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三十二章 那是我爺爺

第九百三十二章 那是我爺爺

  起初,只是一抹絢爛的光,撕裂黑暗的宇宙,接著大爆炸,如同宇宙走到終點,世界末日到來。

  澎湃的能量,熾熱的光芒,一下子震驚了整片陰間宇宙!

  可以看到宇宙邊緣混沌爆碎,如同重新再開天,又一次辟地,開拓新紀元世界!

  所有人都身體寒冷,這是發生了什么?哪怕不用直播,一些強者都感應到宇宙邊緣瘆人的異象。

  大宇宙被打穿,被轟碎!

  先天之物炸開,那是何等的偉力?尤其是這個青皮葫蘆,原本誕生在混沌中的雷霆海中,被至強規則滋養,哪怕沒有成熟,也足以震世。

  楚風得到時,它滿身裂痕,被異域邊緣的石磨盤碾壓而留下過傷痕,不然的話,外力難傷。

  也正是因為如此,它隨時會解體,今天才能夠引爆,不然憑映照級高手還摧毀不了一個哪怕不成熟的先天葫蘆。

  這如同一次滅世大爆炸,青皮葫蘆解體,蘊含著的雷霆規則交織,比映照級的大天劫還要可怕。

  “啊……”

  在熾盛的光芒中,連半神都在慘叫,在怒吼,在掙扎。

  展空臉色蒼白,嘴角淌血,他在焚燒自我,重新凝聚能量,盯著那片可怕的光芒之海,隨時準備殺過去。

  此刻,最為可怕的還不是青皮葫蘆的解體,而是灰色的詭異物質傾瀉而出,沒有一點保留,如同灰色的蘑菇云騰起,淹沒那里!

  一時間,這片地帶赤霞激蕩,那是半神的血,那是映照級進化者在斃命。

  同時還伴著斑斕彩光,是神魂在解體,在焚燒,成片的哀嚎聲響起。

  大船上人不算少,起初時,映照級就有二十幾人,被殺了一些,還有十幾人,再加上其他人,都是強者,鬼哭神嚎。

  陰間宇宙各地,舉世矚目,所有人都發呆,最后時刻居然能夠逆轉?

  “哈哈……”

  雷公在笑,瘦小的軀體上滿是裂痕,但是他卻無比的暢快。

  在剛才可怕的大爆炸中,他雖然逃出來了,但是也被那強烈的余波險些擊潰肉身,一雙大錘都丟了。

  天刀吳興坤也很慘,他那口雪亮的長刀已然斷掉,自身披頭散發,鮮血汩汩而涌,滿身傷口,深可見骨。

  至于彼岸花,被打回原形,萎靡不振,但卻也在大笑,吐出心中一口惡氣,他非常的快意。

  最中心地帶,六七位映照級進化者解體,徹底慘死,而一位半神死后又復生,可是哪怕有替死符在身上,也于事無補,他被滅數次,最后還是形神俱滅。

  替死符是死物,讓他原地復生,來不及逃亡,可中心地帶最危險,先天能量肆虐,詭異物質顯靈,凄厲長嚎!

  一位半神被屠掉!

  “啊……”

  哪怕是大船邊緣地帶,有映照者不在漩渦中心,身體炸碎,殘軀裹帶著魂光逃出來,可最后也慘死。

  灰色物質猙獰的笑著,發出真實的笑聲,化成一頭厲鬼,撲殺了上去,將他淹沒在那里。

  “不,救我……”

  有些人驚懼大叫,這一刻他們寧愿直接死去,也不愿承受這種磨難,魂光在被蠶食,被那灰色物質吃掉,永世不得超生!

  來自陽間的大船瓦解,大爆炸,到最后所有人都四分五裂了,區別是有的人在重組,有的人直接慘死。

  “真有人逃出來啊。”展空自語,看到一尊半神,無比的凄慘,接連被殺死幾次,最后拖著半截殘體沖出。

  毫無疑問,他離中心較近,連替死符最后都沒用了,被耗掉了,飛快逃出。

  不過,他的狀態相當不好,被灰色物質糾纏住,臉色灰暗,肉身干枯,他怒吼著,掙扎著。

  “詭異,萬惡之源,竟敢用這種東西,天尊共誅,天下攻伐,這片宇宙都要被葬掉!”他氣急敗壞。

  因為,他覺得自己活不過兩年,哪怕是半神,在替死符的保護下只沾染上一點,而不是被淹沒,可是他也知道,無解!

  現在跑回去找天尊救治已經晚了!

  “那好,在我臨死前,我先屠掉你們這片宇宙億萬生靈,各族道統,都給我全滅!”

  這是臨死前的瘋狂,他想拉上無數人陪葬,太不甘心了,被灰色物質糾纏,那就是噩耗,必死無疑。

  轟!

  他化成一道光沖了出來,就要殺向陰間宇宙深處。

  “啊啊……”

  在他的身后,大船邊緣部位也有兩人沖出,都是映照級的,還沒有死,也想發瘋,去血洗各地的生命星球。

  “都給我去死!”

  展空動了,他沒有懼怕,反而帶著笑,如釋重負,總算等到了,他的生命最后的時光不是虛耗過去,而是可以發揮最后的余熱。

  轟!

  他肉身解體,化成能量源,神焰滔天,還有那魂光也瓦解,填入進去,成為無盡的光焰,與諸天共焚!

  展空,西林軍團長的師傅,抱著必死之心,他沒有罪,但卻想贖罪,不想再活下去,很多年前就就已經心死,此時,他解脫了!

  火焰中,他的面孔映照而出,依舊年輕,在里面還有上古昔日的故友,也有他喜歡他的女子,那都是他心中的所思所想,那是他理想的國度,他想回到過去,想再臨上古,改變昔日的慘劇。

  “你這瘋子!”那位半神驚怒,身后是詭異物質,如同浪濤一般拍擊而來,這個人居然這樣阻擋他,玉石俱焚,攔住去路。

  他恐懼了,臉色煞白,怒吼:“滾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被灰色物質糾纏,就沒有來生可言,永世不得超生,會死的非常凄烈!”

  “我不求來生,不問來世,何懼之有,陽間自以為是的半神,我送你上路!”

  光焰中,展空平靜的看著他,死亡的最后關頭,他是從容的,釋然了,解脫了,無比的寧靜而鎮定。

  “我喜歡的人都在上古,我的好友,我的紅顏知己,我的親故,我來了,當年我對不起你們,一個人上路,再回首,什么都沒有,什么都不在了,現在我來了!”

  展空英俊的面龐上露出笑,多少年了,他都是病懨懨,心寂如死,他最后這樣大聲的喊著,在火光中,帶著笑,了結這一生。

  “轟!”

  他跟半神撞在一起,這是一位映照級進化者此生最強的一擊,毫無保留,肉身與魂光共焚,燒穿宇宙。

  “啊……”

  那位半神凄厲大叫,他本就是殘體,受到重創,滿身都是裂痕,全是血跡,現在怎么承受的了?

  他解體了,化成一片血雨,還有碎裂的魂光,至于跟著他沖過來的兩位映照者直接慘死,形神俱滅。

  “不!”

  這位半神怒吼,他強聚魂光,結果也是無用的,被追上來的灰色物質糾纏,淹沒了,然后發出最后一聲絕望的慘叫,就此結束性命。

  展空死去了,在最后的一次碰撞中,化成光,焚燒到盡頭,歸于永恒的黑暗中!

  遠方,一顆星球上,黃牛哭了,眼中不斷滾落下晶瑩的淚水,泣道:“他是我的引路人,是我爺爺,沒有血緣關系,但更勝過親生……”

  黃牛大哭,非常悲慟。

  大黑牛等人心中也不好受,默默注視。

  另一片星域,楚風也心中發酸,這個年老的美男子,這是在自己尋求解脫,或許唯有這樣,展空才能釋然,才能放下一切。

  大船爆炸,還在進行中,幾乎是同一時間,另一個方向沖出一道光,向著混沌中遁去,伴著慘叫聲:“吱吱!”

  黃神師被打回原形,且丟掉半截身子,但居然成功遁走了。

  人們驚愕,它有這么大的本領嗎?而后猜測,或許是有可怕的神符,在庇護著它遠逃!

  與此同時,黃神師發出的光將老天狗與黑烏鴉也帶了出來,從大爆炸中脫困,老天狗很慘,只剩下胸部以上,它的替死符早就不能用了。

  而黑烏鴉也耗掉了最后一次活命的機會,渾身是血,跟老天狗一起摔落在混沌邊緣,沒能跟著黃神師的光束徹底消失。

  逃!

  這兩人急急如喪家之犬,惶惶如漏網之魚,竄起來,開始拼命的逃。

  “老狗,你哪里走,給我留下狗頭!”

  彼岸花、天刀吳興坤喝道,一直在盯著大爆炸中心呢,看到老黃鼠狼遁走時他們就惱了,追擊下來,正好截住一禽一狗。

  “吼!”老天狗怒吼,盡管心中惶懼,但也拼命了,并呼喊著:“你們陰間都要被滅了,一而再動用灰色物質,這是找死,天尊會共誅,犯下天大的忌諱!”

  顯然,它色厲內荏。

  “去你媽的天尊,我們一家子都跟你們身后的天尊有仇,我早晚要殺了他!”彼岸花喝道。

  噗!

  很多根藍色的藤蔓齊出,將老天狗洞穿,讓他凄厲慘叫,此時的老天狗早已不在巔峰狀態。

  再加上沒有替死符可用,他逃出來的小半截軀體在顫抖,內心恐懼,先天上就弱了氣勢,實力也早已銳減,因此被直接撕裂軀體。

  噗!

  一顆狗頭被藤蔓割裂,直落下來,接著又被洞穿眉心,魂光瓦解,死于非命。

  老天狗發出最后一聲衰弱的犬吠,徹底結束這一生,太不甘心,但卻也改變不了什么。

  “哈哈……你彼岸爺爺終于殺了一個半神,死也值了!”彼岸花哈哈大笑。

  另一邊,天刀吳興坤更直接,化成一口刀,立劈老烏鴉,他怒吼著,呼喚夔牛的名字。

  不久前,夔牛就是面對老烏鴉時自爆的,悲壯殞落此地。

  “呱!”老烏鴉驚懼怒鳴,但也無力掙脫,被劈死在此,徹底消亡。

  可是,無論是彼岸花還是天刀吳興坤自身也都虛弱到低點,沒有力氣了,殺到這一步,跟多位半神血拼,對方都有替死符,怎么都殺不死,對他們的損耗太可怕。

  不遠處,雷公怒吼,爆發無窮雷霆。

  大船解體,爆炸過后,終于漸平靜,可是最后那三位半神沒有死,帶著無邊的怒怨,沖了出來,殺向雷公。

  這三人沒有在最中心地帶,雖然死了不止一次,但最后終于熬下來,渾身是血,怒吼著沖出,要血洗他們。

  “殺!”

  沒什么可說的,彼岸花、天刀吳興坤拖著疲累之軀,哪怕自身滿身傷口,已經要解體了,也毫不猶豫的俯沖,撲殺過去,營救雷公。

  一番搏殺,彼岸花被撕裂,藍色汁液四濺。

  天刀吳興坤怒嘯,自身化成一口刀,劈中對手,將對方斬成兩段,可是自身化成的刀也斷裂了,殘軀顯化出來。

  可是,那兩個半神卻又艱難復活,依舊沒有死,另一邊雷公面的遭遇也差不多。

  “行了,你們的替死符沒用了,雖然我們也是強弩之末,失去戰力,但是老子確信,可以拉上你們去死!”

  彼岸花大叫,絲毫無懼,這一刻,他被撕裂的軀體沒有重組,而是焚燒,怒吼,全面的暴烈,化成光焰,滔天而上,向前席卷。

  轟!

  他將一人淹沒,那個半神驚恐,發出凄厲的長嚎:“放開我,我退走,我承認不敵,這樣玉石俱焚,你我都將永寂,人間再也不可見!”

  “滾你媽的!”彼岸花這樣回應。

  轟!

  他徹底炸開了,拉著這個半神一同上路,兩者的魂光焚燒諸天,而后暗淡,歸于死寂。

  “這……”剩下的兩名半神驚悚。

  陰間宇宙的人失聲驚呼,這就是彼岸花選擇的結局?讓人心中微痛。

  “嘿!”

  瞬息間,黑暗中出現一點藍光,只有拳頭那么大的一小團,彼岸花的真靈再現,道:“我是送你上路,自己還沒有活夠,當然,這一世結束了,老子這一次去投胎,去陽間,跟你們死磕到底,沒完沒了!”

  嗖!

  一剎那,他消失了,沖向宇宙另一端。

  “哪里走!”一位半神要攔截,但是雷公還有天刀都一起阻止!

  “想攔我?做夢吧,這只是我的部分真靈,我在煉獄之門還留下一點,無論怎樣都會去轉世。這一戰只是告別戰,你彼岸爺爺在煉獄所在的星球徘徊那么久為的是什么?就是在準備轉世投胎呢,咱們陽間見,有一天我崛起時,必斬天尊!”

  彼岸花相當的果斷,很硬氣的上路。

  最后,它又一聲大喝,道:“小子,我當初說過,面對你時,隨手下了一步閑棋,我這么廝殺,對得起你,他日你若進陽間,若發現一株奇異的彼岸花,來渡我,你必然認識我!”

  宇宙深處,楚風心中一震,他知道,彼岸花在對他說話。

  最后的大決戰,天刀吳興坤以身化刀,結果卻碎成幾片,但他依舊在廝殺,最后也自爆了。

  他將兩位半神都重創,幾乎慘死。

  以身化刀,天刀碎,血染星空,他就此殞落。

  雷公怒吼,那瘦小的身體發光,熊熊燃燒,要焚盡諸天,他一下子頂天立地,簡直要撐破宇宙。

  這一刻,陰間各地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身影映照在星海各地,如同一頭怒獅在戰!

  噗!

  他將一名半神打爆,拳頭如虹,貫穿那半神的頭顱,擊殺在星空中。

  “看到了嗎,那是我爺爺!”星空深處,一顆普通的生命星球上,一個小男孩仰著頭,看著映照蒼宇上的身影,激動而驕傲的喊著。

  映照諸天,這個時候的雷公,真的映照在宇宙中,各地都可見!

  小男孩并不知道自己爺爺的狀態,不知道老人要死了。

  “看,我爺爺多厲害,他在斗壞人!”他很自豪,也很驕傲的稱贊。

  “是的,那是爺爺,在斗壞人!”小男孩的姐姐,那個白衣少女哭泣著說道,她知道這應該是他們最后一次見到自己的爺爺了。

  旁邊,那一對中年獵戶夫婦眼睛通紅,在無聲地落淚。

  轟!

  最后一擊,雷公剛猛無比,轟爆最后的那名半神,他自身也倒下去了,化成血霧,化成光,化成能量,就此消散。

  “那是我爺爺!”小男孩的稚嫩聲音在回蕩。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