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一十八章 舉世皆寂,滄海桑田

第八百一十八章 舉世皆寂,滄海桑田

  “楚風,你怎么還不回來?”這是歐陽風的留言,似乎無比焦急,字跡都有些潦草。

  “三個月了,爹,你還能回來嗎?咱家的傳家至寶你還沒有告訴我在哪里,為什么不提前立下遺囑?”

  楚風看到這里,想抽死小道士,真是個不孝子。

  然后,他又看到映謫仙的留言,文采斐然,言語不多,但相當的有靈氣,閱之讓人心情舒緩,最后一行字則是愿楚風安好。

  也有秦珞音的刻字,娟秀而細膩,言辭內斂,但也能看到關切之心。

  映曉曉的留言則是純粹的“哀嚎體”,通篇都是“吶喊”,比如:啊,姐夫你不要死啊,姐夫你趕緊復活吧,姐夫我姐要守寡啦……

  楚風看的想打人,他活這個銀發小蘿莉沒事嚎叫什么,再者說她姐好像沒有什么離別的不適感,最起碼映謫仙的文字中沒有體現出來。

  “楚風你就安息吧,一路走好,我會照顧好我姐的!”這是映無敵的留言。

  楚風肝疼,真想揪住他暴打一頓,這個小舅子亡他之心不死,戀姐之心亦不滅,當真該鎮壓!

  接下來的文字讓楚風頗為震撼,都是小道士一個人所留。

  “爹,十年了,你還是沒有回歸!”

  “爹,看來你已經發生不測,百年過去,不見你歸,愿你在地下安寂。我已經勸過娘,此情可待成追憶,不要苦熬自己,另嫁他人吧。”

  當讀到前半段時,楚風心頭一顫,百年過去了?不知道他們在這個世界都經歷了什么。然后,看到后半段,他臉色微黑,想拎過來小道士暴打,居然勸他娘秦珞音早點嫁人?!

  同時,他開始動搖信念,難怪諸神最后都相信宿命論,也許的確有一定的根據,不然的話,他怎么才為小六道時光術重新命名,這邊就有了某種呼應,也是……此情可待成追憶。

  后面有小道士的注釋,告訴楚風,自從楚風消失后,石磨盤這里發生異變,曾經光芒滔天。

  “除卻我之外,其他人都無法再接近此地,我猜測跟符紙有關,畢竟我也曾接觸過,體內有它的神秘能量。”

  這是小道士的留言。

  “糟了,爹,我們回不去了,沒有辦法通過天穹上的漩渦回歸大夢凈土,被留在這個世界,漩渦消失!”

  “妖祖之鼎被人打殘,另一條路也斷了!”按照小道士的說法,不滅山的人也曾來到這個世界,掌握有第二條路,可是,那條路最終也斷了,源自這個世界的神明強勢出手!

  然后,楚風看到,一塊又一塊巖石上都是留言,都是小道士一個人所刻寫,按照他所說,其他人再也沒有辦法接近這里。

  “爹,我們在這個世界滯留一百五十年了,遠遠超過百年期限,大家都想離開,但是卻找不到出路。”

  “爹,歐陽風讓我告訴你,汝妻子他自養之,汝勿慮也。”

  當楚風看到這里后,直氣的七竅生煙,險些跳起來,這個混賬歐陽風在說什么混賬話。

  然后,他看到小道士的注解:歐陽風文采太差,其實只是想說照顧好爹的妻子與親人等,你不要多想。

  那你刻寫出來作甚?楚風想揍歐陽風,同時也想毆打這個兒子。

  “爹,我想哭,我們真的回不去了,二百年了,找不到任何出路,而娘的靈魂發絲已經不再有光澤,白發生根,這個世界的人壽元非常低,生命少到令人發指!”

  當看到這種話語時,楚風心頭一驚,他想起來了,在兇獸高原上了解過,這個世界的人利用異術進化非常快,但是也都死的很早,不比凡人強上多少,尤其是晚年會衰敗,會發生各種不幸與可怕的厄難。

  “爹,他們都說,你在跳進石磨盤發出一道慘叫聲后,其實就已經發生意外,那一刻可能就死去了,我知道,這應該是真的。現在所有人在提及你時,都很傷感與悵然。”

  “爹,兩百三十年過去了,我們真的再也回不去,沒有出路可言。而且,我們的人死了一批,我不想說他們的名字,怕你在地下有知也會傷心,他們都是我的叔伯,他們……走了。”

  “我們還沒有成神,有些人是被武神那雜種殺的,這個雜碎怎么還不老死,應該氣血衰敗才對,現在我們處境堪憂。”

  “爹,兩百六十年了,娘徹底老了,她沒有嫁人,一直在等你,可是,你終究沒有回來,她沒有等到見你最后一面。”

  當讀到這里時,楚風的嘴唇與心都在顫動。

  “娘走了,很安靜,可她這一生都不快樂,早年跟你恩怨糾纏,自從有了我后,在這個世界跟你再相遇,終于有了轉機,你們有可能一起走下去,可是你卻消失,多半已經死在磨盤那里。我知道娘雖然什么都不說,但是心底很傷感,我曾經看到她一個人默默遙望,獨自一個人面對石磨盤這個方向時眼中有淚花。”

  “生命無多的最后一刻,娘除了在呼喚大夢凈土的名字,思念她的親人、師傅,我也聽到她輕輕在念你的名,雖然很微弱,幾乎不可聞,但是我真的聽到,娘的心底其實有你。”

  “娘……她永遠的走了!爹,我想哭,我想大聲的哭,整片世界都灰暗了!”

  看到這里后,楚風眼中泛出淚光。

  “爹,我又來了。娘已經離開一周年,可我還是忍不住常常思念她!她無聲無息的逝去,我永遠忘不了她,最后時刻,她喃喃著,拉著我的手,放心不下,然后目光始終望著一個方向,我知道,她那渾濁的雙目是在看著石磨盤這個坐標方位,她到死也沒有看到你回來,有苦澀,有不舍,內心是遺憾的,凄楚的……”

  “娘,我不想你走!”

  楚風仿佛聽到小道士撕心裂肺的大哭聲,也仿佛看到那一幕幕遺憾的、酸澀的往事在眼前浮現。

  他握緊拳頭,心都在顫,眼睛發酸,有淚水無聲的滑落。

  那些人,那些事,恍若就在昨日。

  “我要成神,一百年前,不滅山那群叔伯阿姨中,原本有人即將成神,可是發生意外,死了很多叔伯,我決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一定要成神,要去滅了武神那個老雜碎!”

  隔著巖石,透過這些文字,楚風仿佛能夠看到小道士不可阻擋的決心。

  “兩百七十年,這一天,映謫仙阿姨也走了,即便生命最后的時刻,她也很美,只是靈魂白發如雪,我知道,她雖然什么都不說,但也想在生命的最后時刻見到你回來。她不是純粹的理性,也不是出世的淡然,只是過于內斂,她臨走前什么都沒有說,只是呆呆地望著某一個方向。”

  楚風心中酸楚,眼角有晶瑩的淚滴無聲的淌落。

  “小姨也老了,在為她姐姐送行時,哭的很傷心,她不能接受。”

  “無敵舅舅、歐陽風以及不滅山一群叔伯早已逝去很多年,我不想跟你細說經過,我怕你泉下有知也會哀慟。”

  楚風想哭,看到這些文字,他雙目充斥滿血絲,有淚水流下,他忍不住發出低吼。

  “終于,小姨映曉曉也去了,我傷心,但卻哭不出,因為他們一個又一個都離我而去,我的淚已經在多次的悲傷中干涸,很難再淌出。但是,我的心真的很痛!這一次,整片世界都安靜了,只剩下我自己,再也沒有牽掛,我要去成神!”

  “兩百八十一年,我成神了!”

  “我要去殺了武神那個老不死的,掃平兇獸高原!爹,你如果泉下有知,或者萬一還活著,那就請保佑我吧,一定成功,哪怕讓我戰死,也要拉上武神那個老雜種!”

  “爹,如今是兩百八十二年,秋,我活著來到這里,祭拜你來了。我殺了武神,還有巫神,平掉兇獸高原,為那些叔伯報仇了!過程很艱辛,我不想多說,男人流血不流悲情淚!”

  “我感覺異術有大問題,還未到晚年,一些詭異的事就已經開始發生在我的身上。爹,很長時間我都不會再來這里,我要去參悟,去研究各種異術,要找到解決之法。”

  “五百年了,爹,我又看你來了,我也漸漸的老了,神的壽命也不多,這個世界的進化者壽元太短暫,時不待我啊!”

  “七百年了,生命之火搖曳,我已步入凄涼的暮年,沒有子嗣,沒有兒女在身邊,一直以來都只是我一個人。你們都不在了,只剩下我自己,時日無多,很多可怕的事在我身上應言。”

  “現在,我老了,血氣干枯,但還能勉強俯視天下,沒有一個人是我的對手,可是,我卻這么的孤單,我想娘了,我也想那些叔伯,我還想小姨與歐陽風他們。”

  “人到晚年,總在回憶,忍不住想落淚,可是用手去擦,卻發現早已流不出淚。”

  “爹,我跟你談不上太多的感情,你沒有照顧我,是娘將我養大。我不再計較你奪我黑色符紙的舊事,計較也無用,我已是風燭殘年,可能要有新神出現了,我即將死去……”

  楚風立身在這里,身體在顫動,他實在忍受不住,臉上掛著靈魂淚痕。

  “爹,七百五十年,這應該是我此生最后一次來看你,我的生命即將走到終點,各種詭異與厄運都發生在我的身上,新神已經出現,隨時會來吞噬我,但我不想走石磨盤這條路,我要找一個安靜的地方自己去了斷。”

  “我很思念和娘還有小姨她們在一起的日子,雖然有酸甜苦辣,有傷感與遺憾,但很有溫馨,值得一生珍惜。回首我這一生,還真是失敗,天尊之資,卻流落異域,客死他鄉。但我也很滿足,娘們對我很好,這種真摯的親情讓我永生難忘,不知道是否還有來世,還能不能見到她們,于此最后時光,唯有仰天一嘆!”

  “這一生,我有很多遺憾,比如和父親你之間,有父子之實,卻沒有真正的緣分。好吧,提及這些,我又想到一件舊事,咱們楚家所謂的傳家至寶到底是什么,也算是一個小心結吧,現在居然想到它,可笑!”

  “父親,再見,或者說就這樣再也不要見,兒子楚無痕絕筆!”

  楚風站在這里,臉上滿是淚水,楚無痕……這是過世而無痕嗎?

  這一刻,楚風淚崩。

  APPapp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復制) 下載免費閱讀器!!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