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小姨子也不簡單

第七百八十八章 小姨子也不簡單

  映謫仙窈窕挺秀,婀娜出塵,其姿容無需多說,傾國傾城,自幼到大都是萬眾矚目的中心點,被稱為星空下第三麗人,風華絕世。

  她一向低調,給人出世離塵之感,帶著淡淡仙家氣息,不食人間煙火,從沒有傳出過桃色消息。

  現在,她莫名成為楚風的道侶!

  歐陽風很怕她駁斥,直接報復楚風還有他,從不久前的表現來看,這女人非常不簡單,相當厲害。

  映謫仙很平靜,有種空靈的氣韻,雙目深邃,看向楚風,她嘴角微翹,讓旁邊的歐陽風心頭狂跳,因為本能直覺感覺告訴他極度危險!

  這些都是霎時間的事,楚風說完話時就已經開始在暗中用精神傳音,告訴映謫仙,這是在救她與映曉曉。

  映謫仙十分從容,說她能自保,同時不忘戳楚風痛處,只要她隨便說點什么,就足以讓楚風陷入絕境中。

  自從來到這里,她就很淡定,沒有喊出楚風與歐陽風的名字,顯然考慮到方方面面,想到各種可能,多半思忖到這兩人用了化名。

  楚風覺得,此女心思縝密,應該猜到了他與歐陽風瞞天過海的各種行徑。

  所以,他覺得,映謫仙這種淡定,其實也是在對他警告。

  “你和歐陽風的膽子可真大,身份暴露的話后果不堪設想!”映謫仙的話語十分簡潔,當然依舊是暗中交流。

  楚風凜然,這個飄逸若靈動的謫仙子在計較道侶這個稱呼,同時這是在反制,對他與歐陽風進行恫嚇。

  蛤蟆也差點冒出冷汗,這個映謫仙果然棘手,才趕到這里,不僅有信心自保,還針對他們提出警告。

  不過,楚風還算平靜,因為除卻跟映謫仙暗中交流,他也在對銀發小蘿莉映曉曉傳音,怕她露出馬腳。

  而且,映曉曉的反應對他來說非常有利。

  尤其是這一刻,銀發小蘿莉居然送來神助攻!

  映曉曉漂亮而精致,大眼撲閃,睫毛很長,她直接甜甜的喊了一聲:“姐夫!”

  這讓映謫仙的臉差點全黑下來,絕世容顏上原本掛著的的笑容,現在那叫一個精彩,她無法及時去否認。

  因為,這是她的妹妹。

  如果她糾正,說她妹妹胡言亂語,那么普林等人有理由相信,他們這幾人的話語都不可信,有大問題。

  所以這一刻映謫仙傾城嬌顏上也只能掛著笑,其實暗中特別想掐死個這個專門坑姐的死孩子。

  楚風頓時迎了上去,配合這么默契,他直接揉了揉銀發小蘿莉的長發,并喊了一句小姨子。

  銀發小蘿莉的表現可謂相當的“真實”,初見楚風時她一臉驚容,睜大美眸,而聽到楚風這種稱呼,頓時一臉“羞澀”。

  其實,她的臉皮很厚,不至于會臉紅,主要是楚風暗中跟她交流時,說如果不是她太小,直接說他們兩人是道侶,估計會配合更默契。

  所以,這個臉皮很厚的小蘿莉難得的難為情,此時一副羞澀的樣子,在這種場合表現出來,恰到好處。

  映謫仙看她妹妹這么配合,坑她這個姐姐,臉上真快爬上黑線了,直接伸手拉住映曉曉,想暗中“教育”她。

  此刻,歐陽風咧著大嘴笑了,斜著眼睛看銀發小蘿莉,露出一個自認為和善與溫暖的笑容。

  “鈞馱他兒子,你笑起來很難看。”映曉曉不客氣的點評。

  歐陽風一張臉頓時就黑下來了,真想說,特么的!他跟楚風受到的待遇,差距咋就這么大呢?

  “鈞馱是誰?”普林問道。

  “大衍戰體的老父親。”楚風淡定的介紹。

  歐陽風鼻子都快冒煙了,但是,在這種場合下,他也只能干瞪眼的聽著,不能反駁,一句不發,沉默是金。

  蛤蟆看到映曉曉在那里笑,一副很開心的樣子,他立刻就知道,銀發小蘿莉不是不小心說出的,這是故意的。

  歐陽風立時做出判斷,這死孩子也不簡單,這是要長大了,保證跟她姐姐一樣難對付!

  普林也只是隨口一問,并未覺察到不妥。

  此刻,映謫仙正在跟楚風對話,確切的說是威脅警告他,她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需要付出代價。

  楚風簡短幾句話,直接打消她各種念頭,愿意合作了,因為她非常動心。

  既然相遇,翻臉對誰都沒有好處,楚風只得拉她入伙,讓她成為合作者,共同謀劃大事。

  他提到一桶神獸血,也說出圣藥或許可以采摘,更簡單提及異術與天劫,頓時讓映謫仙難以抗拒。

  映謫仙意識到,想要在這個世界迅速強大起來,神獸血與那些圣藥太重要,短期內必須要得到!

  但是,楚風還是有些不爽,映謫仙太淡定,而且還在隱約間警告與恫嚇他。

  因此,有便宜不占非楚風!

  他相當自然的出手,捏了捏銀發小蘿莉的小臉,而后直接攬住映謫仙,來了個熱情的擁抱。

  他一副坦然之色,道:“辛苦了。”

  稍后,他又露出一副很心疼的樣子,幫映謫仙攏了攏精神力化成的秀發。

  他們是靈體,蘊含著生命最本源的印記,這樣的接觸,可以說簡直是無比的親近,直接觸動靈魂。

  可是一剎那,楚風便齜牙咧嘴,因為被映謫仙毫不留情的腰眼上狠力掐了一把,剛才是觸動靈魂,現在是痛入靈魂。

  “我說你們兩個能不能換個地方,不要當眾這么秀恩愛。”歐陽風怨念很重。

  “這里還有小孩子呢!”銀發小蘿莉更是不滿的抗議,嘟著小嘴。

  楚風與映謫仙兩人很自然的分開,楚風滿臉笑容,帶著“重逢后的喜悅”,甚至一副很溫情的樣子。

  映謫仙心中怎么想不知道,但是,臉上卻也掛著迷人的笑容,原本裊娜出塵的謫仙子此時多了一縷非常難得與稀有的嫵媚風情。

  普林露出異色,著實驚異于映謫仙的絕世風姿。

  至于一群騎士都神色不善,在遠處站著,對楚風虎視眈眈,在他們看來這種人間絕色根本不是楚風這種陰靈所能擁有的。

  一些強大的騎士甚至在思忖,若是幫映謫仙洗盡陰氣,找到一具合適的肉身,重塑肌體,絕對明艷無匹,是個尤物。

  然而,他們現在也只能想想,無法付諸行動,普林還需要用到這幾人。

  接下來,楚風與映謫仙針對目前的形勢提出各種懷柔手段,講了一些具體對策,如何招攬那些跟他們來自同一片宇宙的人。

  這讓普林相當的滿意。

  歐陽風在旁邊撇嘴,暗暗腹誹,楚風這個大忽悠滿嘴鬼話連篇后也就罷了,映謫仙這樣漂亮的一塌糊涂、周身都是仙氣的女子居然說起謊來也臉不紅心跳不跳,相當的自然,他只能感嘆,也是個坑,都不是“善類”。

  然后,楚風就拉著映謫仙……迤迤然散步而去,看的一些騎士眼中兇光閃爍。

  直至到了無人之地,映謫仙的臉才徹底黑下來,對楚風提出嚴重警告,非經她同意不得過于靠近!

  然后,映曉曉也跑來了,銀發小蘿莉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燈,直接索要異術。

  “叫一聲哥,本王教你。”歐陽風觍著臉過來。

  “鈞馱他兒子,你走開!”

  “瑪德,本座不能忍!”歐陽風惡形惡狀,然而,映曉曉一句話就讓他又沒脾氣,且堆起虛假的笑容。

  “我家有神獸武功,而且是一堆,并有培養神獸迅速進化的古法,我都翻看過。”這是銀發小蘿莉的原話。

  導致歐陽風一臉假笑,跟在她的身邊,簡直要成為保姆了。

  第二天,普林召喚回所有進化者,吩咐數千人在此地守護,包圍幾座血色山峰,而他率領數千騎士親自去迎接使者,要去接收那桶神獸血。

  哪怕是在這個世界,成年的神獸其血液也珍貴異常。

  “來了,不過直接搶走那桶神獸血不現實,我們根本沒有辦法靠近他們!”楚風沉聲道。

  他們站在遠處,離那數千騎士很遠,這一刻,他們體會到身為靈體的可怕弊端,尤其是他們這種繚繞陰氣的魂體。

  面對軍隊,感受到那滾滾的血氣還有那種濃郁到駭人地步的陽氣,幾人真要沖過去的話,那數千騎士直接大吼,估計就會讓他們炸開。

  歐陽風道:“必須要沐浴神獸血,或者服食那種被神血滋養出來的圣藥,洗禮掉身上的陰氣,那樣就不怕這樣的大軍散發的血氣與陽氣了。”

  使者被普林在路上接到,大軍保護,擁簇著,護送到血色山峰這里。

  “使者大人,需要休息嗎?”普林問道。

  “不需要,現在就去澆灌藥草,我今天還得趕回兇獸高原深處。”使者是一位老嫗,鶴發童顏,很平靜與鎮定。

  她取出一個半人高的器皿,以玉石挖刻成的大桶,雖然封印著,但是已經有血光溢出,透發出赤紅的光芒,非常的絢爛。

  并且,有一股無形的威壓,震懾四野,讓許多騎士顫栗,他們的坐騎更是哀鳴,幾乎要軟倒在地上。

  成年神獸的血液還在封印中就已經如此,果然恐怖,一旦倒出來那簡直不敢想象。

  “這是想培育神藥嗎?”遠處,有金身層次的騎士咕噥,他們懷疑武神手下的藥師在動這種心思,所以才這樣舍得投入。

  “神血啊,用來澆灌藥草太奢侈,我真想代替那些老藥!”歐陽風眼紅。

  他們幾人站的很遠,沒有辦法接近,一是那里血氣太盛,二是因為被有意隔離,不讓他們過于靠近。

  那位使者將玉石桶交給普林,讓他手下的騎士負責帶上山去,使者與普林對視,彼此眼中都有精光閃過。

  他們私下里達成交易,會留下少許神獸血,然后去平分!

  這種價值連城的東西,就是他們也禁受不住誘惑。

  他們開始登山,使者在祭出一桿又一桿玄磁旗,入地即消失,然后這片地帶發光,一條安全的道路出現,通向其中一座血色山峰。

  楚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他暗中運轉火眼金睛,靈魂深處有金色符號浮現,觀察那個使者的各種手段。

  使者很謹慎,做了各種障眼法,但是,本質上他的確在開啟安全的路徑,即將直達血色山峰頂端。

  楚風集中所有精神,用心去揣摩,生怕錯過什么,他非常想登山采藥,并提取澆灌藥草的神獸血!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