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二十七章 你大爺來了

第九百二十七章 你大爺來了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種話語一出,那就是有些不掩飾了,說什么請?分明是恫嚇,警告,鄭重威脅楚風盡早過去。

  星空中死一般的寧靜,各族的進化者皆膽寒,陽間的人太厲害,連楚風所在星域都能洞徹,誰不害怕?

  這要是敢亂語肯定要被揪出來,難有什么好下場。

  “真不自覺啊,我請你過來你還不來?”青衣男子淡淡地開口,放下茶杯,道:“敬酒不吃吃罰酒,錯過現在,最后恐怕需要你自己爬過來!”

  青衣年輕男子側身看著,姿態很高,他的眼角眉梢帶著幾許冷意,道:“真是給臉不要臉!”

  宇宙中,平靜被打破,很多人熱議。

  同時,人們也注意到,也有不少進化者在保持沉默,怕惹火燒身!

  “青衣小廝!”這是楚風的回應。

  同時,他在皺眉,對方居然真的點出他所在的星域,手段通天,竟然這么邪乎嗎?

  他不信邪,暗自思量,不再聯系通天蟲洞公司,而是直接飛入一顆星球,借這里的傳送場域,離開這片星海。

  此時,陰間宇宙邊緣,一群人都在微笑,有黃神師在,他們不怕敵人逃掉,上天入地都能尋覓出來。

  一群人喝茶,都很淡然。

  此時,他們覺得有必要降服這片宇宙的諸多道統,發動他們一起幫陽間尋找傳說中的那兩件器物。

  “呱!”站在船舷的老烏鴉開口,而且是對著整片陰間宇宙,道:“唔,老夫也在這里邀請,這片宇宙映照級以上的進化者可以來此喝茶,有一個算一個,有敢來的嗎?呵呵……”

  這只黑色的不祥兇禽,其音衰老,同時很刺耳與難聽,在黑血平臺上回響,震懾人心。

  一些人臉色變了,這只老烏鴉這是在叫號,只身面對陰間宇宙最強的一批人,當真是自負!

  老烏鴉帶著淡淡地笑意,又道:“來吧,喝杯茶。唔,沒有人敢來嗎?當然,你們也可以理解為,我在喊映照級修士跪過來!”

  這只老烏鴉說到最后,太赤裸裸了,這是叫板全星海,藐視陰間宇宙,不將這片天地中的映照級進化者看在眼中。

  各族不少人都怒了,但是,最后又是一嘆,映照諸天級的進化者目前都消失了,沒能安然返回。

  老天狗開口,道:“唔,陰間宇宙的進化者,需要高上一個大境界,才有資格同陽間修士交手。”

  它語氣平淡,但是,同樣在蔑視陰間宇宙所有進化者。

  這簡直是立下擂臺,他們幾人巋然不動,等在陰間宇宙邊緣,等于在放言,讓所有不服者去挑戰。

  “老夫等坐在此地飲茶,歡迎所有具備勇氣的進化者來印證,坐而論道,呵呵……”老天狗那種笑帶著自負還有倨傲。

  鏘鏘鏘!

  說話間,老天狗爪子一抬,飛出一件又件殘兵,有的為斷裂的長矛,有的為半截斷劍,有的為碎掉的古鼎,還有的為大鐘殘片,都帶著血,落在大船四周,沉沉浮浮,有種壓抑的氣息。

  宇宙大震動!

  因為,有人認出,這是一些映照諸天級強者的兵器,屬于這片宇宙,都被打斷了,它們的主人的結局可想而知。

  老天狗扔出這些兵器后,什么話都沒有再說,但是卻等于在扇各族進化者的臉,震懾整片星空!

  這是赤裸裸的蔑視!

  “我這里也有一些。”老烏鴉開口,張嘴間,吐出一些折斷的兵器,都帶著血,屬于映照級。

  它補充道:“我在這里等那個叫楚風的年輕人上門,也在等你們中的最強者,有人敢來嗎?”

  此刻,許多人的心緒起伏劇烈,陽間人太跋扈,這是在挑釁,壓制整片陰間后,他們還在那里藐視。

  許多大族的進化者心都在滴血,認出族中的鎮教兵器,古祖必然死了,還被人這樣展示。

  “媽的,一頭狗,一只烏鴉,就壓制了我們陰間宇宙,太憋屈了,老子要是映照級的,非去宰了他們不可!”

  有人怒吼,這也是許多人的心聲。

  然而,天地間,沒有這個級數的高手出世。

  一時間,星空各地,所有進化者都有種挫敗感,感覺很沮喪,陽間就這么厲害,不可戰勝?隨便過來幾人就可以揚武揚威!

  “呵呵……”老天狗的笑聲傳出,實在有些刺耳。

  許多人憤懣,心中怒焰焚燒,偌大的陰間居然被人這么輕蔑,沒有一個可戰之人?!

  “唉!”

  一聲嘆息,在非常偏遠的一片星空中一顆普通的生命星球上響起。

  這是一個普通的村子,一個老者正在村頭磨柴刀,他看向正在拉磨的一頭瘸腿老馬,道:“老伙計,你還能跑嗎?”

  瘸腿老馬口吐人言,不答反問,非常蒼老,道:“遠古時代你解甲歸田,現在走出去,還提的動刀嗎?”

  “應該還能砍掉幾顆畜牲頭吧,雖然我自己多半也沒什么好下場。”老者答道,繼續磨他那把銹跡斑斑的柴刀。

  此時,陰間宇宙邊緣,黃神師很平和,取出幾張獸皮卷正在研究,自語道:“這些都是陽間曾經的懸賞與通緝令,既然來到陰間宇宙,就讓我仔細看一看,說不定能有什么收獲。”

  旁邊,幾名年輕人看到獸皮卷上的記載后,一個個都凜然,有些是不朽的皇朝發布的通緝令,而有的記載則跟天尊有關。

  “當年,彼岸王曾逃進陰間,雖被誅殺,但疑似有后裔留下。唔,值得探索,一會兒我來推演一番,如果真有后裔留下,它避不開我的推演術。”老黃鼠狼自語,露出笑意,這則天價懸賞值得出手。

  老黃鼠狼接著翻閱獸皮古卷,露出訝色,道:“咦,這里還有一條不是懸賞,只是一則傳聞,陽間坐關在落帝坡的那位,曾根植母金于幾位天才體內,有試驗品進入陰間……”

  他倒吸一口冷氣,這涉及到了某位大人物的手筆。

  他果斷揭過這篇,沒去深入研究。

  然后,黃神師開始占卜昔年彼岸王的一切,他知道什么該碰,什么不該碰。

  “嗯,有意思,彼岸王的確死了,但是,他有血脈留下,還在這片宇宙中,讓我來看一看它在哪里。”

  老黃鼠狼一陣推演,露出喜色,道:“我知道它在哪片星海!”

  它回頭看向老天狗與黑烏鴉,請它們相助,幫它拿下這筆懸賞。

  “放心,我陽間來人雖不多,但也不是這么幾個,映照級還是有一些的!”

  老天狗對它很和善,姿態非常低,有求必應,它一揮大爪子,在那混沌中緩緩駛來四艘大船,每一艘傳上都只是盤坐著三人,不多。

  可是,他們都是映照級的!

  這些人中,有的赤裸上半截古銅色皮膚,盤坐在那里,膝蓋上橫著雪亮的長刀,有的則在吐納,混沌氣在口鼻間進出,還有的閉目養神。

  四艘船,每艘上盤坐三人,都是映照級進化者,來自陽間!

  “很好,立刻開赴……”黃神師開口,告知他們坐標位。

  然而,就在這時,噗的一聲,一道藍瑩瑩的藤蔓飛來,貫穿虛空,朝著老黃鼠狼的眉心刺去。

  太突然了,就是老天狗與黑烏鴉這兩大高手都沒有提前警覺。

  而黃神師更是震驚,它可以趨吉避兇,結果居然被人接近到身前,對他冷酷下殺手。

  它竭盡所能的躲避,且身上有符紙焚燒起來,幫它逃過死劫,噗嗤一聲,藍瑩瑩的藤蔓刺透替死符紙,但是依舊貫穿老黃鼠狼的肩頭,讓它的右前肢迅速龜裂,而后炸開,血液四濺。

  這險些撕裂開它整具軀體!

  “啊……”

  老黃鼠狼簡直不敢相信,它被人重創,險些應劫,居然沒有提前測算到,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老天狗、黑烏鴉反應過來,全都怒吼,血氣滔天,向前撲殺過去,它們出手了。

  它們驚怒,同時很害怕,兩人負責保護黃神師,結果差點眼睜睜地看著它被刺殺,若是這位神師死去,它們都要陪葬。

  這片地帶,漫天都是藍色的花瓣,一株又一株彼岸花出現,花雨灑落,絢爛而夢幻。

  “是你!”老黃鼠狼頓時知道是誰來了,不久前還在推演,結果它這么快殺到現場!

  “沒錯,你大爺來了!”

  彼岸花避開老天狗與黑烏鴉,到處都是它的藍色分身,干擾此地所有人,藍光映照諸天。

  它的真身轟的一聲纏繞上一艘大船,這艘船上有三名映照諸天級強者,剛從混沌中駛出來。

  但是,藍色彼岸花依然無懼,根須與莖葉等都發光,秩序神鏈密布,將整艘船鎖困。

  “吼!”

  被困在船上的三位映照級高手怒吼,但是,在噗噗聲中,他們的護體光芒被洞穿,有神鏈貫穿他們全身。

  “你們殺了我父親,此仇還未報,你們又來殺我,真當我可欺啊!”彼岸花怒吼。

  噗!

  一位映照級的人頭滾落,被它的根莖割裂,神魂亦被斬滅,這一切都在電光石火間完成,彼岸花突兀殺來,徹底發狂。

  噗!

  另一位映照級進化者被纏裹在當中,身體迅速干癟,被諸多根須與秩序神鏈洞穿,眨眼間被絞碎!

  與此同時,宇宙某一偏僻之地的生命星球上,那個磨好柴刀的老人穿上破爛的甲胄,騎上那匹瘸腿老馬,開始上路。

  “我雖老了,但還提的起柴刀,總有人要出頭不是?殺!”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