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一十章 天裂

第九百一十章 天裂

  殘破的混沌宇宙邊緣,一艘冷冽的金屬大船無聲無息地橫渡,在船上并立著一些身影,他們一動不動,如同石像,又如同神廟**奉的古老神魔,帶著威嚴,一語不發。

  眨眼間,青金大船駛入混沌,在這寂靜之地,怒浪翻涌,都是混沌氣,尋常人進來會被碾壓成血泥。

  大船始終如一,散發朦朧的光,筆直向前,要橫渡過這里,進入陰間宇宙。

  轟!

  突然,混沌海中傳來轟鳴聲,爆炸聲足以貫穿人的魂魄,尤其是伴著飛仙之光,彌漫懾人的威壓。

  那是混沌雷霆,爆發的特別猛烈,響個不停,前方一片刺目,無比盛烈,雷光如同汪洋般在激蕩洶涌。

  哪怕是青金大船也在繞道而行,不敢臨近。

  即便如此,但凡遇到這種混沌海中的可怕雷霆,哪怕是外圍的電弧,也終究是麻煩與災難,電光四溢,在混沌中交織。

  這是毀滅性的,能將圣人劈成灰燼,可撕裂映照諸天級強者。

  青金大船供奉著一張法旨,此時綻放出刺目的黃金符號,發出成片的符文,籠罩整艘大船,成功阻擋住電弧的侵蝕。

  就這樣它橫渡過去,船上共有五道身影都一動不動,全都沒有言語,像是古老時代的神魔雕像!

  與此同時,在他們的身后,在那混沌海中,還有幾艘古船,也都貼著不同的法旨,也在前進,目標陰間宇宙。

  事實上,還有比他們更快的,在臨近陰間宇宙之地,自那混沌中浮現一個黃澄澄的碩大葫蘆,散發柔和的光。

  上面站著四個人,都很神武,氣質出眾,此外還有一大一小兩頭犬,一頭金黃,散發恐怖氣息,另一頭小的純黑,皮毛密實而光亮,眼神很兇。

  “終于過來了,哪怕是陰間的混沌海,也這么恐怖,天尊法旨居然都燒掉了邊角!”

  其中一人開口,這是一個男子,穿著锃亮的甲胄,他的眉心生有一只豎眼,開闔間,一道金色光束飛出去數千里。

  在黃澄澄的葫蘆上貼著一張法旨,略微暗淡,且邊角部分都燒爛了,這竟然是……天尊法旨!

  若是被人知道,一定會震撼。

  “大天狗,小天狗,你們聞到什么特殊的氣息了嗎,是否有天尊法則的殘余波動?”黃澄澄的葫蘆上,那個眉心生有豎眼的男子開口詢問。

  “果然是亂葬崗,一片冥土,剛接近這里,我就聞到一股惡臭,帶著腐朽的氣息,不過沒有感應到所謂的天尊法則波動,只有陰暗、寒冷的規則。”

  那只金色的大天狗開口,無比的嫌棄,很想堵上鼻子,它不僅通過嗅覺,還在通過天賦神術感應天地。

  “在那很古老的年代,這里曾是埋葬天尊的地方,隨后慢慢成為墳場,陰氣滋生,導致原本的一些土著變得人不人鬼不鬼。”一位女子開口。

  “你說的這些都是野史,沒人可證實,倒是有些骨書上有記載,這片陰間可不簡單,有段時期,陽間還能開辟道路過來時,有天尊都殞落在這片宇宙,一去不回,如同石沉大海。”

  “嗯,還是謹慎與小心一些吧,陽間與這里隔斷無盡歲月,沒有多少人知道這里了,甚至很多人都不帶確信是否真的存在所謂的陰間了。”

  很快,這幾人都回頭,因為有其他來自陽間的人駕馭貼著天尊法旨的戰船從那混沌海中出現,接近這里。

  混沌縫隙,那條小路封閉了,可是,幾波人馬都有天尊法旨,能夠橫渡此地,進入陰間宇宙。

  青金大船上的幾道身影,依舊一動不動,看到這幾人也沒有打招呼,而是從旁而過。

  因為,他們屬于別的傳承,彼此的開山鼻祖都是天尊,一般情況下極力避免碰撞,不然那是教義之爭,門派大戰!

  “各憑手段,尋找傳說中的器物,誰找到誰擁有。”

  混沌中,一截黑木杖很大,如同船體般橫渡過來,上面也載著幾人,原本少言寡語,可是此時有一人開口。

  毫無疑問,他們能夠過來,也是因為碩大的黑木上貼著一張金色法旨。

  “嗯,先立下規矩!”青金戰船上那幾個原本從未說過話的人此時在遠處也終于開口回應。

  “走吧,我們陽間傳說中的東西,居然有可能流落在這片冥土中,有些不可思議,雖然只是傳聞,但也不可不信,萬一屬實呢。”

  然后,這片地帶就安靜了。

  各自上路后,他們都有動作,比如那黃澄澄的大葫蘆,其葫塞開啟,從里面沖出很多道身影,聽從葫蘆上的幾人的號令。

  他們并非孤軍深入,而是帶著部眾,有些來自陽間,有些則是自殘破的混沌宇宙降服的手下。

  地球,昆侖山。

  各方來朝賀,這是星海中多少年未有之盛事。

  楚風很平靜,看到西林族、機械族、靈族也來了,沒有斬盡殺絕的意思,雙目深邃,俯視下方。

  “我沒有滅盡你等族群的念頭。”

  但是,他自然也不會忘記索要好處,明確告訴機械族,他需要宇宙戰艦,需要各種最先進的技術。

  他也告訴西林族,屬于地球的典籍,盡快都搬運回來。

  對于靈族、幽冥族等,他自然也提出各種要求。

  這幾族雖然心中滴血,但是,最后都答應下來,沒有一個拒絕,怕楚風報復他們,如同跟他們的祖上屠戮地球般,對他們血洗。

  昆侖山很熱鬧,大開宴席,楚風等人招待各位來賓。

  就在當日,各種典籍、戰艦技術等就到位了,同時還有靈族、幽冥族的一些瑰寶級特產等。

  楚風在昆侖山上翻閱各種典籍,研究所有戰技,全部記在心中。

  仙霧繚繞,成片的青松搖動,如同海嘯聲,在那些高峰上則長滿芝蘭靈草,云蒸霞蔚,玉石桌很多,各族進化者推杯換盞,氣氛熱烈。

  “貧道最近有感,天人交泰,預感一個黃金大世要來臨了。”

  一位老道長開口,滿臉是笑,已經喝的微醺。

  許多人腹誹,甚至暗中詛咒,各族的映照諸天級強者都兇多吉少,永遠無法從混沌宇宙回來了,你也好意思說,盛世將來?

  或許,這只是屬于地球一脈的盛世。很多人不滿,但也不好多說。

  “這是云天道長?卦象驚天,他……可不是一般的人,預測吉兇,占卜未來,有神卦師之稱,本身也在亞圣境界!”

  有人驚呼,道出老道士的根腳,這讓很多人大吃一驚。

  顯而易見,云天道長在宇宙星海中負有盛名,許多人沒有見過他,但是久聞其名,對他的事跡非常了解。

  據悉,他是前十大的座上賓,強大的種族對他都另眼相看。

  “原來是云天道長,一代神卦師,還請道長賜教,推演宇宙大勢,為我們揭示未來前景,唉,各族強者皆被困域外,永無回歸之日,實在讓身為后輩者神傷。”

  有人開口,請他出手推演。

  “云天圣人,請賜天機。”

  一群人都請求,就是大黑牛、黃牛等人都很好奇,而沒有參與宴會、獨自研究各種典籍的楚風都被驚動了。

  “嗯,最近我心有所感,覺得盛世將來,還未曾好好推演,今天就仔細占卜一番。”

  說到這里,云天道長取來龜殼甲片,寧神靜心,祭祀高天,然后開始占卜。

  噗!

  片刻后,云天道場咳血,臉色蒼白,拋在地上的所有龜甲竟都碎掉了,而后焚燒起來,化成灰燼。

  接著,他滿頭烏黑發絲瞬間變得雪白,整個人像是蒼老了數十年,老邁不堪。

  他是亞圣,壽元還很多,最起碼還能活上數百上千年,但是現在卻直接有步入晚年之勢,讓人震驚。

  “道長你怎么了,這卦象似乎……大兇?!”有人問道。

  “豈止大兇,這是天裂卦象!”云天道長又咳了一大口血。

  “什么意思?”有人不解。

  “天都裂了,沒有比這再兇的了,你說什么意思,世間將血流成河,鬼哭神嚎,黑暗時代來臨,將無比慘烈,貧道……也將命不久矣,罷罷罷,就此去也,我為自己準備后事!”

  說到這里,云天道長直接起身,騰空而起,趕向外太空。

  何意?居然這么可怖?所有人都懵了!

  “云天道長慢走,請明示啊!”就連道族的長老都開口,請他細說究竟。

  “沒什么可多說的,黑暗將籠罩大地,流血漂櫓,我也只看到這些,此外各位在場的同道,你們各自好自為之吧,若是覺得心中不安,神覺有感,還是先為自己準備后事吧!”

  這是云天道長的聲音,從高空傳來。

  這讓很多人都震驚,這位神卦師吐血不止,倉惶而去,這實在詭異而讓人發瘆。

  “我以為是盛世,沒有想到是反卦,從未有過之大兇,我感覺,天都會哭泣,不好,現在就天哭了嗎?”

  云天道長抬頭,他發現,在他的頭頂上方居然飄落一些血雨,將他覆蓋,讓他恐懼而顫栗。

  昆侖,也有零星的血雨落下,讓人驚悚,所有人都呆住了。

  “楚神王,今日天地異常,我等先行告退!”

  “楚風神王,我們要先回族中了,告辭!”

  昆侖山,各族的進化者全都心頭發毛,紛紛起身告辭,他們覺得大事不妙。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