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一十四章 天妒

第九百一十四章 天妒

  “啊啊……”羅家的圣人咆哮,血肉重聚,魂光再現,想要重組真身。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都可以血肉復活,魂光再聚,生命力超級頑強。

  楚風一直在盯著他,用天道傘擋住其他人,手中的紫金竹輪動開來,向前劈了過去。

  噗!

  羅家這位圣人身體再次瓦解,魂光也散開,一下子暗淡許多,受損嚴重,沒有不死的人,圣人多來幾次一樣要亡。

  而且,這一次他剛要再次凝聚,楚風就動了,大手覆蓋那里,一把將其魂光給抓了過來。

  “你給我過來吧!”楚風喝道。

  羅家這位圣人奮力掙扎,前車之鑒,真要被楚風給抓過去那肯定要死。

  他魂光澎湃,竭盡所能的掙扎,想要逃走。

  同時,紫發青年小圣武承天也出手,而羅雍的爺爺羅家另一位圣人也在瘋狂出擊,想要援救。

  天道傘旋轉,先天之光綻放,威能巨大,將那人都擋住。

  于此時刻,楚風手中一盞青銅燈發光,綠油油,看起來有些瘆人,噴薄出一道光焰,一下子將那想要逃走的圣人魂光定住,而后席卷過來。

  “啊……”混沌天神宮這位圣人沒入燈芯中,被那碧綠的火光焚燒,慘叫不止,痛苦無比,這是燒魂之痛,熬煉其精神,時間一長注定要磨滅,死個干凈。

  幾乎是同一時間,燈芯那里紅衣女子的魂光浮現,跟著一起哀嚎,她的魂光崩開,然后又重組,再次落入燈芯火中,接著被焚燒。

  “咦,替死符,你想藉此逃走?被打入這盞九幽尸火燈中,哪怕你燃魂大爆發,憑你也逃不了!”

  楚風冷笑,低頭看著紅衣女子的魂光在里面掙扎,哪怕對方身上有替死符也不行,會更痛苦,燒死了又復活,接著再焚燒。

  一盞青銅燈閃動幽幽綠光,帶著古意還有陰森,被他提在手中,熬煉兩個人的靈魂。

  對面幾人進攻更加猛烈,但是天道傘無愧是瑰寶,先天之光流轉,化解各種圣道符文于無形中,萬法難近身。

  “都給我去死!”

  楚風喝道,收起青銅燈后,左手天道傘,右手紫金竹,勢如太古兇虎般,向前撲殺。

  此時,四人中的老仆人很強大,居然催動起數十口飛劍,雖然是一位亞圣,但是懂得高深的御劍術,同時在他頭上浮現一張“陣圖”,駕馭三十六口飛劍,威能驚人。

  一柄又一柄絢爛的飛劍,劍光懾人,組合在一起,劃出繁復的軌跡,從四面八方向著楚風劈殺過去,交織出秩序符號!

  轟!

  大地崩開,頗有神擋殺神、佛擋弒佛的架勢,劍氣成百上千道,割裂此地。

  哪怕附近一些布置有場域的磅礴大山等也都在崩開,在刺目的劍氣中,被劈成齏粉。

  哧哧哧!

  天道傘旋轉,所有飛劍都撞在傘面上,頓時火星四濺,有的飛劍折斷,有的飛劍出現很多缺口,倒飛出去,直接斬斷山峰,景象駭人。

  “死!”

  楚風喝道,猛力震動這柄大傘。

  砰的一聲,那位老仆被滅,包括其陣圖與三十幾口炫目的飛劍,都成為金屬碎片,被毀于一旦。

  “原來是圣人,我還真走眼了!”楚風冷笑,這哪里是什么亞圣,是一位遠古圣人,實力極其強大。

  若非他有天道傘,多半會吃大虧,那陣圖與飛劍組合在一起相當的凌厲。

  嗡的一聲,天地旋轉,所有大山都在移動,隆隆作響,景象異常的驚人。

  地面上騰起很多場域符號,異常的刺目,宛若一座又一座活火山噴發,成為一簇又一簇巖漿大龍,沖霄而上。

  有人在催動場域,六人中居然有一個場域大宗師,這個青衣老者幾乎不弱于楚風,在眾人的交手的過程中,終于完成布置,要以場域絕殺楚風。

  羅雍的爺爺羅家的老圣人還有小武承天剛才一直在退,配合他布置,沒有去幫助那個老仆,一同完成此地的大型殺伐場域。

  “跟我比場域?”楚風眼中帶著冷意,他對大夢凈土太熟悉了,此地的山川早已映入他的心底,現在有人要在此困殺他,還真是不知死活。

  轟隆隆!

  他直接邁步,手中紫金竹極速放大,化成千百丈長,轟的一聲,將那帶著自信微笑的場域大宗師一棍戳死,砰的一聲解體,形神俱滅。

  可嘆,這位場域大宗師在混沌宇宙富有盛名,帶著傲意進入陰間宇宙,配合三位圣人與兩位小圣,結果死的太憋屈,毫無用武之地。

  換用一個地方的話,他或許能跟楚風進行場域大戰,要切磋上一番,但是在這片地帶,他自尋死路。

  “為什么?”粉身碎骨的瞬間,他都不敢相信,這個世間竟有這么年輕的場域大宗師?天縱奇才都不足以形容!

  “還剩你們兩個,都給我去死!”楚風向前逼去。

  “天神圖,鎮壓!”羅雍的爺爺大吼,張嘴吐出一張帶著混沌氣的陣圖,快速旋轉,而后激射出一百零八口“天神刀”,向著楚風那里劈斬過去。

  這比老仆人的陣圖更厲害,威能更為懾人。

  “天神族的寶物真多!”楚風驚異。

  不過,他沒心思去慢慢熬時間搶對方的兵器,有有幾件精品就足夠了,直接就用天道傘頂上去。

  一把零八口天神刀亂飛,爆發出驚天的刀光,刀氣縱橫,將這片區域的山峰都給削平,徹底斬沒了,連大地都崩碎,化作巖漿海,但就是無法攻破天道傘的防御。

  砰!

  最終,羅雍的爺爺,羅家的圣人被楚風用天道傘撕裂“天神圖”,殺到近前后,直接用紫金竹砸的四分五裂。

  羅家這位圣人真是怒怨沖霄,這是他當初送給羅雍的瑰寶,結果這根紫金竹到頭來卻葬送了他。

  小圣武承天膽寒,這還怎么打?先后三位圣人都死了,小圣程薇也陣亡。

  可惜,他無法逃走,己方帶來的場域大宗師將自己人給困在這里。

  楚風出擊,拳意宏大,中正而帶著無可匹敵的威勢,最后將紫發青年武承天也擊殺于此。

  他提著青銅燈,強行拘禁來四道魂光,將他們也打入九幽尸火燈中,在燈芯中焚燒,哀嚎不絕于耳。

  有的人身上有替死符,這不能挽救他們,想藉此拼命,但也只會增加更加漫長的痛苦經歷。

  黑血平臺、原獸平臺將這一切真實而清晰的捕捉下來,讓星空中一群人大受觸動,楚風大魔頭這是發怒了,一口氣擊殺六大強者,以燈火熬魂,果決而霸道。

  所有人都能感覺到,哪怕殺了這六人,楚風還殺氣澎湃呢。

  “發生了一點意外,我們的一個小隊失去聯系,似乎……都死了。”宇宙深處,一個黃澄澄的葫蘆上,四人都感覺意外,從混沌宇宙收服的強者居然被滅一個小隊,出師不利。

  “有點意思,陰間宇宙的映照級強者都離開了,甚至連圣級進化者都沒有剩下幾個,這種大環境下我們的一隊人馬居然全滅,看來還真有能蹦跶的秋后螞蚱呢。”

  黃皮葫蘆上那個眉心生有豎眼的男子帶著淡笑,一點也不急,他看向那頭體形巨大的金色天犬,又看向那頭黑色的獒犬,吩咐它們留心點,將那個出手的人找出來。

  “一只土老鼠而已,哪怕躲到冥土地洞深處,給我們時間也能將他挖出來!”大天狗回應道,周身金色皮毛發光。

  楚風看著到處是血、遍地尸體的大夢凈土,心中憤怒,有一團火在焚燒,但他沒有久留,帶著那位老圣人已經消失,沖向偏遠之地的一顆隱秘星球。

  這是大夢凈土的退路,逃生之地。

  如果沒有老圣人告知正確的做標地,楚風很難找到。

  宇宙昏暗,這片星空很偏僻,不屬于璀璨星海中的繁華之地,漫長歲月都不會有強者路過這里。

  楚風來了,帶著虛弱的老圣人從蟲洞出來,俯沖向一顆小行星的地表,雖然地域偏僻,但是這顆星球的確很美。

  地上藤蘿發光,都有水桶粗細,結著數不盡的花蕾,纏滿山地與森林,有些大樹都千米高,如大傘般。

  地面還有很多房屋大的蘑菇,五顏六色,晶瑩發光。

  另有斑斕彩蝶翩然飛舞,都有數丈長,繚繞霞光,能當坐騎用,載著一些年輕男女在空中警戒。

  這是大夢凈土的弟子,從滅派大禍中逃出來部分,還有一些是長期留守這里的。

  當楚風再次見到秦珞音時,臉色頓時煞白,她躺在一口水晶棺中,一動不動,旁邊還有一張小床,一個孩子在熟睡。

  他覺得,渾身血液怒沸,幾乎要沖出體表,腦子中嗡隆作響,根本難以接受這個現實。

  “楚風,別沖動!”一名老嫗喊道。

  她看到楚風沖過來,真的嚇了一大跳,怕他急躁,控制不住自己可怕的能量,造成災難性后果。

  以秦珞音目前的實力,穿著大夢凈土為圣女準備的亞圣級甲胄,依舊被打穿,身體有幾處前后透亮的部位,可怖的血洞還在淌血,并且彌漫著一片金色光彩,侵蝕其身。

  楚風感覺到,秦珞音還活著,但是卻在不斷惡化中,那種金色的物質不斷侵蝕其身與魂,無法阻止,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全靠這口水晶棺鎮壓。

  “這是一種詭異而強大的物質,利用的好就是瑰寶,利用不好就是災難!”老嫗解釋。

  這種金色物質無比稀珍,類似于楚風體內那個黑白小磨盤,當初未成形前將他折磨的死去活來,自身廢掉。

  而這種金色物質也是一種相近的天地奇珍,只是對身體更有害,不降服前是致命的。

  當時,那紅衣女子沒安好心,將收集到的這種物質隨意就打入了秦珞音的體內,將她當成載體,故意折磨她。

  “該死!”

  楚風取出青銅等,盯著燈芯那里,目光如同火焰,盯著幾人焚燒的魂光,咬牙切齒,恨不得再將他們殺幾遍。

  啵!

  燈芯火光劇烈跳動,那幾人慘叫,如同鬼哭,凄慘而嚇人,被燒的數次魂光炸開。

  “我決定,要焚燒你們更長時間,每天都生不如死!”楚風寒聲道。

  他又看向秦珞音,充滿擔憂之色,將身上的圣藥都取了出來,但是老嫗告訴他這些沒有用,根本解決不了問題。

  “怎么才能救她?”

  “目前無解。”老嫗悲嘆。

  楚風通過她了解到,楚無痕活的好好的,是秦珞音將替死符打入他的體內。

  “娘!”這時,昏睡的孩子醒來,大眼如同寶石,但卻帶著淚光,在呼喚秦珞音,很親切,也很擔憂。

  他經歷了胎中迷,遺忘過去,但是依舊很聰慧,少了老成與滑溜,而今天真而純凈,很焦慮,小聲哭了起來。

  真的無解嗎?楚風不相信!

  老嫗也落淚,道:“無解,我知道你的遭遇,曾被黑色物質侵染,但這種金色物質更可怕,在全面入侵魂光九成以上后,從未有人化解成功過。而且……”

  她想說,秦珞音本身就被打穿肉身,體魄近乎破爛,且魂光受損的太厲害了,這種傷原本就沒有多大希望。

  楚風睜開火眼金睛,看向秦珞音,最后他的心顫抖,看到了秦珞音的魂光猶如風中的燭火,隨時會熄滅,真的走到此生的盡頭。

  能夠活到現在,全靠這口特殊的水晶棺鎮壓!

  “不!”楚風心頭悸動,第一次感覺這么害怕。

  這時,秦珞音蘇醒,輕語道:“照顧好……我們的孩子。”

  當聽到這種話語時,楚風鼻子發酸,低語道:“你不要多想,沒事的,一定可以活下來,這一次我沒有保護好你,一定不會有下一次!”

  “我知道自己的情況,已經沒有辦法挽回。”秦珞音臉色蒼白如同一張紙,她虛弱的開口,看到楚風緊張而眼睛通紅的樣子,最后竟像是釋然,臉上浮現柔和。

  “我知道,我們在一起有太多的意外,原本我們是兩條沒有交集的平行線。”秦珞音一個人輕語,依舊沒有力氣,且聲音越來越弱,道:“我明白,你從來沒有喜歡過我,在一起只是為了這個孩子,為了盡一負責任。”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楚風趕忙說道,同時很害怕,因為秦珞音一邊說話一邊在嘴角淌血,殷紅色落在晶棺上觸目驚心。

  “你不用多說,也不用安慰,我知道的,我沒有走進你的內心,而你以前也不是我理想中的道侶,但后面終究是發生了很多事……”

  她越來越虛弱,話語都微不可聞。

  “孩子……在這里,你要保護好他,不要……受傷害……”當說到這里時,秦珞音已經無法開口,精神力幾近枯竭,她依依不舍,放心不下,最后的關頭臉上浮現的是母性的光輝。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