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三十章 死無可懼

第九百三十章 死無可懼

  宇宙邊緣這里是一片血染的戰場,有天刀吳興坤的血,也有老天狗的血,還有藍色彼岸花的汁液!

  “哞!”

  夔牛抬望眼,發出沉悶的悲嘯。

  它渾身龜裂,它的生命即將要走到盡頭,渾身龜裂,滿是傷口,尤其是脊椎骨都斷掉了,被黑烏鴉撕裂。

  夔牛隨時準備自爆,拉上敵人上路!

  陽間的這頭黑色兇禽太可怖,羽翅如刀,鳥喙中噴吐雷火,實力太強,壓制的夔牛拼死決戰,還是不敵。

  當然,在夔牛拼死的進攻下,黑烏鴉也出現一些傷口,羽毛凋落。

  此時,天刀吳興坤、彼岸花正在跟老天狗與那個頭領大戰,此外還有映照級人物在襲殺他們,讓陰間的人陷入絕境中。

  主要是,血拼到這一步,他們都力竭了,所謂的能量生生不息,魂光源源不絕,也是有極限的。

  面對這種勁敵,真正的半神,他們怎么可能不消耗本源?

  對方有替死符,而他們卻什么都沒有!

  “啊……”

  無論是天刀還是彼岸花都在拼命,焚燒出熊熊的魂光,映照高天,都在拼命。

  “想要玉石俱焚?來啊,我有替死符,依舊可以復活,你等盡可以拼命,送你們上路!”老天狗叫囂,神色陰狠。

  然而,天刀吳興坤與彼岸花卻都神色一動,他們知道,老天狗有些心虛與膽怯了,替死符多半要徹底耗掉了。

  “呱!”黑烏鴉長鳴,撕裂夔牛大片的血肉,將其半邊身子都化成血霧,展翅凌空擊殺,為的是去跟老天狗他們一起圍獵天刀與彼岸花。

  這是想抓緊時間滅掉那兩大主力!

  “陰間真虛弱,沒人了嗎?”它在冷笑。

  “死烏鴉!”

  一道爆喝傳來,像是一聲驚雷般,震的人神魂不穩,都要炸開。

  突兀的精神波動傳來,這是一個瘦小干枯的老者,正是那對獵戶的養父,那對姐弟的爺爺,汲取足夠多的宇宙能量后,直接殺到。

  轟!

  在他大喝的同時,已經來到黑烏鴉的頭頂上方,并且早已動手!

  他看著不高,身體干巴巴,但是那瘦小的軀體中卻藏著驚人的能量,一雙巴掌打在黑烏鴉的身上,直接將它轟爆!

  他像是行走在黑暗中的狩獵者,穩而準,且無比的狂暴,就這么得手了!

  毫無疑問,如果沒有替死符,這只來自陽間的兇禽多半就死了,都不見得能滴血再生,會被直接格殺。

  一片血霧炸開,黑烏鴉在原地消失。

  瘦小的老者殺意滔天,如同閃電般迅疾,并且在對黑烏鴉動手的那一刻,一對锃亮的大錘就早已提前擲出,恐怖無邊,繚繞神芒。

  因為,他的目標還有老天狗與那個頭領!

  轟!

  就這么一下而已,將老天狗的腰給砸斷,天刀吳興坤敏銳無比,捕捉到戰機,一刀橫掃而過,老天狗被劈開頭顱,再次死了一次。

  另一邊虛空炸裂,那瘦小的老人手中的另一只大錘也擊中目標,跟彼岸花廝殺的頭領中招。

  噗的一聲,他被砸的骨斷筋折。

  強大如這個頭顱居然沒有避開,實在是因為對方的法則之力太恐怖,鎖定這片星空,大錘即法則之源,禁錮了他。

  哧!

  彼岸花出手,洞穿那個頭領的眉心,讓他仰頭栽倒,肉身與魂光瓦解。

  可惜,這個人也有替死符,果然如同老天狗與黑烏鴉般,到了半神這個層次身份地位都不一樣了,有保命手段。

  轉眼間,隨著瘦小老人的到來,讓陽間三大半神級高手都覆滅了一次,驚住此地所有人。

  “雷公!”天刀吳興坤看著這個瘦小的老人,非常吃驚。

  他很意外,這個崛起時代比他還要久遠的老者居然還活著,這應該算是當下陰間宇宙還活著的年歲最老的一輩人了吧。

  “是我,人老了,身體不行了,聚集能量到現在,才能勉強動手。”雷公傳出精神波動。

  宇宙中,道族、佛族等都很震驚,這個老頭子那可真是極其古老年代的至強者,算一算時間早該坐化了才對,想不到他居然又出現。

  關鍵時刻,雷公站出,依舊威猛如昔!

  “當年的雷公,一雙大錘砸的星海中各路強者低頭,號稱無人可敵,縱橫一生,留下無盡的傳說。”

  “這個人傲視各族,真正輝煌一世!”

  星宇中,各族的名宿真的被震的不輕,誰都沒有想到還能再次見到這個人,居然活著又現世間。

  “如果不是天刀喊出他的名字,就是他出現,我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年代太古老,這是一代絕世猛人啊!”

  星空中,許多人振奮,無比激動。

  “殺!”

  這時,宇宙邊緣的幾人沒有停手,繼續殺向那幾個映照級強者。

  噗!

  頓時間,有四人斃命,就連夔牛都拼死殺了一人。

  并且,他們一起撲殺向老黃鼠狼,知道它才算是核心人物。

  “啊……你們快來啊,不要等了!”老黃鼠狼尖叫,推演與占卜是它所擅長的領域,但是戰斗不是它的強項。

  混沌中,一艘巨大的船體幽幽駛來,非常具有壓迫性,陽間還有人沒有露面,現在露出恐怖的身影。

  這讓人絕望!

  與此同時,老天狗、黑烏鴉、那個頭領復活,重組肉身與魂光,擋在黃神師的身前,將它庇護在后。

  “真以為我們是貿然過來?沒有殺死你們這片宇宙所有頂尖高手的實力,怎么可能會降臨!”

  老天狗冷笑,同時心頭有些顫抖,它居然被接連殺死數次,替死符只能用一次了,感覺到悚然。

  若非有神符在身,它這一次居然會死在陰間宇宙,這跟他早先的預料相差太大了。

  “嗚……”

  混沌中,那艘巨大的戰船發出號角聲,雄渾而沉悶,震懾人心,在那上面站著一些身影,都是映照級的,那上面足有四名半神!

  就是雷公都要心頭沉重,他剛才能瞬殺黑烏鴉等,是因為把握的時機非常好,而且是襲殺,其實真正的戰力跟天刀吳興坤相仿。

  現在對面又來了幾個半神,讓他們如何打?這是讓人絕望的局面。

  與此同時,陰間宇宙各族也都生出一股無力感,觀看到這樣的戰斗,再看到陽間還有人降臨,心徹底涼了,整片星空都死寂。

  早先看到雷公出現,人們還興奮與激動無比,可是現在看,真的無法跟陽間相比,底蘊差的太遠。

  陰間就這么幾個能征戰的人了,而陽間隨便過來一批人就能全滅這片宇宙的最強進化者!

  混沌霧靄中,那艘大船漸漸清晰,除卻四位半神外還有二十幾名映照級高手,一個個實力都很強,這相當的恐怖!

  他們還沒有脫離混沌區域,就壓迫的人要窒息!

  “殺!”

  這個時候,雷公、天刀吳興坤、彼岸花沒有罷手,向前殺去。

  同一時間,夔牛也嘶吼著,渾身發光,撲向黑烏鴉,認準了這個對手。

  “小夔!”

  天刀吳興坤聲音嘶啞,大聲叫道,這位魁偉的大漢眼角都瞪裂了,有血跡淌出,披頭散發。

  因為,他看到夔牛這是要自爆了。

  遠處,那艘大船駛來,不緊不慢,沒有急著動手,因為這邊的老天狗等人還能應付。

  吳興坤拼命廝殺,拼著左肋被老天狗抓出可怖的傷口,也殺過去了,將挽救自己的老伙伴夔牛。

  “吳,我先走一步,我們都這把年歲了,生死無懼,沒什么大不了!”夔牛低吼,然后它開始焚燒,發光刺目的光彩,身體龜裂,魂光沸騰,即將炸開。

  它演繹雷霆世界,浮現無盡的閃電本源,將黑烏鴉鎖住,要拉著它一同上路。

  “呱!”黑烏鴉奮力掙扎,沖天而起,烏光暴漲,壓蓋世間,恐怖的氣息彌漫,它冷笑道:“想拉我上路,你還鎖定不了我,自己去死吧!”

  這一刻,它的身法太驚人,仿佛有時光之力彌漫,穿梭在奇異的隧道中,避開雷霆本源世界,想逃出殺局。

  “雷界無疆!”夔牛咆哮,吼聲震天,周身都散發出熾盛的光芒,它解體了,而且閃電交織成的世界無限延展,將黑烏鴉拖回來了,并且將老天狗、那個頭領以及其他映照級敵人覆蓋。

  “幫我擋住!”老天狗最驚悚,它的替死符只能用一次了,不想這次耗掉,拼命掙扎。

  那個頭領還算厚道,手持三尖兩刃刀,直接撲進雷霆深處,幫老天狗擋住致命的雷霆,拼命反擊!

  轟!

  劇烈的大爆炸發出,黑烏鴉慘叫著,它解體了,粉身碎骨!

  另一邊那個頭領也炸開,成為血霧,此外還有兩位映照級高手跟著徹底覆滅,徹底慘死。

  “啊……”老烏鴉怒吼,在遠處重組。

  噗!

  天刀吳興坤眼睛猩紅,撲殺了過去,給它補了一刀,讓他再一次死了一次,被擊殺當場。

  “啊……”同樣,那個頭領剛再現出來,也被格殺了一次。

  砰!

  彼岸花瘋狂出手,將被炸的血淋淋、差點死掉、正在逃遁的老天狗截住,直接洞穿其眉心,讓它的替死符耗掉。

  老天狗驚悚,再次肉身凝聚后,拼命逃遁,向著混沌而去。

  噗!

  一只大錘飛過來,砸斷它半截身子,讓它慘叫,不敢再戰,只是逃亡。

  與此同時,那艘大船駛出混沌,飛出來兩大強者,擋住眾人的去路,庇護住黃神師等人。

  “慌什么,老天狗你有點怯弱啊。”一人開口。

  “夔牛!”遠處,天刀吳興坤眼睛赤紅,披散著長發,仰天怒吼,陪伴他大半生的伙伴死去了,形神俱滅。

  這個伙伴當初還只是一頭幼獸就開始追隨他,是他親手養大的,從憨態可掬到成年,又到接近神獸,征戰天下,生死與共,比親人還親,結果就這樣死別,他怒怨滔天!

  “殺啊……”

  天刀吳興坤怒血沸騰。

  與此同時,雷公、彼岸花也在廝殺。

  “你們都要死!”對面,從大船走出來的兩名半神冷聲道,他們接替老天狗,主要是老天狗的替死符耗掉了,不敢再戰。

  在此之際,楚風來了,在遙遠的黑暗虛空中,他很想大喊,他這里有青皮葫蘆,有詭異物質,可以轟殺陽間人!

  他知道,靠自己根本接近不了那種人物的身邊,沒機會轟出青皮葫蘆。

  可是,陰間這片宇宙的人,雖然見過他用此物斬殺圣級高手,但是根本不認識這種詭異物質,不認為它能殺映照級強者。

  就是雷公、天刀吳興坤以及在陰間宇宙長大的彼岸花都不知道。

  再者,知道又如何,半神級高手分散站著,難有機會全部轟殺個干凈。

  不過,楚風是拼命而來,尤其是看到那艘新駛來的大船,上面哪怕走出兩位半神了,還有兩位半神以及二十幾位映照級高手,如果將青皮葫蘆打上去,哪怕他自身立刻死也值了。

  一聲嘆息在楚風耳邊響起,有人按住他的肩頭,道:“孩子,這里不是你該呆的地方,回去吧。”

  這個人的臉色很蒼白,像是一個病癆鬼。

  楚風吃驚,映照級人物?果然可怕,突兀出現在他的身邊,沒有能提前發覺。

  他暗自一嘆,果然參與不了這個級數的戰斗,哪怕有青皮葫蘆與詭異物質在手也不行。

  “前輩你是……”

  “小黃是我看好的苗子,希望你與它都能好好的活下去。”臉色蒼白男子這樣說道。

  楚風吃驚,他立刻意識到,這可能就是上次大淵決戰時,黃牛去找的人,要來幫忙,也是教黃牛呼吸法的人。

  當初,將不足三歲的黃牛送上路,去地球,這個人多半與上古地球有些關系。

  這個男子身體很差,說話都無力,且嘴角溢血,他擦去后,道:“我這一生,有太多的錯,無意中犯下大過,弟子是千古罪人,我自身自然也難逃罪責,今天讓我以自身之血來洗罪吧!”

  “你是?”楚風吃驚。

  “魏西林是我的弟子!”這個人話語低沉。

  他是西林軍的軍團上魏西林的師傅,跟妖妖的祖父是同時代的人。

  當年,他以圣人之資很早就進入混沌宇宙,最后在那里映照諸天,但也傷殘了,帶著不可治愈的病根回歸。

  當他回來時,已經是近古,地球早已覆滅,他簡直是萬念俱灰,得悉自己的弟子魏西林是劊子手之一,引外敵進地球,做出那種人神共憤的事,恨不得殺之,而后自絕。

  可是他去找魏西林時,卻被這個弟子拖延時間,引來尸族、天神族的古祖進行阻擊,差點死掉,近乎半廢。

  “我這一生太失敗了,教出一個畜生,我的錯,我的恨,唯有用自己的血洗!”

  “前輩,這不是你的錯!”楚風真的很震驚,這居然是魏西林的師傅,也出自地球,近古在混沌宇宙中成為映照級高手。

  “你回去!”臉色蒼白的男子直接撕裂空間,將楚風扔進去,道:“活著,你與小黃都要努力活下去,有你們在就是希望!”

  他嚴厲警告,讓楚風不許再回頭!

  楚風眼睛發酸,他知道改變不了不什么,也無力干預此地的一切,只將青皮葫蘆鄭重遞出,用魂光迅速傳音,告訴他這個葫蘆的一切。

  “好!”這個臉色蒼白的男子接過青皮葫蘆,牢牢攥住。

  他毅然轉身,道:“希望我可以拉上很多人一起上路,我真的很想全滅他們啊!”

  這個臉色蒼白的男子咳嗽著,嘴邊血液點點,帶著青皮葫蘆沖了出去,他要尋找最合適的時機玉石俱焚。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