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三十章 三十年彈指間

第八百三十章 三十年彈指間

  “沒有,爹,我真的在祝福你,在用道族的祥瑞九字真言術為你祈福,愿你魂兮歸來。”

  小道士嘴硬,打死也不承認,不然的話,屁股肯定不是老驢說的打成十八瓣,估計三十六瓣都有可能。

  “哧!”

  就在這時,一道刺目的金屬光芒從楚風眉心浮現,然后一下子將他割裂為兩半,整個人都分開了。

  “啊,兄弟?!”

  “楚風!”

  “姐夫!”

  一群人驚叫,太突然了,一息間不到,楚風的魂光被剖為兩片,整個人解體,震撼了在場所有人。

  一縷魂血灑落,楚風那兩片魂光搖曳,這是被割裂的,誰在傷害他,誰在出手?神覺敏銳如黃牛、歐陽風都沒有看清。

  “爹……我早就說了,你英魂早逝,埋骨他鄉,你是被我用招魂咒給強行拘禁回來的靈魂碎片,屬于英靈再現。”小道士嚎叫,搖頭而傷感,道:“咱們果然是有父子之實,無父子之緣。”

  他終于承認,剛才是在招魂,哪里是什么平安咒。

  大黑牛、老驢、周全等人都驚悚,看到楚風魂光分開,暗淡并倒下去,他們震驚,毛骨發寒,楚風真的死了?

  一群人沖上去,就要幫楚風重組真魂。

  “別動!”小道士大叫,嚴肅無比。

  而后,他又很傷感,道:“我用的是招魂咒,只是讓英靈顯化而已,你們一旦碰到他,我爹直接就會砰的一聲炸成靈魂光雨,從此消散天地間,再也不可重聚。”

  一群人頭皮發麻,面色蒼白。

  就是映無敵的臉都不黑了,恢復成原本的“小白臉”英俊姿態,當然缺少點血色。

  映謫仙轉身去看妖妖,想請她相助,然后發現她相當的平靜,頓時一怔,跟著放下心來。

  此時,楚風真是氣到不行,這個逆子,到這種關頭了還在得瑟,居然還有臉提招魂術,將他那些神棍本事用在自己爹身上。

  楚風之所以這樣,完全是因為干掉道子金鱗后,強行收走他的天地奇珍物質,遭遇反噬引起的。

  “都別動,都閃開,爹,我來為你招魂,天靈靈,地靈靈……”小道士又開始念經,一臉悲愴之色,在他為爹招魂。

  此時,楚風壓制金屬性的天地奇珍物質,強行聚攏魂光,再次組成真魂,完整浮現出來。

  “看,怎么樣,小道我的招魂術練到出神入化之境,再次強行凝聚我爹的英靈。”小道士挺著胸脯,在那里吹牛。

  楚風這叫一個氣,特么的,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又強行凝聚魂光,結果到頭來反倒成這個小兔崽子的功勞,為他招魂呢?

  “兄弟,你沒事吧?魂兮歸來啊!”東北虎很實在,列著大嘴在這里嚎叫。

  “兄弟,挺住,不要死,魂光莫要散開!”也有其他昆侖大妖甕聲甕氣的喊道。

  “別動,別碰我爹,當心他的魂光又炸開,千萬不要靠近!”小道士強調,一臉嚴肅之色,警告眾人別伸手去摸。

  東北虎、獒王聞言都是一怔,沒敢上前,不敢觸摸。

  “逆子,你想氣死我嗎?”楚風被氣的魂光顫抖,然后,他很不爭氣的又裂開了,體內的天地奇珍屬性為金,太鋒銳,將魂光都能割開,無堅不摧。

  “爹……你要堅持住,不要生氣啊,我為你招魂很辛苦!”小道士叫道,一臉憂傷之色。

  不知道是為他爹憂傷,還是在為自己的招魂術憂傷。

  “唉,又破裂了,還得重新招魂。”小道士咕噥。

  “別念咒了,你再念咒,你爹真要被你氣死了。”終于,妖妖開口。

  “啥?!”東北虎瞪眼。

  其他一群人也都無語,事實上,楚風第二魂光重組后,他們就意識到了什么,猜測出什么情況了。

  “小道士,你把我姐夫氣成什么樣子了,魂光都炸開了,你可真是欺師滅祖!”銀發小蘿莉叫道。

  “逆子,你給我過來!”終于,楚風再次重組魂光后,穩固住了,將那天地奇珍物質徹底降服,鎮壓在體內。

  當然,還得需要花費時間去熬煉,想將它跟己身真正融合在一起,不可能一蹉而就。

  “爹,你得感謝我,我幫你招魂,讓你魂光重聚,要不然你就危險了。”小道士叫道,當然,非常心虛。

  啪啪!

  然后,這個地方就響起了清脆的響聲,小道士被暴揍,打的屁股開花。

  “這是不小的機緣。”便是妖妖都這樣說,提及楚風得到的金屬性天地奇珍物質,她覺得算是瑰寶。

  映謫仙了然,早就猜測出道族收藏的瑰寶易主,成為楚風的戰利品。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道士才解脫出來,在那里帶著哭腔指天發誓,道:“天上地下,惟我獨尊!”然后,他繞行四方,各走七步,道:“我發誓,這次是技術失誤!”

  一群人翻白眼,懶得理他。

  楚風頭疼,魂鐘鎮壓了一堆靈魂碎片,要怎么處置呢,難道都用異術給干掉?

  可是,那樣的話動靜太大了,從此之后,大夢凈土估計會被各大家族聯手進攻。

  如果是以前,他樂得如此,自然會很開心看到那一幕,可是現在,秦珞音有了他的血脈。

  如果道族、佛族等聯手攻打大夢凈土,秦珞音、小道士不一定能跑的了。

  楚風想了想,嘆了一口氣,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再說,我也不是一個嗜殺的人,很少下殺手。”

  “姐夫,你不虧心嗎?”銀發小蘿莉小聲問道。

  “偶爾殺殺生,正常情況下來說,比如這次,我很克制,沒想殺他們。”楚風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

  眾人看了一眼這片山地,魂血到處都是,那些人的魂光全成碎片了,頓時皆無語!

  “那就,放他們走吧。”楚風說道。

  秦珞音露出異樣之色,內心有波瀾,她知道,楚風是在為她與大夢凈土考慮。

  “無量天尊!”小道士暗中撇嘴,這爹真是從來不會放過表現自己的機會,剛才他爹一邊說話一邊看她娘。

  楚風開始放人,放走了金鱗道子一只腳,然后開始想辦法動用異術絞殺。

  “不行,怎么就放一只腳回去?他會成為傻子,神魂殘缺太厲害。”秦珞音急眼,還以為楚風要整體放回去呢。

  小道士也無語,就知道他爹不是善男信女。

  “那就……再放回去一只腳吧。”楚風勉為其難的答應。

  然后,人們就看到金鱗的一對腳丫子飛上高天,沖向遠方,要從那漩渦中遁回原來的宇宙。

  “還是太少,道族會和我們大夢凈土拼命的!”秦珞音絕美的面孔上露出焦慮之色。

  “好吧,現在就剩下個屁股了,放回去吧。”楚風點頭,其他部位的魂光,都被他用異術瓦解,化成神性粒子,但是,他卻沒吸收。

  因為,看到那些神祇的晚年,楚風真被嚇到了。

  此外,剛才螣荒就倒在他的眼前,親眼目睹這頭神獸是怎么死的,楚風心中的不安就更加強烈了。

  他覺得,以前吸收的少無所謂,應該不會出事,但今后得管住自己。

  “兄弟太浪費了吧?”大黑牛看著楚風任神性粒子飄散而去,沒有融合,他感覺太糟踐資源。

  楚風心頭凜然,道:“老黑你也深陷進去了?”

  他看向昆侖山一群大妖,然后又看向妖妖、黃牛等人,心中發毛,強烈的不安,為他們擔憂起來。

  事實上,越是接觸過神祇,越是能體會到那種大恐怖。

  楚風將一群戰敗者的腳丫子、屁股放走后,他取出青皮葫蘆,拔起塞子,然后收遠處螣荒尸體中的灰霧,頓時,那里飄起很多詭異物質,進入青皮葫蘆中。

  當然,不可能都收走,有相當一部分永遠留在螣荒的腐爛尸體中。

  “看到了嗎,這可是一位亞圣,但是,卻輕易被灰色物質糾纏至死!”楚風詳細解釋經過。

  甚至,人們看到,灰色物質在進入青皮葫蘆前,還化成一道人形,對楚風咧嘴笑,猙獰而可怖,讓所有人發瘆,感覺魂光都在顫栗。

  楚風急忙塞緊瓶塞!

  就是妖妖都露出凝重之色,道:“我追上了那只瘸腿狐貍,告告訴我陽間一座墳的位置。”

  然后,那個瘸腿狐貍就遁地消失,能從妖妖眼前逃掉,那相當的恐怖!

  妖妖上一次連渡五次天劫,現在已經是圣級魂光!

  “我與你們共進退,什么灰色物質,什么詭異,沒什么可怕的!”楚風開口道。

  “螣荒,你在哪里?”就在這時,大地盡頭有宏大的聲音傳來,那是一頭螣蛇,粗如山嶺,恐怖無邊,卷著云朵,呼嘯而來。

  圣級螣蛇!

  這是螣荒的一位長輩,因為,螣荒的魂燈熄滅,讓此人大吃一驚,第一時間沖到這里。

  “來的好,正好需要大量神獸血。”妖妖道。

  嗖的一聲,她迎了上去,這一刻所有人都見識到了妖妖的恐怖,無愧為上古星空下第一。

  一雙魂光化成的手掌拍擊,妙術激射,一剎那就將圣級螣蛇的軀體截斷成兩截。

  “吼……”這頭螣蛇怒吼,跟妖妖決一死戰,發瘋進攻,要知道這可是一頭神獸,血氣如海,陽氣滾滾若汪洋,天生占據優勢。

  但是,到頭來他卻慘叫,在眾人吃驚的目光中,戰斗很快結束。

  妖妖一雙瑩白的拳頭,猛力砸出,如同兩團雪白的太陽炸開,轟飛出去,撞在螣蛇頭顱上。

  噗!

  最終,圣級螣蛇慘死!

  “我們走!”妖妖用空間手鏈收起這條螣蛇,周身綻放光芒,帶上所有人風馳電掣而去。

  “咦?妖妖公主,我們這是在離開深淵這片區域,不在這里等待朱雀深淵的大戰了?”大黑牛問道。

  “不等了,按照那個瘸腿狐貍的說法,留在深淵附近會很危險,我們避開。”

  一天后,神戰爆發!

  一頭神級巔峰層次的老朱雀橫空而起,從深淵中沖出,打爆兩尊來自兇獸高原的神明,滅掉螣蛇深淵,震驚天下。

  此外,但凡進入朱雀深淵附近的進化者,無論屬于何方實力,全都被滅,一個人都沒有走脫,整片大地都成為血色。

  要知道,那頭老朱雀渾身的紅色羽毛都要掉光了,隨時會斷氣,可是殺傷力卻這么的嚇人,震驚天下!

  時間匆匆,一晃眼三十年過去!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