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又沒立遺囑

第八百二十八章 又沒立遺囑

  “神級詭異物質,這怎么可能,你一個小小的鬼魂怎么能接觸到這種東西?啊……不,我不想死!”

  螣荒在哀嚎,很難想象一位亞圣居然這么惶恐,凄厲的慘叫著,表情痛苦,神色恐慌,寫滿駭然。

  在他的身上灰霧化成人形,伏在他的身上,兇猛的撕咬,啃噬,像是一頭猛獸在撲殺食草動物,非常兇狠,天生壓制,霸道而血腥。

  “噗!”

  螣荒身體直接就縮小一號,像是被吸收大量的血精與魂光,整個人都萎靡了。

  轟!

  他揮動龐大的身體,螣蛇之軀抽擊在山地間,蛇軀如同鋼鞭,又像是利劍,直接消掉一座山頭,那半截山頭飛上高天。

  “我說過,跟我這么張揚霸道的人都死了,你也不怎么樣啊,好像死的會更快。”楚風在站在殘破的石頭殿宇廢墟上,看著遠處山地中的螣荒,言語間盡是冷漠。

  “想讓我死?怎么可能,我要活下去!”螣荒低吼,倏地在再次化成人身,身體縮小,渾身密布各種符號,他在施展螣蛇族的秘術,想要為自己續命。

  “啊……”然而,緊接著他又慘叫,那灰色霧靄化成的人形身影跟著縮小,變得更加凝練,糾纏著他,在索命。

  “這……比一般的神級物質還要可怕,天啊,任何神靈觸之都活不長遠。”螣荒驚恐大叫。

  身為亞圣,平日間鎮定而從容,怎么可能會如此失態?一切都是因為,這灰色物質太致命,遠超他的預料,讓他驚駭。

  刷的一聲,他的血氣干枯一大截,被那種灰色物質吞食,整個人迅速衰弱。

  楚風自然知道怎么回事,這灰色物質都是從最強的一批老神身上提取出來的,最為關鍵的是濃郁、量大,數百位神祇身上的詭異物質混合在一起,何其可怕?

  連神都被這灰色物質折磨的凄涼無比,晚年在惶恐中斃命,更何況是螣荒,時間不長他就丟掉大半條命。

  螣荒發現,自己想活下去多半沒有可能,他咆哮著:“我就是死,也要拉上你!”

  他奮力掙扎,猛然坐起,想要向著楚風這里沖來。

  然而,那灰色霧靄再次糾纏上去,化成人形,化成猛獸,化成厲鬼,不斷變化,要融入他的軀體中。

  “啊,你……四哥,你怎么又活了,幻覺,滾開,你早就被我殺死二十年了!”螣荒眼睛猩紅的低吼。

  他又一次撲向楚風,要對他下手。

  楚風并不懼怕,拔起葫蘆賽,然后,猛然一拍青皮葫蘆底部,砰的一聲,葫蘆嘴那里噴出更多更濃郁的灰色物質。

  瞬息間,這些灰色物質化成無頭厲鬼、紅毛老尸猿、猙獰魔頭、凄厲野獸等,全都撲到螣荒身上。

  雖然為亞圣,但是他卻直挺挺栽倒下去,被那灰色物質淹沒。

  “該死啊,這是變異的灰色物質,諸神來了都要殞落,是最強大的詭異物質。天啊,難道我螣荒真的要死在這里,被一個螻蟻殺掉?!”螣荒嚎叫,太不甘心,他是亞圣,而且是那種短暫歲月就走到這一步的生靈,心高氣傲,結果卻這么慘。

  在他看來,所謂的凄涼晚年,最起碼也要到六七百歲后到來才對。

  “呵呵……”楚風站在遠處露出冷淡的笑,道:“你以高姿態俯視我,到頭來卻被你眼中的螻蟻一腳踩死,也是可笑。”

  “去陽間,唯有到陽間才有唯一的活路,我想活下去……”螣荒的聲音很虛弱,但是卻掙扎,想要逃走。

  楚風聞言心頭一動,陽間有活路?

  想到這里,他控制青皮葫蘆,收回一些灰霧物質,減輕螣荒的傷害。

  “嗯?!”

  這一刻,螣荒震撼,心驚肉跳,盯著青皮葫蘆,顫聲道:“混沌中誕生的先天神物?!”

  同時,他異常的惱怒與不甘心,他眼中的螻蟻居然掌握有這種至寶?

  一般的容器,只能短暫盛放灰色物質,不久后就會被侵蝕壞掉,甚至直接湮滅,唯有這種混沌中誕生的先天神物才能對灰色物質收放自如。

  “你到了陽間便能活下來?”楚風問他。

  “放過我!”螣荒開口,雖然還躺在地上,但是,眼中卻滿是渴望。

  他覺得,楚風能利用青皮葫蘆將他身上九成的灰色物質收走,當然肯定有一部分是無法根除的,早已融入他的血肉與靈魂中。

  但是,只要收走九成以上,他就有機會多活一段時間,去想辦法,哪怕沿著祖輩封住的那條路去陽間,也比這樣坐以待斃強。

  “不說就算了。”楚風冷笑,砰的一聲,再次拍動青皮葫蘆底部,一片灰色物質頓時噴發出去。

  這灰色物質對于神級生物以及神獸血脈格外的敏感,直接就撲殺,猛然向前沖。

  “啊……”螣荒慘叫。

  一剎那,他渾身痙攣,并且身體散發腥臭味道,那是他自己在腐朽,血液都充滿腐爛的味道。

  神祇晚年的詭異,各種可怕的事情都在螣荒身上一一體現出來,他只是一個亞圣,怎么承受的住?

  “饒過我吧,我與你之間沒有什么仇怨,收走這些灰霧。”螣荒再次開口,徹底屈服,放低了姿態。

  同時,他也告知,在陽間有古老而恐怖的無上存在,沉睡在某幾處特殊的山川地勢中,有可能有能力幫人化解這種詭異物質。

  “什么,他們這樣厲害?”楚風動容。

  “是,他們的中某些人當初敢去獵殺我們這片天地真正練過六道時光術的的鼻祖,能不厲害嗎?我猜測多半有無上手段,或許可以凈化少許灰色物質。”

  事實上,螣荒也只是猜測而已,并不能確定。

  楚風默然,陽間大能的厲害,他是知道的,但是究竟有多強,他至今都沒有一個清晰的認識,不能測算其深淺,因為每次都會被那些人物的其他傳說沖擊,強到無邊!

  然后,楚風就不理會螣荒了,任灰色物質將他淹沒,化成一頭又一頭厲鬼,最終全部鉆進螣荒的體內。

  惡臭撲鼻,灰霧飄蕩,那里一片狼藉,螣荒周圍都是污血,他連慘叫聲都發不出,匍匐在那里,難以動彈。

  只是偶爾伸出一只手,對著楚風那個方向抓去,眼中有怨毒,也有恐懼,還有求饒的意思,想讓楚風放過他。

  楚風無視,坐看他慢慢腐朽。

  然后,他回頭看向金鱗、釋宏、羽化神體等人。

  這幾人一個都沒敢逃,實在是被灰色物質嚇壞了,他們來到這個世界一年多,早就知道這是什么。

  一旦沾染上,即便他們自殺,逃回原來的宇宙,也擺脫不了,會被糾纏。

  事實上,楚風剛才真想用青皮葫蘆轟向他們,釋放灰色物質,但是他又擔心這些人的靈魂帶著大量的灰色物質回歸原來的宇宙,會引發一場災難,牽連其他人。

  所以,到頭來他忍住了。

  “嗯,我明白了,你是怕灰色物質侵染我們的宇宙,所以不敢輕易對我們下手是吧?”道子金鱗第一個醒悟過來。

  羽化神體點頭,道:“不錯,你雖然有黑色魂鐘,可以強行留下我們的靈魂,可是灰色物質同樣有可能污了你的魂鐘。”

  “楚兄,你看這樣如何,你走你的陽關道,我們走我們的獨木橋,井水不犯河水如何?”釋宏開口。

  “道友就此別過,告辭!”道子金鱗拱手,笑了笑說道。

  “楚兄,告辭!”黃金天蛛、白鳳族少主等人也都露出笑意,轉身就想走。

  “你們覺得,我不動用灰色物質就奈何不了你們?才來到這個世界時,我便一個人打你們一群,更何況是現在?!”

  楚風相當的淡定,然后,抬起一直大手就向前抓去,一個人要戰他們全部。

  刷的一聲,陰陽二氣流轉,化成陰陽之光,這是跟五色神光并列的妙術,向前掃去,威能浩大!

  砰!

  白鳳住少主嘶吼,魂光劇烈搖動,他化成一頭白鳳凰,轟向這沖擊過來的陰陽之光,結果卻被打的一聲慘叫,翎羽紛飛,整個人大口咳魂血,橫飛出去。

  金鱗道子眼中精光閃爍,低語道:“陰與陽兩種天地奇珍物質在他身上!”

  他怎能不吃驚,道族底蘊何其深厚,可是也只是為他準備到一種天地奇珍物質,因為太難得了。

  故此,他才走一術破萬法之路。

  據他所知,其他人身上都沒有這個級數的天地奇珍物質,哪怕是映謫仙修煉五色神光的物質,也只能算是準奇珍,談不上天地間最稀有之物。

  金鱗早先選擇對楚風他們動手,也有這方面的考慮,就是因為聽說過楚風修成陰陽之光,認為他身上有天地奇珍物質,想藉此機會截取。

  現在他親眼看到了!

  事實上,楚風也早已盯上金鱗,早就聽映謫仙提及過,他們這一代人中,唯有道子金鱗身上可以確定有一道天地奇珍物質,是練七寶妙術的物質之一!

  楚風已經收集到兩種,今天自然不會放過金鱗身上的那一種!

  “呵呵……金鱗,謝謝你!”楚風開口,帶著微笑。

  一剎那,金鱗凜然。

  大地盡頭,小道士等人找到妖妖,現在正極速朝著出事地趕去。

  “兄弟,你一定要堅持住,要活著啊!”許多人都在祈禱。

  “爹……爹!”小道士更是在干嚎,很傷心,最后,更是大聲的喊道:“爹,我又忘了……沒讓你立遺囑!”

  “大侄子,別嚎叫了,你爹一會兒如果活蹦亂跳的走出來,保準痛毆你!”旁邊,大黑牛提醒他。

  “怎么可能,都這么長時間了,他肯定堅持不住。”接著,小道士又干嚎起來,道:“爹……你好慘啊,任你天資蓋世,沒有成長起來前,對上亞圣也只能是死路一條。我好傷心,又忘記讓你立遺囑了,嗚嗚……咱家的傳家至寶到底是什么,在哪里啊?爹,你在天之靈顯化吧,快出來告訴我!”

  “啪啪!”

  “哎呦!娘,別打!”

  “大侄子,我有預感到,一會兒你保證要被你爹將屁股打成十八瓣!”老驢以非常肯定的語氣說道。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