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零四章 楚風的孩子出世

第八百零四章 楚風的孩子出世

  這種話語一出,一群人都發呆,而后驚悚,這陽間大能也太可怖了,動輒就煉化一界,鍛造成時間兵器?什么來頭,此人究竟進化到何等層次?!

  這著實讓人心底恐懼,不寒而栗。

  “能量有限,我需離開,你們若是想回歸來,請來此地,界壁最薄弱,有一個天然空間漩渦,沖進去的話我可感應到,會接引你等回歸。”

  說完這些,嗖的一聲,妖祖之鼎消失。

  那里果然有一個空間漩渦。

  “妖妖公主,接下來怎么辦?”這些人都看向妖妖,黃牛、少女曦也不例外,此時都非常謙遜,對這一界感覺頭大。

  “讓我先熟悉一番,跟這個世界的秩序共振,以適應此界。”妖妖說道。

  一群人都瞠目結舌,直接跟一界的秩序符文共鳴?這……不就是入道,而后悟道嗎?

  別人都得閉關,苦苦參悟,她直接就可以做到?就是少女曦都睜大眸子,相當震撼。這在陽間來說,都是鳳毛麟角般的奇才,極其罕見。

  有這種資質的生物,會被那些老怪物選中,親自調教。

  比如傳說中偶爾出世的大能,如果擇徒,選中的天才也不過如此。

  她驚呼出聲,說出心底話后,一群人再次傻眼。

  大黑牛、老喇嘛、吳起峰等人都無言以對,妖妖公主號稱打遍上古宇宙無對手,僅此一人,可是在陽間還是能找到這種天賦的生靈,而且歷代都有,這……讓他們很受傷,有些心灰意冷。

  這怎么比?

  陰間宇宙,從古到今,有幾個妖妖?!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一天一夜后,妖妖跟秩序共鳴結束,睜開雙目,魂光絢爛,映照出很多反復的符文,她開口道:“我們四處走一走,去熟悉與了解這個世界。”

  她的魂光已經適應墮落之地。

  此刻,她的身體冒出一縷一縷陰氣,天空中垂落下一道又一道陽氣,注入她婀娜軀體中,發出哧哧聲,像是在洗禮。

  眾人看的眼睛發直,她的適應能力未免太強了,這是洗禮魂光,在向陽魂轉化?!

  “打遍上古宇宙無對手,壓制的黃金一代都抬不起頭來,還真不是說說啊。”后面,一群人咕噥,覺得妖妖過于變態!

  不久后,妖妖身上的哧哧聲漸熄,她魂光中的陽氣濃郁了不少,陰氣被生生熬煉出去一些,這種手段讓少女曦的小嘴都張成“O”型,驚到不行,這都能行?長此以往,豈不是直接可以還陽?!

  不是說借尸還魂、死而還陽都是小幾率事件嗎?少女曦狐疑,心中無法平靜。

  妖妖開口,道:“缺少相應的天地靈物,這個世界一定有陽氣濃郁的物質,能幫我們迅速洗掉魂光中的陰氣,靠自己煉化速度有些慢。”

  然后,她當先走了出去,開始他們在這個世界的探索之旅。

  一群人只走出五百多里就露出古怪之色,因為在荒原上看到張貼的畫像,怎么看起來像楚風與歐陽蛤蟆?

  只能說作畫的人水準十分差勁,畫的不像,可是這兩人站在一起,還是讓不滅山的一群人嚴重懷疑是他們。

  “別告訴我,楚風他們去所謂的大夢凈土一夜夢道百年,其實就是進入此地。”大黑牛咕噥。

  又走出去一百多里,他們終于發現更為直接的證據,從一頭兇禽口中得悉,近一個月,靈威侯都要瘋了,滿世界追殺楚風與一只背著烏龜殼的黑天鵝,發誓要為子嗣報仇。

  一群人傻眼,沒跑了,那絕對是楚風與歐陽風,他們真的來到同樣一個世界?!

  少女曦頓時笑了,道:“哇咔咔,楚風好慘,他果然不是好人,無論走到哪里都是禍害,現在正被人追殺。”

  “我說,咱趕緊去就楚風兄弟吧,別真被靈威侯給干掉。”獒王開口。

  妖妖搖頭,道:“這是對他的考驗,他不是溫室里的豆芽菜,如果我們沒有來到這個世界,難道要等別人救他?”

  黃牛、周全、大老黑等人都想說去救楚風的,結果聽到妖妖這種話語,都無法開口。

  他們知道,妖妖并非見死不救,而是對楚風抱有非最大的希望,想看他自己能走到哪一步。

  平時,妖妖不給他一點照顧,連秘笈都不送一部。

  這并不是不關懷,而是渴望他自己崛起。

  當年妖妖已經是最強,她的路不需要別人重復,她要的是一個可以自強起來的楚風,而不是一個“妖妖第二”!

  不久后,大黑牛怪叫起來,因為從一頭銀色穿山甲的口中了解到,靈威侯發布的懸賞是神獸血,蘊含滾滾陽氣,能洗禮肉身與魂光。

  妖妖訝然,絕色容顏上露出迷人的微笑,道:“亞圣境界的靈威侯有神獸血?就是他了,等我煉些藥草,洗禮掉魂光中的部分陰氣,就去找那個靈威侯。”

  一剎那,這群人為靈威侯默哀,被誰盯上不好,偏偏被打遍上古星空同階無對手的妖妖盯上,肯定沒有好下場。

  “兒……”老驢想叫出來,可是面對妖妖,他始終很克制,愣是沒敢,道:“這也算是間接救楚風了。”

  妖妖聞言,點了點頭道:“你說的有道理,回頭我不要靈威侯的性命,只洗劫走他的神獸血。”

  “公主,你可真是……要考驗楚風到底啊!”周全為楚風默哀。

  如果讓這片荒原上的人知道他們的談話,估計會驚掉下巴,靈威侯是誰,異常強大,亞圣大圓滿層次,隨時可以成圣!

  而且,他遠比同層次的人強橫,曾連渡三重雷劫,血脈與天賦都無比驚人。

  妖妖帶著他們行走在高原上,途中在留心一些植物,她曾只剩下一縷執念,在相當長的歲月中都沒有活過來的希望。

  所謂久病成醫,她為了自救,曾翻閱各種典籍,對于藥草等非常熟悉。

  有些藥草對靈魂有極大好處,在這滿是陽氣的世界,毋庸多想,效果會更佳,可以幫助他們洗掉部分陰氣。

  此時,兇獸高原上,楚風與歐陽風都在發愁,他們的魂光都能比肩金身層次的進化者了,可是劫難也來了。

  這個世界的人從不敢像他們這樣瘋狂,短期內汲取大量神性物質,這注定要遭雷劈,而且是多次!

  附近,森林蒼翠,古樹參天,不遠處幾個湖泊晶瑩,如同巨大的寶石鑲嵌在兇獸高原上。

  森林深處,獸吼震天。

  在這兇獸高原上,絕對不缺少恐怖生物,不過這片區域相對還很安全。

  此時,楚風稍微一抬頭,就能看到烏云壓頂,有血色電光閃過。

  歐陽風則是稍微一開口說話,他頭上就有綠色閃電劃過,景象非常的瘆人,那雷電隨時都要到來,劈向他們。

  “我次,啥意思,為啥你的是血色閃電,而懸在我頭上的則是一團綠光,這閃電特么的是綠的?!”

  歐陽風一百二十個不忿,這還區別對待,閃電顏色不一樣,讓他相當惱火,感覺被歧視了。

  在他說話時,那綠色閃電交織,籠罩在他的腦袋上方,噼里啪啦,隨時會猛烈的劈落下去。

  楚風很淡定,道:“這不是很正常嗎,你看你,背黑鍋,戴綠帽,簡直是絕配,怎么看怎么就該如此。”

  “滾你大爺的!”歐陽風急眼,就想跟他動手。

  “你給我老實點,天劫要來了,省點力氣。”楚風警告他。

  不遠處,映曉曉大眼都笑成月牙狀了,看到歐陽風急眼她就開心。

  映謫仙很平靜,她估計要不了多久自己也得渡劫,她沒有像楚風與歐陽風那樣瘋狂吸收神性顆粒,可是也不算少,魂光也已臨近金身層次。

  歐陽風咬牙切齒,望著半空,道:“賊老天,你要劈就劈,趕緊給個痛快,總是懸在我頭上作甚?綠油油一片,成心要氣死你歐陽大爺吧?”

  說實話,他與楚風都在心中打鼓,一點底也沒有,因為他們沒有肉身,都是靈魂狀態,真要挨雷劈,那肯定非常慘。

  一般來說,靈體最怕雷擊!

  可是,如果去占據其他生物的肉身渡劫,根本沒用,肉身與靈魂不契合,能抵住幾道雷霆到邊了,甚至可能還會拖后腿。

  “你說,這次究竟會來幾次天劫?”歐陽風心虛地問楚風。

  楚風斜了他一眼,道:“就沖你頭上那些閃電的顏色,你也肯定要來個帽子戲法,怎么也要戴帽啊。”

  “我次,你能不能說點好話?”歐陽風真想用長長的鳥喙去啄他,道:“如果有肉身,即便來三次天劫我也不怕,可現在用魂光去硬抗,心中真沒底。”然后,他又看了一眼楚風,道:“我感覺你多半會來個大四喜!”

  “閉嘴,你這個黑天鵝,代表著不祥,不要亂說話!”

  遠處,映謫仙與銀發小蘿莉都無語,這難兄難弟都到這份上了還內斗呢,要知道閃電隨時會劈下來。

  喀嚓!

  果然,他們才說完,一道綠色閃電就落下,劈的歐陽風嘴里黑冒煙,魂光劇烈閃爍,一頭就扎在地上。

  但很快他又跳起來,道:“我次,偷襲我,真來了,給我換一種其他顏色的閃電!”他叫囂著。

  轟!

  這一次,接連五道雷光轟落下來,都綠油油,名副其實的五雷轟頂。

  歐陽風終于閉嘴,沒閑心叫板了,開始拼命對抗,沒有肉身庇護,只能靠魂光施展精神武功硬拼。

  喀嚓!

  楚風的天劫也到了,血色的閃電劈的他劇痛,魂光激烈閃耀。

  這是陽氣濃郁的天雷,每一道都很可怕,片刻間,兩人幾乎焚燒起來,被赤色與綠色的閃電淹沒,狂轟濫炸。

  “哎呦,受不了,要烤熟了,沒有肉身真難忍,魂光都要散掉了。我次,賊老天你特么的還是用綠光閃電覆蓋我頭頂上方呢,找死啊,看你歐陽大爺好欺負吧?!”

  歐陽風稍微穩住后,就磨嘰個沒完沒了,嘟嘟囔囔,在那里罵老天。

  “你給我閉嘴,打擾我渡劫了。”楚風在另一邊喊道。

  映家姐妹都長出一口氣,看他們兩個還能開口說話,這說明還未到最糟糕的時刻,應該還沒有性命之憂。

  “姐夫,挺住!”銀發小蘿莉喊道。

  映謫仙的臉色頓時微黑,瞪向自己的妹妹。

  與此同時,遠方有身影正在接近,婀娜秀麗,搖曳生姿,可謂天生麗質,正是秦珞音。

  在她身邊還有一個光團,可以看到里面有一道幼小的人形魂光,正在跟她磨嘰,比歐陽風還能說。

  “親娘,你說你,還沒生我,就想解決掉我,后來更是跟大夢凈土的那個老妖婆合計,要把我送進黑狗肚子里,更想封印我一百年,你說,有這樣的親娘嗎?”

  小道士出來了,正在跟秦珞音理論。

  秦珞音最近顯然都聽習慣了,早先還很愧疚,但現在聽到這種話直接就拎著他的耳朵趕路。

  “停,別揪我!我說親娘,這次可是我成全了你,用我身上天生帶來的那團氣幫你洗盡陰氣,成為陽魂,你說這叫什么事?小道我還未出生,就為你操心操力,無怨無悔的付出,你真是我娘嗎,該不會是上天派來專門懲治我的對頭吧?”

  “對了,娘,你跟我父親到底怎么回事,我看他才十四五歲的樣子,年少的太不像話,你喜歡正太?!”

  “哎呦,停手啊,別扯耳朵,不說了!”

  “我不是實話實說嗎,就是好奇而已,我那親爹年齡可真不大,娘,你還真能對他下的去手?”

  然后,秦珞音爆發,雖然這死孩子幫她洗盡陰氣,讓她愧疚而又心疼,可是,架不住這小道士磨嘰個沒完沒了,而且都是那些難以啟齒的問題,讓她抓狂,拎著他的耳朵趕路。

  “娘,我就是很好奇,你跟我父親怎么認識的,為什么我看著他有點眼熟呢,好像在哪里見到過,可就是想不起來。”

  秦珞音聽到這種話,也只能接著收拾他,同時,心中也是有些沒底,因為這死孩子簡直是個妖怪,什么都懂!

  她現在相信了,這個世上果真有天嬰、仙嬰!

  秦珞音就發現前方渡劫的閃電,她接近這里,正好看到楚風、映謫仙他們。

  “姐夫,挺住!”銀發小蘿莉正在喊。

  風姿翩然的秦珞音趕到這里,正好聽見,她異常愕然,然后一臉吃驚的神色看向映謫仙。

  原本發現熟人,還算是“閨蜜”呢,秦珞音覺得遇上自己人,總算有個照應了。

  結果,她居然聽到映曉曉喊楚風為姐夫?!

  映謫仙也已經看到秦珞音,四目對視。

  這時,小道士自然看到楚風,直接叫道:“父親!”

  事實上,楚風早已看到他們,雖然在渡劫,可是看到秦珞音牽著一道幼小的人形魂光過來,他還是很吃驚的。

  當小道士一聲父親喊來時,楚風那可真是受驚了,直接就是一個踉蹌,早先的雷霆都沒有劈飛他,可是現在,他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然后更是被雷光淹沒,頓時慘叫起來。

  不遠處,映謫仙、銀發小蘿莉也被小道士這驚天一叫給鎮住!

  旁邊,歐陽風先是目瞪口呆,接著被雷光劈的亂蹦與慘叫,最后又喊道:“我次,真讓我說中了,雙喜,大四喜啊!”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