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一十章 小舅子瘋了

第八百一十章 小舅子瘋了

  一個非常小的孩子在那里輕聲吟唱,蒼天饒過誰,一副看戲的姿態,小臉紅撲撲,開心而又激動,尤其是看他爹被劈,被血色閃電淹沒后,他興奮的直跳。

  不遠處,銀發小蘿莉神色怪怪的看著他,而后跟她姐姐咬耳朵,道:“姐,這是個忤逆子,你趕緊生一個,保準比她們母子受寵。”

  咚!

  “哎呦,打你妹啊,疼死我了,還不是為你好嗎?!”

  另一邊,秦珞音聽在耳中,看向小道士,頓時神色不善,臉色微黑,嗖的一聲過去拎住他的耳朵,提著就向后退,一番“教育”。

  楚風很慘,被劈的渾身冒黑煙,這次的雷劫比上一次還要可怕,雷光更粗,電弧更加密集。

  砰砰砰……

  片刻間,他被打的東倒西歪,渾身亂顫,張嘴間,電弧就噴了出來,周身都被閃電給包裹在內。

  “啊……疼死你歐陽大爺了,這次夠嗆啊,威力太強,沒有肉身真快扛不住了。”歐陽風也在鬼哭狼嚎。

  不是他們不夠強,主要是因為沒有肉身庇護靈魂。須知,魂體最怕雷擊!

  試想,許多鬼物連陽光都見不得,更何況是雷霆?

  他們雖然已經擁有陽魂,但是沒有肉身,單靠魂光渡劫,還是過于可怕,真能熬過來那就彰顯超凡。

  轟!

  一片綠光將歐陽風轟趴下,他嗷嗷直叫,最終他真的受不了,滿地翻滾。

  咚咚咚……

  可是,閃電交織,一道又一道的轟落,天地秩序是無情的,對他狂轟藍湛,地面都被轟穿,巖漿噴涌,跟火山爆發般!

  嗖!

  最終,歐陽風動用保命絕招,將頭與四肢都縮進黑色的烏龜殼中,包括翅膀也如此,整個一縮頭黑烏龜!

  喀嚓!

  這一次,綠色閃電劈落下來,打在龜殼上,響聲震天,但是,卻沒有對他造成致命性傷害,他挺住了。

  哪怕是魂體狀態,他這龜殼也堅固的驚人,蘊含著殘缺的秩序紋絡,能對抗那漫天的雷光。

  可以說,魂體跟肉身對應,肉身哪個部位強大,在魂光上依舊有所表現。

  “嚇死你歐陽大爺了,剛才真差點交代在這里,總算找到避難的方法,咱身為霸神體絕對不能腎虛!”歐陽風在那里得瑟,擋住雷劫,一臉得意之色。

  雖然他也在全力以赴,將魂光與精神能量注入龜殼,但是看著楚風的凄慘樣子,他相當的愜意。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他現在比楚風處境好多了。

  他悠閑下來后,神經就不繃的那么緊了,抬頭望天,頓時一陣眼暈,大叫道:“綠的,又是綠的,想氣死你歐陽大爺嗎,憑啥?!”

  漫天閃電都是綠光,將他這里覆蓋,他咬牙切齒,跳腳不服不忿。

  “啊……”當聽到楚風的慘叫聲,他一縮脖子,趕緊安分。

  這一次的雷光比上次要猛烈很多,真的是要轟殺他們,如果不鄭重對待,隨時會死,楚風遇到危機。

  映謫仙、秦珞音、映曉曉也都很緊張,她們看出來了,這次的楚風非常吃力。

  轟!

  血色閃電密集,隆隆作響,將他劈的踉踉蹌蹌,魂光暗淡,數次都被打進地底深處的巖漿中。

  他以為躲在地下可以減輕傷害,結果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雷霆全部轟進去了,將他堵在一個地方劈,形成“雷窩”。

  不久后,歐陽風也慘叫起來,烏龜殼被劈裂,嚇的他不敢偷懶,伸出四肢與頭顱,趕緊對抗。

  接下來這里鬼哭神嚎,歐陽風的詛咒聲伴著閃電就沒有停過,直到最后,他被劈的奄奄一息,實在發不出聲來。

  血色閃電、綠色閃電,恐怖無比,交相輝映,終于進入尾聲。

  這一次真的險而又險,楚風縮小了一號,被劈的精神能量與魂光都減少一截,當然也更凝練了,陽氣滾滾。

  歐陽風也好不到哪里去,龜殼四分五裂,萎靡不振,趴在那里都沒法動彈。

  “姐夫你沒事吧?”銀發小蘿莉擔心的問道。

  “還好!”楚風坐在地上,直接運轉呼吸法,在迅速的恢復,讓魂光再次燦爛起來。

  同時,他無比嚴肅,告誡歐陽風,立刻運轉神獸呼吸法,將自己調整到最佳狀態。

  “啥意思?”歐陽風被劈的很慘,一動不想動,現在還在從耳朵、口鼻間向外噴電弧呢。

  楚風神色凝重的警告,道:“趕緊行動起來,你得準備戴綠帽子!”

  “啥,有種你再說一遍試試看,歐陽大爺我打不死你!”歐陽風直接跳起來。

  “我是說天劫,你要準備帽子戲法,綠色閃電看樣子最起碼也得來三次!”楚風非常嚴肅。

  他自己拼命運轉呼吸法,調整狀態,就是在防備第三次天劫,再也不敢在那里一副慈父姿態了。

  他算是看出來了,最近他與歐陽風運轉異術萃取的神性顆粒過多,招來了天地規則的懲罰。

  而如果從宿命論來講,這則是大因果,秩序的轟殺,前段時間他們殺戮過重,現在要為此付出慘烈的代價。

  轟!

  果然,第三次天劫如期而至,比剛才還要急促,都不帶給他們喘息時間的,直接轟殺,而且比剛才還厲害。

  無比的兇險,整片山林都顫抖,在紅色電光中,在雷霆之下,森林被毀滅大片,一望無垠,都是灰燼,地面在崩壞。

  楚風被這波閃電打的消失了,轟入地層深處。

  “啊……好痛啊!”歐陽風也凄厲慘叫著,再也沒有心情計較這閃電再次是綠光的。

  到最后,楚風與歐陽風艱難渡劫,險死還生,看的映謫仙與秦珞音都不再說話,神色無比嚴肅,盯著那里。

  小道士也閉嘴了,因為身為人子這種關頭真不適合多語,他那位父親有可能會殞落在這里。

  轟!

  持續的時間不算很長,但是對于楚風與歐陽風來說,卻像是一個世紀那么久遠。

  當閃電消失時,兩人的魂光幾乎被轟的潰散,險些就死掉,與死神擦身而過。

  然后,兩人爬起來,都沒有任何話語,趕緊盤坐,怕有大四喜來臨!

  還好,事情沒有他們想象的那么糟糕,總共三次天劫,完全結束。

  楚風吃驚的發現,他的精神能量與魂光下降一截,直接墜落在塑形層次中期!

  而在此之前,他已經能跟金身層次的人比肩!

  歐陽風也是如此,精神能量與魂光同樣墜落下來,距離金身層次差了一截。

  兩人表情嚴肅,默默體悟自身變化。

  很快,他們露出喜色,因為動用精神能量與魂光時,施展出的妙術威能不減,一樣的強大。

  “這是萃取,也是壓縮,將精神能量與魂光千錘百煉,保留精華,斬掉糟粕,這是有益的減負。”

  當意識到這些,楚風露出喜色,這意味著他在同境界中更強大了!

  一切結束,楚風又變成慈父,過去找小道士,然后……拎了起來。

  沒錯,就是拎著,他總擔心被這小家伙給偷襲,怕抽不冷子轟他一記大招。

  小道士氣的夠嗆。

  “還沒有名字吧?”楚風問秦珞音。

  秦珞音想到兩人間的過往,一時間,一陣咬牙,一陣沉默,一陣異樣,心情復雜到極點。

  “沒有名字就起一個吧。”楚風說道。

  “小道我有,前世絕艷世間。”

  楚風嚴肅,道:“閉嘴,前世飛灰湮滅,盡成過往,此世你是我兒子,必護你周全。”

  這種事沒的商量,他表現的很霸道,告誡小道士,這輩子就是他的兒子了,別想著前世。

  “你多災多難來到世間,而修行路又這么艱難,就給你起個單名吧,就叫難,時刻警醒,提醒自己,楚難!”

  “楚難,有深度,夠深刻。”歐陽風探頭探腦,湊過來點頭稱贊。

  起初,小道士還算滿意,但是連起來一讀,直接急了,道:“我次,打死我也不要這爛名字!”

  秦珞音也翻白眼,然后警告楚風,不會起名字就不要亂說。

  銀發小蘿莉甜笑,道:“我怎么感覺,姐夫這是在故意轉移話題,對了,姐夫,關于我姐姐與珞音姐姐,你到底選誰?”

  楚風詛咒,這小姨子也太早熟了,這都能被她看出來,想轉移焦點都不行,事情又回歸到了可怕的原點。

  小道士醒悟,而后想跳腳,這個老子為了轉移矛盾將他自己從漩渦中摘出去,居然不惜用子嗣的名字搞事情,太可恥,太可惡了,他早就該明白,這爹的品性如何,在輪回上已經見識過。

  “珞音,你怎么到了這里,外界怎樣了?”楚風再次轉移話題。

  當提及這些,秦珞音神色為之鄭重,告知他們,情況很不妙,靈威侯派出大量高手追殺他們這樣的靈體。

  “損失慘重,我大夢凈土數百人都被沖散,八成以上的人皆被轟殺!”

  這是秦珞音帶來的可怕消息。

  “有沒有看到我弟弟?”映謫仙問道。

  “是啊,我哥哥怎樣啦?”映曉曉也急忙請教。

  楚風松了一口氣,這次轉移話題初見成效。

  “映兄情況也很不好,不久前我還曾遠遠地發現過他,負了重傷,被靈威侯的第四子帶人追殺,被一位神射手射爆右臂!”

  “什么?!”映曉曉驚呼,她那個本領超凡的哥哥居然這么慘,她的心一下子提起來了。

  “走,還等什么,立刻去救援!”楚風開口,終于能將眼前這一關蒙混過去了。

  秦珞音提醒,道:“靈威侯的第四子在金身初期,實力高深,他帶著的神射手也是金身境界,不可力敵。”

  “沒什么大不了,又不是沒轟殺過!”楚風霸氣的揮手,讓她帶路。

  “走,光殺一個普林不過癮,再去干掉他兄長,居然敢追殺我們的人,去報仇!”歐陽風也喊道。

  事實上,他是想去運轉異術,淬煉神性顆粒,讓自己變得更強,當然他可不敢過于瘋狂了。

  關于這次連渡三次雷劫,他與楚風都后怕不已,他們沒有肉身,這樣估算下來跟有肉身的人渡四次以上天劫差不多!

  “你們兩個能行嗎?”銀發小蘿莉問道,擔心楚風與歐陽風剛渡劫完畢,戰力不達標。

  “放心,狀態極佳。救人要緊,立刻上路。”

  他們一行人風馳電掣,火速上路,前去救映無敵。

  “我哥哥的魂器是一件銀梭,擁有極速,哪怕是金身大圓滿的人都不見得能追上他。”映曉曉堅信她哥哥還活著。

  他們一走就是大半天,以魂光趕路,速度可謂極快,在兇獸高原某一區域縱橫馳騁,發瘋般找人。

  半天后,他們尋到線索,因為發現來自同一宇宙的人正在被追殺。

  轟!

  楚風與映謫仙聯手,一記七寶妙術直接轟了過去,光華一閃,將一支騎兵隊伍全部轟殺干凈,十幾人一個未剩。

  小道士眼睛都直了,驚叫道:“這是陽間的……七寶妙術?!”

  “映無敵在哪里?”楚風喝問。

  被救下來的兩人震撼,下意識的答道:“在這片密林深處,不久前我們曾見到過,他快死了,在被神射手追殺。”

  嗖!

  楚風幾人直接消失,一路追了下去。

  半個時辰后,他們在一片茂密的原始山林中發現端倪,有一股人馬在追殺某個人。

  不得不說,映無敵逃命的本事是超一流的,當然跟他的魂器那件銀梭有關,讓他擁有極速,金身大圓滿的人都不能追上。

  可即便這樣,連日下來他也要死了,數次被神箭擦著身體飛過去,有時候更是稍微剖開他的魂光。

  他的手臂爆碎過,雙腿也被射爆過!

  因為是魂光,是精神力,碎掉后還能補充,可以重組起來,但是他的精神能量急驟下降,眼看著銀梭都快駕馭不了,他消耗的太厲害了。

  當楚風他們遠遠追來時,看到正在逃亡映無敵,映曉曉焦急的喊道:“哥,這邊來!”

  “靈威侯府辦事,都給我滾開!”另一個方向,一個跟普林長相有些相像的青年男子喝道,張揚而霸氣。

  他早已打探清楚,映無敵跟楚風他們那伙兇手中的映謫仙有血緣關系,是親姐弟,必須得拿下。

  歐陽風瞪眼,道:“擦,靈威侯算個屁,我們已經殺掉他一個兒子,普林被你爺爺干掉了,看你跟他長得很像,估計是普林的兄弟吧,來,來,來,你歐陽大爺也送你上路!”

  “什么?!”那青年戾氣很重,聽聞種話語后,周身散發滔天的血氣,激蕩過來,道:“小小的鬼物,陰靈而已,也敢跟我這么說話,都給我爆開!”

  他大喝著,率領數百人馬一同發難,在他們看來,軍隊的血氣恐怖絕倫,專門克制這種靈體,保證能第一時間轟殺。

  然而,他們失望了,楚風幾人是陽魂,無懼翻滾來的血氣。

  “給我射殺他們!”那青年男子喝道。

  “殺!”

  楚風與映謫仙輕叱,他們兩人聯手,比翼齊飛,魂光連接在一起,呼嘯著就飛了過去。

  不得不說,七寶妙術驚世,哪怕在陽間,都有恐怖威名,在陰間就更不用說了,算是震古爍今的無敵術!

  轟!

  九位神射手首當其沖,被絢爛的七彩光芒轟爆,當場炸開,血霧彌漫。

  “什么?!”后方,一群人顫栗,這還是他們情報中的陰靈、鬼物嗎,哪怕得了神獸血也太邪乎了,能瞬殺他們的神射手。

  終究是因為沒有人看到楚風與映謫仙殺普林的場面,以為主要是因為意外,所以都大意與疏忽了。

  “殺!”楚風與映謫仙聯手,前者是為了表現,救小舅子,后者則是關心則亂,那是她的親弟弟,自然全都竭盡所能,在這里滅敵。

  就這么片刻間而已,這數百人的騎兵就崩潰了,哪怕勇猛不怕死,在這種屠殺面前也支撐不住,一群騎兵四散逃走,根本不敵。

  “你還想走!?”楚風盯上那個青年,跟映謫仙聯手轟殺過去,噗的一聲,將他擊碎。

  果然,此人身上有替死符,也有靈威侯的一縷魂光。

  不過,這一次映謫仙與楚風早有準備,且最近一個月實力大進,最后成功干掉此人以及靈威侯的那縷魂光,徹底擊殺之。

  “姐夫威武!”銀發小蘿莉大聲喊道。

  “啊……”數十萬里外的一座城池中,靈威侯怒吼震天,他知道,第四子死了!

  兇獸高原上,楚風與映謫仙干掉靈威侯第四子后,他們知道,這梁子結大了,不過虱子多了不怕咬,無所畏懼。

  “哥!”映曉曉撲過去,抱住搖搖欲墜的映無敵,這位青年翹楚現在太慘,魂光暗淡,多次險些被射爆,現在靈魂都快潰散了。

  “曉曉,你剛才喊他姐夫?”映無敵虛弱的問道。

  “是呀,不久前,他拉著咱姐進行雙人修行了,我不喊他姐夫喊啥。”

  一聽這話,映無敵直接急了,特么的,本能的就想到,這是楚風用強,因為他了解自己的姐姐了,清清冷冷,超然世上,不然的話怎么可能會答應雙修?一個月他們還為敵呢,還曾圍剿楚風!

  再者說,他妹妹映曉曉剛才也是這么說的,是楚風拉著他姐姐去雙修的。他猜測,不是他姐姐自愿的。

  所以,映無敵眼睛紅了,要去跟楚風拼命。

  “哥,你別沖動,冷靜一下,我知道你是個姐控。”

  “閉嘴!”

  小道士大眼睛轉個不停,他看的清楚,直接跑了過去,喊道:“小姨娘,你跟謫仙二娘不都是要嫁給我父親楚風嗎?”

  “一邊呆著去!”映曉曉驅趕他,但是,她自己的小臉紅撲撲。

  映無敵見狀,直接要爆炸了,不僅姐姐搭進去了,還有妹妹?!

  “啊……楚風你欺人太甚,給我過來!”映無敵簡直要瘋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