,剎那臨近,探出一只大手向著楚風抓去。

  剛才,有些接到大夢凈土請柬、要去赴會的天才都在他的一抓之下骨斷筋折,根本擋不住他這一招。

  可以看到,他的手掌化成銀白色,手指頭更是像是金屬鑄成,锃亮,放出光芒,尤其是到近前后,手掌覆蓋上了銀色鱗片。

  楚風訝異,一個仆從居然這么強,他感覺比之天神族的最強傳人羅浮還要強大,比天神子更是不知道強上多少!

  砰!

  他動用拳印,跟此人碰撞在一起后,震的地面炸開,巖漿滔天,一群人都快速倒退了出去,怕被波及。

  “咦?!”

  羅海相當吃驚,他以為能直接拿下眼前這個滿身被甲胄覆蓋的人,結果自己的手掌卻發麻。

  “殺!”

  他一聲輕叱,手掌變成金黃色,龍鱗密布,他的血氣爆發,讓各路進化者的面色都變了,這個人太強,令許多塑形層次的進化者都凜然,自愧不如。

  楚風跟他碰撞,而后,果斷動用大日如來拳,拳意宏大,宛若一尊真佛出世,普照十方,光芒萬縷,刺目而又神圣。

  轟隆隆……

  一剎那,巖漿滔天,火山噴發,這片地帶跟末日來臨般。

  楚風占據絕對的主動,壓制這個男子,逼得他不斷后退,他周身的恐怖血氣都被逼回體內去了。

  “天神拳!”他大吼,催動掌印,向前猛然攻去,開始反擊。

  然而,他依舊不敵,手掌都在滴血,整條手臂皆在痙攣,腳下的大地被他踩的崩開,地下巖漿噴涌。

  眾人倒吸冷氣,這可是來自混沌天神宮的人,居然被人這樣壓制,根本不是對手。

  事實上,楚風很不滿意,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天神宮的一個仆從,居然在他手上支撐八十招而不落敗,這有點不符合常理。

  他一陣狐疑,難道混沌天神宮的一個仆從都比這片宇宙天神族的最強傳人還厲害?!

  這個青年仆從羅海兇性大法,咆哮著,他的眉心光芒刺目,出現菱形印記,然后強大的精神力如同漣漪擴散,向著楚風沖擊!

  戰局沒有結束,主要也是楚風沒有立刻下殺手,他想觀看混沌天神宮的人到底多厲害,都有什么底牌。

  畢竟,那邊還有一個白衣公子,算他們的主子,想必更厲害,他想多觀察一下。

  不過,這時,對方動用精神攻擊,他可就沒有什么客氣了,當下眉心發光,一道熾盛的光束直接轟出去。

  噗!

  那些漣漪全部炸開,楚風最近練成的精神攻殺術相當的可怕,威能無窮。

  這道精神力都實質顯化了,化成光束,摧枯拉朽,一路碾壓過去,摧毀對方的精神漣漪,讓羅海面色蒼白,忍不住大叫,因為他根本擋不住。

  他快速低頭躲避,一道光束擦著他的頭皮飛過,只差一點便轟進他的頭顱中。

  即便如此,羅海的頭蓋骨還是被沖擊到,出現裂痕,差點炸開,最終被掀起一塊骨頭。

  與此同時,楚風的大日如來拳恐怖無邊,轟殺過去,打的羅海橫飛,滿嘴是血沫子。

  羅海臉色煞白,剛才險而又險,對方的精神光束幾乎轟穿他的頭顱,這是何其恐怖的妙術?

  “羅海回來!”就在這時,那躺在藤椅上白衣公子開口,他睜開眼睛,并對楚風傳音,道:“道兄還請手下留情。”

  羅海被打的橫飛,踉蹌著落在白衣公子的身前,大口喘息,身上出了很多冷汗,他摸了摸頭蓋骨,都被掀開了,真是好險!

  楚風冷笑,站在那里,沒有立刻出手。

  他覺得,既然白衣公子是羅海的主人,應該更加厲害,他已經做好大決戰的準備。

  映無敵、元世成也走來了,站在不遠處,他們也露出驚容,一個仆從尚且如此,跟他們這個級數的人能爭斗數十上百回合,他的主人絕對恐怖之極。

  出乎預料,白衣公子溫潤如玉,相當的平和與客氣。

  “兄臺的手段讓我佩服,在這片陰氣濃郁的宇宙中,能有這種非凡體現,稱得上天縱之資。是我管教無方,讓手下人沖撞了你。”

  這令楚風一怔,他都準備開戰了。

  “其實,羅海這么惡形惡狀,主要也是為了我。”說到這里,白衣公子咳嗽,嘴角溢出一縷血,他居然有傷,而且不輕。

  他身后的侍女開口,道:“橫渡混沌時,我們遇到史前巨獸,我家公子為了庇護我等,跟混沌中的巨獸開戰,身負重傷。我們聽聞這顆星球有不死鳥巢,想來這里尋找與不死鳥有關的藥草療治傷體。羅海憂心與焦急,便直接動手搶了。”

  “慚愧,我們身為混沌天神宮的子弟,居然做出這種荒唐的事。”白衣公子輕嘆。

  “公子,別說了,都是我的錯。”羅海開口。

  楚風愕然,居然還有這種事,不用跟那白衣公子決戰了?

  不過,他也在蹙眉,不管怎樣說,這都是天神族的強援,與其如此,他還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在此大開殺戒。

  事實上,他早已殺氣外泄,不自禁的向前逼了幾大步,即將爆發。

  “綠珠,取一朵不死花,送給這位道兄賠罪。”白衣公子開口。

  “主上,不可,這是你養傷用的神物。”羅海阻止。

  “無妨,我留下一株血凰藤以及另外一朵不死花足矣,太多也無用。”白衣公子這般說道,而后他又沖著其他人輕嘆,道:“各位,這次我欠你們一個大人情,暫且記下。因為,這次我真的需要凰血滕與不死花療傷。不久后,你們可以去天神族索取賠償。”

  眾人發呆,竟出現這樣的轉折?

  “我這次是為整頓天神族而來,你們盡可放心去天神族要酬金,絕不會讓各位失望。”白衣公子說罷,便直接起身,離開這里。

  綠珠很不情愿,但還是擲給楚風一個玉盒,這讓楚風相當的懷疑,當打開后,里面有一朵黑色的花朵,綻放烏光,清香撲鼻。

  “各位,有緣再見。”白衣公子說完,身體發光,一張金色符紙籠罩主仆三人,一剎那就消失了。

  這種節湊,讓他楚風都發呆,他剛才看向玉盒中的不死花,確信為真,致使心神略微受到觸動,居然是真正的大藥?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原本還想跟混沌天神宮的人決戰呢,結果導致他遲疑,而讓三人從他眼前消失。

  “混沌天神宮的白衣公子真是仁義與講究,居然會主動認錯。”有人感嘆,道:“一切都是那惡仆的錯。”

  “仁義與講究個屁,我們采摘的血凰藤被搶了,你出來的晚,沒被勒索,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有人反駁,心都在滴血。

  有人勸道:“沒關系,他不是說了嗎,可以去天神族索要賠償,以他的身份來說不會食言的。”

  “這倒也是,回頭就去!”一些人郁悶的附和。

  楚風覺得詭異,這事有點古怪。

  不過,他沒敢耽擱,果斷飛遁而去,畢竟他也是大贏家,平白得了一株不死花,是真正的稀世大藥!

  楚風消失,回到熾凰城租了個洞府閉關,直接將那九葉涅槃草給吞食了,僅兩天的時間而已,他的精神力暴漲一倍!

  毫無疑問,現在如果再施展精神攻擊術的話,絕對更可怕,這是一樁恐怖的殺手锏!

  等楚風出關后,立刻聯系歐陽風,問他在哪里,在做什么。

  “做星際海盜啊,四處搶劫呢。”歐陽風相當的直接,都不帶掩飾的,像是在做一件多么光榮與出彩的事情一般。

  “你能有點出息不?”楚風鄙夷。

  “你連神子、圣女都賣,我當海盜又怎么了?這是在自食其力,很光榮好不好!”歐陽風不以為然,接著,他又邀請楚風,道:“我正要找你呢,跟我一起入伙吧,爭取在進大夢凈土前,干票大的,搶到足夠多的進化資源。”

  他介紹自己,已經加入一個星際海盜團伙,目前已經獨自領著一伙人駕馭一艘宇宙戰艦,成為一方小頭領。

  楚風無語,這才多少天啊,這家伙就已經成為海盜中的一個小頭目,都能坐鎮一方了?這是人才,還是太喪心病狂了?!

  歐陽風道:“我跟你說,這行業很有前途,跟我一起來冒充天神族,四處劫掠,保證大賺,且反正有人買單,幫我們還債!”

  “什么情況?”楚風本能的覺得這里有問題。

  “你不知道嗎,這兩天三個大盜瘋狂作案,冒充混沌中的天神宮使者,接連洗劫好幾片星海,讓真正的混沌天神宮使者氣的發瘋,滿世界追殺呢。幸好本神王英明,才一聽聞,就果斷效仿他們,跟著一起冒充作案,收獲……太大了!”

  楚風聽完后目瞪口呆,他頓時知道兩天前那三人的身份,大盜!

  很顯然,那三人實力應該相仿,發現不是楚風的對手,所以最后才那么的仁義與講究,一切都是為了穩住在場的人,讓他們可以及時激活那張符紙,從容遁走。

  就是臨走前,那三人還在讓天神族背鍋呢,說讓受損失的人去天神族索要賠償,還真是人才。

  “來吧,跟我一起做票大的,以天神的名義去征戰!”歐陽風號召楚風立刻上路,跟他匯合。

  “你怎么能……做出這種事?!”楚風很嚴肅,然后叫道:“說,你在哪里呢?不能再一個人作案,等我一塊出手!”

  歐陽風:“……”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