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八十一章 清算星空騎士

第八百八十一章 清算星空騎士

  “尊敬的貴賓,哪怕您提供一顆星球的部分地貌,我們也無法保證一定可以百分百的辨識出它在宇宙中的坐標,這只是最新臨時針對貴賓客戶推出的一項增值服務,屬于超新技術,還有待完善,同時也請您保密。”

  依據一點地貌就可以從茫茫宇宙星海中確定是哪顆星球,這種技術驚世駭俗,極其恐怖!

  宇宙何其大,廣袤無垠,星系億萬,從中尋找一顆星球比大海撈針還困難無數倍,可見通天蟲洞公司的實力,他們簡直要勾勒出具體的宇宙星圖。

  “你們盡力就行,爭取將這兩地的坐標給我找出來!”楚風道。

  “好,請您耐心等候。”通天蟲洞公司的女客服答道,不過,不是上次那個嗓音略帶磁性的女子。

  這是一項很繁瑣的搜索任務,通天蟲洞公司擁有龐大的數據庫,都是數十上百萬年的積累,記錄著億萬星海的各大星體地貌等。

  當然,他們有一定的把握主要是因為,漫長歲月以來,他們記錄了能夠探索到的諸多生命源地。

  他們堅信,各族進化者想要生存,多半還是在這些生命星球上,而不是在荒蕪的星海中。

  不然的話,真要是記錄下宇宙中每一顆星球,那根本不可能完成,不存在這樣的數據庫。

  “唔,原來還有老朋友活著,真是驚喜,在我想來,除卻各大統領,以及陰九雀、宇文成空等后來成圣的人外,其他老兄弟都老死了,想不到,今日聽聞喜訊,哈哈……我也是星空騎士,至今還活著!”

  就在楚風等待時,又有一個老家伙跳出來,緬懷歲月,一副很高興與激動的樣子。

  前兩人,一個是星空騎士的長孫,第二個是老牌星空騎士,這第三人跳出后,頓時讓第二人振奮不已。

  他大笑道:“哈哈,吾輩不孤,想不到,上古逝去,這么漫長的時間都沒有將我們全部熬死,即便沒有成圣,還有老兄弟活著。當年,在地球殺的真是痛快,而后又追殺到域外太空,斬殺的那些余孽人頭滾滾,連他們的孩子都沒能逃走,成功屠盡,真是酣暢淋漓!”

  然后,這第二個人,也就是老牌騎士自我介紹,他名陀嵐,當年也算是很有名氣的天才,可惜,始終不能成圣,自上古到現在一直被困金身大圓滿極點,如今血氣不夠旺盛,更加無力晉階。

  最后跳出的那名星空騎士帶著快意,也帶著很開心的笑容,道:“我與老友一樣,當年在地球有幸服食到鳳凰草,壽元激增,可惜啊,在那里殺的人頭滾滾,得到的好處不少,也沒有能成圣。我叫闞宏,當年隸屬于星空騎士的天罰戰隊。唉,我們在上古天罰了地球,殺盡那顆曾經排名第十一的超級星球上的族群,沐浴他們的鮮血而輝煌,可惜,到現在我們終于老了,真是遺憾。”

  闞宏感慨,跟第二個跳出來的星空騎士陀嵐聊了起來,各自介紹當年在哪個戰隊,彼此都有印象。

  這讓楚風雙目噴火,心中殺意沸騰,當年的老劊子手沒有死絕,還有一些人活的很好,如今居然還在憶往昔“崢嶸歲月”,在揭開對地球來說最殘忍與殘酷的傷疤,讓人怒火填膺,忍受不了。

  “呵呵,兩位老兄弟,你們都還活著啊,還記得我嗎?我是魚七變,當年被我們星空騎士的大統領當著全軍的面表揚過,那一役,我們天血戰隊曾追擊上地球一些大人物的嫡親子嗣,沒有放走那群小天才,屠戮了個干凈,解決了一樁大患。哈哈,那一次殺的好舒暢,看著那些未來注定要崛起的少年屈辱與不甘的眼神,想到他們以后理應可以成為大人物,成為巨擘,當真是非常有成就感,被我們扼殺在成長階段,血染外太空。不過,可惜,我們天血戰隊只有我自己活下來。同時也頗為遺憾,我也只是在地球得到一株秘藥,延續壽元到今天,卻無法突破到圣級領域。老兄弟們,有機會我們聚一聚,懷念上古,地球的一戰,當真是我們此生最輝煌的一役。”

  魚七變思及舊事,很激動,也很有感觸,但是卻讓楚風怒發沖冠,這群老劊子手都是從地球得到的寶藥,延續壽元,踐踏地球無數尸骨,作惡多端,如今活下來還敢這么大放厥詞,太可恨。

  老星空騎士陀嵐大笑,很謹慎,道:“聚首就算了,畢竟,有些人一直想找我們清算呢,可惜啊,我們隱性瞞名,過的很舒服,很自在,他們永遠也找不到。比如那個楚風魔頭,你這個無知小輩,是不是想殺我們報仇?嘿嘿,你這輩子都不能如愿,我殺過你的祖上,宰過地球數以百計的婦孺等,你能奈我何?哈哈……”

  “唔,陀嵐兄說的對,我們無需相聚,來,隔著宇宙星海,我們干杯,慶祝我們這樣的老家伙還活著,上古最輝煌的一戰雖然遠去了,但是,回想起來后,我們依舊熱血澎湃,很激動,很開心。”星空騎士闞宏也帶著笑意,舉杯示意,同時又補充道:“還有活著的老兄弟嗎,一起舉杯,慶賀一下。”

  他們共飲。

  魚七變嘆道:“幾個統領中有人活下來,此外幾個強大戰隊的隊長,也有人還活著,他們都早已成圣。另外,還有陰九雀、宇文成空這些原本跟我們一樣的普通成員有個別成圣的,也還活著。其他人應該都已作古,唉,都是英杰,都是好男兒。”

  闞宏道:“活著的統領、戰隊之主、宇文成空等人進入混沌宇宙去尋造化了,不然的話,楚風這個小崽子敢進星空中的話,翻手就拍死他,跟打死一只蒼蠅沒什么區別。你再逆天又如何,我們當年又不是沒有扼殺過天才,不會給你時間成長!”

  “幾位前輩,你們聊的甚是暢快,我爺爺當初提到過你們的名字,呵呵,如今族中還有很多收藏,有地球所謂的后裔,血統的確很強,收為奴仆后,用的很順手。不過,出于安全考慮,不方便和各位前輩聯系,不然的話,可以送你們一些。”

  第一個跳出來的人,也再次開口,他不是星空騎士,而是某位惡名遠播的劊子手的后代。

  陀嵐道:“好孩子,你的心意我們領了。那些奴仆不用送,我們當初殺了很多,也曾收了一部分,不過他們太剛烈,除非摧毀部分精神,不然用得不順手,這么多年下來,早就殺干凈了。”

  這幾人的對話,在黑血平臺與原獸平臺上引發軒然大波,激起大浪,席卷星空。

  人們嘩然,上古逝去了,許多年輕人都對那一戰不太了解,聽著他們的話語,第一次覺得楚風大魔頭的祖上太可憐了。

  “星空騎士,果然臭名昭著,難怪當年即便算是聯軍的一部分,最后也只能隱瞞身份,蟄伏起來,怕被清算。這干的是人事嗎?!”

  當然,也有敵視地球的族群在大聲叫好,稱呼那群劊子手、當年的星空騎士為鐵血先鋒團。

  “星空騎士當年的輝煌,我們是很佩服的,可惜啊,如果當年的星空騎士成員都活下來就好了,再滅一次地球,當年他們鐵血征伐,當真讓人熱血洶涌,感覺輝煌而蕩人心魄。”

  宇宙各地,各族熱烈爭論起來,有人對星空騎士口誅筆伐,也有人對他們非常推崇,觀念截然不同。

  楚風怒極,催促通天蟲洞公司,他一刻也不想等下去了,恨不得立刻上路。

  “尊敬的貴賓,由于您又提供了兩個老牌星空騎士的所在地的少許地貌,我們的工作量加大,在數據庫中尋找起來很艱難,海量相似的圖片需要比對,不過還好都有眉目了,如果您需要現在上路的話,某一處的坐標已經確定下來,可以為您開啟蟲洞。”

  楚風點頭,陰沉著臉,道:“很好,立刻開啟超級蟲洞,我一定會盡力將這些星空騎士滅個干凈,希望通天蟲洞公司不會讓我失望!”

  蘿藦星,一顆很小的行星,很偏僻,在宇宙的一個角落中,幾乎無人問津與關注,很少有強者路過這里。

  而陀嵐便隱居在這里,他沐浴著朝霞,坐在山崖上的一張躺椅上,感受著旭日東升的生機,讓他這老邁的軀體覺得似乎又恢復了活力。

  此時,他帶著淡笑,有嘲弄,也有不滿,在黑血平臺上發聲,道:“真是可笑,地球當初都被我們打殘了,現在又死灰復燃,還妄想崛起,誰給排的名,憑他們也配進前十?高手都斷層了,名不副實!也就是我們都老了,如果我們星空騎士成員都還活著,非將他們再滅一次不可!還有楚風那個小崽子,著實囂張,但我看他是個短命相,活不長,看著吧,用不了多久就會被人一巴掌拍成爛泥!”

  透過黑血平臺可以看到,陀嵐那張老臉上帶著冷冽的笑,有那么幾許譏諷之色,眼底中也有殘忍與冷酷。

  然而,他剛說完,就在他的背后,那座滿是金色朝霞的山崖上方,蟲洞無聲無息的開啟,楚風突兀的降臨!

  “嗯?!”陀嵐感覺到動靜,騰的站起來,猛然轉身,并且第一時間做出防御動作。

  然而,哪怕他是金身大圓滿也不行,即便積累足夠長的年月,道行極其高深,也還是躲不開。

  他血氣干枯,身體老朽,一身恐怖的道行運轉不暢,被楚風從天而降時一把攥住脖子,直接拎了起來。

  此刻,楚風眼中滿是冰冷的光芒,無情而可怕,像是拎著一頭老土狗,低頭俯視著他,寒聲道:“星空騎士,渣子,你很自負與自傲,沉眠于過去的輝煌?你楚風爺爺收債來了!”

  星海中轟動,人們震驚,楚風大魔頭居然直接殺上門去,找到一位老牌星空騎士的隱居地,太驚人。

  “你,你,你……”陀嵐自己也震撼,聲音都在發抖,他拼命掙扎,然而被楚風壓制的動彈不得,脖子被快被抓斷了,臉色憋的通紅,青筋浮現出來,手腳都在劇烈掙動,可卻擺脫不了。

  “你什么你,老渣子,我一個一個送你們上路,都給我等著!”楚風喝道。

  然后,噗的一聲,他一只手就將陀嵐給捏爆,血光四濺,而后又補了一記輪回刀,讓其精神體哀嚎,寸寸溶解,想逃出一縷執念都不能,被活活絞殺個徹底,形神俱滅。

  “我爺爺,當年殺的地球那群逃難者人頭滾滾,血流成河,鑄就我們這一族今日的輝煌……”那個星空騎士的后代,說到這里時,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他看到了陀嵐死亡時的直播。

  也是在瞬息間,他寒毛倒豎,在他的古堡上空,虛空裂開,蟲洞出現,楚風帶著血,降臨而下。

  “一個渣子的后人,也敢稱輝煌,也敢這么挑釁,去死!”楚風從天空中降臨,一腳踩下來,這個星空騎士的后代砰的一聲化成一團血霧,直接被踩爆。

  楚風喝道:“你們都給我等著,洗凈脖子,準備死亡吧,星空騎士一個也活不了,都要下地獄,都要去死!”

  片刻間,他已經縱橫宇宙間,手刃星空騎士,效率高的可怕。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