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一十二章 楚家后宅亂

第八百一十二章 楚家后宅亂

  楚風大吃一驚,小舅子這是怎么了?在大口咳魂血,眼睛紅彤彤,身體亦顫抖,該不會有什么隱疾吧?

  他深知,進化者魂光上的暗疾都是秩序傷痕,最難修復。

  “無敵,別怕,不要擔心,讓姐夫來看一看,幫你修復。”楚風說道,向前走去,絲毫沒有意識到問題的根源。

  神特么的姐夫,映無敵聽到姐夫這種自稱后,身體都快打擺子了,在那里前后搖動,伸出來想指向前方的手指頭都在哆嗦。

  楚風大驚,小舅子的狀況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體若篩糠,這渾身上下都在痙攣啊,呼吸越發的急促,眼睛中冒出赤紅光芒。

  “該不會是在追殺過程中被人施暗手,傷了本源吧?”

  楚風果斷出手,快如閃電,直接施展陰陽之光,將映無敵給定在那里,而后圍繞他轉了一圈,仔細觀察。

  “有殺氣!”楚風得出結論。

  他認為映無敵魂光上有秩序傷口,戾氣蒸騰,這應該是被追殺的太慘而心靈壓抑受損所致,需要精神能量凈化。

  自然是有殺氣,但這些都是映無敵看到楚風后直接騰起的凜然殺意。

  此刻,映無敵雙目瞪圓,渾身都哆嗦,被氣到不行。

  他剛才一直在隱忍,想等楚風靠近時突然下狠手,結果沒有想到,對方比他更果斷,更陰險,搶先動手。

  映無敵將楚風恨到不行,在他眼中,楚風不僅霸道搶他姐,還非常陰險,剛才假意關懷他,讓他麻痹大意,然后突然下手,將他給定在這里。

  映無敵心中窩火,早知道還不如直接動手,跟這個人販子拼命呢,結果想偷襲,拼陰柔,居然被給這個魔頭反制,先下手為強。

  楚風狐疑,這小舅子怎么跟中邪似的,雖然被封,魂光不能動,但是,映無敵還是在那里磨牙呢。

  “他心靈受創不輕!”楚風鄭重得出結論。

  映無敵氣的簡直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鼻子都在噴白煙,他的確心靈受創不輕,還不是你這個魔頭導致的?!

  而現在這個人販子當眾揭露,這是羞辱他嗎?映無敵悲憤!

  歐陽風、小道士現在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那叫一個寶相莊嚴與鄭重,心中門清怎么回事,可就是裝死,啥也不說,打死也不告訴楚風真相!

  難得的,這兩貨站在同一立場上,悶頭不響,就這么一臉嚴肅之色的看戲,尤其是聽到楚風的診斷,說那位患者心靈有創傷,全都很配合楚風露出沉重之色。

  銀發小蘿莉糾結,心中小九九轉了又轉,她覺得火候差不多就行了,不然他哥非憋出內傷不可。

  “姐夫,趕緊放開我哥,他沒事。”

  “噗!”映無敵站在那里,不能動彈,但是嘴里還是在聽到那句姐夫后噴出一口魂血。

  “有殺氣,他心中的戾氣更重了!”楚風嚴肅地說道。

  “你再不放開他,他的殺氣、戾氣足以焚燒九重天,趕緊的,別廢話,放開我哥!”銀發小蘿莉翻白眼。

  楚風一臉鄭重之色,道:“不行,他這個狀態很危險,得先封印,然后根治掉,不然的話我懷疑他會六親不認,殺自己人!”

  這時,歐陽風懷疑,楚風該不會是有所覺察吧,于是趁機裝傻,藉此機會收拾他小舅子?

  他跟楚風太熟了,深刻知道他的稟性,然后,他越看越覺得,楚風在套路他小舅子!

  “我擦,夠狠!”歐陽風目瞪口呆。

  此時,小道士也狐疑,他覺得這個爹很陰險,也許現在就已經估摸出一切,在故意折騰呢。

  小道士越發認定,這個爹心黑臉皮厚,不是好鳥!

  在銀發小蘿莉的要求下,楚風還是在猶豫,要不要解開映無敵的禁制,一副很嚴肅認真與慎重的樣子。

  “放開無敵。”映謫仙開口。

  楚風自然沒有辦法,快速出手,將映無敵放開。

  “楚大魔頭,我跟你拼了!”在恢復行動的剎那,映無敵第一時間出手,果斷轟出八道光束,籠罩楚風。

  “嗖!”

  然而,楚風的陰陽之光更快,直接先擊中映無敵,又將他給定住,這分明是早有準備,提前發難。

  “我是你姐夫,一家人,不要誤會!”楚風低語,很嚴肅地跟映無敵解釋。

  即便是映謫仙也這么云淡風輕,將什么都不看重,現在也忍不住了,在那里翻白眼,警告楚風不要亂說話。

  然而,這話對映無敵殺傷力頗大,這個魔頭這是要散發王霸之氣嗎?赤裸裸的震懾他,豈有此理。

  然后,他果斷眼前發黑,魂血飆出一串!

  此時,映謫仙與映曉曉都迅速上前,幫他療傷,將楚風趕走。

  歐陽風探頭探腦,瞥了一眼小道士,道:“大侄子,我來考考你,做一道術數推演題。嗯,此題就是,求證此刻映無敵的心理陰影面積有多大。”

  “簡單!”小道士十分淡定,直接撇嘴。

  他們旁若無人,在這里求證與解答。

  “他隔空看著我爹時先后吐出三口魂血,跟我那小姨交流時吐出兩口魂血,跟我友好談話時吐出三口魂血,最后跟我爹對話后又吐出三口魂血,前后加起來共十一口魂血。一口魂血一道魂光,這樣算就是他少了十一道魂光,心里自然會暗淡,也就是所謂的陰影,這是魂光減弱所致,經過計算,他的陰影面積有……”

  小道士嘚啵嘚,在這里一頓計算,得出映無敵精確的心里陰影面積,不管是否準確,但一副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

  映無敵聽在耳中,那可真是七竅生煙,一口魂血沒忍住就噴出去了。

  “舅舅,你可真不厚道,我剛剛計算好,你就故意吐血,更改原始數值,還得讓我重新計算。”

  映無敵掙扎著,就想過去跟那父子二人拼命,楚大魔頭欺男霸女也就算了,他這兒子也不是好貨,忒不是東西。

  歐陽風斜著眼睛看小道士,不住的點頭,道:“毋庸置疑,你肯定是楚風親生的,連這缺德屬性都一樣,一脈相傳,家學淵源!”

  “爹,我告訴你舅舅仇視你的真正原因,他是個姐控,喜歡我二娘!”

  小道士開口,告訴楚風所謂的真相。

  一剎那,楚風眼中射出神光,他也感覺有點暈,遇上一個什么樣的小舅子啊,這也能行?

  然后,他就直接擠過去了,警惕無比,將映謫仙與映曉曉擋在身后,進行所謂的保護。

  映無敵臉色黑的嚇人,整個人都在痙攣,他一世英名都被妹妹與那小道士跟敗盡,他只是跟姐姐關系好而已,怎么就姐控了?

  他知道病根在哪里,平日跟姐姐說話,相當柔和,但是,那個蘿莉妹妹太讓人操心,他時常鎮壓。

  故此,這落在映曉曉眼中,就成為所謂的……姐控?!

  小道士臉色淡然,然而,暗中又開口,跟映無敵交流,道:“舅舅,據我所知,你其實也可以叫我爹妹夫!”

  映無敵又扎心了,差點跳起來,被這小道士將火給拱起,渾身跟焚燒似的,魂光沸騰!

  然后,他就看到,楚風果斷出手,一把拎住那小道士,掄圓巴掌就揍他的屁股,狠狠地打!

  因為,楚風看到小道士面向映無敵時,魂光閃耀個不停,絕對在暗中傳音呢,肯定沒憋好主意。

  “你這個大魔頭,憑啥打我?”小道士不服。

  “我是大魔頭,你是小道士,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就該打你!”楚風一頓狠抽。

  “哎呦,這是什么混賬理由,哪怕你是我爹,我也不服!”小道士不忿。

  “你說對了,就憑我是你爹,看你不順眼就抽你,我看你還敢扇陰風點鬼火不?”楚風揍他。

  “親娘,你管不管,你不管的話我真忍不住要……正當防衛了!”小道士抱著頭喊道。

  最終,還是秦珞音上前揪著他的耳朵,直接給拎走。

  當這里平靜下來時,映無敵看向楚風,還在喘粗氣呢,眼睛依舊略帶紅光,沒辦法他先入為主,對這個姐夫沒好感。

  哪怕映謫仙教訓他,跟他解釋清楚,沒有所謂的雙修,只是魂光相連,一塊修行,而楚風也不是他姐夫,他還是不服,咽不下那口氣。

  映謫仙嚴厲警告他,不允許他跟楚風沖突,映無敵也只好憋住一腔郁悶之氣。。

  然后,這支奇怪的隊伍上路。

  原本楚風這里還有神獸血,但是鑒于映無敵的表現,他沒有消耗一滴,而是跟映謫仙聯手,嘗試用七寶妙術幫他錘煉魂光,硬生生給他向外擠壓陰氣。

  這種劇痛持續時間久,一路上都在進行,足足三個月的時間,都在不斷聽到映無敵的哀嚎聲。

  如果是神獸血,兩三天就能結束。

  然而,楚風美其名曰,磨礪映家麒麟兒,當吃得苦中苦,來日方為人上人,就是不給他神獸血。

  “舅舅,你看到了嗎?原本三兩天的事,我爹足足折騰你三個月,而這還沒完呢,我估計等你魂光全部煉成純陽,最起碼得一年以上。所謂的七寶妙術再逆天,也得看施法者的修行,這是成心熬煉與折磨你呢。”

  “楚風,你兒子說你故意折騰我,建議我利用合適的機會找你麻煩。”

  “哎呦我次,舅舅,你學精了,可真夠不要臉的,就這么陷害我?”毫無疑問,小道士多次煽風點火后,開始嘗到苦果,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砰砰砰……

  他被楚風一頓狠揍。

  歐陽風探頭,對小道士開口,道:“認命吧,誰叫你自稱小道,而喊他大魔頭,這不是找克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關鍵是,老子打兒子天經地義。”

  兇獸高原真的很大,楚風他們在第三個月末期才臨近月亮女神的所統治的月亮神城,因為小道士說,他有秘法,可以奪舍,在三個月內外人看不出什么異常,他們幾人想這樣混進月亮城,加入該神系,學這位神祇的異術。

  然而,就在當日,楚風感覺壓抑,心中惴惴。

  與此同時,小道士也感覺一陣惶恐,魂光閃耀,坐立不安。

  “走!”楚風第一時間做出決定,跟映謫仙聯手,施展七寶妙術,帶上所有人化成一道七彩光芒,斑斕而神圣,倏地從森林深處消失,逃之夭夭,沒敢進月亮神城。

  身為進化者,他們很相信自己的直覺,那是超越正常感知的某種覺悟,那是生命層次躍遷后都不見得能掌握的能力。

  當日,月亮神城內,有一面寶鏡騰空,隨之照耀四野,方圓數十萬里內,所有飛禽走獸瑟瑟發抖,全都匍匐在地上。

  一剎那,所有生物的真魂都被定住,清晰可見。

  “奇怪,一時間心血來潮嗎?什么都沒有發現。”神城中傳來一個好聽的女子聲音,如同天籟般悅耳。

  月亮女神復蘇,從閉關狀態中醒轉過來,第一時間就動用其月亮魂鏡,洞徹萬物,探查所統治的區域。

  數天后,九十萬里外,楚風幾人事后知道月亮神城附近的情況后,都驚出一身冷汗,還真是驚險。

  哪怕有小道士的秘術,暫時占據合適的肉身,也根本不保險,那月亮女神太強大,于冥冥中有感。

  “神明不可欺!”

  當日,他們得出這種結論,想要蒙蔽神明,實在太難,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彼此間實力差距太大。

  “奇怪,我們只是想去學異術,按理來說威脅不到一位神明,怎么會提前驚動她呢?”歐陽風犯嘀咕。

  “我們此行肯定意義非凡,尤其是我們有大人物,未來會驚天動地,這樣接近一位神靈,或許被她靈光一現間,有所覺察。”小道士開口,然后背負雙手,挺著胸膛,一副自傲的樣子。

  那意思很明顯,未來的大人物是他,因為他的存在,驚動一位神明。

  楚風拍了拍他的肩頭,道:“嗯,兒子,努力,成為無上大人物,我也好沾光,成為無上大人物他爹。”

  小道士這叫一個泄氣,很有一股沖動再去投胎,擺脫這混賬的爹,因為跟此人在一起,他感覺取得多么大的成就,都會被這厚臉皮的人分走大半,僅是以他爹自居這一條,就讓他心中發堵。

  半年后,楚風他們不僅走出兇獸高原,也離開外圍的荒原,接近混沌地帶。

  他們去找那磨盤,想看一看這個世界的神靈最后離開的道路究竟什么樣子。

  很順利,他們找到了,這里不算什么險地,毗鄰混沌的是荒涼的山丘,是無盡的干枯的土地。

  前方,混沌霧靄擴散,在那迷蒙之地,一個磨盤緩緩轉動,散發著亙古滄桑之氣。

  楚風心頭跳動,除卻規模較小外,這跟光明死城中的磨盤一模一樣!

  “沒有帶石盒,這次能順利過去嗎?”楚風嘀咕,他還真想闖過磨盤,去看一看后面的神明路,究竟通向何方。

  須知,這個世界那些最強大的神靈,一到晚年,有不少都會選擇走這天路,想來在那條路上一定會有不少神之痕跡,有好東西!

  楚風轉悠,然后,他發現在臨近磨盤時,他魂光中有幾道紋絡發光,瑩瑩燦燦,其中就包括一縷烏光。

  小道士當時就急了,跳起來,掛在楚風身上,拎著他的衣領子,氣急敗壞,道:“還說沒用我的黑色符紙,都映照進體內了,你這個騙子,還我大造化!”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