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零九章 小道士道真相

第八百零九章 小道士道真相

  楚風問了又問,小道士閉嘴不答。

  銀發小蘿莉直接撇嘴,道:“有什么好保密的。”

  事實上,映謫仙、秦珞音也都在看著呢,歐陽風更是伸長大長脖子,恨不得噴小道士,讓他講清楚。

  楚風暗中傳音,道:“兒子,這種東西真有大用的話,或許我能洗劫到一批。”

  一批?!

  小道士一剎那瞪圓眼睛,一臉震撼之色,而后他想到第一次遇到楚風時的情況,這貨跟那泥胎并排坐在上方,這……還真恐怖,最為關鍵的是,這親爹真有那種出手的機會!

  早先他被氣到了,現在細思恐駭,這個嫩的一塌糊涂的爹,身上肯定有大秘密,不然的話當初怎么能跑到輪回路的盡頭,在那里……劫道!

  在他看來,這簡直跟天方夜譚似的,說出去會鎮住絕頂強者,然后……可能沒人敢相信。

  “你真的還能去那地方,有辦法獲取無上符紙?”小道士明顯心動了。

  “如果還有人路過,大不了再打幾次悶棍,拍幾次黑磚唄。”楚風相當淡定與自然地說道。

  這一刻,小道士又扎心了,一臉幽怨之色,那眼神不光是噴火,都快噴血了。

  “你這符紙什么來頭?”楚風再次問道。

  小道士又不想搭理他了,因為,總感覺受到傷害。

  最后,被一而再的追問,他才勉為其難的開口。

  “來頭大到無邊,我們那個世界,舉世強者皆聯手,幾個不朽的古皇朝、傳承數百上千萬年的圣地一同發難,攻打洪荒時代遺留下來的第一禁地,最終最強大的幾個道統灰飛煙滅,只活著走出來幾個人,這才帶出一張黑色符紙。”

  小道士說出的話語,讓人震撼。

  就是楚風都半晌無語,這么邪乎?

  “其他地方我不知道,但我們那個世界的諸多至強者聯手,還是慘敗,就帶出這樣一張祖符。”小道士強調。

  “這么可怕?”楚風狐疑。

  小道士道:“嗯,陽間傳說中蟄伏無數歲月的大能,或許數人聯手就能從那種無上禁地中弄出一張符紙,但是,在我們的世界肯定沒有這個級數的人,所以無比艱難,打到那種地步的話,動輒就會毀掉星海世界。”

  “你來自什么地方?”楚風問道。

  “我的世界毗鄰陽間,但還不是陽間,跟你們的宇宙規模相仿,而陽氣要濃烈許多。”

  這種話語讓人震動。

  依據他說的話,陽間宏大無邊,但也只是傳說,幾乎沒辦法過去。

  陽間那邊太神秘,無從了解更多。

  而他們這一邊,被混沌阻擋,跟陽間隔絕。

  在混沌這一側,有一些規模較小的宇宙,比如楚風所在的陰間、小道士的世界,以及殘破的混沌宇宙等。

  這些地方從遠到近,陽氣會越來越濃,但整體加起來也沒有陽間浩大,甚至比不上陽間最偏遠的一隅之地。

  總的來說,毗鄰混沌的這些世界,不管陽氣多寡,其實在陽間最古老的大能眼中,都為冥土,都是陰氣較多的空間,被統稱為陰間。

  “陽間的大能過不來,不然沒人能擋得住他們的腳步。”小道士道。

  事實上,時光荏苒,漫長的歲月逝去,除卻陽間最古老的存在外,一般的人都不確定陰間是否存在了。

  有種說法,陰間的都是死人,是執念化成的生物,不算真正的活人。

  更有一種說法,陰間的進化文明都是陽間的人無意跨界帶過來的,都是殘缺的,根本沒有辦法跟陽間比較,相差太遠,天地之別。

  當然,這個陰間也包括小道士所在的世界,也包括混沌中的殘破宇宙等。

  混沌這邊的世界,都被稱為陰間、冥土。

  小道士講出這些,對楚風他們觸動很大。

  宏大的世界舞臺在陽間,那里才是“活人”該呆的地方,有真正的陽間天才縱橫,是強者競逐的所在地。

  或許,在陽間最古老的大能眼中,陰間只是最貧瘠落后的不毛之地,是死靈的安息之所,算是一片墳地,沒有真正的進化文明可言。

  楚風道:“算了,不說這些,心煩,等哪天我們親自去陽間爭霸,登上真正的大舞臺再說。”

  “爹,你確信還能跑到輪回路上去折騰?”小道士一臉希冀,他感覺魂光跳動的厲害,魂血都要沸騰了。

  如果真能走通輪回路,那簡直不可想象,太逆天了。

  “難度非常大,九死一生,但是,我估計強闖的話有一定的機會。”楚風答道。

  小道士石化,因為,據他所知,按照他所在那個世界的各種前賢古籍的記載,就是陽間最古老的那些大能都不見得敢這么折騰。

  “你知道這輪回路什么來頭嗎,自然形成的,還是以其他方式出現的?”楚風問他。

  “這里面的水太深,不要探究,最起碼我們那一界僅有只字片語,都不敢真正記載下來,說不清楚。有人在陽間死后,在我們那一界復蘇,成為“活死人’,根據他說的,以及他在我們那個世界坐化后留下的手札,來進行分析,陽間知道真相的大能也極少,諱莫高深。”

  既然這個爹要還他黑色符紙,而且,他還有可能要跟這個爹聯手去輪回路上做一件震古爍今的大事,小道士也沒隱瞞,說了很多他知道的情況。

  “那泥胎是誰塑的,把他放在那里有什么用,只是享受數百萬年才偶爾有人敬獻的符紙香火嗎?”

  “不可說,那泥胎不見得是死物,可能是活的。”小道士很緊張,告訴楚風,最好不要再提這位。

  按照他所說,那輪回路如果真是人為布置的,泥胎肯定是參與者之一,光想一想就恐怖。

  人為造輪回,這可不是逆天就能說的過去的。

  “我們世界那幾個古老的皇朝以及最強大的圣地,一起聯手進攻我界的第一禁地,艱難才帶出來一張黑色符紙,僅是這種能帶著記憶踏上輪回路的資格憑證,就這么的難以得到,其間的可怕之處可見一斑。”

  小道士講,他們那一界最強大的幾個勢力都被滅了,折戟在那片洪荒時代遺留下來的禁地中。

  最終,一小撮人逃出來,除卻帶出一張黑色符紙外,還曾告知后人,輪回也只是恐怖真相的一角,水太深,哪怕有一天,可以稱尊世間,覺得自己無上強大,也千萬不要去探究那更深層次的東西。

  “你當我嚇大的?”歐陽風斜睨,吐了一口口水,頓時又感覺不對,這是魂光與精神能量,他又給吸回去了。

  這實在破壞氣氛,幾人看著他這種動作都跟著覺得難受,頓時脫離剛才的那種思緒。

  小道士最后嘆道:“我心有隱憂,踏上輪回路,只是為了足夠強大,有一天去陽間,因為按照某種說法,我們所在的天地,到頭來終究會有大禍的。”

  “什么意思?”銀發小蘿莉問道。

  “這存在的終究會幻滅啊,我們那一界出土的一片殘缺龜甲上記載著只字片語,說能活下來的唯有陽間種,想要崛起者亦要陰間種。”

  “嗯?!”就是映謫仙都露出驚容,無法再保持寧靜與出世之姿。

  “所謂陽間種,是指奇異的種子?”楚風問道,因為,他身上有三顆陽間種,關乎甚大!

  “所謂的“種”是指進化者與秩序。”小道士答道。

  這讓楚風一怔,跟他想象的不一樣。

  其他幾人則覺得毛骨發寒,體會到一種大恐怖。

  楚風開口,道:“淡定,沒什么大不了,保持內心平靜,任何艱難困苦都不算事,皆可安然度過。”

  他云淡風輕,一副很從容的樣子,在這里教育小道士,頗有幾分慈父與長輩的樣子。

  映謫仙、秦珞音暗自點頭,這種氣韻的確給楚風加分。

  歐陽風撇嘴,很想說:“你是人販子!”

  小道士也想喊:“小道我還需要你灌毒雞湯?吾吐字言即真言,言出即神法!”

  楚風溫和的笑了笑,越發的超然,鎮定而又寧靜。

  然后,轟的一聲,天穹上一道血色閃電劈落下來,轟在他的頭上,打的眼前發黑,直冒金星,差點昏厥過去。

  小道士嗖的一聲,直接竄了出去,離他遠遠的。

  在場的人都發呆,然后就看到,血色閃電一道接著一道的劈落下來,全部轟在楚風的身上。

  楚風氣急敗壞,這是什么情況,怎么又遭天打雷劈?!

  一剎那而已,什么淡然,什么平和,什么慈父,都一邊呆著去,他現在惱火之極,這種時刻被一頓亂劈,這還真是打人專打臉啊。

  小道士在遠處帶著笑,感覺心中一口郁氣終于稍微的出來一些,道:“裝十三遭雷劈,從頭劈到小吉吉!”

  歐陽風在旁先是看的發呆,而后哈哈大笑不已,道:“做人要低調,不能忘本,知道什么叫因果嗎?”

  接著,他更是幸災樂禍的唱了起來,道:“天道有輪回,蒼天饒過誰?”

  然后,轟的一聲,一道粗大的綠色電光突兀的從天而降,直接轟在他的頭上,打的他懵了,而后滿身是綠光。

  歐陽風慘叫,在那里亂竄,劇痛難忍。

  小道士很淡定,輕聲哼唱起來,道:“天道有輪回,蒼天饒過誰?”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