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九十五章 姐夫

第七百九十五章 姐夫

  “我這邊假一賠十,可是,如果你這邊做不了主,怎么辦?”楚風的臉皮厚到讓歐陽風都看不下去了,居然在那里跟銀發小蘿莉較真。

  蛤蟆翻白眼,抱著雙臂,背著黑烏龜殼,迤迤然地邁著天鵝步,斜著眼睛看他,一臉鄙夷之色。

  銀發小蘿莉振振有詞,道:“當然是真的,我這里也是假一賠十,我除了一個親姐姐,還有一堆姿色說的過去的堂姐!”

  然后……她就慘了!

  被映謫仙拎起來揍,揪著她的耳朵,反正是魂體,直接給拽到半空中,一頓狠狠地修理。

  “好痛,好痛,姐姐你別打了,我這是為你好,你想啊,他真要有陰陽二氣,你們成為道侶后共同修煉,便能施展七寶妙術,可以橫推天下,你怎么不領情呢?哎呀,疼死我啦,住手,映謫仙,你再打我,我就告訴他們你腰有多細,腿有多長,屁屁有多翹,告訴他們確切尺碼!”

  映曉曉被揍的實在受不了,在那里齜牙咧嘴的威脅,使勁掙扎。

  砰砰砰……

  這導致她又被一頓胖揍!

  歐陽風優雅地邁著天鵝步,背著黑烏龜殼,從旁邊路過,小聲問道:“可以告訴我,因為她又打你了!”

  “去死,鈞馱他兒子,你給我走開!嗚嗚……好疼啊!”映曉曉抹眼淚。

  瑪德!歐陽風來了個天鵝亮翅,就要動手,但是,直接被五色神光刷飛出去。

  然后,楚風走過來,優雅地微笑,想開口求情,畢竟這個銀發小蘿莉也是“好意”,要送姐給他。

  然而,映曉曉一句話便讓他的臉也黑了,道:“人販子,我也只能被你收買到這兒了,再有這種事你別找我。”

  楚風當場愕然,僵在那里,什么情況?

  映謫仙殺人般的目光掃來,美麗的眸子中五彩光芒爍爍,太璀璨了。

  楚風立刻知道,那死孩子為了自己不挨揍,胡亂拉墊背的!然后,他也瞪眼,直接建議,道:“搜魂,反正也要洗去陰氣,幫她搜魂也是為了錘煉她,看一看是她說謊,還是我在收買她。”

  “楚風大魔頭你太狠毒了,我……哭,姐姐別打了。我不是看你總是嫁不出去嗎?替你著急。哎呦,疼死了,不是嫁不出去,堂堂星空下第三絕代佳人怎么可能嫁不出去。我是怕你掉火坑里,隨便找個人就嫁了,所以我想替你找個好道侶,可以跟你一同修行,志同道合。你看,這原本是我收藏的翩翩美少年,直接送你了,咱們姐妹夠意思吧?啊……你還打,映謫仙我跟你拼了。嗚嗚……拼不過啊,我好可憐。”

  映曉曉一頓鬼哭狼嚎,然后終于找到機會逃了出來,一下子掛在楚風身上,喊道:“還不快救駕!”

  楚風拎著她,替她姐姐又修理了她一頓。

  映曉曉氣鼓鼓,眼睛噴火,簡直想吃掉楚風。

  接下來,映謫仙的一句話讓楚風發怔。

  “你如果真有陰陽二氣這兩種天地奇珍物質,我們或許可以一同揣摩,看能否還原七寶妙術。”

  楚風發呆,歐陽風使勁吞了一口靈魂唾液,差點沒嗆到自己。

  映曉曉直接毛了,憤憤不已,道:“你還是我親姐嗎?我為你好,才為你介紹楚大魔頭,結果你那么狠心打我一頓,最后還不是笑納了。”

  “說什么混話呢?”映謫仙再次讓她額頭上起了一個大包,痛的她躺在林地中耍無賴打滾,不肯起來。

  “我跟他只是單純的研究七寶妙術,你一個小屁孩思想太復雜。”映謫仙數落她。

  “切,你以為我相信啊,好吧,就算我相信你,可我也不相信楚風那個大尾巴狼。就憑這個人販子、大盜的性情,所過之處寸草不生,他還會放過你?姐,不是我說你,你逃不過他的手掌心!”

  瑪德!楚風在旁,一張臉黑的不能再黑,名聲都被這小丫頭敗壞盡了。

  “錯了,姐,你該不會是自愿的吧?”銀發小蘿莉又補充了一句,結果讓她姐映謫仙的臉也黑了下來。

  銀發小蘿莉一骨碌爬起來,給自己找臺階下,同時轉移話題,看著楚風,道:“來吧,讓我們看一看你所謂的兩種天地奇珍物質。”

  楚風道:“我得到的那兩種物質疑似與肉身融合了,也可能被靈魂帶過來了,不知道怎么釋放與檢驗。”

  “這很簡單。”不用映謫仙多說,映曉曉就教了他一段口訣,亞仙族的底蘊可見一斑。

  傳說,他們的祖上是從陽間過來的,甚至該族中還有祖碑銘刻當年一些舊事。

  楚風依法施為,靈魂共振,頓時看到一縷霞光騰起,接著又是一縷冒出,涇渭分明,屬性相斥。

  這一刻,映曉曉的眼睛發直,感覺有點不夠用了,兩縷霞光明滅不定,忽熾盛忽暗淡,在楚風的魂光中沉浮。

  一縷是煉獄之光,毫無疑問,它的屬性為陰!

  另一縷源自陽間種,當初在熾凰城的洞府閉關時,楚風讓陽間種生根發芽,最后反哺給他一縷氣。

  當時,他藉這縷氣練成精神攻殺術!

  映謫仙神色凝重,親自到了近前,仔細感觸那兩縷氣,最后她的面色變了!

  “天地奇珍物質,而且真的是陰與陽這兩種屬性!”

  她這樣說道,頓時引發銀發小蘿莉驚呼,然后一下子撲到楚風身上,一副小財迷的樣子,道:“姐夫,讓我看看,借我修煉一百年吧!”

  姐夫都叫出來了?歐陽風眼睛都直了,然后看向映謫仙,準備目睹那死孩子再被毆打一頓的大快人心的場面。

  “啊……”

  映曉曉的確又被揍了,但是不持久,楚風將她給救了下來。

  “還真袒護小姨子?!”歐陽風添亂。

  “一邊呆著去!”楚風一腳將他踹開,虛心向映謫仙討教,如何同修無上秘典。

  當然,他一不小心將“同修”中的“同”說成“雙”,直接惹來殺人般的目光,尤其是五色神光彌漫開來,差點轟在他的頭上。

  楚風道:“口誤,咱還是談修行吧,風花雪月只有歐陽風最愛聽。”

  蛤蟆:“我#¥%&*……”

  “你磨嘰什么呢,讓一讓,我跟映仙子討論同修之法呢。”楚風一本正經地說道,將他扒拉到一邊。

  歐陽風跳腳,詛咒道:“憑什么總是讓我背鍋?”

  “你自己背著一口大黑鍋,四處亂轉,探頭探腦,怪的了誰?”楚風斜他了一眼。

  “誒呦,氣死你歐陽大爺了,這是玄武神甲好不好?!”蛤蟆一百二十個不服,真想跟他拼命。

  然后,楚風向映謫仙認真請教,他很希望學成陰陽之光,掌握一種殺手锏,甚至還原出七寶妙術。

  映謫仙道:“無論是學陰陽之光,還是學五色神光,都是要從七寶妙術講起。”

  她婀娜秀麗,風華絕世,帶著仙氣,輕聲細語講述陰陽之光與五色神光都是從七寶妙術中拆出來的,故此神威驚世。

  這讓楚風鄭重無比,越發感覺那所謂的七寶妙術太超凡,一旦練成,多半真的不可揣度。

  然而,很快,當映謫仙講到七寶妙術的對應的七種經文時,他一陣愕然,因為……有些經文似曾相識!

  “我怎么感覺,牛魔拳、蛟魔拳被包括在當中?”他很吃驚。

  然后,他想到黃牛當年對他說的話,七種拳法每一種都很厲害,但是真正恐怖之處在于七種拳法合一,那將會恐怖的一塌糊涂,不敢想象。

  同時,黃牛也曾講過,七種法本就是一體的,當年七位大圣發現一株怪樹,流轉符文,七圣每人取一枝杈修行,也就有了后來的牛魔拳、蛟魔拳、鵬魔拳等。

  “一株樹上浮現的七種法,這……就是七寶妙術?!”

  顯然,映謫仙知道他在想什么,給予解釋:“事實上,道族、佛族、尸族后來都出手了,想要收集那株樹,整體研究。”

  顯而易見,七位大圣根本保不住他們得到的枝杈,被奪走了。

  后來,亞仙族也出擊,巧妙從尸族那里奪走拼湊起來的怪樹,其實那是一株能量樹,顯化的是法門。

  “七大圣研究出來的拳法的確驚世,威能無匹,但他們還是差了一層,沒有研究出最終的七篇經文,融合在一起,不是什么拳法,而是七寶妙術。”

  這東西被亞仙族收起來了。

  而且,他們有理由懷疑,那株能量樹可能就是他們的始祖從陽間逃亡過來時,所遺留下的寶物。

  因為,他們的祖碑上提及過一株怪樹,只是記載不清。

  “你家祖上從陽間逃進陰間,該不會就是因為懷璧其罪,帶走了那株怪樹吧?”楚風懷疑。

  “是有這種可能,我族也這樣推測過。”映謫仙點頭。

  真相到底如何,如今不重要了,過去這么多年后,誰還記得當年的事。

  當然,一旦進入陽間,那就不好說了,陽間的大能太厲害,敢追殺帶著七寶妙術的人,那肯定相當的逆天。

  “你能從牛魔拳研究出共振術,從蛟魔拳研究出螺旋術,也著實厲害。”映謫仙感嘆。

  楚風已經實話告知,并不隱瞞,說自己學過牛魔拳與蛟魔拳。

  接下來,楚風認真記下七寶妙術,也就是七種短篇經文,他感覺這是能跟陽間頂級呼吸法媲美的東西!

  “都說無上呼吸法一旦練到盡頭,神能自涌,妙術自成,可是想要演繹出七寶妙術估計不現實。”

  楚風認為,這七寶妙術的價值沒法估量!

  接下來,他認真揣摩七寶妙術中的兩種神術,跟自身的陰陽二氣相對應,潛心研究。

  而在此過程中,他在涂抹神獸血,繼續熬煉靈魂中的陰氣。

  這樣研究妙術,等于在分散注意力,致使自己不那么痛苦。

  兩天過去后,楚風耗盡神獸血,他確信將陰氣洗禮干凈,而那株圣藥也被吃光了。

  此刻的他陽氣盛烈,感受不到一點陰靈的氣息,他的魂光璀璨無比。

  轟!

  隨著他催動魂光,自身如同一輪熾盛的太陽,照耀這片山林,陽氣滾滾,無比的駭人。

  跟以前相比,完全是兩個人了!

  此外,楚風將陰陽之光居然初步施展出來,讓映曉曉都驚呼不已,連喊比映無敵要強一截。

  “仙子,我們同修吧!”楚風微笑,看向映謫仙,還真想試試看,能否再現七寶妙術的威勢。

  與此同時,數千里地之外,普林披頭散發,眼睛通紅,無比的疲憊,他滿腔的怒火,眼神可怕無比。

  這三天來他帶領人馬發瘋般尋找楚風他們,怒不可遏,他擔心那些人將神獸血與圣藥都服食干凈。

  所以,他一直在馬不停蹄的尋找,想要立刻揪出來,擊斃楚風幾人,奪回被他內定下的造化。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