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零八章 認賊作父

第八百零八章 認賊作父

  小道士跳腳,氣到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真是沒轍了,感覺自身都要炸裂了。

  因為,楚風發的“大招”對他來說無解,可是想到輪回路上的經歷,被拍黑磚,被搶黑色符紙,被棄輪回洞中,他還得“認賊作父”,想一想就扎心啊。

  小道士連竄帶跳,揪著楚風衣領子折騰,太不甘心了。

  尤其是,當他看到楚風從容地坐在那里,安然而平和的看著他,那就更受不了。

  這比王之蔑視還氣人,這種淡定好像是在說,跳吧,叫吧,鬧吧,我就是你爹。

  “哎呦我次!”小道士攥著拳頭,真想跟楚風同歸于盡,太欺負人了。

  他很想去輪回路上重走一遭,再去投一次胎,眼下忍受不了啊。

  “兒子,你先安靜一下。”楚風開口,舉止投足間,盡是鎮定,同時也很溫和,臉上掛著笑容。

  小道士感覺渾身都在燃燒,快化成一只火炬了,楚風不再喊他為孩子,而是直接叫兒子,真是可恥,難受。

  這是在提醒他嗎,父與子的關系不可逆,已成事實。

  這時,銀發小蘿莉開口,大眼賊亮,道:“好孩子,乖,別鬧,你快跟小姨說一說輪回路上都有什么,你居然是轉世之身,投胎過來的?”

  小道士想嘔血,這么小的一只蘿莉,居然稱呼他為好孩子,人生何其灰暗!

  另外,這銀發小女娃一點也不關心他的冤屈,直接忽略過,詢問他關于輪回路上其他事,讓他憋的難受。

  歐陽風道:“大侄子別激動,下來,講一講你輪回的奧秘,你怎么會這么邪門,是因為那黑色符紙的原因嗎,另外,你身上還有嗎?”

  小道士這叫一個氣,又來一個,這頭不過三兩歲的黑色怪鳥占他便宜也就不說了,可它那雙賊眼還在發光,這是啥意思?

  “大侄子,你還有黑色符紙嗎?”歐陽風又一次問道,雙眼開闔間,那真是精光絢爛,賊光四射。

  小道士氣壞了,這黑天鵝太不要臉,這是打算洗劫他?遇上一個混賬父親也就算了,怎么他身邊的人也如此?!

  他覺得,自己前世已經夠過分了,可是,遇上這個爹,還有這個便宜小叔,那簡直是混賬加三級。

  這一刻,他都有點懷疑人生了,難道真的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品性相近?

  然后,映謫仙開口,安慰小道士的同時,也在提及輪回路,難得這位寧靜出世的謫仙子有了好奇心,對此詢問。

  同時,秦珞音也出言,跟小道士交流,讓他現在冷靜,什么事都可以慢慢解決,不要激動與叫嚷,少不得她也問起輪回路的事。

  小道士想哭,道:“小道我心里苦,人生遇到這么大的劫難,就沒有人同情我嗎?就沒有人幫我討伐那心黑臉皮厚的爹嗎?”

  他太憂傷了,跟大仇人成為父子,還遇上這么一群神經粗大的親戚,都不關心他心中的苦悶,都快憂郁了。

  而且,讓他萬萬想不到的是,第一個安慰他的人……是楚風!

  “孩子,我理解你。”

  當聽到他這種話,小道士跳腳,道:“無量天尊,你理解個毛,你知道我現在有多想干掉你嗎?你要不是我親爹……哎,這關系想起來就特么的扎心!”

  事實上,通過剛才一系列對話與糾纏,映謫仙、歐陽風已經聽明白,了解的差不多,總的來說這小道士的確夠窩心的。

  秦珞音柔聲安慰,同時她也一陣頭大,這兒子還真是來頭逆天,這是帶著宿慧過來的,這種人根本不可能是凡人。

  最重要的是,這樣一個藏著驚天大秘、違背古今輪回的人,成為了她的兒子。

  秦珞音將他從楚風身上提下來,輕聲細語,跟他對話,不管怎樣說,這是她的子嗣,得勸解,也得“管教”。

  “無量天尊,你怎么不讓我直接投生成石胎,直接從石頭縫中蹦出來算了,如今小道我好苦!”小道士一臉悲憤地仰頭望天。

  歐陽風道:“瞧,這大侄子,小模樣憂郁成什么樣子了,別氣了,你再怎么折騰,你爹還是你爹。”

  這話又戳進小道士的心窩子了,疼啊,心口疼的受不了,又想吐血。

  “對,你爹始終你是爹。”銀發小蘿莉也強調,告誡他不許忤逆。

  映謫仙則是摸了摸他的頭,柔和的笑了笑,這絲毫不能安慰小道士那顆悲愴的心,他是誰?天尊資質,被人摸頭同情,他想大呼,這黑暗的世道,沒法讓人活了!

  但是,他也想明白,哪怕他有屠神術,也沒法對楚風用,這輩子的爹,總不能真給干掉吧,那樣的話,他的修行之路就斷了,過不了宇宙法則那一關,天道無情卻有序,終會斬他!

  “兒子,爹幫你解開心結,過來吧。”楚風招手,然后,笑起來像是個慈父般,再次將這小道士給……拎過去了!

  尼瑪!小道士咬牙,很想說,抱都不抱一下,就直接這樣拎你家娃?

  然后,他心中又呸呸的詛咒,罵自己太賤,怎么不由自主就代入這身份了。

  “你輕點,他還小,你得好好的抱著。”秦珞音開口。

  讓小道士稍微有點心理安慰的是,這個曾經一直想干掉他的娘,這次很在意他,出言保護,站在他這邊。

  然后他想哭,還沒有出生時,為了順利來到世間就跟親娘作戰,如今又開始跟親爹開戰,抬望眼,淚眼婆娑,舉世皆敵啊。

  楚風之所以拎著他,因為他看出來了,這孩子被逼到極點,他怕抽不冷子被這小子攻擊,萬一要被轟趴下,那樂子可就大了。

  楚風不敢小覷他,哪怕再小,也是從輪回洞中鉆出來的存在,天知道過去有什么根腳。

  “你放開我!”小道士瞪眼。

  “我是你爹。”

  小道士頓時咬牙切齒,道:“你在背后敲我悶棍!”

  “我是你爹。”

  小道士暴跳如雷,道:“你搶走我的大機緣黑色符紙!”

  “我是你爹。”

  ……

  然后,小道士就崩潰了,任他千變萬化,各種指責與數落,對方自巋然不動,只有那么一句混賬話——我是你爹。

  他真沒脾氣了,遇上心黑臉皮厚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這個人是他親爹。

  “兒子。”楚風像是故意的,這么稱呼,強調兩人間的關系。

  小道士閉著嘴巴,不想跟他說話。

  “咱倆間的那些事,根本不叫事。”楚風淡定地開口。

  看到小道士又要急,一副要拼命的架勢,楚風悠然開口,道:“那黑色符紙我還留著呢,你想要的話,給你就是了,多大點事啊,沒什么問題。”

  “真的假的?!”小道士頓時瞪大眼睛,震驚,同時滿心的歡快與喜悅。

  這一刻,他像是沙漠中干渴難忍的絕望者,突然發現綠洲與水源,激動與興奮到覺得整片天地都明亮起來了。

  楚風問道:“那種符紙到底什么用處,不就是點燃后獻祭給輪回洞邊上的泥胎嗎,很重要?”

  “沒那黑色符紙,我差點在輪回洞中一無所獲,甚至無法帶著記憶轉世,此外它還有更重要的……”突然,小道士警惕起來,道:“你先還我!”

  “沒帶進這個世界。”楚風答道,同時越發好奇,這黑色符紙到底還有什么大用。

  那東西在他身上很長時間,他研究很久,看到卻琢磨不透。

  “等你給我后再談,另外輪回路上的水太深,你我還是少說為妙,不然的話必然會有大禍。”小道士鄭重無比。

  “什么你我的,怎么稱呼呢,叫爹。”楚風看向他。

  “哎呦我次……”小道士心中又發堵了。

  “你還想不想要黑色符紙?”楚風看著他。

  “爹!”小道士硬著頭皮喊道,因為那東西太重要,可不只是點燃獻祭那么簡單,還關乎一種無形的東西,也許是氣運,也許是果位,能庇護自身,甚至還有更深層次的內因,涉及到不可逆的法旨、令諭等。

  “黑色符紙出自何處可以說說吧,很重要嗎?”楚風問他。

  小道士在那里出神,感覺有些羞恥,他剛才居然真的喊爹了,這算是……認賊作父?可是,的確是他爹!

  后面,大概一個小時吧,還有一章能出來,寫出一部分了,算是補更,中午共兩章,也算調節更新時間。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