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三十八章 大反派楚忽悠

第八百三十八章 大反派楚忽悠

  “你這樣夸獎,我都快不好意思了。”楚風嘆道,一臉平靜的樣子。

  我特么這是夸你嗎?黃毛狐貍歪著腦袋看他,分明是不想跟他去蹚渾水,不愿跟他去采摘神藥。

  “前輩,多費心,想想看怎么去挖到一株神藥。”楚風虛心請教。

  黃毛狐貍翻白眼,它那些話白說了?白擠對這小子了,這心理素質,這臉皮厚的,也真沒誰了!

  最終,黃毛狐貍硬是被楚風拉著上路。

  “前輩,你想出辦法了?要不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在這里等你。”楚風很認真地說道,他想留在這里,等待黃毛狐貍去采藥。

  “你啥意思?!”黃毛狐貍后半截石化的身體,在這一刻都忍不住略微抖動,這是氣的,到頭來淪為它去采藥,這個厚臉皮的小子坐享其成,等它歸來?

  “我怕拖你后腿,成為你的負擔。”楚風說道。

  “沒事,一起去看看。”黃毛狐貍要求他必須跟著,一起向著深淵接近。

  然后,它越是琢磨心里越是覺得不是味,這是什么事,真跟著這小子去采藥?

  一路上,楚風憂心忡忡,想到灰色物質,這東西一旦沾染就會糾纏一生,他怎么去破解?

  尤其是,大黑牛、秦珞音、映謫仙等一群人都沾染上灰色物質了,即便不多,也可能有非常不好的影響。

  可是,他身上只有一張黑色符紙,還是從他兒子小道士那里搶來的,根本不夠用。

  一聲嘆息,楚風仰頭望天。

  “你嘆什么氣,想什么呢?”黃毛狐貍問他。

  “我在想在輪回路盡頭的經歷,我明明看到十個人啊,都持著符紙,有銀色的、有赤色的……可是我臉皮兒太嫩,沒好意思對他們都下手。”

  楚風長嘆,心中大悔,如果知道符紙這么有用,管那些人什么來頭,什么雙胞胎姐妹,什么長翅膀的金發男子,統統下黑手,全都在背后拍昏過去,洗劫走全部符紙,比什么都有用!

  聽著他絮叨,在那里遺憾,黃毛狐貍都不想搭理他了,都這樣子了,也好意思說自己臉皮兒嫩?

  “前輩,那些符紙出世是不是有什么規律,或者說去走輪回路的人是不是都在特殊的時間節點趕去,不然何以上次那些人先后抵達,都處在一定的時間范圍內。”

  楚風虛心請教,怎么看都很謙和。

  然而,黃毛狐貍可不認為他是個謙謙君子,忍不住問他,想干什么?

  楚風倒也直接,道:“上次不是臉皮薄嗎,沒好意思下手,如果上蒼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絕對不辜負,打悶棍到底!”

  看他義正言辭,一副很嚴肅的樣子,黃毛狐貍暗嘆,這特么……是個人才,將打劫、在輪回上劫道,都說的這么氣象莊嚴,很神圣似的,真找不出幾個這樣的人。

  “輪回路上的水太深,涉及到的層面太高,就是我師尊都不見得盡知,更遑論是我。”

  黃毛狐貍不想跟這個一本正經的強盜多討論輪回路的事,一是忌憚,二是覺得搶劫太丟臉。

  突然間,它很想了解楚風,到底是怎樣一個人,以他這種臉厚屬性的生物來說在陰間應該混的不錯吧?

  然后,它就詢問了。

  對此楚風簡單提及一些舊事,盡量美化自己。

  黃毛狐貍是何等人物?什么樣的大風浪沒有經歷過,近古以來更是從云頭跌落地獄,顛沛流離,體會盡人間酸苦。

  它眼睫毛都是空的,通過楚風的話語,它第一時間覺得有問題,道:“你只是一個雜貨店的店主?”

  它怎么能相信,一個小店的店主有能力跑到這片宇宙?

  楚風點頭,道“我講究誠信,所賣之物貨真價實,童叟無欺,因此賣出了一定的名氣。”

  他在這里自夸,說買過的人都說好,每一次拍賣,宇宙各地都有許多人主動競價,競相求購,最后賣出了名堂。

  黃毛狐貍一臉癡呆神色,最后,實在想不明白,道:“冒昧問下,你賣的都是什么?”

  “這個……”楚風一副羞赧的樣子,道:“小本生意,都是我自己狩獵的一些土特產,不說也罷,小本經營,混個溫飽而已。”

  “別謙虛,你說給我聽聽,我這是在評判以后你能否在陽間混的如意,在評估你的潛力。”黃毛狐貍很嚴肅地說道。

  楚風聞言,頓時一臉鄭重,道:“我賣的只是一些神子、圣女等。”

  黃毛狐貍一個踉蹌,然后,滿臉愕然之色,盯著楚風,它嘴唇微顫,最后愣是沒能說出啥。

  它已經有一定的心里底線,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還能突破下去,這不是好人啊,特么的是一個人販子。

  當場,它就想扭頭而去,哪怕它需要心狠手辣之輩,可是,卻也不能超出某種底線。

  “前輩,我也只是為了自保,一切都是被逼的。”楚風一臉誠懇之色,詳細告知經過。

  黃毛狐貍臉色陰晴不定,道:“情有可原,可是,你將自己夸的跟花骨朵似的,依舊是個人販子。”

  黃毛狐貍略微沉吟,道:“不過,我覺得,你這樣的人也許能活的更好一些,更適合陽間,這一次我就選你了。”

  什么意思?楚風狐疑,怎么覺得,黃毛狐貍不是第一次選人?

  “是,我選過幾個人,有些號稱九世善人,有些被視為這一界的命運之子,品格高貴,都是好人,可是,到頭來進入陽間后,一個個都死的很慘,很快就被人殺的殺,吃掉的吃掉。連我送給他們的機緣,都成全了別人,真是……”

  黃毛狐貍感嘆,那些他所看好的人,都死的很慘。

  “所以,你覺得我比較合適?”楚風覺得不是味兒。

  “嗯,你以的先天資質,少有人可及,我很期待,有朝一日在這墮落之地能聽到你在陽間賣神子、圣女的消息。”

  特么的,那不是找死嗎?楚風斜著眼睛看他。

  “別生氣,我的意思是,以你的才情,人販子都做過,進入陽間后肯定不是濫好人,能活的很好,不辜負我對你的期待。”

  楚風算是看出來了,這老貨認定他不是好人,覺得他可能會因此而開創出一番局面來,這讓他不爽,他這是被定位為反派了。

  “我跟你說,一定要記好我告訴你的那個地址,那是我最后能送出的東西了,也是最珍貴的東西,讓我師尊知道,都可能會激動無比。”

  “前輩,我要是從這里回陰間,可能會被洗盡記憶,什么都記不住,你有什么辦法嗎?”楚風問道。

  黃毛狐貍頓時皺眉,這問題太難了,涉及到一整片宇宙的規則,它現在廢了,哪有那么多的手段。

  “我回頭琢磨一下,想一想辦法。”它最后這樣說道。

  “真可以啊?”楚風驚喜,然后又道:“那就好事做到底,我還有個同伴,名為妖妖,你也讓她保留著記憶吧。”

  “無量天尊,我擦,小子,你有完沒完,臉皮厚到沒邊了吧,要求太多,一個人我都在考慮呢,兩個人沒戲!”

  黃毛狐貍急了,徹底撂挑子不管他了。

  “這不是在商量嗎,前輩別生氣,來,咱慢慢談。”楚風趕緊滿臉賠笑。

  “我怎么看你這小子這么不順眼,天生就像個反派,你說,你這樣的人一旦進入陽間,還不讓人立刻打死?”

  黃毛狐貍盯著他看了又看。

  “怎么可能,跟我為敵的人都讓我降價賣掉了,在我看來,陽間也就那么一回事,等以后我非連著挖幾個禁地看一看有什么東西不可。前提是,前輩你給我準備的那些東西,能讓我崛起嗎?到底行不行,要不,前輩你再給我說幾處地點,讓我多挖點好東西。再不然,你倒著將你的呼吸法、神術寫出來,我想你師傅再神通廣大也感應不到,回頭我正著去練就行了。”

  “一邊呆著去!”

  就這樣,兩人一路向深淵而行,快要接近了。

  “咦,這不是通向朱雀深淵的路嗎?”楚風吃了一驚,然后睜大眼睛,恍然大悟,道:“前輩,你能掐會算,是不是預料到那頭老朱雀不行了?所以帶我來這里采摘朱雀神藥?”

  黃毛狐貍深深看了他一眼,道:“這頭朱雀沒有修煉異術,所以活的分外悠遠,我覺得,它最起碼還能活五十年。”

  “那我們來這里做什么,趕緊跑路!”楚風轉身就走。

  “你就滑溜,回來!”黃毛狐貍喊道,而后告訴楚風,它認識那頭老朱雀,算是在這個世界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

  當初,這頭老朱雀還年輕時,它差點選這頭朱雀,送去陽間。

  楚風一聽,立刻來了精神,道:“居然有這種事……早說啊,前輩,一會兒你就挖上兩株,不,五株神藥都不成問題吧?”

  “就你話多,想什么呢,朱雀神藥對于朱雀幼崽來說很重要,都給你,它們怎么辦?”

  楚風聞言,立刻道:“老朱雀不是滅了螣蛇深淵嗎,給我點螣蛇神藥也行。”

  “你話真多!”黃毛狐貍越看他越像是個反派。

  “對了,前輩,我們這是要進朱雀深淵啊,你說,老朱雀性命不久矣,那些小朱雀可怎么辦?”

  “你真操心,到底想說什么?!”黃毛狐貍瞪著他。

  “剩下幾頭小朱雀孤零零,沒有父母照料,多可憐啊,您看這樣行不,我帶走它們,然后好好的養大,有機會更是帶進陽間去,送給它們廣闊的天空,讓它們長大后搏擊億萬里陽間,這樣多好,我最同情弱小了,一定會好好保護它們!”

  楚風說到后來,一臉正色,最后更是慷慨激昂。

  “有點道理。不對,你這個人販子,還真能忽悠,想打朱雀幼鳥的主意,非得還要說的這么激昂,你不是想拐走賣掉吧?!”

  黃毛狐貍一副狐疑樣子,盯著他看個沒完沒了。

  “怎么可能,我是認真的,就是看它們可憐,想帶走,養大成人。請你相信一個熱血青年的心,現在滾燙滾燙的,不要冷了這顆純真善良的心。”楚風拍著胸脯說道。

  “什么都別說了,先進朱雀深淵。”

  他們到了,前方一個巨大的深淵,漆黑如同宇宙黑洞,橫亙在那里。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