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零五章 兒子債主

第八百零五章 兒子債主

  天空中,血色閃電與綠色閃電交相輝映,地面上,楚風一個踉蹌,直接戳倒在地上,發出遭遇天劫后的第一次慘叫。

  他被雷光淹沒,因為,就在剛才的一剎那,他心神失守,徹底受驚,然后站都沒站穩,就被血色閃電給淹埋。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小道士那一聲父親,差點讓他在雷光中被干掉,這簡直是名副其實的催命符。

  楚風心底劇震,波瀾起伏,著實沒辦法靜下心來,怎么平白多了一個兒子?這可真是讓他眼前發黑。

  喀嚓!

  一片血色閃電垂落,跟瀑布似的,鮮紅而晶瑩,全都澆在他的魂光上,讓他悶哼,魂光中冒出一縷縷青煙。

  楚風心頭驚悚,趕緊凝神靜心,再這么走神真要被劈死了,他現在仿佛能聞到靈魂焦糊的味道。

  “呼!”

  一剎那,他運轉盜引呼吸法,勉強站起來,魂光跳動,周身都是血色閃電,隨著他靈魂在呼吸,電光閃爍,繚繞著他,發出刺目的血光。

  此時,武神的異術沒用,關鍵時刻還得靠他自身最強大的呼吸法,對抗這血色雷光。

  轟!

  大地都被轟碎,山石崩開,參天古樹成片的化為灰燼,就連毗鄰這里的一個小湖都在血色閃電下蒸干。

  哪來的孩子,秦珞音生的?楚風向遠處望去,真是眼前發黑啊,連媳婦都沒有呢,孩子就出生了?

  這……應該誰對誰負責?他想哭,無語問蒼天。

  “哧!”

  一道刺目的閃電落下,轟在他的天靈蓋上,打的楚風身體踉蹌,七竅冒煙,不斷挨雷劈。

  遠處,映謫仙與秦珞音正在相互觀看,四目對視,那可真是氣氛異樣,相當的詭異,她們居然在這種情況下相見。

  她們結束天之驕女,是女神級人物,無論走到哪里都是萬眾矚目的焦點,被視為宇宙中最美麗的與最強大的幾個女子之一。

  現在,她們竟跟同一個男子有因果。

  尤其是,她們也算是閨蜜,到了她們這個級數,同代中能夠平起平坐的人真的不多,故而彼此成為對方有數的幾個女性朋友之一。

  在這種情景下相見,還真是古怪。

  對于映謫仙來說,小道士那句父親喊出后,著實讓她心中震動不已,當真匪夷所思,心高氣傲的秦珞音有了孩子,而且是楚風的?

  這對映謫仙來說,沖擊可不是一般的大,須知,以前秦珞音跟楚風那可是水火不容,見面就要分生死。

  而且,這一次大夢凈土向宇宙各地廣發金色請柬,但就是漏過楚風,不送給他。

  現在,這兩人間居然有了孩子,太突然,讓清麗出塵、寧靜深邃的映謫仙都一陣無言,呆在這里。

  秦珞音身段修長,小蠻腰纖細,明眸皓齒,非常美麗,身邊的光團中有一道幼小的魂光。

  此時,她的震驚與愕然不次于映謫仙,甚至更強烈。

  映曉曉那一聲姐夫,讓她如遭雷擊,簡直不敢相信,在她眼中映謫仙清清冷冷,飄逸出塵,真的跟謫仙轉世般,遠離紅塵,可是現在……跟楚風有關,結成道侶?!

  這個沖擊可是相當的大,對她來說,覺得不可思議,難以置信。

  尤其是她牽著“天嬰”,一個孩子在身邊,還被對方看到,而且她聽到那種稱呼,一時間真不知道該怎么打招呼。

  不過,總的來說,她心中還是微酸,不管跟楚風是對立也好,仇視也罷,還是說意外使然,總歸她與楚風有了一個孩子,結果來到這里居然發現,他跟閨蜜結成道侶,沖擊不小。

  早先,她從未想過與楚風成為道侶,壓根就沒去想,也不會接受,沒有相見便死戰就不錯了。

  可是現在,秦珞音遇到這種場面,覺得心中有些空空落落。

  不遠處,銀發小蘿莉則正在眨巴著大眼看秦珞音與她身邊處在光團中的孩子,而后她又看了看自己的姐姐,感覺這個世界……好亂。

  “姐,你這個情敵很厲害,不比你遜色,最為關鍵的是,連孩子都有了。”她悄然小聲說道。

  咚!

  為此,她瑩白的額頭上挨了一指,疼的眼淚都差點流出來。

  遠處,楚風一邊在對抗天劫,一邊在關注這邊的事,真是頭大如斗,這叫什么事?孩子都有了,他感覺跟天塌地陷似的。

  小道士一臉詭異之色,此時,他像是才回過神來,打量映謫仙,道:“我那親爹還真是厲害,這么說,你……一定是我那傳說中二娘。”

  “哎呦!”

  不遠處,楚風被他這些話驚的再次一個踉蹌,又被雷光給掀翻,被血色閃電埋在下面。

  “轟隆!”

  “啊……”

  小道士不來,不說話時,楚風根本沒有受傷,可自小道士一開口,楚風便倒霉,被雷劈的渾身冒煙,幾乎遇險。

  因為,這死孩子說的話,實在是讓他心神不穩,嚴重分心。

  事實上,此時映謫仙與秦珞音也風中凌亂,這孩子怎么說話呢?真是什么都敢說啊。

  “他才出生?”映謫仙實在忍不住,她自己都沒有想到,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下跟秦珞音相遇,第一句竟是這樣詢問。

  因為,她真心感覺不可思議,這是一個小妖怪嗎,怎么什么都懂?!

  “還……沒出生,只是魂光暫分離。”

  秦珞音開口,聲音微弱不可聞,事實上她也沒有想到,真的會回答,而且說出這樣的話來。

  如果是在以往,誰敢這么問他,估計一道神術就掃過去了,先轟殺再說!

  然而,這是閨蜜,也是……情敵?居然這樣面對,兩人間太尷尬。

  銀發小蘿莉手撫額頭,故作一副頭疼與深沉的樣子,道:“真復雜,道侶,情敵,孩子,怎一個亂字了得?姐夫的情感世界真豐富,不懂啊。姐,還好你只是跟他進行魂光雙人修行,不然的話,估計也跟秦姐姐一樣,要拖著一個娃在身邊。”

  這句話讓映謫仙那張絕世容顏頓時一黑到底,這個妹妹太欠收拾,真該暴打一頓才行!

  遠處,楚風再次慘叫,因為這個小姨子也不是個省油的燈,被她的話語驚的不輕,又挨雷劈了。

  只要他分神,保準很慘。

  然而,不遠處的幾人說的話語,想讓他不走神都不行。

  秦珞音聞言后神色變了,她聽出味道,不食人間煙火的亞仙族公主,真的跟楚風有親密接觸,是實時性的道侶?!

  大夢凈土的女神級人物,現在心情異樣,竟覺得心中空空蕩蕩,面部表情都有些許不自然。

  小道士又開口,盯著銀發小蘿莉,道:“你就是我傳說中的小姨吧,我怎么感覺你跟我親爹也有啥,難道能進化為小三娘、小四娘?”

  然后,楚風又一個踉蹌,再次被血色閃電淹沒,慘叫出聲,這是又受驚了,他感覺這死孩子不是他兒子,而是個債主,這是專門上門來索債的,來報仇的。

  喀嚓!

  紅色閃電交織,將他轟的斜飛出去,身體著實快扛不住了,樣子有點慘。

  銀發小蘿莉聞言,瞪大眼睛看著秦珞音,道:“秦姐姐,你家娃是妖怪,你得防備著點!”

  然而,她的小臉也紅撲撲。

  秦珞音此時尷尬的要死,帶著子嗣,居然遇上這對姐妹,這番相遇,氣氛……太古怪!

  她果斷拎著小道士的耳朵,一頓揪扯,因為這娃話語太多,卻驚世駭俗,根本不像是一個正常的孩子。

  小道士這嘴巴很欠,停不下來,這時他盯著楚風,又看向映謫仙與秦珞音,道:“親娘,二娘,你們為啥都喜歡正太,我這親爹也就十四五歲吧,怎么看怎么嫩,你們的口味真重!”

  砰!

  不等他說完,秦珞音就狠揍他,乒乓一頓拾掇,打的他呲牙咧嘴在那里叫喚。

  這一刻,就是映謫仙都很想說,打的好,這死孩子的確需要管教,真是敢亂來,是個妖怪。

  遠處,楚風也在磨牙,這小子還真是什么都敢說,活該,終于被痛揍,接連讓他數次走神挨雷劈,差點交代在這里,名副其實的坑爹啊。

  “哈哈……”歐陽風在大笑,撲棱著翅膀,看著楚風與映謫仙、秦珞音幾人,笑的那叫一個歡快。

  “這是什么鳥,怎么背負一個王八殼子?小道從未見過。”小道士被吸引注意力,盯著他眼中的黑天鵝。

  “大侄子,我是你叔啊,想了你爹的一切嗎,老叔可以告訴你。”歐陽風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貧道覺得,依據你的魂光判斷,你不過幾歲,咱們最多可以稱兄道弟,叔就免了。”

  “啥,絕對不行,平白比楚風小一輩,讓你歐陽神王叔叔情何以堪?”

  小道士笑瞇瞇,道:“貧道幫你算一卦吧。我看你印堂發黑,今天必然會有大難,少不得一個血光之災。”

  歐陽風先是一驚,而后臉色更黑了,道:“特么的,歐陽大爺的臉本來就是黑的,印堂自然也是黑的,全身上下,你給我說說哪里不黑?!”

  “有的,你的頭是綠的。”小道士很認真的說道。

  “哎呦我次!”歐陽風真想打人,氣急敗壞,看向楚風,道:“兄弟別說我不給你面子,你這兒子是妖怪,欠揍,我打他你沒意見嗎?”

  轟!

  就這么一分神,他就悲劇了,漫天綠光傾瀉而下,將他拍擊在下方,讓他慘叫連連。

  小道士再次開口,道:“歐陽大兄弟,你看,你現在全身上下都是綠的。”

  “你大爺的!”歐陽風在綠光中咆哮。

  這時,銀發小蘿莉開口,道:“姐姐,我覺得你和珞音姐姐有必要坐下來談一談,這情況……太復雜,即便是好閨蜜也要明著談。”

  遠處,楚風感覺天天昏昏,地暗暗。

  小道士點頭,道:“娘,二娘,我覺得小姨說的有道理,需要好好捋一捋關系!”

  這一刻,楚風覺得,這死孩子絕對是仇人,是來討債的,這天劫還是別結束算了,就這么一直劈下去吧,不然的話,前路灰暗,他怎么面對?

  怎么現在就激動了?這還只是調味料,不是我說的激烈劇情,近期吧,正在醞釀中。

  順便幫人做個廣告:《超神妖孽兵王》,傳說中的鐵血狼王回歸都市……感興趣的可以去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