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九十二章 神射

第七百九十二章 神射

  普林表面上大怒,一副想殺楚風與歐陽風的樣子,但是心中卻興奮到要顫抖,那兩個鬼奴居然能登上血色山峰,采摘到圣藥,這對他來說是天賜良機,那些藥草注定是他的!

  即便被上面責罰,認為他巡視藥園時不夠盡職,也無所謂,若是暗中留下圣藥、神獸血,一切太值了。

  “一個都不要放走,給我追上那些陰靈,我收服的仆從而已,也敢叛逃!”普林下令,催動坐騎追殺。

  他穿著鎖子甲,周身锃亮,手持一桿天戈,騎坐在一頭碧眼金睛獸上,獸爪鋒利,每次落在地上都出現可怕的痕跡,巖石都要碎掉。

  “殺!”普林當先沖去。

  在他的身后,五千騎兵呼嘯,人喊獸吼,鱗甲森森,血氣崩云,滔天的陽氣滾滾而起,震撼這片荒涼的高原。

  楚風、映謫仙、歐陽風、銀發小蘿莉等承受著最為可怕的威壓,哪怕那赤紅色的血氣相距很遠,也讓他們煩躁、胸悶,靈魂顫栗,天生被克制。

  吼!

  后方,人喊獸嘶,五千騎兵的血氣連在一起,如同一條赤紅色的浪濤,向前拍擊而來。

  轟的一聲,仿若天崩地裂,荒原在顫抖,大地在龜裂,巨石在炸開。

  “該死!”

  歐陽風低吼,剛才如同汪洋般的血氣激蕩過來時差點拍擊在他的身上,即便如此,他的身上也冒起青煙,嗤嗤作響,被燒著部分。

  唯一慶幸的是,他們都擁有極速,楚風不用說了,掌握有天涯咫尺以及縮地成寸這種上古神技。

  而歐陽風進化成現在這個樣子,如同一頭黑天鵝,雙翅拍動間,風馳電掣,如果楚風不拼命發力都不見得能追上他。

  映謫仙也很驚人,她家學淵源,秘術世代積累,自然有絕世神技,帶著她的妹妹疾馳,宛若一道虹光。

  “找人分擔傷害!”楚風低語。

  映謫仙、歐陽風點頭,剎那朝一個方向追去,他們的魂光像是在焚燒,釋放出斑斕而絢爛的光雨,極速逃遁。

  他們在追逐羽化神體、天命仙體、紫發青年三人,讓他們也處在身后的滔天血氣威壓下。

  “卑鄙,無恥!”

  羽化神體忍不住詛咒,他感覺處境非常糟糕,這分明是在形成裹帶之勢,他們三人同樣要被騎兵大軍追殺。

  可是,他們連一片圣藥葉子都沒有碰到,神獸血究竟什么氣味都沒有聞到,而且還平白死了一個同伴,現在居然被視為楚風等人的同伙,太冤了。

  楚風幾人一點也不同情,非常憎惡這三人,竟敢半路摘桃子,等在山腳下伏殺他們,實在可惱可恨,當誅!

  后方,兇獸咆哮,五千坐騎狂奔,讓大地劇烈顫動,如同大地震。

  最為可怕的是那鋪天蓋地的煞氣,還有汪洋般的血氣,瘋狂激蕩過來,情況越發的可怕與危急。

  羽化神體、天命仙體、紫發青年,十分惱怒,身后的楚風與歐陽風跟狗皮膏藥一樣黏上他們,打定主意要分擔傷害。

  這時,三人低語,一番商量后,果斷轉變方向,并暗中向普林傳音,告知這件事與他們無關。

  三人不想被追殺,希望楚風三人繼續吸引火力,故此暗中解釋,然后他們向一側奔去,想繼續讓楚風他們成為靶子。

  普林也不是是省油的燈,聽到傳音后哈哈大笑,喊道:“你們三個立刻出手,幫我出手攔住他們,我便相信!”

  在他身后,鐵騎踏破荒原,狼煙滾滾。

  楚風聞言,心思電轉,大喝:“紫毛,你他娘的不講究,神獸血被你們三個分走六成,現在還想撇清與己無關,想趁亂逃走嗎?”

  那三人聽聞臉色頓時發白,心中大恨不已。

  這簡直是黃泥巴掉進褲襠,不是事也成事了。三人惱怒,無論說什么都沒用,他們三個已經被綁架為同伙,后面那個普林小侯爺絕對不是善類,肯定是寧殺錯不放過。

  “楚風你太無恥了,神獸血與圣藥分明在你身上,想禍水東引嗎?”羽化神體怒吼。

  不管怎樣,他得擺明態度,給后面的騎兵大軍解釋。

  歐陽風大罵:“羽化神體你個孫子,還爺爺圣藥來,屬于我那一份都被你搶了,一人要雙份,還是人嗎?!”

  銀發小蘿莉也嚷嚷道:“對呀,紫毛,你搶我的圣藥,不是好人!”

  “羽化神體,我相信你們三個,幫我攔下他們!”普林在后面喊道,他帶著冷酷的笑,只要前方幾人激斗起來,那么一個都跑不了,管他們是否為同伙,全部拿下!

  羽化神體、天命仙體、紫發青年臉色發黑,怎么敢停下,他們深知一旦被抓住肯定沒有好下場。

  歐陽風叫道:“三個孫子,你們敢攔我們嗎,自己搶走兩株圣藥,分走六成神獸血,你們心虛的很!”

  前面三人臉色鐵青,那只黑天鵝一邊潑臟水一邊奚落,實在惹人惱怒,恨不得活剮了他。

  “哧!”

  就在這時,一道恐怖的箭羽劃過長空,帶著懾人的光芒,以及騰騰烈焰,向著楚風的后心射去。

  騎兵中的神射手出擊!

  楚風身體繃緊,在高速移動的過程有種跟死神相遇的錯覺,通體冰涼,他感覺到這一箭的可怕,陽氣太濃烈。

  他在極速改變方位,可是這支箭羽也在跟著變向,如同一輪璀璨的太陽轟擊過來,帶著磅礴的氣息。

  “給我小心點,別射爆了他,萬一圣藥與神獸血等也跟著毀掉,那是大罪!”普林大吼,比楚風還焦急,竟然擔心他死掉。

  這聽在楚風耳中,覺得很恥辱,實在太輕視他們了。

  不過,這一箭的確非常恐怖!

  楚風在間不容發之際避開這一箭,但是,那擦身而過的可怕陽氣如同神金烙鐵般,灼燒他的魂光,讓他的身體發出嗤嗤聲,冒起大片青煙,并且他的嘴里向外溢出“魂血”。

  在這片宇宙中,他這樣的魂體處境十分糟糕!

  金身級高手一箭而已,就差點干掉他!

  不要說楚風自己,就是羽化神體、天命仙體、紫發青年這三個敵手都心頭發寒,面對軍隊的追擊他們太弱勢了。

  “沒事吧?”歐陽風低語,他也神色難看到極點,這樣下去他們估計都會被殺死!

  普林露出笑意,道“很好,只要不射爆就行,十大神箭手給我一起出擊,用陽氣給我焚燒這幾個鬼奴!”

  一剎那,騎兵大軍中,十名神射手騰空,各自張弓對準前方逃遁的幾人。

  天空中像是十頭上古時代的兇猛神禽金烏復活,散發出恐怖的氣息,彌漫出至陽的能量,擴散開來。

  十大神射手都在金身層次,都跟剛才射箭的人同一水平,真要射中魂體的話,會讓歐陽風他們直接炸開,不會有任何懸念!

  “楚風,歐陽風,我的兩個陰靈仆從,你們還想逃嗎,現在給我跪伏過來,我免你們死罪。”普林冷笑著,精神音波很強,在長空下轟鳴,他恫嚇道:“如若再敢反抗,格殺勿論!”

  他已經知道楚風兩人的真名,一揮手,天空中的十大神射手全都璀璨起來,大弓被拉成滿月狀,箭羽刺目。

  歐陽風喊道:“孫子,當你神王爺爺是嚇大的嗎,來吧,你們敢放箭,我就敢用轟碎空間手鏈,讓里面的圣藥與神獸血都毀掉。”

  “本侯不受威脅,給我放箭!”普林喝道。

  其實,他心中無比緊張,還真怕歐陽風發瘋,毀掉那條空間手鏈,從而引發大爆炸。

  但是,他真不想被威脅,擔心這幾人因此而有恃無恐,脫離他的掌握。

  哧!哧!哧!哧……

  天空中,一道又一道驚天神虹飛來,都搖曳出長長的尾光,照亮大地,如同彗星橫空而過。

  太絢爛了,十支箭羽都異常刺目,焚燒著可怕的陽氣。

  “姐姐!”映曉曉驚叫,因為,她看到映謫仙帶著她躲避一支神箭時,那箭羽也跟著改變方位,不斷追擊她們。

  轟!

  最后,映謫仙祭出五色神光,強行改變那一箭的方位,但是自身的五色神光也哧的一聲騰起光雨,被焚燒部分,靈魂受損,精神能量銳減不少。

  “我沒事!”映謫仙答道。

  然后,她眼神冷冽,回頭看了一眼后方的大軍,沖著歐陽風與楚風喊道:“把空間手鏈當盾牌用,讓他們射殺,我們與圣藥、神獸血一起粉碎就是!”

  她已經取出空間手鏈,擋在自己身前。

  另一邊,歐陽風哇哇大叫,被追擊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聽從映謫仙的話,直接發狠,將那空間手鏈擋在身前。

  對方敢射的話,他必死無疑,當然圣藥、神獸血也要化為飛灰。

  普林大駭,暗中對神射手傳音,道:“避開他,不要射爆空間手鏈!”

  對于別人來說,難度太大,畢竟箭羽已經射出去,但是,這些神射手都附著一絲魂光在箭羽上,可以改變方位。

  哧!

  那一箭沖天而起,擦著歐陽風的身畔飛過,將他半邊身子點燃,疼的他大叫,急忙撲滅陽氣火焰。

  “孫子,你再射啊?!”歐陽風叫板。

  此時,楚風與映謫仙也都這樣做,拎著空間手鏈,當作盾牌用。

  他們暫時擺脫殺劫,可是羽化神體、天命仙體、紫發青年卻異常難受,他們身上沒有空間器物,想威脅、讓對方投鼠忌器都不行。

  噗!

  紫發青年一聲慘叫,他的一只手掌中箭,直接炸開,連帶著整條手臂都成為飛灰,當場焚燒干凈。

  這讓所有人都凜然,那名金身層次的神射手果然可怕,射出的箭羽稍微觸及身體,就是毀滅性的!

  “天命仙體你不是可以動用一次天命仙光嗎,帶著我們逃離,不然我們都得死!”羽化神體低語商量。

  “動用后,我很長時間都虛弱不堪,誰都能要我的命。”天命仙體嘆道,但是,他現在已經沒有選擇了。

  羽化神體、紫發青年急忙發誓,說他們會保護他。

  嗡!

  當神射手再次放箭時,天命仙體爆發出大片的光雨,裹帶著另外兩人化成一道流光,極速消失在地平線。

  那種速度太快了,就是亞圣來了都不見得能追上!

  “遭了,這三個孫子跑了,沒有分擔傷害的了。”歐陽風怪叫。

  普林臉色鐵青,他眼中的獵物、想獻給武神的祭品居然逃走三個,讓他心情不舒暢,他想震懾楚風他們,喝道:“不管了,先給我射爆一個,我這個人絕不會受人威脅,我看你們能否硬氣到底!”

  一剎那,十大神射手瞄準楚風、映謫仙、歐陽風他們。

  “先射那只鳥,好像是什么大人物鈞馱的兒子,但是眼下算個屁,給我殺!”普林吩咐。

  “普林你個孫子,你才是鈞馱他兒子,不,你是鈞馱他孫子!”都到這種關頭了,歐陽風還有閑心生氣呢,而且是氣急敗壞。

  “過來!”楚風召喚歐陽風,他已經祭出魂鐘,用它來保護自身。

  然后,他也向映謫仙示意,那姐妹二人也快速進入魂鐘下。

  瞬息間,黑色大鐘將幾人都籠罩,楚風發力,魂光閃耀間,這口大鐘發出悠悠鐘聲,破空而去,速度極快。

  映謫仙小聲道:“朝著羽化神體他們離開的方向逃,昨天他們便曾被騎兵追殺,但成功擺脫大軍,或許發現了有利于逃生的地勢。”

  同時,她略微猶豫,最后一發狠,告知楚風,她要施展禁法,助他一臂之力,但是她會因此而元氣大傷,接下來就靠他們保護了。

  “仙子,你放心,你是楚風他道侶,就是我……那個弟妹,我們會照應你還有這只小蘿莉的!”歐陽風張口就來,差點說成是楚風的道侶,就是他歐陽神王的道侶。

  這種關頭,映謫仙懶得反駁。

  哧!

  五色神光一閃,她在催動那可與十絕術爭霸的秘法,一旦練成的話,這是蓋世神通。

  她現在只能算是小成,滿足了所有修煉條件。

  霎時間,整口魂鐘都發出五色神光,他們仿佛不在五行中,超然紅塵上,光速遁,消失在地平線盡頭。

  歐陽風激動,道:“太好了,終于擺脫這群騎兵孫子,立刻去服食圣藥,沐浴神獸血,回頭找那群王八蛋清算!”

  有個別書友說上章羽化神體幾人也能登山,無視場域,有些不合理。答:那肯定沒仔細看,我寫的是楚風他們用魂光控制寒蜥登山,自己真魂沒上去。他們的真魂拿到圣藥與神獸血時,顯然是寒蜥退回來了,跟真魂匯合,都在在山下啊,這時才被偷襲。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