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八十一章 血洗

第七百八十一章 血洗

  金鱗道子真的被驚到了,他聽到了什么,這不是道族呼吸法演繹到極致后可出現的真言古術嗎?

  吳輪回也懂?哪怕冷靜如金鱗道子,也一剎那的心神震動。

  因為,就是他也只是略有涉獵,無法徹底掌握!

  道族的九字真言,來頭大到驚天,族老曾說過,應該是傳在自陽間的法,他們在陰間很難修成,因為道族呼吸法不全,且缺少足夠多的陽氣。

  這片宇宙一些強大的呼吸法,按照道族的老祖所言,都源自陽間。

  在漫長的歲月中,各族不斷積淀,進行補全,威力比殘法強多了,但是也失去陽間呼吸法的某些特殊的靈性。

  金鱗知道,就是道族的古祖也只是研究了斗、臨、者三字真言,這是禁忌神技,沒有陽間的道族呼吸法,想要徹底掌握太艱難。

  其他人也被鎮住,因為都知道,這是道族傳說中的禁忌神技,似乎只有傳說,而沒有在世間怎么顯現。

  “嗯?!”

  眾人忌憚與驚疑時,發現吳輪回發出的妙術沒那么可怕。

  砰!

  楚風跟人對決,將一名天才轟的倒飛,大口“咳血”,那是精神力所化,比真正的鮮血汩汩而涌更嚴重。

  雖然殺傷力不凡,但是跟道族傳說中神擋殺神佛當弒佛的禁忌神技相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殺!”楚風大吼,然后舒展雙臂,劃出的軌跡繁奧,讓眾人凜然,以為真正的大殺招就要出現,結果……他果斷跑路。

  并且,他在沖歐冶大喊:“風緊,扯呼!”

  所有人都想掐死他,這可真是雷聲大雨點小,跟上回一樣又一次調戲眾人嗎?

  一而再再而三,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就走了?我還想捅死這個黃毛禿子呢!”歐陽風在遠處喊道。

  此時,釋宏沒動手,因為佛族的護法金剛能動彈后,發狂了,強烈要求自己去殺歐冶,不然他受不了。

  此時,釋武聽到歐陽風猥瑣的故意提及捅這個字,且用金色魂刀對他比劃時,當即暴跳如雷,瘋狂殺了過去。

  “快逃,我們等的進化者大軍沒有來,只能跑路!”楚風大喊。

  眾人聽到后,頓時一肚子火氣,果然是在虛張聲勢,敢這么放肆的撥弄他們的心弦,當誅!

  嗖嗖嗖……

  一群人撲殺,除卻佛族的兩人,幾乎全都沖向楚風,一百多名進化者怒了,全力以赴,魂光交織,將前方的大地轟碎。

  遠處,秦珞音輕嘆,果然如她所料,楚風不是要逃遁,就是要放大招,現在看來是前者。

  “吳輪回你這是找死!”尸族的閻洛帶著冰寒的殺機,在后方低吼,他被重創,現在發誓要絕殺對方。

  嗡!

  道族的金鱗更是直接動用殺手锏,張嘴間,吐出一縷氣,接著,此氣一分為三,這是道族的恐怖神技,取的是“道生一,三生萬物”之真意。

  一剎那,三縷氣發光,化成刺目的光劍,接著再次爆發,化成成百上千道,精神光劍恐怖絕倫,密密麻麻,向著楚風那里飛射而去。

  這是神技!

  楚風極速移動身體,動用天涯咫尺這種神術,如同幻影,不斷改變方位,可是魂鐘依舊被光劍刺的當當轟鳴。

  可以想象,如果沒有魂鐘防御,他肯定會被這種神技傷到。

  當然,最主要還是因為敵手太多,一百多位進化者同時出手,獵殺他一人,簡直是不可阻擋的精神能量洪流。

  楚風身體像是在焚燒,陽氣滾滾,不斷改變位置,在荒原上奔行,讓他所過之地不斷大爆炸,荒原沉陷,亂石崩天。

  “黔驢技窮,你再耍賤啊,你再逃啊?”閻洛大笑,在后追殺。

  這么多人出手,導致楚風負傷,嘴角淌血,數次身體踉蹌,多次險些被眾人交織過來的斑斕魂光徹底轟殺。

  許多人眼熱,盯著楚風的魂鐘,這可真是一件了不得的精神武器,實在太驚人,他們確信如果沒有這口鐘護體,吳輪回早被擊殺了。

  楚風一路灑血,身受重創。

  轟!

  映謫仙殺來,拳印發光,明明是一個婀娜挺秀的女子,飄逸若仙,可是現在出手卻這么霸道絕倫,威能無匹。

  她的拳光,壓蓋的周圍的人都暗淡了,精神能量根本無法與之媲美。

  楚風臉色變了,迅速避開,然后那處地面轟的一聲炸開,出現一個深淵,地下騰起大片的黑色煞氣,一個葬坑出現。

  “鎮!”金鱗道子輕叱,掌指間發光,動用道族秘技轟殺楚風。

  嗖的一聲,楚風再次避開,但是其他人的攻擊如雨點般拍擊而來,他的魂鐘當當響個不停,楚風被震的大口咳血,那是精神力在流逝,整個人橫飛。

  “原來你真的在虛張聲勢,那就死吧,所謂的吳輪回就在今天除名!”大衍戰體嘴角露出一縷殘酷的笑容。

  閻洛更是大笑,覺得暢快無比,道:“哈哈,不過如此,我還以為你真能逆天呢,你以為自己是誰,敢挑釁我們這些頂級道統的傳人!”

  “吳輪回你以為能跟楚風對決,就能如他一般興風作浪?”紫霞金身也在奚落,臉上掛著冷淡的笑,道:“楚風魔頭只是因為在地球上占據絕對的地利,他真敢進入星空中,早晚會吃個暴虧,死無葬身之地!”

  這時,楚風一語不發,在拼命的逃,從一地到另一地,讓這片荒原滿目瘡痍。

  “我說,老吳你行不行?”歐陽風大喊,有些焦急,已經殺了過來,怕楚風死在這里。

  “快走,按照我指點你的路徑,速退!”楚風這一次是在暗中傳音,無比的嚴肅,招呼他立刻付諸行動。

  這時,不僅釋武追殺下來,要跟歐陽風死磕到底,就是那釋宏也來了。

  楚風見狀,沖著他們吼道:“唵、嘛、呢、叭、咪、吽!”

  釋宏哪怕哪怕一副寶相莊嚴之態,現在面皮也忍不住抽搐,這個吳輪回糟蹋完道族的九字真言,又對佛族的六字真言下黑手了?

  他直接付諸行動,參與圍剿楚風。

  佛族特有的金光普照讓他看起來像是一尊普度人間的賢者,可現在他卻冷漠與堅決,佛族大手印轟爆此地,音爆震耳欲聾。

  楚風的壓力暴漲,幾乎隨時會身死道消!

  但是,此時他的雙目卻在煥發驚人的光彩,低語道:“這次可以了,如你等所愿,血洗!”

  倏地,他從原地消失。

  這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然后,發現他剛才立身之地符文閃爍,構建有一片奇異的圖案,那是……場域!

  “盛宴開始!”遠處,楚風大喝。

  轟的一聲,隨著他眉心不斷發光,轟在地面上,這片地帶驀然間璀璨起來,大地在動,隆隆作響,地面密密麻麻都是絢爛的圖痕,一時間照亮起來,如同焚燒。

  “退!”

  羽化神體驚悚,快速沖天而起。

  事實上,金鱗、釋宏、映謫仙一個比一個反應快,全都橫空,極速逃遁,他們預感到大事不妙。

  地面上那些痕跡,都是他們曾經路過的地帶,都曾是戰場,被不斷轟擊,而今竟出現各種符文圖痕,形成場域?

  他們隱約間覺得,剛才吳輪回在利用他們的精神能量,在這片地帶進行恐怖的“雕琢”與“灌溉”!

  事實上,的確如此,楚風冒險一而再的撥弄眾人的心弦,惹的他們追殺,按照他的節奏來,就是為了趁亂借助他們的能量,在這片地帶刻下與激活場域。

  “逃!”許多人都在大吼!

  然而,真正的危險不是地面,哪怕他們騰上高空,反應迅速,也有些晚了。

  喀嚓!

  遠方,那幾座血色的山峰發光,飛出一道又一道恐怖的血色閃電,向著這邊劈來,那種電光太可怕。

  啪的一聲,當即就有數人在赤紅的閃電下炸開,直接化成神性粒子,在這片世界死的不能再死。

  血色山峰上飛下的電光,連那頭金身大圓滿的銀色暴龍都受不了,被劈成重傷,就更不要說他們這些人。

  “相距這么遠,怎么能劈到此地來?”有些人懵了,亡命飛逃的同時也很不解。

  因為,他們的戰場距離血色山峰足夠遠,早已經過驗證,不會惹來那里的血色閃電,可是現在卻遭受大劫。

  “哧啦!”

  又一片赤紅色的電光飛來,如同晚霞般燦爛,結果六人一齊慘叫,而后炸開,成為神性粒子。

  “如何,是否如你們所愿?!”楚風大喝。

  他與歐陽風借助特殊的場域轉移出戰場,那是一種“搬運”場域,比不上傳送場域,但是很適合將他們從戰場中轉移。

  等其他人反應過來時,楚風早已催動眉心的精神光束,讓這片大地翻騰起來,改變場域走向。

  “他怎么懂得場域!?”

  哪怕沖上天空,想要橫渡而去的金鱗道子等人也都遇到生死危機,被飛來的血色電光糾纏住。

  哧!

  關鍵時刻,他們動用各種逃生手段,催動魂器,使用靈魂中的替死神符等,手段盡出!

  然而,這些人依舊很慘,有人被擊穿,剎那化成光雨。

  這片地帶距離血色山峰很遠,原本很安全,不會招致閃電攻擊,但是楚風是場域大師,早已將此地研究透徹,他借助眾人的力量,在此搬運地脈,布置成雷道場域,可接引雷電!

  因此一旦發動,遠處的血色山峰上,那些雷霆直接就被吸引過來,狂轟濫炸!

  “走!”

  楚風喝道,示意歐陽風,沖上天穹,那里有一個漩渦,正在接引光雨,要將死去的人送回原本的宇宙。

  當!

  魂鐘一響,楚風頭上的黑色大鐘發出烏光,將六團光雨拘禁過來,被大鐘覆蓋,而后他全力催動異術。

  片刻后,他走出大鐘時,周身溢出很多神性粒子,接著又化成飛灰,不過體內終究留下很多,跟他融合。

  六位宇宙天才的神性粒子各自被他熔煉部分,一剎那,楚風的傷就痊愈了,周身舒泰,暖洋洋。

  “這盛宴,滋味太美妙!”楚風大笑。

  此時,歐陽風也激動無比,用異術與魂鐘煉化掉幾團光雨。

  “啊……”下方,許多人慘叫,這么片刻間,別說其他人,就是金鱗的替死符都炸開一次,他艱難避過死劫。

  同時,釋宏、羽化神體、映謫仙也狼狽不堪,早已被重創,這還是大的雷霆炸開后,細微電弧擊中他們的結果!

  如果直接被粗大的血色閃電覆蓋,必死無疑。

  而且,他們的危局沒有徹底解除,幾座血色山峰爆發,雷霆一道又一道,將這片地帶都快徹底覆蓋了。

  “啊……”很短的時間內,又有十幾位天才解體,慘死在此地,接著大片的光雨騰起。

  楚風的精神能量在增長,他就守在漩渦不遠處,絲毫不浪費,用魂鐘接引光雨,跟歐陽風一起催動異術,煉化神性粒子。

  尸族的傳人閻洛比較幸運,艱難從那片地帶逃出,他身上的替死符粉碎,且此時只剩下半截軀體,慘不忍睹,但能活著逃出來就算有大氣運。

  可是,等待他的是卻是當空一口黑色大鐘,轟的一聲,一道鐘波催動下來,將他轟的再次炸開部分軀體,光雨飛舞。

  “不!”大叫著。

  然而,魂鐘發光,將他拘禁,帶到高天上,楚風微笑,對他催動異術!

  “我說過,要血洗你等,怎能讓你們失望!”楚風的聲音在高天上響起。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