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三十六章 天怒人怨,誅殺之

第九百三十六章 天怒人怨,誅殺之

  江舟帶著笑,從容而鎮定,現在一切盡在掌握中,他確信那件器物就在楚風的身上。

  大淵,黑暗而幽靜,平日沒有任何波瀾,是陰間宇宙最可怕之地,無人愿意踏足

  但是它現在卻成為舉世關注的焦點所在。

  可惜,哪怕以天眼鏡頭也捕捉不到清晰畫面,而且時斷時續。

  楚風輕嘆,他沒有想到到頭來落到這一步,真是沒有路可以走了,他神色平靜,自身開始下沉,既然沒有選擇,那就投身大淵,絕不會將石盒交出去。

  “等一等。”江舟看到他這么決絕,要沉入大淵,臉色變了,在這里他不敢動用太強大的法則,而且相距這么遠,真要動手的話,他怕萬一禁錮不到楚風,會徹底失去石盒。

  “畜牲,你還要說什么?”楚風開口,到了這一步,真的沒有必要多說,也無需給予此人好臉色。

  不久前那一掌,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江舟將三顆生命星球打爆,數百億生靈死于非命,太冷血與殘忍。

  那一刻,楚風心中抽動,雙目發紅,但是卻無力改變什么。

  陽間人根本不將這片宇宙的生靈當人看,隨意就殺,數百億人口直接覆滅之,在江舟看來就跟碾死蟻蟲般,毫不愧疚。

  “你要是跳進大淵,你的那些朋友會死的很慘,這不是威脅,而是事實。”江舟嘴角的笑容有點冷。

  楚風臉上浮現驚怒,雖然知道對方很不是東西,早已猜測到會有種種可能,但這樣經歷后還是難以忍受。

  這是他的軟肋,但是,他能妥協嗎?他真不愿意!

  “這一世,我先走一步!”楚風最后一咬牙,就要躍進大淵中。

  “慢,我不是想讓他們死去,我從不威脅人,也不屑恫嚇,只是給你陳述一個事實,要不,你晚死一會兒?先看一看我的決斷,其實我不想殺生。”江舟阻止了他,后面的話語不緊不慢,很從容。

  與此同時,混沌邊緣,老神師、黃鼠狼都早已推演完畢,對江舟與須宏的真身說出一些坐標地。

  很快,大淵這里,江舟的這具化身得到反饋,露出淡笑,對楚風說出大黑牛、歐陽風、周全、黃牛等人各自的藏身地。

  這些人都被推演出來,無處躲避!

  楚風的眸子收縮,身體很僵硬,很想投身大淵中,但是又猶豫了,他要是跳下去的話那些人怎么辦?

  他知道,對方想一步一步瓦解他堅定的信念,讓他回頭,走出大淵。

  這時,江舟很和緩,露出微笑,傳音道:“要不,我們來做個測試,反正你也將死,最后關頭試驗一下人性的善惡,檢驗一下你們這些人之間的友情是否牢固。”

  然后,他轉過身對陰間宇宙的進化者開口,道:“現在,楚風就在這里,有人愿意來這里替他而死嗎?”

  “只要是楚風的好友,跟他關系密切者敢來這里,我就放過楚風,當然你自己得死,替楚風而亡。”江舟強調,好整以暇。

  楚風看到這一幕后,直接向著大淵中沉了下去,他不想對方實現這種歹毒的心思,太陰損了。

  “僅是考驗人性而已,你若停在那里,我一個也不殺,你要是跳下去,我全殺個干凈!”江舟迅速以魂光傳音,他內心徹底緊張了,怕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楚風目光冰寒,無比仇視,在最后他時刻,他懸浮在那里忍住了。

  因為,他看到大淵無盡的黑暗底部,有一點白光在浮現,在慢慢升騰!

  “臥槽你大爺的陽間邪神!”

  這一刻,大黑牛、歐陽風、黃牛等人都忍不住開口大罵,他們知道,哪怕趕過去也救不了楚風,而現在江舟這么肆無忌憚,提出這種說法,完全是在玩人。

  所謂的人性丑惡與善良,友誼的檢驗等,都是說辭,都是工具,其實他是想折磨眾人,從而瓦解楚風的斗志。

  “雖然知道,你這個雜種無恥,但是,你牛爺爺還是忍不住站出來,我如果過去,你會放過楚風嗎?”

  “還有我!”黃牛等人也站出。

  “兒啊兒啊,陽間的神,你驢爺問候你們全家女性十八代!”

  一群人都怒了,在這里詛咒。

  “時間不多,目前只需要一人而已,有人愿意替楚風去死嗎?”江舟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再一次發問,面對陰間宇宙。

  “我,昆侖山獒王,目前坐標位置是……”獒王在黑血平臺上發話,怒吼著,直接站出,表示可以去替楚風而死。

  “你牛爺爺也在……”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大黑牛等人都開始開口,可是被獒王搶先,他第一個站出來。

  “呵,無需多說!”江舟冷笑,從大淵外消失。

  但下一刻,他很快就回來了,提著獒王而歸,到了這個層次,縱橫星空太容易。

  “我干死你祖宗十九代!”

  大黑牛等人眼角都瞪裂了,紛紛怒吼,通過斷斷續續的天眼鏡頭捕捉到的畫面,一個個怒發沖冠。

  因為,他們看到江舟很殘忍的提著獒王,捏斷了他身上很多骨頭,將他扔在大淵邊緣,滿身是血。

  這些人怒極,就要駕馭妖祖之鼎沖過去,跟他拼了。

  “都不要來!”楚風的眼睛也充血,但卻這樣吼道,他知道哪怕有熱血,有不屈的戰意,也沒用,終究不是對手,只能枉死。

  獒王也虛弱的開口,道:“你們不要來,沒必要按照陽間這個邪神安排好的路徑走,我這樣站出來,就是想證實他很惡心。江舟是吧,你獒王爺爺來了,你有種嗎,會放過我兄弟楚風嗎?”

  “兄弟!”星空中,一群大妖大叫。

  “妖妖,是你嗎?你快來!”

  大淵中,楚風握緊拳頭,看著黑暗的禁地深處,希望那白光是上古妖妖肉身再現。

  而這一刻他無比渴望變強,這個世間到頭來終究是靠實力說話,什么黑與白,什么善與惡,沒有足夠強大的底牌,說什么都是蒼白的,無力的。

  江舟看著獒王,道:“我說話算話,你來替楚風死,那我現階段就放過他,不斬他性命。嗯,你可以上路了。”

  “住手!”楚風喝道,對方太歹毒了,這是誅心之言,想讓他看到血淋淋的畫面,這是在逼迫他就范。

  說什么不恫嚇,不威脅,自然都是虛假的,就是想給他看到這種殘酷的場景,動搖他的心。

  “我反感別人這么對我說話。”江舟平靜地說道,并且彈指間,噗的一聲,獒王炸開了,血霧飛散。

  “江舟你瑪德!”

  楚風恨不得誕生神級能量,將他給立刻滅殺,眼睛疼痛,心如刀絞,太難受了,獒王是趕過來替他赴死,就這樣被殺!

  江舟笑了笑,道:“仇視我,厭惡我,那又如何,你有那種力量嗎,螻蟻對天神嚎叫,那只能顯得卑微與可笑。”

  然后,他一指點出,獒王的血霧成灰燼,徹底消失,但原地留下一道虛弱的魂光,獒王真靈未滅,還在這里。

  “這條獒也算是夠義氣,兄弟情深,真敢來為你送死,嗯,不錯。”江舟看著大淵,對楚風道:“現在,我再給你們一個機會,這條獒替你而死,但不算全滅呢,你如果上來,替這條獒死一次,不,只需為他獻上血液,進行一次血祭,我就放過他的魂光,恢復過來不成問題。”

  “陽間的邪神,你惡心吧啦,說話不算話,現在還在無恥的脅迫,還要臉嗎?”獒王怒吼,盡管魂光很暗淡,但是依舊不屈。

  同時,他看向楚風,道:“兄弟,你不要理會他。當初大齊皇朝的人從地球嶗山星路趕過來,我被他們活捉,是你救了我,今天就是為你死一次,我也是心甘情愿的,你別過來!”

  當初,大齊皇朝的一位侍女將獒王捉到,并將他廢掉,打回原形,在他的脖子上栓了一條鏈子,極盡羞辱,是楚風救下他,并將他治好。

  獒王重情重義,本就是生死與共的交情,再加上這些,自然更加不畏死,愿意幫楚風受過。

  “太惡毒了,干死他!”

  遠方的星域,大黑牛、黃牛等人憤懣,決定豁出去了,在跟妖祖之鼎溝通,問它能否跟這個所謂的神對決。

  “我只是一件兵器,雖然曾經很強,但受損過,而他是一個由神級壓制到映照級的進化者,我肯定不是對手。”妖祖之鼎坦言,但最后還是在眾人的催促與請求下,將分散的人接到一起,載著他們上路!

  “特么的,豁出去了,要死就死在一起吧,去屠神!”一群人喊著。

  大淵,一道朦朧的白光猛地沖起。

  “妖妖,是你嗎,殺了他!”楚風體內怒血沸騰,在那里傳音,呼喚大淵中沖出來的女子。

  “嗯!?”

  江舟爆退,什么都不顧上了,大淵中竟沖出一個生物,讓他寒毛倒豎,全力以赴的向后閃避過去。

  然而,太快了,快到讓江舟都吃驚,這個宇宙怎么能有這種速度的進化者?

  哧!

  拔劍的聲音響徹大淵外,煌煌劍光如同天日,太刺目了,照亮黑暗,朝著江舟而來。

  他在快速躲避,可是這一刻還是恐慌了,讓他這種人物都生出莫大的危機感,居然躲避不過去。

  噗!

  一劍斬來,他的脖子冒出血光,頭顱斜飛出去,竟被斬落!

  再去寫,開始恢復兩章。

  同時,幫人做個廣告《眾生之完美未來》,都市重生類小說,感興趣都可以去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女校剑道部登陆