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二十七章 神獸也恐懼發抖

第八百二十七章 神獸也恐懼發抖

  此時,楚風與映謫仙被隔開,相距一段距離,不能第一時間動用七寶妙術,故此他們紛紛各自施展神術,庇護受傷的人。

  “金鱗!”映無敵怒叫,現在最難受的就是他,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同金鱗相交不錯,認識多年,算是好朋友。

  平日間,金鱗道子不爭不作,頗有無為的風骨,從品格有心性上來說絕對上佳,結果這樣一個謙謙君子居然如此無恥與陰柔,突然對他下殺手。

  再者,以前也有過共患難的經歷,一方有難,另一方支援,合作的很好,彼此很信任。

  “禿子,光頭,彌陀佛,你大爺的!”大黑牛也不忿,咆哮著,四分五裂的靈魂之光重組,被黃牛護在后面。

  他氣壞了,也郁悶壞了,好心救人而來,結果卻被人恩將仇報,襲殺他,如果有肉身的話,血肉之軀肯定已經毀掉。

  即便是魂光狀態,他現在也受傷極重,釋宏的金色法印非常的可怕,換作一般的人有可能會被打爆。

  大黑牛現在是無劫牛魔神體,可以減輕傷害,號稱無劫。

  殿宇中,不滅山的一群人都炸了,部分人被偷襲,身負重傷,險些直接魂歸而去!

  “忘恩負義,農夫與蛇,我們好心救你等,到頭來卻反噬我們!”映無敵臉色鐵青,他在嘔魂血。

  這次是他提議來救人的,結果卻陷眾人于危險境地中。

  金鱗嘆道:“映兄,抱歉,其實我也是為你好,想送你直接回大夢凈土,不然的話,我怕你出現意外。”

  小道士聞聽,第一個跳起來,道:“金鱗,賊子,池中物,道爺我對你說,將你開除道族,找個水塘自己呆著去!”

  不僅是他,其他人也都覺得道子金鱗太虛偽,將人腰斬后還這番姿態,可惱可恨。

  “映兄,我們也是迫不得已。”釋宏也開口。

  “什么理由?!”映無敵魂光閃爍,劇烈跳動,感覺要氣炸了。

  “當初,我們投奔螣荒亞圣時,提及楚風道友有一口魂鐘,可對抗連通我界的那口漩渦,能拘禁魂光粒子。”

  釋宏平靜道出,一年前他們就將楚風給賣了,投身亞圣螣荒坐下,不然的話,身為神獸第五代孫,憑什么賜予他們神獸血,光是獻上呼吸法與異術是不夠的,在這個世界異術才是迅速崛起的希望所在。

  螣荒,面色看著平和,但是野心勃勃,心志高遠,一直想殺出這片天地,進入所謂的異域。

  在他看來,那口魂鐘有可能就是希望所在,能帶著他的魂光橫穿宇宙界壁,進入金鱗、釋宏他們所來的那片大天地。

  因此,他讓金鱗、釋宏、羽化神體等人留意,一旦發現楚風,格殺勿論,奪來魂鐘,如果對付不了則立刻通知他。

  “金鱗,釋宏,你們雖然這樣解釋,但是在我看來,你們還是夠無恥的,第一天就賣掉楚風,今天也好意思求援,不久前如果沒有我們,你們就被人滅了。”映無敵怒火中燒。

  金鱗道子點了點頭,道:“可能是覺得,這里的一切終究要忘掉,最終我們都不會再記起,所以,便打開了心中囚禁魔鬼的那座牢籠,不再克制自己。”

  按照他的解釋,這樣送走映無敵等人最好不過,不然的話,等亞圣螣荒掌握魂鐘后,他們可能都走不了!

  畢竟,這口魂鐘可以強行留下所有人。

  “映兄,我勸你還是自己了斷,化成魂雨就此回歸吧。”道子金鱗勸道。

  這時,亞圣螣荒終于開口,道:“你們多慮了,如果對我配合的話,我怎么會傷害你們呢,你們會和金鱗、羽化神體等人一樣,留在我身邊,為螣蛇深淵做事,說不定將來我螣蛇一族會和你們一起進入你們的宇宙。”

  “螣蛇算神獸嗎?”老驢小聲問東北虎,他難得有骨氣了一次,沒有慫。

  小道士開口:“應該算,小道我當年吃過,口感真不錯,燉熟后比黑狗肉還要好吃!”

  其實,他們兩個主要是覺得,妖妖應該會跟下來,殺亞圣還不簡單?

  所以,他們才敢這么大膽。

  不然的話,以這兩個人的性格,那絕對是最怕死的,臨時假裝叛變都有可能。

  顯然,他們想多了,妖妖去追瘸腿狐貍,沒有第一時間跟下來。

  “呵呵……”粗糙石頭堆砌的殿宇內的寶座上,螣荒雙目開闔間,冷電四射,他帶著淡淡的冷笑,道:“敢褻瀆圣人,這是在找死!”

  當!

  這時,楚風祭出一口黑色的魂鐘,直接抓在手中,道:“你想要這個?”

  “拿來吧!”螣荒冷聲道,語氣堅定而霸道,不容置疑,在上方俯視著楚風。

  楚風道:“這魂鐘被我祭煉過,它很特殊,是一件至寶,但是,它也很脆弱,內部有自毀法則,我一念間就可激活此法則。”

  “螻蟻般的東西,憑你也敢威脅我?!”螣荒寒聲道,整片大殿的溫度驟降,且透發出的圣威讓在場許多人戰戰兢兢,瑟瑟發抖,根本忍受不了。

  哪怕意志非常強大,可是,魂光出于本能還是在顫栗!

  沾了一個圣字,即便是亞圣,實力也是天翻地覆,比金身層次高太多,不可同日而語。

  “咚!”

  魂鐘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漣漪與陽氣同時擴散,庇護楚風。

  楚風道:“在我們那片宇宙,凡是跟我這么說話的人都死了,而且都死的很慘,說人螻蟻者,被人一巴掌拍死成螻蟻,那就可笑了。”

  “呵呵……”螣荒冷笑,嘲弄意味明顯,道:“別說你一個隨手能拍死的小貨色,就是真正的亞圣來了,在擁有神血的我面前,也不夠看!”

  “廢話少說,你讓我的人都離開,我滿足你的愿望,給你魂鐘,不激活它的毀滅法則!”

  “你算什么東西,敢威脅我?!”螣荒森然俯視楚風,眸子冷冽無比,如同刀光一般。

  “嗡!”

  一剎那,黑色魂鐘顫抖起來,能量沸騰,仿佛隨時要炸開。

  自然沒有所謂的毀滅法則,不過是楚風作態而已,他相信,對方這么在意魂鐘,肯定會寧可相信有,不愿冒險。

  “渣子,都給我滾出去!”螣荒呵斥,凝視著映無敵、大黑牛、歐陽風、秦珞音、少女曦等人。

  “我……”少女曦小臉繃緊,怒到極致,在陽間時,誰敢這么羞辱她?當然,她承認自己不不夠強,但是她可以找她爺爺,亞圣級神獸又如何,直接一根指頭戳死!

  同時,她也大恨,為毛天道傘帶不進來?

  “嗚……”映曉曉也帶著哭腔,長這么大,還沒有這么受委屈過呢。

  映無敵則臉色難堪到極點,今天如果不是他太過仗義,非要來救人,根本就不會有這些事,他很自責。

  “乖,你們都出去吧!”楚風揉了揉映曉曉雪亮的銀發,讓眾人離開。

  “不愧是我爹,二十年后,小道替爹來報仇!”小道士嗖的一聲,從這里消失,相當果斷。

  然后,他又喊了一嗓子,道:“都別婆婆媽媽,不要辜負我父親的一番心血!”

  歐陽風鼓著腮幫子,很想沖那寶座上的身影噴口水,但最后忍住了,這些人一一過來跟楚風抱了一下,全部退出去了。

  金鱗開口,道:“螣荒前輩,這樣不穩妥,據我們了解,這個楚風有魔頭之稱,心狠手辣,放走那些人,沒有掣肘后,他可能會有其他手段。”

  楚風看向他,道:“金鱗,你說你是因為來到這個世界后一時迷惘才打開心中的囚籠,放出魔鬼,可是在我看來,你壓根就不是什么好東西!”

  楚風森然的盯著他,到這種關頭了,金鱗還在提醒對方,不是什么善類。

  “既然現在是站在敵對立場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常的。”金鱗答道,他高高瘦瘦,看著無為,與世無爭,但現在讓人惱怒,恨不得立刻殺他。

  “妖妖公主!”

  “姐姐!”

  大黑牛、少女曦等人逃出來后,沿著原路狂奔,并且沖著特定的方位發出精神咆哮,在召喚妖妖,希望她能第一時間殺來,救下楚風。

  “大娘,你在哪里呀,還不快出來!”

  “母上大人,趕緊麻溜溜,快點給我顯化,前來救駕,不然我爹就要被人害死了!”

  這一刻,小道士叫起來,那可真是跟獅子吼似的,聲音宏大,傳的格外悠遠。

  眾人在緊張的同時,也露出異色,暗暗猜測,一會兒這小道士的屁股多半會被打成十八瓣。

  石頭殿宇中,神獸螣荒冷漠無情的看著楚風,如同巨龍在俯視蟲子,那種眼神太不友好,且完全是蔑視。

  “拿來吧!”他伸出手。

  “可以,給你!”

  楚風說道這里,抓著黑色魂鐘,然后向前遞過去的同時,突然震鐘。

  哧!

  一個青皮葫蘆早先被魂鐘籠罩,現在顯化出來,猛烈噴射恐怖灰色物質。

  “蠢貨,你就是手持神器,我坐在這里巋然不動,你也殺不了我……”然而,剛說到這里,螣荒一下子慘叫,驚悚無比,轟的一聲撞碎石頭殿宇,急急如喪家之犬,臉色煞白,差點嚇死。

  “神級的詭異物質,該死啊……”他想逃走。

  但是,已經晚了,他已經被灰色物質侵蝕,被糾纏上了。

  最為可怕的是,這種灰色物質一出來,比楚風想象的還可怕,似乎對于神祇、神獸格外的敏感、貪婪,認準這種生物,猛然主動撲殺,速度太快。

  哪怕螣荒早先警覺,第一時間逃遁,都不見得能避開。

  “啊……”螣荒凄厲長嚎,沖上高天,可是又直接摔落下來,砸在山地中,化出龐大的螣蛇本體,粗大而嚇人,將許多山頭都砸碎。

  楚風看到那灰色物質居然化成一道身影,趴在螣蛇身上啃咬,而且,正在此時,那身影驀然回首,看到楚風竟露齒一笑,凄厲與猙獰無比,比厲鬼還瘆人。

  這一刻,楚風打了個冷顫,他驚悚,真不知道用青皮葫蘆收集那么多灰色詭異物質回來究竟是對還是錯。

  但是現在,他覺得很有用。

  楚風冷冷地開口,道:“我說過,對我那么說話的人都死了,你……神獸?亞圣?也就那么一回事兒!”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